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疾病大樓的日常 #焦慮和思覺失調(上)

已經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的夜裡,那個被喝醉酒和濫用藥物的雙親按在地上,有如洩憤似的毆打那小小身影,撕心裂肺的尖叫聲貫穿耳膜,猶如自己就在現場一般清晰。 睜開眼,一片黑暗的視野提醒著我還在租屋處的床上,抽痛的太陽穴也好心的告訴我那是夢而已。 輕輕拂過手腕內側無數的疤痕和幼年時腿上被抽的一條一條好不了的痕跡,我告訴自己:「已經沒事了。」 躺回床上繼續休息,卻毫無睡意。 看著日光漸漸刷淡夜色,我思考了一下便坐起身來做了點瑜珈。 早餐飯後來顆抗焦慮藥跟抗憂鬱藥再上班,已經變成了我的常態。 在精神科的急性病房工作,我時常在想自己會不會變成自己照顧的那些人一樣,成為不被社會接受的一部分。 早上八點,手上邊轉著筆邊聽著早上的交班,無限擴大的焦慮襲來。 沒有原因的緊張感逐漸使我的呼吸變快,震耳欲聾的心跳聲蓋過了夜班同事的交班聲。 阿長看見我坐立難安的樣子,用眼神示意讓我離席去值班室休息一下。 我撥了通電話到下面的門診,掛了今晚的夜診。 -------- 走出值班室,熟知我狀況的同事叫住我,遞了一本厚厚的病歷和我說:「鉑茹,今天你要接新個案噢。」 「謝了,阿黧,但今天可能又要麻煩你……。」話還沒說完,我眼角瞄到有個病友想攻擊其他人。 「學弟!杜先生要拿尿壺了!趕快阻止他!」我按著麥克風對正在測量生命徵象的學弟說。 按下暴力事件的代號,從其他單位來支援的人很快就到了。 「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我是總統的先生你憑什麼關我!你把我關起來會遭到天譴……。」被壓制還不斷扭動的杜姓病友大喊著,惡狠狠的眼神從壓克力板外直直的看向我。 他試圖掙脫壓制的手比劃著空氣,對著我的吼叫變成了我理解不了的語言,那瞬間我明白,他世界的維度和我們不一樣。 「鉑茹,你還好嗎?」看我出神的盯著個案,念黧輕聲叫我。 「……你覺得我大概過多久也會變成那樣呢?」 不被人接納,甚至被人所厭惡。 念黧沒有回答,她轉過身拿起應該要跟我交班的病歷,笑著道:「先來交班,下班後再思考那個問題吧!」 「趙子津,23歲,診斷是妄想型思覺失調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發病年齡為15歲,本次為第三次入院……。」 我看著即將來到這個病房的個案資料聽著念黧說,思考著會是什麼樣的人。 「……此次入院原因是在家中和家人起口角,拿刀揮向年邁的爺爺,導致個案爺爺及父親有一些劃傷,被個案母親報警強制送醫。」 暴力中度防範。我在小本子上寫了這個註解。 「要下暴高,不是只有暴中這麼輕鬆而已。」站在後頭的護理長拿著原子筆往我的頭輕敲提醒我。 摀著額頭,我看向護理長。 她的表情有點擔憂,問道:「你今天狀況還行嗎?看你剛才應該是焦慮發作了吧?手邊的藥還夠嗎?要不要叫你的主治上來直接幫你開stat先備著,沒用到再退回藥局?」 「不用這麼麻煩啦,反正晚上的夜診我已經掛好號了,下班直接下去就好。」我笑著回答,心裡卻覺得有點煩躁。 又來了,又有一股不想麻煩別人的感覺爬上來,像是掐著我的脖子般使我不能呼吸。 如果煩躁感能消失就好了。 --- 無關內容的碎唸( 對的,久久回來浮水換氣,看到小說版文章變多了好開心啊(# 然後因為不小心爆字數了會分成上下兩集,請安心服用 最後是國考生ㄉ宣言( 還是會找時間把下篇完成,之後就要等到國考完才會再更新(國考日期:109/08/01) 等到下篇放上來後就要暫時再見啦(。・ω・。)ノ♡ 就先這樣吧 _夏玨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看到更新好開心(っ´▽`)っ 看小說學醫院知識💪 我還在想之後選領域要不要走醫務(苦惱 祝你國考順利!!!

