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最惡劣的我轉生成魔王向異世界前進

嗨,各位好。最近寫了部關於異世界的作品,貼在這試試水溫。記得有人說過,讓別人看自己寫的輕小說,就好像展露自己的替身一樣,不是東方家的風格。總之,開始吧。 第一章:我那無趣的人生啊!   所謂的世界本來就是屬於神的玩物,從我以前讀的小說或者童話中就能理解:惡不受歡迎。所謂的惡即是被人唾棄、該斬除的不純信念。在我學生時代時,一直認為某一天我會被帶刀武士的牙突所殺。對方會嚷嚷道惡即斬的概念,口裡念念有詞,而我只能使用帶火的刀具求生。求生?沒錯!所謂的惡只不過是為了存活下去而必要的念頭。記得有本知名小說中,有個必要惡教會,不知道是不是這意思。說到這裡,想必你們都知道我的興趣是甚麼了,我喜歡幻想、喜歡讀小說與漫畫,更喜歡看看每周那差強人意的新作動畫。這就是我的生活。   「這周的轉生異世界真是無趣,如果有更好的作品,那該有多好,對吧?老爸!」我喝著自己煮的味噌湯,味道比小吃店難吃上許多,是因為味精嗎?還是雞粉呢?記得老媽煮湯時都會加一些我看不懂的調味料。我望著味噌湯裏浮出的手指,才想到該不會是因為人肉的關係吧。   老爸以及老媽死後第三天,我已經將他們二人的屍體食盡。如果要我總結的話,人肉的味道並不像古書記載的那樣肉質鮮美、香味四溢。不像羊肉也不像豬肉,反倒像是馬肉一樣,而且是那種很是糟糕的馬肉。我將碗中味噌湯的骨頭丟掉,思索著或許自己該買本食譜,而不是只觀看影片投稿網站上的虛擬主播料理。說起來,培根配棉花糖似乎本來就是不可能的組合,為甚麼網路上的人敢大膽嘗試呢?說不定,他們比我還瘋。   咦?你們說,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為甚麼殺死了那兩人!誰知道呢?殺人需要理由嗎?你們有看過哪個殺人犯是為了正義所為嗎?宮崎勤、阿明.邁韋斯、關策爾、蓋瑞.利奇威等等前輩殺人有問過理由嗎?所謂的理由,即是不純物,是純粹暴力下的雜質。無論是武、技、信仰、信任、情感或者其他種種,都是我活下去的不純雜質,需要排除掉。總之,我沒有信念,殺人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活下去罷了。就好像習慣,有人習慣喝咖啡、有人習慣在睡前做二十分鐘的伸展操、有人習慣偷竊、有人習慣寫作時聽音樂,而我習慣殺人讓腦袋冷靜下來。是叫做腦內嗎啡嗎?就是某地下格鬥王者所擁有的特質。我只不過是為了享受那一瞬間的快樂,才行兇的。   「五個人,有五個人已經在我家外頭徘徊很久了。兩名私家偵探,記得叫做五郎還有四郎,是對兄弟。三名警察,分別是警校剛畢業的特優生山田、抓捕過食人魔柴崎的武內,還有剛被分發到重裝警察的三陽。根據我電腦的監視系統,他們的車子分別在隔了兩條街、三條街外的停車場以及路邊。五郎和四郎配備了特殊噴霧、菲律賓棍,以及電擊槍。至於其他三人,估計只配備警棍和辣椒噴霧兩項武器。連手槍都沒帶就想抓捕我,真有趣。」我靜靜打坐,讓自己的興奮感停滯下來,我那難掩的醜陋笑容想必父母都討厭吧。   說罷,我身懷匕首走了出去。沒錯!正當我走出公寓大門時,立即往西跑去。西邊有座廢棄停車場,裏頭有我的玩具,並且我很熟悉裏頭的路線圖,所以去那邊有環境加成,並且不會有人妨礙。此刻,我那醜陋的笑容又露了出來。讓我想起了三年前我姦殺女高中生時的場景,也是在那西區的廢棄停車場。由於我常看知識型動漫、推理漫畫以及犯罪美劇,所以很了解哪種溶液能夠將屍體處理乾淨,並且不會產生氣味。為此,我甚至在幾個可能的區域做出破綻,誤導警方的警犬去執意追蹤幾區。到現在,我只有幾宗案子被列為嫌疑人,就算上法庭我也不會被判刑。啊啊!想到此,我就快要勃起了!   「很好,五個人都追了上來。很快地,體力最好的山田和三陽就會追上我吧。」我躲進了停車場三樓,而兩個人則在研究停車場留下來的地圖。