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連載 《Witch》-05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https://meteor.today/article/Cw_QcY         我穿過一大片充滿綠意的原野,其實並沒有多遠,但我卻感覺這是何其漫長的一段路途。              從淨白的駿馬上緩緩落下身子後,我用麻繩輕輕的將牠栓在木樁上,然後把我的十字劍遺留在馬鞍上。這是何等荒唐。                  經過了長期艱苦的訓練,歷經數年來刻苦的學習,忍受了日以繼夜的痛楚,我才熬到了引頸期盼的受封儀式。              我是一名圓桌騎士,甚至在不久前成為了騎士長。但這是為了什麼。我是不敢承認,但我確實漸漸動搖了。         這十幾年來,我們不斷的聽著海因里希給予的告誡,了解到擁有可怖力量的魔女是異端,也習得到如何對魔女展開死亡的審判,也明白只有魔女徹底的消逝人類才能幸福。              但是我突然不再肯定了,儘管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穿過山腳下的林子,以我的雙腳征服下陡峭的山路來到了這裡。近乎與繚繞的雲朵平行。這裡是卡美洛擁有的最高山峰。崖邊便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浪一波波此起彼落地拍打,幾隻海鷗一邊振翅飛行一邊高聲啼叫。              我任由這裡的風大搖大擺的拂著自己,它們從我的髮絲與臉頰隨意的觸過,從我的胸膛與四肢任意的滑去。踩著自認為沉重的步伐,我慢慢的來到這座山頂。              接近中午的關係,所以瀰漫在這裡的濃霧都漸漸消散了,這讓一切的景色都一覽無遺。那是一排牢靠的燻木圍籬,包圍著訓練時所會使用的各種工具設施。只要魔女們還在,這場所就得一直屹立不搖的存在吧。              我不斷地轉動頸子,就為了望著這座有些老舊卻仍堅固的訓練場,直到目光映照進獨自訓練的王子,我才停止轉動視線。他也發現了我,但是脫口而出的並不是招呼。              「這就是騎士長的作為,來到修練場卻沒有帶劍。」遠處的亞瑟停止了動作,將劍身甩了幾圈後,毫不猶豫的以劍尖對準著我。              「身為卡美洛的王子,我想我必須懲罰你。」在須臾間,也在幾個腳步聲之後,那銳利的劍尖便無情地朝我襲來。              「這是你自找的。」騰起到崖上的海風很大,那不止的浪聲與鳥啼也很吵耳,若真有第三人在這聆聽,也許聽不出來這句話是誰說的。              兩個人與一把劍的纏鬥很快就展開了。最先迎來的攻擊是斜劈。好不願意,我突然覺得自己漸漸的不再擅長這種事。即便不情願,我還是得迅速的扭腰側身。如果不想遭受譴責與受傷的話。              王子很快的將劍抽回,反著手打算再做出一次劈砍。我並不打算讓其如願,連忙伸出手掌用力蓋在了他突出的手肘上。              他很快便做出了應對。他拋下了手中的劍,在它落於地面之前用力一隻重新緊握。下一輪攻勢就要來了。我使勁雙臂的所有肌肉。只有一把劍,我得先奪過來才行。              我拖著自己的身子,盡量踏著快捷的步伐來到王子握劍的那一側。亞瑟也將右眼眶裡的瞳孔斜了過來,然後沒有任何遲緩的以反手又來了一劈。              我高高的揚起手臂,將露出的兩道手掌上下擱置於空。在劍身從其的縫隙劃過來時,為了避免遭受劈擊,我先是拱起我的背部,然後將腹部用力地向後移,隨後將我的兩個掌心用力地拍下。              剛剛還空著的手心現在牢牢地拍住了十字細劍。我將下方的腳往王子的腳踢去。而他也不甘示落的給予了我的肚子一拳。              兩人的重心不由得往反方向傾斜。我感受到了對方握緊的手不免有些鬆懈。我重重的咬緊了牙關。得先讓武器脫手才行。我用力的抽起細劍並往上拋,讓它一邊迴旋一邊向天上攀升。              