原 Po 回覆:

謝謝你的支持XD 醫務類的工作很不錯啊,歡迎加入醫療院所的工作行列啊哈哈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疾病大樓的日常 #焦慮和思覺失調(上)

已經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的夜裡,那個被喝醉酒和濫用藥物的雙親按在地上,有如洩憤似的毆打那小小身影,撕心裂肺的尖叫聲貫穿耳膜,猶如自己就在現場一般清晰。 睜開眼,一片黑暗的視野提醒著我還在租屋處的床上,抽痛的太陽穴也好心的告訴我那是夢而已。 輕輕拂過手腕內側無數的疤痕和幼年時腿上被抽的一條一條好不了的痕跡,我告訴自己:「已經沒事了。」 躺回床上繼續休息,卻毫無睡意。 看著日光漸漸刷淡夜色,我思考了一下便坐起身來做了點瑜珈。 早餐飯後來顆抗焦慮藥跟抗憂鬱藥再上班,已經變成了我的常態。 在精神科的急性病房工作,我時常在想自己會不會變成自己照顧的那些人一樣,成為不被社會接受的一部分。 早上八點,手上邊轉著筆邊聽著早上的交班,無限擴大的焦慮襲來。 沒有原因的緊張感逐漸使我的呼吸變快,震耳欲聾的心跳聲蓋過了夜班同事的交班聲。 阿長看見我坐立難安的樣子,用眼神示意讓我離席去值班室休息一下。 我撥了通電話到下面的門診,掛了今晚的夜診。 -------- 走出值班室,熟知我狀況的同事叫住我,遞了一本厚厚的病歷和我說:「鉑茹,今天你要接新個案噢。」 「謝了,阿黧,但今天可能又要麻煩你……。」話還沒說完,我眼角瞄到有個病友想攻擊其他人。 「學弟!杜先生要拿尿壺了!趕快阻止他!」我按著麥克風對正在測量生命徵象的學弟說。 按下暴力事件的代號,從其他單位來支援的人很快就到了。 「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我是總統的先生你憑什麼關我!你把我關起來會遭到天譴……。」被壓制還不斷扭動的杜姓病友大喊著,惡狠狠的眼神從壓克力板外直直的看向我。 他試圖掙脫壓制的手比劃著空氣,對著我的吼叫變成了我理解不了的語言,那瞬間我明白,他世界的維度和我們不一樣。 「鉑茹,你還好嗎?」看我出神的盯著個案,念黧輕聲叫我。 「……你覺得我大概過多久也會變成那樣呢?」 不被人接納,甚至被人所厭惡。 念黧沒有回答,她轉過身拿起應該要跟我交班的病歷,笑著道:「先來交班,下班後再思考那個問題吧!」 「趙子津,23歲,診斷是妄想型思覺失調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發病年齡為15歲,本次為第三次入院……。」 我看著即將來到這個病房的個案資料聽著念黧說,思考著會是什麼樣的人。 「……此次入院原因是在家中和家人起口角,拿刀揮向年邁的爺爺,導致個案爺爺及父親有一些劃傷,被個案母親報警強制送醫。」 暴力中度防範。我在小本子上寫了這個註解。 「要下暴高,不是只有暴中這麼輕鬆而已。」站在後頭的護理長拿著原子筆往我的頭輕敲提醒我。 摀著額頭,我看向護理長。 她的表情有點擔憂,問道:「你今天狀況還行嗎?看你剛才應該是焦慮發作了吧?手邊的藥還夠嗎?要不要叫你的主治上來直接幫你開stat先備著,沒用到再退回藥局?」 「不用這麼麻煩啦,反正晚上的夜診我已經掛好號了,下班直接下去就好。」我笑著回答,心裡卻覺得有點煩躁。 又來了,又有一股不想麻煩別人的感覺爬上來,像是掐著我的脖子般使我不能呼吸。 如果煩躁感能消失就好了。 --- 無關內容的碎唸( 對的,久久回來浮水換氣,看到小說版文章變多了好開心啊(# 然後因為不小心爆字數了會分成上下兩集,請安心服用 最後是國考生ㄉ宣言( 還是會找時間把下篇完成,之後就要等到國考完才會再更新(國考日期:109/08/01) 等到下篇放上來後就要暫時再見啦(。・ω・。)ノ♡ 就先這樣吧 _夏玨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