笨蛋,五層樓的地圖都被我置換過了。除此之外,我還用廢棄物、報廢車、紙箱垃圾等等雜物造成了多個死角,只要他們來三樓或者更高層樓,我有信心一個一個單抓他們,就好像即時對戰遊戲一樣。此時,五人到齊,他們卻決定分頭行動。我躲在三樓,而三陽就是搜查三樓的笨蛋。   由於數天前的暴雨,三樓充滿了積水,我早在他們從單位出發前就在其中灌入了特製的油料,一踩即滑的特性不管是穿甚麼樣的鞋子都沒有作用。很快地,三陽如我所想,因為油料而踩滑。然而,他靠著強大的平衡力與柔軟性,讓他在完全滑倒前便站穩了腳步。但這都在我預料之內!啟動機關,無數垃圾、塑膠袋、雜物與空瓶從天花板掉了下來,在他注意天花板的一瞬間,喉頭就被我割了開來。   「好了!難纏的三陽死了,接下來的幾個傢伙更不可能是我對手。」說罷,我便聽到樓下傳來碰!一聲,看來武內不小心觸發到機關,被手槍爆頭了。不過,這就表示其他人都會往一樓前去。所以,接下來要對付的是五樓的五郎、四樓的四郎兩人。這兩個人基本上不會打架,除了調查實力優秀外,其他實在沒甚麼值得誇耀的部分。當然,直接上也可以,但我還是躲了起來,說躲起來其實也只不過是躲在三樓與四樓的交界視野死角。由於這兩人膽小的緣故,肯定會先會合再往三樓移動,所以三陽倒在中央的屍體正好可以吸引他們注意。接下來,就等他們大意就行了。   「三陽警官!」四郎走在前面,並且不等五郎跟上就跑向前來。正當他在仔細研究屍體的時候,四郎的氣管與動脈被我用手指貫穿,雖然不是甚麼高深的技巧,但空手道的貫手應用我還是相當了得的。   「嗨!四郎,在找我嗎?」四郎看了我一眼,表情略露驚訝,但立刻就回過神了。他看見了五郎的屍體,拔起三陽胸口上的匕首向我襲來。笨蛋!那把匕首當然是我故意留在那邊的。刀柄上頭,我可是塗抹了厚厚一層化學塗料。效用是讓上頭浸滿的乾燥血液從固態變回液態。而這化學塗料的起爆劑只有一種:人的汗水。現在,四郎的手汗催化了起爆劑與血液的反應。第一刀!用盡全力的第一刀絕對會讓刀子滑掉。果不其然,刀子在我面前飛了出去。果然!看著對方從憤怒轉到失望並理解到自己要死在這裡時,那表情很棒!   三下五除二,四郎也變成了屍體。自三陽進入三樓後,時間才過七分零三秒啊!接下來,就只剩下衝到一樓的山田了。我慢悠悠地下樓去,正祈禱他請求支援時,他從視線死角衝了出來。他那壯碩的身軀如果將我撲倒的話,我必死無疑。不過,還是太愚蠢了。碰!一聲,山田倒地。   「我又沒說過機關只有一個,不過你們都按照劇本來,真是太好了!」好了好了!在別人發現前,我該去哪呢?東京嗎?好像不錯!不過我倒是也很喜歡京都,如果可以吃生八橋就好了。咦?生八橋是京都的名產嗎?我坐了下來,故意留下足跡與氣味,方便警犬追捕我。   「這次要留下甚麼記號呢?我已經試過吃掉心臟、畫十字架、開腸破肚和畫上國外流行的圖騰了。這次不如將屍體排成英文字,就排MI吧!代表三河(Mikawa)。」三河這名字有甚麼意義嗎?當然沒有啊!我又不叫三河,連羅馬拼音的首字都沒對上。就在我如此思考的時候,一道聖光從天而降!我立刻躲到了廢棄車下,正當我懷疑是爆炸還是閃光彈時,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眼前。   「無知的旅人啊!請幫幫我。」求救?我還搞不清楚對方人數、男女、來意時,回過神就到了一座別墅山莊之中。   所謂的世界不只是上帝、耶穌、阿拉、佛祖以及天使們的遊戲,更是撒旦、惡魔、魔族以及魔王們的那唯一的祝福。這裡是蘇阿蘇山莊,魔族唯一的流放地。數千年前,善神與惡神來了場大戰,沒人記得戰鬥的理由,只記得結果。所謂的結果即是惡神輸了,並被流放到了蘇阿蘇山莊。蘇阿蘇山莊與蘇阿蘇火山是魔族唯一許可的生存地。然而,就在此時此刻,善神似乎想起了被他們所流放的魔族並認為他們也有資格選擇轉生者。當然,一個即是上限,而我被挑上了。   根據惡神,也就是我所謂的撒旦所言,我是個糟糕的人、過著糟糕的生活,所以被他們選了上來。