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LGBT板
匿名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6

她是Y 是我的國文老師 上篇連結: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5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y0wS9e?ref=ios 隔天,又是選修課的日子,只不過我沒有請假。 難過了整晚,就算再疼痛, 我仍舊沒輕易放手, 因為我知道,Y在班上的痛苦一定比我還疼。 Y都繼續努力的撐著了, 我又怎麼能提早放棄幫助Y。 選修課前一節下課 我去搬了公民考卷回來 回來時放慢腳步 因為我知道 Y差不多會在這時出現 「走路要專心欸」Y提醒 『沒關係 不會跌倒』我笑著說 「沒事吧?」Y簡單的關心著 『沒事 已經釋懷了』其實聽到Y的關心 對於容易受到感動的我 當然容易釋懷 「其他科還行嗎」 『歷史不太行 大家一起考差』 「真的嗎 可是我看你們這次歷史出的不錯」 小聊幾句 我即(不情願的)趕去選修課 下課回來 只見Y跟同組的在講桌旁 :『怎麼了?』 同組的:「J跟Z考差了 在陽台冷靜」 我去看了會 但中了箭 索性回到教室等待她們恢復 等到她們出來 大家就一起聊天 :『好啦 星期日出去玩 把難過都忘掉』 不知為何Y說道:「你們要去XX(Y住的地方)哪?會不會像上次一樣 感覺我像被妳們跟蹤」 我心裡想 才不是跟蹤好嗎 我沒那個本事XD :『我們要去市區 老師可以放心』 Y:「欸欸欸 妳這句是不是在說我家住偏鄉」 :『沒有啦 老師妳不是說妳家近山區』 直接笑爆 後來多聊到不然下星期日再出來一次 :『可是車費好貴QQ』 Y:「如果我有車的話 我一定載妳」 Y突如其來的這句話 暖到了我心裡 Y:「我有駕照 如果有車真的會載妳」 又重複了一次 很堅定的對我說 此刻的我巴不得借一台車叫Y載我(沒 :『如果XD』 雖然內心很感動 我依舊嘴硬著 (這裡是一個小小小的糖 希望大家還喜歡) 再次衝回遙遠的彼棟上選修 下課前用衝的飆回來 發現Y在發選修課的貼紙 Y:「妳也算我們選修課的一份子 也給妳一張」 :『可是老師 妳上次給過我了XD』 Y:「欸!?有嗎!?」 哭笑不得 雖然是認同 但沒記得做過這件事 真的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XD 下午 Y檢討著考卷 「這題錯了真的該打」 「6~10題我已經準備磨刀了」 「這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可愛的反應 挺有趣的 仔細想起來 這應該也是變好的跡象吧... 放學 吃完飯在教務處外散步 Y在五點半多終於出現 我裝著沒事 Y:「XX(我的名字) 妳怎麼還在這?」 聽到Y難得只喊我的名 有些開心 :『要弄資科的比賽 只是先在外面散散步』 Y:「那妳有地方可以待嗎?」 :『有 圖書館』 幾句簡單的對話 卻充斥著幸福 Y: 「那要注意安全噢」 :『好 老師掰掰』 Y:「再見」 突然想到 再補了句:『老師記得騎慢點XD』 Y:「什麼啦XD 我騎很慢了」 Y又氣又笑 終於 我也會調侃Y了 算是一個小突破吧 隔天 週五的最後一節 終於等到Y的課 Y一出現 我愣了一會 Y綁起了頭髮 戴上了金框圓眼鏡 跟J的一模一樣 很好看 也很特別 驚艷到了我 多出一種文青的感覺 但 其實我好像還是比較喜歡平常的Y Y一進門 「Wow~」眾人驚嘆 『老師今天有改變造型噢~』我說 Y:「沒啦 就戴眼鏡 綁個頭髮而已拿出考卷」 Y開始檢討:「錯這個是不是該打自己一下XD」 放學 走出門口 Y又開口了 Y:「欸 怎麼還是妳在拿(教師日誌)?」 :『就幫到底阿 沒差XD』 Y:「還是以後我拿 我會順路回到教務處」 :『不用 我來就好 反正順路』 妳可不知道 一切皆是為妳 才不要讓妳拿😂 Y:「咦 那你的東西?」 :『等會要去操場 不想背很重的背包到處跑』 差點被抓包... 真驚險 Y:「不是剛考完嗎?應該是個輕鬆的週末吧?」 :『額... 這個... 我們英文老師沒有放過我們 馬上就出了作業』 Y:「歐?那我算下手很輕了嘛」 Y:「國文應該非常輕鬆吧」 :『是啊 輕鬆多了』 Y:「其實我先上白話文是因為課程的因素 第十課有特別...」 :『活動...?』 Y:「算是 要吃東西」 :『???』 Y:「我怕第九課上完太晚 那不能放太久XD」 等等... 食物... 不就代表Y花錢... 妳個傻血汗代理老師 一個月不到三萬還這樣... 晚上 用自己的帳號轉發選修粉專的文 幫忙打了廣告 發現Y用粉專按了讚 仔細看 發現除了E跟我以外 沒人有這樣的待遇 慶幸Y心裡是有我的 周一 Y果不其然拿出食物分食 習慣不吃的我依舊沒吃 只見班上將它分食完畢 心想『只有這種時候才特別愛國文...』 周三 班上精神非常差 我依舊努力撐著 Y:「你們可以不喜歡我這個老師,不喜歡我教學的方法,但不要因此放棄國文,你們有一些人已經半放棄了,真的不要輕易放棄,如果在台上的人換作你們,你們會有什麼感想?」 Y:「然後玩笑真的要注意一下,我也還是年輕的老師,大你們沒幾歲,還是會在意你們說的這些,我已經說很多次了,不想再說了」 我只能無奈與徬徨 更多的大概只剩感慨吧 下課 聊著一個比賽 其中一個是文字訊息 Y: 「欸 這個可以給XX(我的名字)」 Y:「昨天那篇文我有看 文字寫得很好」 聽見讚賞 算是得到了些安慰 Y:「我看完之後想留言:原來是因為如此你們國文課才一堆在睡覺,不過想想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國文課在睡覺,所以沒留言,但我有按讚。」 :『我有看到😂』 算是開心吧 至少Y有閃過想回我的念頭 這天結束 其實又有點徬徨 以為狀態有比較好的我 才驚覺原來還是那樣... 或許 該再提起勇氣找Y問問吧... 隔天 又來到了選修 拍微電影 我們看著主角L跳舞 Y:「他很適合跳舞唉 手長 腳長」 Y:「我之前也是熱舞社的 還是副社 在前五志願的高中裡」 這件事我是知道的 Y其實是個很厲害的女生 一節課度過了 跟J在後彈Keybord Y過來關注:「妳們會彈一首歌嗎」 「她(指著我)會」J說 於是開始聊起音樂 Y充滿了疑問 Y:「為何246 461不行?」 J告訴Y是怎麼一回事 Y:「我只會小星星 不會流行XD」 上課 繼續我們的進度 下課時 Y:「妳們有人要幫忙做徽章嗎?」 :『我!』 S:「我很閒 可以找我」 Y:「那可能是某天的中午 到時候再找妳們」 其實我午休是沒空檔的 人都在A那裡 唯一請過的一次假 就是陪Y聊天那次... 於是我又這樣拋棄A了😂 (順帶一提 寫完Y可能會寫跟A的日常故事) (也可能只會續寫跟Y瑣碎的斷續日常) 放學 拿著抽查單和教師日誌前往教務處 途中遇到了S 發現某老師不在 所以跟S一起陪妳聊天 S:「紙還沒印好嗎」 Y:「還沒 因為我影印卡沒錢XD」 Y:「妳們下星期何時有空 大概是中午的時間」 S:「我四五」 :『我下星期都行』 (A我對不起妳...) Y:「那麼星期四中午行嗎?」 :『行』Y拿出了徽章給我們看 待到那老師回來 拿了單子給她 討論著地科的部分 Y:「哪一科呢?」 S:「地科」 Y:「噢 那我不行XD」 結束了這天 Get下一次中午相處的機會 隔天 下課前Y突然問道 「註釋考到哪啊?」 「你們比體育班還慢唉」 「是不是哪天沒有考?」 