接著我和王子紛紛熟練的翻滾到一旁並重新調整好架式。劍在彼此的中間持續攀高,而單腳跪膝的兩人則不約而同的以腳底蓄力,然後朝彼此撲了過去。              「身為圓桌騎士長的你,是比任何人都還要最接近魔女的人。」               在接近彼此的同時,王子順勢的拋下了這句話。我很清楚這是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我還是有些愣住了。亞瑟在縮短距離的同時伸出了手朝下抓起地上的草。              我皺起眉頭。先奪下空中的劍吧。他在下一瞬間將手中的草葉橫掃過來。視線被胡亂的擋下來了。但我知道王子已經跳起身子了。               我伸出手打掉那些阻礙,在眼眸重新捕捉到亞瑟的身影時,他已經再次握緊武器,一邊做出刺擊一邊往我眼前落下。               只能倉促的躲避這些刺擊,我可不能像被啄木鳥侵蝕的樹幹一樣完全不動的任由擺布。              「你見過很多次一樣的場景。」              即便是如此危險的情況下,亞瑟的話語還是傳進了我的雙耳裡。在退開了攻擊範圍後,對方也停下了追擊。              「因為魔女,已經死了好多人類了。」亞瑟微微地放下了冰冷的劍身,用更加嚴寒的語氣道出一句話。              現在正值午時,但我的脊椎卻分明感受到了刺骨的冷。卡美洛的王子絕對發現了我內心深處裡一直不願意正視的動搖。              「你應該很清楚,敵人是怎麼對待我們的夥伴與人民。他們也是毫不猶豫便奪下了人命。」              亞瑟的語句勾勒起我曾經見過的種種景象。              卡美洛邊境的數座城鎮因為魔女的襲擊而淪陷,不論是行動遲緩的老邁者或是年幼的孩童也沒有放過,那些健壯的青年即便主動起身反抗,一座座居住於城鎮的人們也仍舊死於魔女之下,各個都被燒成了沉默的焦黑。              還有那些一起奮戰的人們。我的夥伴們軀體零散的倒於地面,四處盡是殘缺的盔甲與破敗的斷劍,血與血大量的交織彰顯著敵人帶來的慘痛傷亡。              這些景象已經反反覆覆壟罩了好多次。就連大火之下的她們也是。像張牙舞爪般倉狂的髮絲,那沒有一絲仁慈的猙獰面孔,還有手裡懸浮無止的惡魔力量。她們總是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卡美洛。              「她們有曾憐憫過我們嗎,在她們以惡魔給予的力量,對卡美洛展開恣意殘殺的時候。」              是啊,她們有曾對我們抱有慈愛,或是任何的愧疚嗎。倘若沒有的話,為什麼我要對她們懷有這些情緒。這一句話撼住了我的全身,而我的腦袋也被剛剛那些畫面震的嗡嗡作響。              亞瑟重新發起了攻勢,他齜牙咧嘴的拖著手中的十字劍,踩著強悍的腳步飛奔著。我做好全面的準備壓低了身子。              事實是沒有錯的。海因里希說的並沒有誤,魔女就是一群蠻橫而殘暴的人種。              「為了確保全體人類的安全,我們不得不繼續這麼做。」亞瑟嘶吼的道出言語,然後劍尖便隨之往我而來。              我一次次地躲避下攻勢,那不停被拖曳的劍身一邊勾出強而有力的軌跡,一邊在烈日當頭之下折射出燦爛的光芒。               「有時為了對抗這些萬惡不赦的存在,我們也不得不沉淪。」              我不再只是躲避接二連三攻擊。我打算先發制人。在這短暫的空檔之下,我對亞瑟做出了掃腿。亞瑟以後腳撐住身子並將十字劍往後拖起。              不會再有攻擊來了。在這段滿是破綻的短暫時間裡,我用力的對眼前的王子打出肘擊。 年輕的王子很快便只能順勢倒地。我奪下亞瑟手中的這把劍,以熟練的方式將劍揮到了對方的頸子旁停下。              「你說的對,但是你說完了嗎?」我揚起嘴角,將話帶到了卡美洛王子的耳前。              「說完了。」              卡美洛的王子一邊感到滿意的點頭,一邊舉起雙手示意投降的微笑道。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Witch》-05