我唯一存在的理由就是顛覆這世界,讓世界重回一���懷抱。正所謂一即是全、全即是一,不了解真相的人可能會將一比喻做百分之百。沒錯,百分之百就是無法突破的障礙,所以我打算一輩子用超過百分之百的精神,突破一即是全的道理。或許,人生不是那樣無趣,有好事要發生了!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認為我轉生成了勇者、國王、冒險者或者英雄的角色。其實都不是,我只不過是討人厭的慧爾斯雨林某座無名村落中的唯一倖存者。咦?倖存者是甚麼意思?你們好奇是誰屠村了,或者甚麼病毒、天災、人禍毀了這村莊。真是愚蠢,毀了這村莊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啊!我抽著最便宜的西里亞藥草與有毒百鴿草混合而成的香菸,一個人默默前往蘇阿蘇山莊大廳。   「再說一次,妳的職責是顛覆這善神所創造的世界!改變魔族的未來!」問題是我並沒有資格選擇轉生魔族,而是亞人。   「知道了,知道了!毀滅世界,對吧?把那些國王、英雄、勇者、冒險者拿來血祭,然後自立為王。」根據我的理解,就是如此。   「並不是!我們只是想要更和平地度日、想要友好地交流、想要被他人尊重、想要重新回歸社會罷了。」真是愚蠢,所謂的世界不正是明爭暗鬥嗎?應該戰個你死我活,並將對方首級拿下來才是。   「根據善神的規定,很抱歉,我不能提供妳裝備、武器以及消耗品。我們甚至不能為妳的盔甲附魔。我們唯一得到的許可只有知識的提供、轉生的選擇以及一項魔法的賦予。」咦?你們好奇我是男是女。原本我是男人,但我決定轉生為女人,這項選擇的優點待會兒再說。   「好了,這不是遊戲世界,沒有賢者或者能力值面板供妳參考,但至少讓妳知道我們在蘇阿蘇山莊永遠是妳的後盾。」說得好聽,還不是因為要我幫你們改變命運所以才善待我。說到底,善神跟惡神都一樣虛偽。   讓時間軸回到轉生那天,我們來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在那道聖光後,我來到了蘇阿蘇山莊。緊接著,善神們也出現在了我面前。他們每個人看上去都腦滿腸肥的,看起來頗為愚蠢。除此之外,他們不斷強調自己才是正統,並說道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我。真是有趣,有種就來吧!在話家常完後,我變成了靈體,不需要解釋就知道我的肉身已毀,再也回不來了。   惡神扭扭捏捏地站在善神們旁邊,善神開口了。   「無知的旅人啊!請選擇你全新的肉體與性別吧。」他們說,可以選擇男性、女性、無性別、雌雄同體以及X。我笑了出來,是在做問卷調查嗎?雖然他們所有人一致認為我會選擇爆發力、持久力、精力與體力較好的男性,但沒有,我選擇了女性。   「真是意外的選擇,妳可知道這個世界是無法變換性別的嗎?」雖然惡神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但很快地就接受了。他無從干涉我的選擇,但他還是希望我選擇男性。畢竟,論體力來說,男性優勢大上許多。   「再來是種族,根據我們神明的投票,一致認為妳可以選擇以下幾種種族:人類、蛙人、蜥蜴人、豬人、綜合獸人、羽翼族、沙漠機器以及其他非智慧種族。我們的投票結果認為,妳的智慧不足以擔當意識體、靈子體、妖怪、魚人、植物生命以及其他六十種分支。」我發問,想問問惡神有甚麼推薦的種族,但其實心裡早已有了答案。   「我推薦蜥蜴人,或者綜合獸人。不如該說,拜託妳選擇這兩種!」   「好,我選擇蛙人。」蛙人!這決定讓惡神心都涼了。蛙人的力量是亞人中算弱小的,根據以往的歷史,蛙人都幹不了大事,這就是他心涼的原因。當然,我會選擇蛙人正是因為他的能力跟我的適性最為良好,要比其他種族突出實在太過容易了。   「我可以問為甚麼嗎?」