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創作 過客

我曾路過一片翠地,滿地的春光令人流連忘返,但是我不能久留,於是我將那剎那間因這片光景所生,純粹的快樂留在這裡。 —————— 閃電劃過天際,響雷驚破黑夜,被雷電擊中的世界樹燃起熊熊大火,驚擾起熟睡的人們。村民們紛紛提燈走出家門,聚集到世界樹周圍,街道上燈火通明,一時分不出晝夜。 這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落並無所謂制度,人人平等,沒有身份地位區別,世界樹是唯一維持規律的存在,如果有人發生爭執,會一起來到世界樹下,心平氣和的討論出結果,如果有人生病,也會來摘取樹葉泡成藥水,或是做成敷料,居民的生活處處環繞著世界樹運轉,如今千年神樹被毀,無人不驚慌失措。 這時一聲驚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村落並不大,居民們基本都相互認識,但是這個聲音沒有人認得出來。 當大家尋找到聲音的來源之後,更加的驚訝,眼前的少女雙手摸著自己圓潤的胸部,呆立在原地。 「我變成女生了?」她以纖細的聲音喃喃唸著。「我可是屠夫……讖洺啊……」語帶顫抖。 聽見他說的話後,大家才從他長期與動物拼搏,手臂上留下的傷疤認出他來。 緊接著讖洺之後,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的性別改變了,對於身體上的轉變,所有人都手足無措,因為平時也是世界樹治療大家的,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最後也只好各自回家。 那天剩餘的夜晚,讖洺做了一個小小的夢,夢裡已經去世六年的媽媽抱著他,溫柔的摸著他的頭,輕聲的說著以前常說的故事:「我從你外婆那裡聽說,在這個村落出現之前,有兩個人來到了這個地方,種下了一株幼苗……」當媽媽說到這裡時,讖洺已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身穿墨綠色斗篷的人出現在了世界樹下,大火尚未熄滅,但是火勢已經轉小,熏得烏黑的樹幹依舊矗立,較細小的枝葉輕輕一吹就化成灰燼,那個神秘的人拿著玻璃瓶將掉落在地上的灰燼蒐集起來。 周圍已經圍繞了一堆剛睡醒的人,睡不著出來閒晃的,或是被喧囂聲吵醒的,都聚集到了一起。 村莊被群山環繞,從來不曾有人出去過,也從來沒有外地人來到這裡,因此這個陌生人成為了大家的焦點,被一雙雙眼睛關注著。 「你在做什麼呢?」有人先開口問了,但是那個人仍舊旁若無人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世界樹的粉末也有神奇的力量嗎?」不知道是誰帶頭,也開始有人用家裡的容器蒐集灰燼。 發現村民開始在蒐集費灰燼,那個人突然轉身,看向大家,將帽子掀開,他的眼睛是不尋常的靛青色,皮膚上帶著異樣的光澤感,頭髮黑長而捲曲,肩膀不如一般男性寬厚,骨架明顯僅被薄薄一層皮膚包裹。 「我叫薩拉,是一個魔法師,曾經來過這個村子,那時候的你們還尚未出現,我跟我的伴侶——潭俐,偶然間經過這裡,用我們兩個的魔力製成世界樹的種子並種下它,」 「之後發生戰爭,潭俐在保護國家的最後一戰喪生,我回到這裡,打算取出被埋藏在世界樹裡的潭俐的魔力,讓她重生,」 「但是經過長久的時間,那顆種子已經擁有自我意識,它幾乎吸光了這片土地所有養分才得以發芽,在他吸收養分的同時,原先生長在這片大地上的你們,因養分有限而逐漸凋零,」 「為此世界樹在我到來時,向我要求一百年的時間,它要用它的力量保障你們安穩的生活,現在時間到了,我來取回我的東西。」 語畢,他手一揮,在世界樹周圍升起了一個半透明的屏障,沒有人能接近。 大部分人對他所說的話半信半疑,雖然無法靠近,但眾人貪看也不散去,心底可能也寄希望於他,希望能將村莊恢復以往的平靜。 「我說得不夠清楚嗎?我把魔力取走之後,你們都會消失!」村民們依舊安靜的待著,薩拉以為萬物生靈面對死亡之時皆會手足無措,此番場景讓他不由得聯想到潭俐在戰場上的模樣。 當時他揮舞著刀劍想要救潭俐離開戰場,大聲呼喊著要她離開,但聲音似乎被刀劍撞擊的鏗鏘聲蓋過,後來兩個人也分散了,直到戰爭結束,才發現潭俐就此留在戰場上。 會不會是她不想離開才裝作沒聽到的呢?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薩拉不禁因這個恐怖的想法打了個冷顫。 世界樹的灰燼差不多搜集完畢了,屏障早已消失,村民們卻也沒有走向前阻止他,或做出其他行動,仔細觀察之後,感覺他們缺少了什麼,行為模式與常人不同。 「這樣算是活著嗎?」薩拉心中突然冒出一個疑惑。「依靠世界樹生活,以樹為神,最後發現樹不過是被隨意種下的,那種情感難以體會。」 「他們生活的目標是什麼?有目標嗎?」種種疑問湧上心頭。 「聽說當你的生活一團糟,每一件事都做不好的時候,只有回頭把第一件事做好,之後的事才能順利進行。」 在潭俐死後,薩拉每天都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以往薩拉都以潭俐為目標生活,因為在他心中,潭俐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潭俐離開之後,薩拉頓失生活目標。 說來或許可笑,明明人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可無論是行為或是想法,往往都被其他人所牽動。 失去潭俐的薩拉跟失去世界樹的村民是一樣的,他突然發現這點。 忽然間薩拉又想到他來這裡的理由:想要藉由在世界樹裡潭俐僅存的魔力創造出虛擬的生命。 「原來是這樣嗎……」 「你不想離開戰場,不想丟下其他人苟活,現在也不想以虛擬的狀態留在這裡。」 薩拉留下眼淚,在淚珠落至土壤的前一刻,世界樹、村民、房屋,全都消散無蹤,獨留薩拉哭坐在地上。


