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分享/賞析 劉克襄〈狗尾草〉-共生音樂節有獎徵詩
詩文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狗尾草 ◎劉克襄  ⠀ 二月冬殘,冷雨仍未過 那夜,沒有人敢出門 還是村里的阿土伯他們去廣場 噙著淚水,抬你們離開 那麼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們 他們藉星光偷偷探路 默默回到芒草與卵石的烏溪 在那裡挖好十幾個坑 在遠方野狗的嗥聲中 希望你們安心睡去  ⠀ 狗尾草年年自你們的墳上長高 我又帶鐮刀與孩子抵臨,他已讀小學 假如你們健在,孩子也該這麼大 他總是問我為什麼每年來 真擔心,孩子長大後會明白 我繼續在你們面前放一束白菊花 每回都不知要說什麼話 往昔總是縈繞在我腦海 那一天,你們說我是讀書人不要去 你們去了都沒有回來  ⠀ 二月冬殘,野地朔風大 孩子吵著要回家 我要帶他們離開了 狗尾草在背後刷刷響 阿雄君,阿信兄啊 每次我都想回頭看看 是不是你們回來  ⠀  —1984.3.6  ⠀ (選自劉克襄詩集《革命青年》,頁44-46)   ⠀ ◎賞析  ⠀ 本屆共生音樂節的徵文活動很榮幸邀請到劉克襄老師,以詩作〈狗尾草〉作為徵文的對話作品。在無數以二二八事件為主題的詩作當中,劉克襄老師的〈狗尾草〉是極其動人的一首。詩開頭的「二月冬殘」除了點出時序,更帶出了流光更迭的傷感;雖然和過往的記憶身處於同樣的季節,但那些人事物早已不復存在。  ⠀ 詩中出現了冷雨、卵石、廣場等冷靜的意象,沒有過於強烈氾濫的情緒,這些文字建構出一個情感近乎消彌的世界。在例行的掃墓時,「我」內心的情感與記憶便在這樣的情境之下,顯得更加深刻而熠熠生輝。  ⠀ 「那麼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們」一句顯露出無能為力的傷感。連對話對象的身體都不知是否為真,只能用個人片段的記憶去拼湊,也因此所有敘事的重點便聚焦在了敘事者「我」身上。  ⠀ 對於生態書寫有深入關照的劉克襄老師,在面對歷史的傷痛時,表現得沉穩且深刻──客觀的情境描述,適時地搭配情節以及「我」的想法:「真擔心,孩子長大後會明白」。明白什麼呢?詩中沒有寫明的事,留給了過去的歷史和未來的讀者慢慢地想。  ⠀ 詩中透過「我」去述說一個過往的故事,同時以狗尾草來象徵思念亡者的情緒。明明知道阿雄君、阿信兄已經和歷史一樣,永遠地留在了過去,但在某些恍惚而背對現實的時刻,仍然會想要回頭,看看記憶裡的一切。  ⠀​ - ⠀​⠀​ 在所有的文學現象中,「社會」都佔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地位,作家無可避免地要生活在社會裡,為其所制約與影響。透過詩,我們可以展現生命的另一面,以當代的視野重探記憶,對於過去的歷史傷痛另存新檔。​  ⠀​ 主辦:共生音樂節​ 宗旨:鼓勵大眾以文學重新轉化二二八事件,產生當代意義​ 資格:凡具我國國籍者皆可參加​ 主題:創作十行內新詩,與劉克襄〈狗尾草〉或鯨向海〈二二八〉對話​ 獎項:優勝者三名,每位獲共生禮品包與獎金新台幣1500元整​  ⠀​ 投稿方式:Google表單​ https://reurl.cc/qOOYdp 徵件時間:1月15日起收件,2月12日23:59截止​ 評審過程:聘請詩人專家進行評審​ 揭曉日期:2月底於共生徵文活動頁公布名次及評語​  ⠀​ ▲注意事項▲​ 一.分為〈狗尾草〉組、〈二二八〉組進行,每組每人以投稿一首為限。​ 二.獎項從缺或增列,得由評審視作品水準決定。​ 三.參賽作品須為個人原創、未發表於任何形式媒體,違反者取消得獎資格。​ 四.本會保有得獎作品發表權與轉載權,以其他形式轉譯或刊登不另支稿費。​ 五.如有未盡事宜,本會得隨時修正公布。​ https://i.imgur.com/nDLOAAR.jpg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分享/賞析 劉克襄〈狗尾草〉-共生音樂節有獎徵詩