惡神膽戰心驚,他扭捏地問我問題,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白癡!怎麼可以在敵人面前洩露機密呢?總之,我有我的考量,你只要在椅子上看著我成功就行了。」說道這,惡神似乎比較開心了,不過那張蠢臉還是很愚蠢,看得我不爽。   「最後,我跟惡神會各送妳個祝福,妳可以挑選了。」兩個祝福!跟一開始說的一個祝福不一樣,整整多了一倍!百分之百!可說是賺到了。   「我早就想好了:年齡固定、自我探知。」說到這裡,惡神崩潰了,而善神們笑了出來。無論善惡都告訴我,現在還來得及換,不必感到丟臉。善神的臉笑得開懷,就像那群嘿啦嘿啦的白痴高中生一樣,謳歌著自己的強大。   「妳可以換最為簡單掌控的A級魔法超速度或者超力量,甚至是危機感知、預知未來。如果妳要的話,我們還可以為妳準備隱身、變身等技能方便妳潛入我們的設施。又或者B級魔法投機,可以讓妳知道所有商品的價差。」我否決掉了,並表示這兩種魔法即可。   「那就給妳G級魔法自我探知、D級魔法年齡固定囉。不能改了,我勸妳好自為之吧。」笨蛋!擁有這兩項魔法,誰還需要其他的。我笑了出來,因為我知道我贏定了。   接下來,你們可想而知。我出生在嚴重落後的雨林,這裡除了常遭水患外,沒有其他特色。第一天,我就使用了年齡固定,讓自己變成了二十歲的面貌。隨後,開始練練手。先看了下自我探知,了解到自己能夠使用的能力。   「首先,力量只比人類高出一點點,大概比成年女性高出百分之十。再來,陸上全力奔跑的速度比國王城的駿馬還快,快大約百分之六十。第三,體力耐久度介於成年男性與成年女性之間,也就是說比人類女性好、比人類男性差。第四,游泳速度只比魚人族差,水中耐力也是如此。第五,特殊技能:麻痺毒液、毒液、毒液抗性、隱身、超跳躍、攀牆、黏液、潤滑液、舌頭強化、反芻、協調。第六,萬物之靈。」萬物之靈是甚麼?我問了問惡神有沒有詳細解釋,他只說萬物之靈簡單來講就是更容易親近動物、植物,是農牧業必備的技能。   「我可以問問妳轉生的選擇了嗎?」惡神憂心嘆氣,看來的確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   「首先是男女,男性爆發力跟耐久性高,但這會造成敵人警備,這是殺手最不想看到的。想想,混入人群內,大部分的傢伙都會第一直覺地警惕男人,而女人不同,是第二順位,再來是孩童。所以我選擇了年齡固定,讓自己隨時在女人與孩童間切換。第二是種族,你知道殺死人需要多大的力量嗎?根據三年前與六年前的運動學論文,只要力道與方式得宜,小孩子也能輕易殺死成年男性。所以,種族的力量並不是關鍵點,而是多樣性。善神給我的選擇中,多樣性最高、最圓融的莫過於蛙人,所以我才做出選擇。第三是魔法,魔法的種類繁多,應對方式也很多,所以複雜性絕對不是首選,應該要反向思考,選擇簡單的魔法才是。那麼,為何不選超力量或超速度呢?正如我前面所言,超力量不是選擇,而影響使用速度的關鍵是反應力,沒有好的反應力再高的速度都是枉然。最後,我認為認識自己的知識型魔法是最為合適的,而年齡固定的理由剛剛已經說過了。」聽到這裡,他似乎能夠接受。   「好吧,那我傳達第一項任務,去鋼界城尋找夥伴,那裏是個較為善待魔族並且提供我們食物的國家。我想,對妳會有助力。除此之外,鋼界城如其名,以出產鋼製品聞名,那裏應該會有適合妳的武器。」最後,我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藥學,或者該說化學發達的國家在哪?」他愣了一會兒,才想起我擁有一些化學知識。   「鬃獅國,也就是人國,也就是善神們的庇祐中心。」是嗎?看來想拿到特殊藥品或化學品就必須直奔敵人大本營啊!越來越有趣了,出發!當然,我純粹想靠病毒戰將世界搞得天翻地覆。   我離開了蘇阿蘇山莊,往鋼界城前進。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最惡劣的我轉生成魔王向異世界前進