https://meteor.today/article/Cw_QcY         我穿過一大片充滿綠意的原野,其實並沒有多遠,但我卻感覺這是何其漫長的一段路途。              從淨白的駿馬上緩緩落下身子後,我用麻繩輕輕的將牠栓在木樁上,然後把我的十字劍遺留在馬鞍上。這是何等荒唐。                  經過了長期艱苦的訓練,歷經數年來刻苦的學習,忍受了日以繼夜的痛楚,我才熬到了引頸期盼的受封儀式。              我是一名圓桌騎士,甚至在不久前成為了騎士長。但這是為了什麼。我是不敢承認,但我確實漸漸動搖了。         這十幾年來,我們不斷的聽著海因里希給予的告誡,了解到擁有可怖力量的魔女是異端,也習得到如何對魔女展開死亡的審判,也明白只有魔女徹底的消逝人類才能幸福。              但是我突然不再肯定了,儘管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穿過山腳下的林子,以我的雙腳征服下陡峭的山路來到了這裡。近乎與繚繞的雲朵平行。這裡是卡美洛擁有的最高山峰。崖邊便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浪一波波此起彼落地拍打,幾隻海鷗一邊振翅飛行一邊高聲啼叫。              我任由這裡的風大搖大擺的拂著自己,它們從我的髮絲與臉頰隨意的觸過,從我的胸膛與四肢任意的滑去。踩著自認為沉重的步伐,我慢慢的來到這座山頂。              接近中午的關係,所以瀰漫在這裡的濃霧都漸漸消散了,這讓一切的景色都一覽無遺。那是一排牢靠的燻木圍籬,包圍著訓練時所會使用的各種工具設施。只要魔女們還在,這場所就得一直屹立不搖的存在吧。              我不斷地轉動頸子,就為了望著這座有些老舊卻仍堅固的訓練場,直到目光映照進獨自訓練的王子,我才停止轉動視線。他也發現了我,但是脫口而出的並不是招呼。              「這就是騎士長的作為,來到修練場卻沒有帶劍。」遠處的亞瑟停止了動作,將劍身甩了幾圈後,毫不猶豫的以劍尖對準著我。              「身為卡美洛的王子,我想我必須懲罰你。」在須臾間,也在幾個腳步聲之後,那銳利的劍尖便無情地朝我襲來。              「這是你自找的。」騰起到崖上的海風很大,那不止的浪聲與鳥啼也很吵耳,若真有第三人在這聆聽,也許聽不出來這句話是誰說的。              兩個人與一把劍的纏鬥很快就展開了。最先迎來的攻擊是斜劈。好不願意,我突然覺得自己漸漸的不再擅長這種事。即便不情願,我還是得迅速的扭腰側身。如果不想遭受譴責與受傷的話。              王子很快的將劍抽回,反著手打算再做出一次劈砍。我並不打算讓其如願,連忙伸出手掌用力蓋在了他突出的手肘上。              他很快便做出了應對。他拋下了手中的劍,在它落於地面之前用力一隻重新緊握。下一輪攻勢就要來了。我使勁雙臂的所有肌肉。只有一把劍,我得先奪過來才行。              我拖著自己的身子,盡量踏著快捷的步伐來到王子握劍的那一側。亞瑟也將右眼眶裡的瞳孔斜了過來,然後沒有任何遲緩的以反手又來了一劈。              我高高的揚起手臂,將露出的兩道手掌上下擱置於空。在劍身從其的縫隙劃過來時,為了避免遭受劈擊,我先是拱起我的背部,然後將腹部用力地向後移,隨後將我的兩個掌心用力地拍下。              剛剛還空著的手心現在牢牢地拍住了十字細劍。我將下方的腳往王子的腳踢去。而他也不甘示落的給予了我的肚子一拳。              兩人的重心不由得往反方向傾斜。我感受到了對方握緊的手不免有些鬆懈。我重重的咬緊了牙關。得先讓武器脫手才行。我用力的抽起細劍並往上拋,讓它一邊迴旋一邊向天上攀升。              接著我和王子紛紛熟練的翻滾到一旁並重新調整好架式。