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短文 #原創 心房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走回家的路上下了雨。她進了家門,洗個澡就無力的倒在床上休息。聽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樹葉沙沙沙......躺著躺著,他好像睡著了,然而身體卻是掉入一個旋渦中,不停地往下墜,墜入一個深淵。 記憶再次回到那個房間,潮濕陰暗的地方,輕輕吸一口便滿是霉味、動物排泄及腐臭混雜的噁心感。牆面裂痕滿佈,油漆斑駁不堪,地板上更是坑坑巴巴,有時踩過用木板補過之處,心中還會忌憚自己會不會掉下去。但那都不是最令人排斥的----這個房間不知為何只有一個窗戶,位在接近天花板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算是天窗了。這樣的設計讓人有種從井底往上看的無力感,好像被這個房間囚禁了起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這樣骯髒不堪的地方,卻是她最深刻也最熟悉的地方。沿著窗戶吹進來的風,用臉龐輕輕感受風的角度,風的流向與所在的位置就已洩漏。什麼時刻什麼角度的光最亮;什麼位置什麼季節蚊蟲將會出現;什麼溫度什麼天氣會使房間充滿水氣......這房間儼然有了他的命脈,在她的眼裡撲通撲通循著規則,延續著所有的衰敗、噁心、醜陋。多麼諷刺。 當然,這所有的蛛絲馬跡裡,一定有著那個男人的腳步聲。喀砰喀砰喀砰,這是所有命脈的起源,他讓污穢不再只是表面上的意思,他讓所有感官都被迫承受、等待接下來將面臨的惡刑。 嘎吱--------刺耳的開門聲終於響起,她的思緒終於隨著腳步聲的靠近回歸原點。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靜靜感受風與光芒的走向,忽略那隻粗糙帶著厚繭的手,從撫摸變磨蹭,從外圍往內裏延伸。只要忽略那些指尖透進皮膚中冰冰麻麻的噁心感,忽略血液彷彿凝結成塊不再流動的煩悶,那麼,什麼也不會改變...... 啊!這怎麼可能呢?當那男人用該死的靈巧舌頭鑽進她的耳朵,並慢慢舔舐它的輪廓,剎那的電擊就將所以感官拉回現實,並凌遲著她的靈魂。怎麼可能忽略,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 能放下。 「那就不要忘記了,將肌膚相貼帶來的顫粟深深烙印在你心裡,讓你永遠圍繞著感官、圍繞著我,多麼美麗啊!」他用著毫不在意又驕傲的口吻說著一切。 是啊,在你以各種藉口施加你的暴行時,你讓我以最「美麗」的姿態跌入地獄,順便也把你拖了下去。多麼美麗。 只可惜這不是言情小說--------沒有斯德哥爾摩、沒有所謂的愛上,只有反覆浸泡在痛苦的折磨;沒有所謂的憐憫與珍惜,連佔有也可有可無,只有純粹的不能再純粹的侵略與破壞。所以,你怎麼有資格控制我的靈魂?連一分憐愛也不肯施捨,還想將它牢牢綁在身上當作光榮的勳章。而你又怎麼會認為在這反覆作嘔的迴圈裡,我會漸漸習慣你的一切?沒有人會對痛苦免疫的!你怎麼可以如此對我,你怎麼能夠以你畸形的角度制定世界的規則,你怎麼會覺得我會妥協,你有什麼資格改變我的人生? 再一次浮出水面,她從深層的夢境裡醒來了。越來越危險的夢,讓她一點點的滲進去,恐怕哪一天,就這樣在漩渦中不停輪轉,再也不回來了。 然而,醒來與沉睡對她的意義沒有太大的不同。同是不停被回憶凌遲,同是不停被男人騷擾。 還記得最後一段記憶,是這樣的:他用最曖昧最色情的手法撫摸著她的臉龐,說話句句帶刺:「我不要你了,你回去過你殘缺的人生吧!如此污穢的靈魂與肉體,還奢望當初的自己嗎?你怎麼會看不清,我罪惡多端卻不染一滴血,因為全都流到你身上了。」 風拂著她的面,帶走了這一切唯一的一滴眼淚。原來是這樣嗎?居然連如此卑鄙齷齪的人,也不要她了。什麼時後變得可以隨意丟棄,什麼時候她的價值如此低賤。她變了,在她因為男人的一句話否定自我時,儘管她不曾愛過,她也掉入了男人設好的圈套裡。怎麼會這麼傻呢?怎麼可能不被改變?人生已經循著那作嘔的迴圈偏離了原本的軌道,自尊、驕傲,早在迴圈中被消磨殆盡,所有不甘、憤恨、鄙視的情緒,以及不諒解的眼光,全都隨著時間,流到了她身上。 她再也無法支撐這些仇恨的重量了,她承認,那男人把最美麗的她帶走了,拿去獻祭給那間醜陋的房間,讓靈魂只為那個房間跳動,讓她為了噁心醜陋的記憶痛苦,生不如死。 那就再下一次地獄吧!鮮血逐漸填滿整個浴缸,紅色映襯著蒼白的皮膚,如此刺眼,流動的液體覆蓋著毫無生氣的軀體...... 這也是她留給自己最美的樣子。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文 #原創 心房