嗨,各位好。最近寫了部關於異世界的作品,貼在這試試水溫。記得有人說過,讓別人看自己寫的輕小說,就好像展露自己的替身一樣,不是東方家的風格。總之,開始吧。 第一章:我那無趣的人生啊!   所謂的世界本來就是屬於神的玩物,從我以前讀的小說或者童話中就能理解:惡不受歡迎。所謂的惡即是被人唾棄、該斬除的不純信念。在我學生時代時,一直認為某一天我會被帶刀武士的牙突所殺。對方會嚷嚷道惡即斬的概念,口裡念念有詞,而我只能使用帶火的刀具求生。求生?沒錯!所謂的惡只不過是為了存活下去而必要的念頭。記得有本知名小說中,有個必要惡教會,不知道是不是這意思。說到這裡,想必你們都知道我的興趣是甚麼了,我喜歡幻想、喜歡讀小說與漫畫,更喜歡看看每周那差強人意的新作動畫。這就是我的生活。   「這周的轉生異世界真是無趣,如果有更好的作品,那該有多好,對吧?老爸!」我喝著自己煮的味噌湯,味道比小吃店難吃上許多,是因為味精嗎?還是雞粉呢?記得老媽煮湯時都會加一些我看不懂的調味料。我望著味噌湯裏浮出的手指,才想到該不會是因為人肉的關係吧。   老爸以及老媽死後第三天,我已經將他們二人的屍體食盡。如果要我總結的話,人肉的味道並不像古書記載的那樣肉質鮮美、香味四溢。不像羊肉也不像豬肉,反倒像是馬肉一樣,而且是那種很是糟糕的馬肉。我將碗中味噌湯的骨頭丟掉,思索著或許自己該買本食譜,而不是只觀看影片投稿網站上的虛擬主播料理。說起來,培根配棉花糖似乎本來就是不可能的組合,為甚麼網路上的人敢大膽嘗試呢?說不定,他們比我還瘋。   咦?你們說,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為甚麼殺死了那兩人!誰知道呢?殺人需要理由嗎?你們有看過哪個殺人犯是為了正義所為嗎?宮崎勤、阿明.邁韋斯、關策爾、蓋瑞.利奇威等等前輩殺人有問過理由嗎?所謂的理由,即是不純物,是純粹暴力下的雜質。無論是武、技、信仰、信任、情感或者其他種種,都是我活下去的不純雜質,需要排除掉。總之,我沒有信念,殺人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活下去罷了。就好像習慣,有人習慣喝咖啡、有人習慣在睡前做二十分鐘的伸展操、有人習慣偷竊、有人習慣寫作時聽音樂,而我習慣殺人讓腦袋冷靜下來。是叫做腦內嗎啡嗎?就是某地下格鬥王者所擁有的特質。我只不過是為了享受那一瞬間的快樂,才行兇的。   「五個人,有五個人已經在我家外頭徘徊很久了。兩名私家偵探,記得叫做五郎還有四郎,是對兄弟。三名警察,分別是警校剛畢業的特優生山田、抓捕過食人魔柴崎的武內,還有剛被分發到重裝警察的三陽。根據我電腦的監視系統,他們的車子分別在隔了兩條街、三條街外的停車場以及路邊。五郎和四郎配備了特殊噴霧、菲律賓棍,以及電擊槍。至於其他三人,估計只配備警棍和辣椒噴霧兩項武器。連手槍都沒帶就想抓捕我,真有趣。」我靜靜打坐,讓自己的興奮感停滯下來,我那難掩的醜陋笑容想必父母都討厭吧。   說罷,我身懷匕首走了出去。沒錯!正當我走出公寓大門時,立即往西跑去。西邊有座廢棄停車場,裏頭有我的玩具,並且我很熟悉裏頭的路線圖,所以去那邊有環境加成,並且不會有人妨礙。此刻,我那醜陋的笑容又露了出來。讓我想起了三年前我姦殺女高中生時的場景,也是在那西區的廢棄停車場。由於我常看知識型動漫、推理漫畫以及犯罪美劇,所以很了解哪種溶液能夠將屍體處理乾淨,並且不會產生氣味。為此,我甚至在幾個可能的區域做出破綻,誤導警方的警犬去執意追蹤幾區。到現在,我只有幾宗案子被列為嫌疑人,就算上法庭我也不會被判刑。啊啊!想到此,我就快要勃起了!   「很好,五個人都追了上來。很快地,體力最好的山田和三陽就會追上我吧。」我躲進了停車場三樓,而兩個人則在研究停車場留下來的地圖。笨蛋,五層樓的地圖都被我置換過了。