狗尾草 ◎劉克襄  ⠀ 二月冬殘,冷雨仍未過 那夜,沒有人敢出門 還是村里的阿土伯他們去廣場 噙著淚水,抬你們離開 那麼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們 他們藉星光偷偷探路 默默回到芒草與卵石的烏溪 在那裡挖好十幾個坑 在遠方野狗的嗥聲中 希望你們安心睡去  ⠀ 狗尾草年年自你們的墳上長高 我又帶鐮刀與孩子抵臨,他已讀小學 假如你們健在,孩子也該這麼大 他總是問我為什麼每年來 真擔心,孩子長大後會明白 我繼續在你們面前放一束白菊花 每回都不知要說什麼話 往昔總是縈繞在我腦海 那一天,你們說我是讀書人不要去 你們去了都沒有回來  ⠀ 二月冬殘,野地朔風大 孩子吵著要回家 我要帶他們離開了 狗尾草在背後刷刷響 阿雄君,阿信兄啊 每次我都想回頭看看 是不是你們回來  ⠀  —1984.3.6  ⠀ (選自劉克襄詩集《革命青年》,頁44-46)   ⠀ ◎賞析  ⠀ 本屆共生音樂節的徵文活動很榮幸邀請到劉克襄老師,以詩作〈狗尾草〉作為徵文的對話作品。在無數以二二八事件為主題的詩作當中,劉克襄老師的〈狗尾草〉是極其動人的一首。詩開頭的「二月冬殘」除了點出時序,更帶出了流光更迭的傷感;雖然和過往的記憶身處於同樣的季節,但那些人事物早已不復存在。  ⠀ 詩中出現了冷雨、卵石、廣場等冷靜的意象,沒有過於強烈氾濫的情緒,這些文字建構出一個情感近乎消彌的世界。在例行的掃墓時,「我」內心的情感與記憶便在這樣的情境之下,顯得更加深刻而熠熠生輝。  ⠀ 「那麼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們」一句顯露出無能為力的傷感。連對話對象的身體都不知是否為真,只能用個人片段的記憶去拼湊,也因此所有敘事的重點便聚焦在了敘事者「我」身上。  ⠀ 對於生態書寫有深入關照的劉克襄老師,在面對歷史的傷痛時,表現得沉穩且深刻──客觀的情境描述,適時地搭配情節以及「我」的想法:「真擔心,孩子長大後會明白」。明白什麼呢?詩中沒有寫明的事,留給了過去的歷史和未來的讀者慢慢地想。  ⠀ 詩中透過「我」去述說一個過往的故事,同時以狗尾草來象徵思念亡者的情緒。明明知道阿雄君、阿信兄已經和歷史一樣,永遠地留在了過去,但在某些恍惚而背對現實的時刻,仍然會想要回頭,看看記憶裡的一切。  ⠀​ - ⠀​⠀​ 在所有的文學現象中,「社會」都佔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地位,作家無可避免地要生活在社會裡,為其所制約與影響。透過詩,我們可以展現生命的另一面,以當代的視野重探記憶,對於過去的歷史傷痛另存新檔。​  ⠀​ 主辦:共生音樂節​ 宗旨:鼓勵大眾以文學重新轉化二二八事件,產生當代意義​ 資格:凡具我國國籍者皆可參加​ 主題:創作十行內新詩,與劉克襄〈狗尾草〉或鯨向海〈二二八〉對話​ 獎項:優勝者三名,每位獲共生禮品包與獎金新台幣1500元整​  ⠀​ 投稿方式:Google表單​ https://reurl.cc/qOOYdp 徵件時間:1月15日起收件,2月12日23:59截止​ 評審過程:聘請詩人專家進行評審​ 揭曉日期:2月底於共生徵文活動頁公布名次及評語​  ⠀​ ▲注意事項▲​ 一.分為〈狗尾草〉組、〈二二八〉組進行,每組每人以投稿一首為限。​ 二.獎項從缺或增列,得由評審視作品水準決定。​ 三.參賽作品須為個人原創、未發表於任何形式媒體,違反者取消得獎資格。​ 四.本會保有得獎作品發表權與轉載權,以其他形式轉譯或刊登不另支稿費。​ 五.如有未盡事宜,本會得隨時修正公布。​ https://i.imgur.com/nDLOAAR.jpg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