走回家的路上下了雨。她進了家門,洗個澡就無力的倒在床上休息。聽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樹葉沙沙沙......躺著躺著,他好像睡著了,然而身體卻是掉入一個旋渦中,不停地往下墜,墜入一個深淵。 記憶再次回到那個房間,潮濕陰暗的地方,輕輕吸一口便滿是霉味、動物排泄及腐臭混雜的噁心感。牆面裂痕滿佈,油漆斑駁不堪,地板上更是坑坑巴巴,有時踩過用木板補過之處,心中還會忌憚自己會不會掉下去。但那都不是最令人排斥的----這個房間不知為何只有一個窗戶,位在接近天花板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算是天窗了。這樣的設計讓人有種從井底往上看的無力感,好像被這個房間囚禁了起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這樣骯髒不堪的地方,卻是她最深刻也最熟悉的地方。沿著窗戶吹進來的風,用臉龐輕輕感受風的角度,風的流向與所在的位置就已洩漏。什麼時刻什麼角度的光最亮;什麼位置什麼季節蚊蟲將會出現;什麼溫度什麼天氣會使房間充滿水氣......這房間儼然有了他的命脈,在她的眼裡撲通撲通循著規則,延續著所有的衰敗、噁心、醜陋。多麼諷刺。 當然,這所有的蛛絲馬跡裡,一定有著那個男人的腳步聲。喀砰喀砰喀砰,這是所有命脈的起源,他讓污穢不再只是表面上的意思,他讓所有感官都被迫承受、等待接下來將面臨的惡刑。 嘎吱--------刺耳的開門聲終於響起,她的思緒終於隨著腳步聲的靠近回歸原點。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靜靜感受風與光芒的走向,忽略那隻粗糙帶著厚繭的手,從撫摸變磨蹭,從外圍往內裏延伸。只要忽略那些指尖透進皮膚中冰冰麻麻的噁心感,忽略血液彷彿凝結成塊不再流動的煩悶,那麼,什麼也不會改變...... 啊!這怎麼可能呢?當那男人用該死的靈巧舌頭鑽進她的耳朵,並慢慢舔舐它的輪廓,剎那的電擊就將所以感官拉回現實,並凌遲著她的靈魂。怎麼可能忽略,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 能放下。 「那就不要忘記了,將肌膚相貼帶來的顫粟深深烙印在你心裡,讓你永遠圍繞著感官、圍繞著我,多麼美麗啊!」他用著毫不在意又驕傲的口吻說著一切。 是啊,在你以各種藉口施加你的暴行時,你讓我以最「美麗」的姿態跌入地獄,順便也把你拖了下去。多麼美麗。 只可惜這不是言情小說--------沒有斯德哥爾摩、沒有所謂的愛上,只有反覆浸泡在痛苦的折磨;沒有所謂的憐憫與珍惜,連佔有也可有可無,只有純粹的不能再純粹的侵略與破壞。所以,你怎麼有資格控制我的靈魂?連一分憐愛也不肯施捨,還想將它牢牢綁在身上當作光榮的勳章。而你又怎麼會認為在這反覆作嘔的迴圈裡,我會漸漸習慣你的一切?沒有人會對痛苦免疫的!你怎麼可以如此對我,你怎麼能夠以你畸形的角度制定世界的規則,你怎麼會覺得我會妥協,你有什麼資格改變我的人生? 再一次浮出水面,她從深層的夢境裡醒來了。越來越危險的夢,讓她一點點的滲進去,恐怕哪一天,就這樣在漩渦中不停輪轉,再也不回來了。 然而,醒來與沉睡對她的意義沒有太大的不同。同是不停被回憶凌遲,同是不停被男人騷擾。 還記得最後一段記憶,是這樣的:他用最曖昧最色情的手法撫摸著她的臉龐,說話句句帶刺:「我不要你了,你回去過你殘缺的人生吧!如此污穢的靈魂與肉體,還奢望當初的自己嗎?你怎麼會看不清,我罪惡多端卻不染一滴血,因為全都流到你身上了。」 風拂著她的面,帶走了這一切唯一的一滴眼淚。原來是這樣嗎?居然連如此卑鄙齷齪的人,也不要她了。什麼時後變得可以隨意丟棄,什麼時候她的價值如此低賤。她變了,在她因為男人的一句話否定自我時,儘管她不曾愛過,她也掉入了男人設好的圈套裡。怎麼會這麼傻呢?怎麼可能不被改變?人生已經循著那作嘔的迴圈偏離了原本的軌道,自尊、驕傲,早在迴圈中被消磨殆盡,所有不甘、憤恨、鄙視的情緒,以及不諒解的眼光,全都隨著時間,流到了她身上。 她再也無法支撐這些仇恨的重量了,她承認,那男人把最美麗的她帶走了,拿去獻祭給那間醜陋的房間,讓靈魂只為那個房間跳動,讓她為了噁心醜陋的記憶痛苦,生不如死。 那就再下一次地獄吧!鮮血逐漸填滿整個浴缸,紅色映襯著蒼白的皮膚,如此刺眼,流動的液體覆蓋著毫無生氣的軀體...... 這也是她留給自己最美的樣子。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