除此之外,我還用廢棄物、報廢車、紙箱垃圾等等雜物造成了多個死角,只要他們來三樓或者更高層樓,我有信心一個一個單抓他們,就好像即時對戰遊戲一樣。此時,五人到齊,他們卻決定分頭行動。我躲在三樓,而三陽就是搜查三樓的笨蛋。   由於數天前的暴雨,三樓充滿了積水,我早在他們從單位出發前就在其中灌入了特製的油料,一踩即滑的特性不管是穿甚麼樣的鞋子都沒有作用。很快地,三陽如我所想,因為油料而踩滑。然而,他靠著強大的平衡力與柔軟性,讓他在完全滑倒前便站穩了腳步。但這都在我預料之內!啟動機關,無數垃圾、塑膠袋、雜物與空瓶從天花板掉了下來,在他注意天花板的一瞬間,喉頭就被我割了開來。   「好了!難纏的三陽死了,接下來的幾個傢伙更不可能是我對手。」說罷,我便聽到樓下傳來碰!一聲,看來武內不小心觸發到機關,被手槍爆頭了。不過,這就表示其他人都會往一樓前去。所以,接下來要對付的是五樓的五郎、四樓的四郎兩人。這兩個人基本上不會打架,除了調查實力優秀外,其他實在沒甚麼值得誇耀的部分。當然,直接上也可以,但我還是躲了起來,說躲起來其實也只不過是躲在三樓與四樓的交界視野死角。由於這兩人膽小的緣故,肯定會先會合再往三樓移動,所以三陽倒在中央的屍體正好可以吸引他們注意。接下來,就等他們大意就行了。   「三陽警官!」四郎走在前面,並且不等五郎跟上就跑向前來。正當他在仔細研究屍體的時候,四郎的氣管與動脈被我用手指貫穿,雖然不是甚麼高深的技巧,但空手道的貫手應用我還是相當了得的。   「嗨!四郎,在找我嗎?」四郎看了我一眼,表情略露驚訝,但立刻就回過神了。他看見了五郎的屍體,拔起三陽胸口上的匕首向我襲來。笨蛋!那把匕首當然是我故意留在那邊的。刀柄上頭,我可是塗抹了厚厚一層化學塗料。效用是讓上頭浸滿的乾燥血液從固態變回液態。而這化學塗料的起爆劑只有一種:人的汗水。現在,四郎的手汗催化了起爆劑與血液的反應。第一刀!用盡全力的第一刀絕對會讓刀子滑掉。果不其然,刀子在我面前飛了出去。果然!看著對方從憤怒轉到失望並理解到自己要死在這裡時,那表情很棒!   三下五除二,四郎也變成了屍體。自三陽進入三樓後,時間才過七分零三秒啊!接下來,就只剩下衝到一樓的山田了。我慢悠悠地下樓去,正祈禱他請求支援時,他從視線死角衝了出來。他那壯碩的身軀如果將我撲倒的話,我必死無疑。不過,還是太愚蠢了。碰!一聲,山田倒地。   「我又沒說過機關只有一個,不過你們都按照劇本來,真是太好了!」好了好了!在別人發現前,我該去哪呢?東京嗎?好像不錯!不過我倒是也很喜歡京都,如果可以吃生八橋就好了。咦?生八橋是京都的名產嗎?我坐了下來,故意留下足跡與氣味,方便警犬追捕我。   「這次要留下甚麼記號呢?我已經試過吃掉心臟、畫十字架、開腸破肚和畫上國外流行的圖騰了。這次不如將屍體排成英文字,就排MI吧!代表三河(Mikawa)。」三河這名字有甚麼意義嗎?當然沒有啊!我又不叫三河,連羅馬拼音的首字都沒對上。就在我如此思考的時候,一道聖光從天而降!我立刻躲到了廢棄車下,正當我懷疑是爆炸還是閃光彈時,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眼前。   「無知的旅人啊!請幫幫我。」求救?我還搞不清楚對方人數、男女、來意時,回過神就到了一座別墅山莊之中。   所謂的世界不只是上帝、耶穌、阿拉、佛祖以及天使們的遊戲,更是撒旦、惡魔、魔族以及魔王們的那唯一的祝福。這裡是蘇阿蘇山莊,魔族唯一的流放地。數千年前,善神與惡神來了場大戰,沒人記得戰鬥的理由,只記得結果。所謂的結果即是惡神輸了,並被流放到了蘇阿蘇山莊。蘇阿蘇山莊與蘇阿蘇火山是魔族唯一許可的生存地。然而,就在此時此刻,善神似乎想起了被他們所流放的魔族並認為他們也有資格選擇轉生者。當然,一個即是上限,而我被挑上了。   根據惡神,也就是我所謂的撒旦所言,我是個糟糕的人、過著糟糕的生活,所以被他們選了上來。