劍在彼此的中間持續攀高,而單腳跪膝的兩人則不約而同的以腳底蓄力,然後朝彼此撲了過去。              「身為圓桌騎士長的你,是比任何人都還要最接近魔女的人。」               在接近彼此的同時,王子順勢的拋下了這句話。我很清楚這是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我還是有些愣住了。亞瑟在縮短距離的同時伸出了手朝下抓起地上的草。              我皺起眉頭。先奪下空中的劍吧。他在下一瞬間將手中的草葉橫掃過來。視線被胡亂的擋下來了。但我知道王子已經跳起身子了。               我伸出手打掉那些阻礙,在眼眸重新捕捉到亞瑟的身影時,他已經再次握緊武器,一邊做出刺擊一邊往我眼前落下。               只能倉促的躲避這些刺擊,我可不能像被啄木鳥侵蝕的樹幹一樣完全不動的任由擺布。              「你見過很多次一樣的場景。」              即便是如此危險的情況下,亞瑟的話語還是傳進了我的雙耳裡。在退開了攻擊範圍後,對方也停下了追擊。              「因為魔女,已經死了好多人類了。」亞瑟微微地放下了冰冷的劍身,用更加嚴寒的語氣道出一句話。              現在正值午時,但我的脊椎卻分明感受到了刺骨的冷。卡美洛的王子絕對發現了我內心深處裡一直不願意正視的動搖。              「你應該很清楚,敵人是怎麼對待我們的夥伴與人民。他們也是毫不猶豫便奪下了人命。」              亞瑟的語句勾勒起我曾經見過的種種景象。              卡美洛邊境的數座城鎮因為魔女的襲擊而淪陷,不論是行動遲緩的老邁者或是年幼的孩童也沒有放過,那些健壯的青年即便主動起身反抗,一座座居住於城鎮的人們也仍舊死於魔女之下,各個都被燒成了沉默的焦黑。              還有那些一起奮戰的人們。我的夥伴們軀體零散的倒於地面,四處盡是殘缺的盔甲與破敗的斷劍,血與血大量的交織彰顯著敵人帶來的慘痛傷亡。              這些景象已經反反覆覆壟罩了好多次。就連大火之下的她們也是。像張牙舞爪般倉狂的髮絲,那沒有一絲仁慈的猙獰面孔,還有手裡懸浮無止的惡魔力量。她們總是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卡美洛。              「她們有曾憐憫過我們嗎,在她們以惡魔給予的力量,對卡美洛展開恣意殘殺的時候。」              是啊,她們有曾對我們抱有慈愛,或是任何的愧疚嗎。倘若沒有的話,為什麼我要對她們懷有這些情緒。這一句話撼住了我的全身,而我的腦袋也被剛剛那些畫面震的嗡嗡作響。              亞瑟重新發起了攻勢,他齜牙咧嘴的拖著手中的十字劍,踩著強悍的腳步飛奔著。我做好全面的準備壓低了身子。              事實是沒有錯的。海因里希說的並沒有誤,魔女就是一群蠻橫而殘暴的人種。              「為了確保全體人類的安全,我們不得不繼續這麼做。」亞瑟嘶吼的道出言語,然後劍尖便隨之往我而來。              我一次次地躲避下攻勢,那不停被拖曳的劍身一邊勾出強而有力的軌跡,一邊在烈日當頭之下折射出燦爛的光芒。               「有時為了對抗這些萬惡不赦的存在,我們也不得不沉淪。」              我不再只是躲避接二連三攻擊。我打算先發制人。在這短暫的空檔之下,我對亞瑟做出了掃腿。亞瑟以後腳撐住身子並將十字劍往後拖起。              不會再有攻擊來了。在這段滿是破綻的短暫時間裡,我用力的對眼前的王子打出肘擊。 年輕的王子很快便只能順勢倒地。我奪下亞瑟手中的這把劍,以熟練的方式將劍揮到了對方的頸子旁停下。              「你說的對,但是你說完了嗎?」我揚起嘴角,將話帶到了卡美洛王子的耳前。              「說完了。」              卡美洛的王子一邊感到滿意的點頭,一邊舉起雙手示意投降的微笑道。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