  回文
全部留言
B1

不明覺厲

原 Po 回覆:

0
B2(原 Po)  

這篇大概是我寫過最長的單篇 總共2392個字(。・ω・。) 原本是為了二月徵文寫的 但是第一 我不擅長這種題材 第二 那陣子心情沒有很好,寫不出東西 (其實現在好像也沒有很好) 所以一直反覆修改到現在ヾ(≧▽≦*)o 最後還是有點不太滿意,但是還是決定發出來 (就是懶得繼續修ฅ'ω'ฅ

1
B3

欸假如世界觀更明確的話好像可以出個大前傳跟後記一系列內

原 Po 回覆:

XD是有訂世界觀啦 但是目前有在寫另一個短篇 所以之後再說😂😂😂

0
B4

所以這棵世界樹 是村民的世界樹 而並非是世界樹

原 Po 回覆: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創作 過客

我曾路過一片翠地,滿地的春光令人流連忘返,但是我不能久留,於是我將那剎那間因這片光景所生,純粹的快樂留在這裡。 —————— 閃電劃過天際,響雷驚破黑夜,被雷電擊中的世界樹燃起熊熊大火,驚擾起熟睡的人們。村民們紛紛提燈走出家門,聚集到世界樹周圍,街道上燈火通明,一時分不出晝夜。 這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落並無所謂制度,人人平等,沒有身份地位區別,世界樹是唯一維持規律的存在,如果有人發生爭執,會一起來到世界樹下,心平氣和的討論出結果,如果有人生病,也會來摘取樹葉泡成藥水,或是做成敷料,居民的生活處處環繞著世界樹運轉,如今千年神樹被毀,無人不驚慌失措。 這時一聲驚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村落並不大,居民們基本都相互認識,但是這個聲音沒有人認得出來。 當大家尋找到聲音的來源之後,更加的驚訝,眼前的少女雙手摸著自己圓潤的胸部,呆立在原地。 「我變成女生了?」她以纖細的聲音喃喃唸著。「我可是屠夫……讖洺啊……」語帶顫抖。 聽見他說的話後,大家才從他長期與動物拼搏,手臂上留下的傷疤認出他來。 緊接著讖洺之後,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的性別改變了,對於身體上的轉變,所有人都手足無措,因為平時也是世界樹治療大家的,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最後也只好各自回家。 那天剩餘的夜晚,讖洺做了一個小小的夢,夢裡已經去世六年的媽媽抱著他,溫柔的摸著他的頭,輕聲的說著以前常說的故事:「我從你外婆那裡聽說,在這個村落出現之前,有兩個人來到了這個地方,種下了一株幼苗……」當媽媽說到這裡時,讖洺已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身穿墨綠色斗篷的人出現在了世界樹下,大火尚未熄滅,但是火勢已經轉小,熏得烏黑的樹幹依舊矗立,較細小的枝葉輕輕一吹就化成灰燼,那個神秘的人拿著玻璃瓶將掉落在地上的灰燼蒐集起來。 周圍已經圍繞了一堆剛睡醒的人,睡不著出來閒晃的,或是被喧囂聲吵醒的,都聚集到了一起。 村莊被群山環繞,從來不曾有人出去過,也從來沒有外地人來到這裡,因此這個陌生人成為了大家的焦點,被一雙雙眼睛關注著。 「你在做什麼呢?」