我唯一存在的理由就是顛覆這世界,讓世界重回一���懷抱。正所謂一即是全、全即是一,不了解真相的人可能會將一比喻做百分之百。沒錯,百分之百就是無法突破的障礙,所以我打算一輩子用超過百分之百的精神,突破一即是全的道理。或許,人生不是那樣無趣,有好事要發生了!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認為我轉生成了勇者、國王、冒險者或者英雄的角色。其實都不是,我只不過是討人厭的慧爾斯雨林某座無名村落中的唯一倖存者。咦?倖存者是甚麼意思?你們好奇是誰屠村了,或者甚麼病毒、天災、人禍毀了這村莊。真是愚蠢,毀了這村莊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啊!我抽著最便宜的西里亞藥草與有毒百鴿草混合而成的香菸,一個人默默前往蘇阿蘇山莊大廳。   「再說一次,妳的職責是顛覆這善神所創造的世界!改變魔族的未來!」問題是我並沒有資格選擇轉生魔族,而是亞人。   「知道了,知道了!毀滅世界,對吧?把那些國王、英雄、勇者、冒險者拿來血祭,然後自立為王。」根據我的理解,就是如此。   「並不是!我們只是想要更和平地度日、想要友好地交流、想要被他人尊重、想要重新回歸社會罷了。」真是愚蠢,所謂的世界不正是明爭暗鬥嗎?應該戰個你死我活,並將對方首級拿下來才是。   「根據善神的規定,很抱歉,我不能提供妳裝備、武器以及消耗品。我們甚至不能為妳的盔甲附魔。我們唯一得到的許可只有知識的提供、轉生的選擇以及一項魔法的賦予。」咦?你們好奇我是男是女。原本我是男人,但我決定轉生為女人,這項選擇的優點待會兒再說。   「好了,這不是遊戲世界,沒有賢者或者能力值面板供妳參考,但至少讓妳知道我們在蘇阿蘇山莊永遠是妳的後盾。」說得好聽,還不是因為要我幫你們改變命運所以才善待我。說到底,善神跟惡神都一樣虛偽。   讓時間軸回到轉生那天,我們來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在那道聖光後,我來到了蘇阿蘇山莊。緊接著,善神們也出現在了我面前。他們每個人看上去都腦滿腸肥的,看起來頗為愚蠢。除此之外,他們不斷強調自己才是正統,並說道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我。真是有趣,有種就來吧!在話家常完後,我變成了靈體,不需要解釋就知道我的肉身已毀,再也回不來了。   惡神扭扭捏捏地站在善神們旁邊,善神開口了。   「無知的旅人啊!請選擇你全新的肉體與性別吧。」他們說,可以選擇男性、女性、無性別、雌雄同體以及X。我笑了出來,是在做問卷調查嗎?雖然他們所有人一致認為我會選擇爆發力、持久力、精力與體力較好的男性,但沒有,我選擇了女性。   「真是意外的選擇,妳可知道這個世界是無法變換性別的嗎?」雖然惡神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但很快地就接受了。他無從干涉我的選擇,但他還是希望我選擇男性。畢竟,論體力來說,男性優勢大上許多。   「再來是種族,根據我們神明的投票,一致認為妳可以選擇以下幾種種族:人類、蛙人、蜥蜴人、豬人、綜合獸人、羽翼族、沙漠機器以及其他非智慧種族。我們的投票結果認為,妳的智慧不足以擔當意識體、靈子體、妖怪、魚人、植物生命以及其他六十種分支。」我發問,想問問惡神有甚麼推薦的種族,但其實心裡早已有了答案。   「我推薦蜥蜴人,或者綜合獸人。不如該說,拜託妳選擇這兩種!」   「好,我選擇蛙人。」蛙人!這決定讓惡神心都涼了。蛙人的力量是亞人中算弱小的,根據以往的歷史,蛙人都幹不了大事,這就是他心涼的原因。當然,我會選擇蛙人正是因為他的能力跟我的適性最為良好,要比其他種族突出實在太過容易了。   「我可以問為甚麼嗎?」惡神膽戰心驚,他扭捏地問我問題,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白癡!怎麼可以在敵人面前洩露機密呢?總之,我有我的考量,你只要在椅子上看著我成功就行了。」說道這,惡神似乎比較開心了,不過那張蠢臉還是很愚蠢,看得我不爽。   「最後,我跟惡神會各送妳個祝福,妳可以挑選了。」兩個祝福!跟一開始說的一個祝福不一樣,整整多了一倍!百分之百!可說是賺到了。   「我早就想好了:年齡固定、自我探知。」說到這裡,惡神崩潰了,而善神們笑了出來。無論善惡都告訴我,現在還來得及換,不必感到丟臉。善神的臉笑得開懷,就像那群嘿啦嘿啦的白痴高中生一樣,謳歌著自己的強大。   「妳可以換最為簡單掌控的A級魔法超速度或者超力量,甚至是危機感知、預知未來。如果妳要的話,我們還可以為妳準備隱身、變身等技能方便妳潛入我們的設施。又或者B級魔法投機,可以讓妳知道所有商品的價差。」我否決掉了,並表示這兩種魔法即可。   「那就給妳G級魔法自我探知、D級魔法年齡固定囉。不能改了,我勸妳好自為之吧。」笨蛋!擁有這兩項魔法,誰還需要其他的。我笑了出來,因為我知道我贏定了。   接下來,你們可想而知。我出生在嚴重落後的雨林,這裡除了常遭水患外,沒有其他特色。第一天,我就使用了年齡固定,讓自己變成了二十歲的面貌。隨後,開始練練手。先看了下自我探知,了解到自己能夠使用的能力。   「首先,力量只比人類高出一點點,大概比成年女性高出百分之十。再來,陸上全力奔跑的速度比國王城的駿馬還快,快大約百分之六十。第三,體力耐久度介於成年男性與成年女性之間,也就是說比人類女性好、比人類男性差。第四,游泳速度只比魚人族差,水中耐力也是如此。第五,特殊技能:麻痺毒液、毒液、毒液抗性、隱身、超跳躍、攀牆、黏液、潤滑液、舌頭強化、反芻、協調。第六,萬物之靈。」萬物之靈是甚麼?我問了問惡神有沒有詳細解釋,他只說萬物之靈簡單來講就是更容易親近動物、植物,是農牧業必備的技能。   「我可以問問妳轉生的選擇了嗎?」惡神憂心嘆氣,看來的確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   「首先是男女,男性爆發力跟耐久性高,但這會造成敵人警備,這是殺手最不想看到的。想想,混入人群內,大部分的傢伙都會第一直覺地警惕男人,而女人不同,是第二順位,再來是孩童。所以我選擇了年齡固定,讓自己隨時在女人與孩童間切換。第二是種族,你知道殺死人需要多大的力量嗎?根據三年前與六年前的運動學論文,只要力道與方式得宜,小孩子也能輕易殺死成年男性。所以,種族的力量並不是關鍵點,而是多樣性。善神給我的選擇中,多樣性最高、最圓融的莫過於蛙人,所以我才做出選擇。第三是魔法,魔法的種類繁多,應對方式也很多,所以複雜性絕對不是首選,應該要反向思考,選擇簡單的魔法才是。那麼,為何不選超力量或超速度呢?正如我前面所言,超力量不是選擇,而影響使用速度的關鍵是反應力,沒有好的反應力再高的速度都是枉然。最後,我認為認識自己的知識型魔法是最為合適的,而年齡固定的理由剛剛已經說過了。」聽到這裡,他似乎能夠接受。   「好吧,那我傳達第一項任務,去鋼界城尋找夥伴,那裏是個較為善待魔族並且提供我們食物的國家。我想,對妳會有助力。除此之外,鋼界城如其名,以出產鋼製品聞名,那裏應該會有適合妳的武器。」最後,我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藥學,或者該說化學發達的國家在哪?」他愣了一會兒,才想起我擁有一些化學知識。   「鬃獅國,也就是人國,也就是善神們的庇祐中心。」是嗎?看來想拿到特殊藥品或化學品就必須直奔敵人大本營啊!越來越有趣了,出發!當然,我純粹想靠病毒戰將世界搞得天翻地覆。   我離開了蘇阿蘇山莊,往鋼界城前進。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