有人先開口問了,但是那個人仍舊旁若無人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世界樹的粉末也有神奇的力量嗎?」不知道是誰帶頭,也開始有人用家裡的容器蒐集灰燼。 發現村民開始在蒐集費灰燼,那個人突然轉身,看向大家,將帽子掀開,他的眼睛是不尋常的靛青色,皮膚上帶著異樣的光澤感,頭髮黑長而捲曲,肩膀不如一般男性寬厚,骨架明顯僅被薄薄一層皮膚包裹。 「我叫薩拉,是一個魔法師,曾經來過這個村子,那時候的你們還尚未出現,我跟我的伴侶——潭俐,偶然間經過這裡,用我們兩個的魔力製成世界樹的種子並種下它,」 「之後發生戰爭,潭俐在保護國家的最後一戰喪生,我回到這裡,打算取出被埋藏在世界樹裡的潭俐的魔力,讓她重生,」 「但是經過長久的時間,那顆種子已經擁有自我意識,它幾乎吸光了這片土地所有養分才得以發芽,在他吸收養分的同時,原先生長在這片大地上的你們,因養分有限而逐漸凋零,」 「為此世界樹在我到來時,向我要求一百年的時間,它要用它的力量保障你們安穩的生活,現在時間到了,我來取回我的東西。」 語畢,他手一揮,在世界樹周圍升起了一個半透明的屏障,沒有人能接近。 大部分人對他所說的話半信半疑,雖然無法靠近,但眾人貪看也不散去,心底可能也寄希望於他,希望能將村莊恢復以往的平靜。 「我說得不夠清楚嗎?我把魔力取走之後,你們都會消失!」村民們依舊安靜的待著,薩拉以為萬物生靈面對死亡之時皆會手足無措,此番場景讓他不由得聯想到潭俐在戰場上的模樣。 當時他揮舞著刀劍想要救潭俐離開戰場,大聲呼喊著要她離開,但聲音似乎被刀劍撞擊的鏗鏘聲蓋過,後來兩個人也分散了,直到戰爭結束,才發現潭俐就此留在戰場上。 會不會是她不想離開才裝作沒聽到的呢?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薩拉不禁因這個恐怖的想法打了個冷顫。 世界樹的灰燼差不多搜集完畢了,屏障早已消失,村民們卻也沒有走向前阻止他,或做出其他行動,仔細觀察之後,感覺他們缺少了什麼,行為模式與常人不同。 「這樣算是活著嗎?」薩拉心中突然冒出一個疑惑。「依靠世界樹生活,以樹為神,最後發現樹不過是被隨意種下的,那種情感難以體會。」 「他們生活的目標是什麼?有目標嗎?」種種疑問湧上心頭。 「聽說當你的生活一團糟,每一件事都做不好的時候,只有回頭把第一件事做好,之後的事才能順利進行。」 在潭俐死後,薩拉每天都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以往薩拉都以潭俐為目標生活,因為在他心中,潭俐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潭俐離開之後,薩拉頓失生活目標。 說來或許可笑,明明人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可無論是行為或是想法,往往都被其他人所牽動。 失去潭俐的薩拉跟失去世界樹的村民是一樣的,他突然發現這點。 忽然間薩拉又想到他來這裡的理由:想要藉由在世界樹裡潭俐僅存的魔力創造出虛擬的生命。 「原來是這樣嗎……」 「你不想離開戰場,不想丟下其他人苟活,現在也不想以虛擬的狀態留在這裡。」 薩拉留下眼淚,在淚珠落至土壤的前一刻,世界樹、村民、房屋,全都消散無蹤,獨留薩拉哭坐在地上。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