後來「我來工商一下 幫選修粉專分享一下吧」 抓對時間點 放學與Y同時出門 不意外地 Y:「S跟我說好星期二放學要來剪紙」 :『徽章的圓是嗎?』 Y:「對 妳有空的話看要不要一起來?如果有事的話也沒關係 就我跟S剪就好 畢竟她很閒」 :『我OK 因為我也很閒XD』 Y不知道 我也可以為了她讓自己變很閒 Y:「我們大概會壓60幾個徽章 然後明信片印了80張 妳要一張嗎 畢竟我們應該也發不完😂」 :『好啊』 走到了二樓樓梯口 我提起勇氣問 :『話說老師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Y看向我 不是驚嚇 而是疑問 算是讓我心安了吧 Y:「可以啊 怎麼了嗎?」 :『沒什麼 其實就是之前認識老師沒多久 妳就發現我腳有點異狀 但我身邊一堆老師都需要很漫長的時間才發現 甚至有的這學期才發現 所以好奇老師為什麼能發現的這麼快』 Y真的很特別 也是最溫暖最有分寸的... Y:「這個我跟妳說過 因為我弟弟腳也受過傷」 :『嗯 這我記得』 Y:「所以可能因為這樣自然而然就發現了」 :『原來是這樣 有些老師是相處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 所以那時老師很快發現真的挺震驚的』 Y:「那我算是觀察入微嘍XD」 :『是 觀察力非常強大』 走進教務處 交完教師日誌 Y拿了明信片給我 Y:「這個給妳 因為不知道妳選修課會不會來w」 :『反正會在同一棟樓 謝謝老師 老師再見~』Y:「Bye Bye」 結束了快樂的一天 但不知不覺 選修課能請假跟Y相處的時光已經結束了 而我們相處最後的時光 也只剩一個月了... 有著感嘆 難受 捨不得 但往好處想 我們終將結束了 再也不用為了Y而難過 不用矛盾 不用擔憂一切 而Y也不用再為了我們班 而疼痛 而畏懼 而痛苦 這樣就夠了吧... 周一 一早 :『老師 我跟S周四臨時有事 所以可能要改成星期五?』 Y:「噢 我知道 S有跟我說 就改成星期五吧 然後我們說好今天要先剪紙 妳要來嗎?」 :『噢 好啊 我有空』 為了妳 我隨時都有空啊 中午為了堵Y奔上樓上拿傘又滾下來 發現Y淋著雨拿著筆電 立馬鼓起勇氣為Y撐傘 Y:「欸 不用幫我撐傘啦」 :『電子產品不適合淋雨』 Y:「沒關係 我這台筆電很堅固 而且我其實要去學務處😂」 妳可以不要這麼會傷別人真心嗎... 下午放學 :『Hi 老師』 Y:「噢 妳來啦 我已經先剪了一些了」 等待S 拿了東西 隨後到長桌去剪 我們邊剪邊聊去台南的事 Y:「是去營隊嗎?」 :『噢 不是 我們只是跟下去自由行😂』 S:「老師一起來吧 跟我們一起玩」 跟計畫一樣 果然就這樣聊開了 Y:「我男朋友大學是在台南讀書 現在在高雄上班 我們常常從高雄騎車到台南去玩」 Y:「要去我可以住我男友家啊」 Y:「美術館 神農街 孔廟 赤崁樓」 Y提了下男友 和建議了一些景點 雖然沒有套成功 但感覺多問幾次Y會願意的 後來 我們學生聊自己的 莫名聊到美術社 (我是美術社的美術白癡) Y:「我覺得美術社是個很不錯的社團唉」 Y:「我以前是熱舞的 從國中練舞到高中 大學就沒有了 而且我國中是木笛社社長」 :『木笛???』 真多才多藝... Y:「感覺我好像找了三個廉價勞工 我再找時間請妳們喝飲料」 :『不用啦』才不希望妳這個血汗老師花錢 :『我覺得我這學期一直都在後悔選修課』 :『有時後悔沒選電繪 有時後悔沒選Y的選修 到底沒事選XX幹嘛』 Y: 「XX也不錯吧 而且其實一開始我是因為鐘點不夠才接選修的」 :『真的超後悔的QQ 感覺你們小編福利很不錯啊 比學校粉專好』 S:「哪有 你們還有衣服」 剪完紙 收拾完 準備離開 送完其他兩位 Y問起「那妳呢?」 :『我想漫步雨中走回去ww』 Y:「叫家長來載吧 我可以陪妳等」 我有說妳可以這樣爆擊我的心臟嗎... Y:「我們先去沒雨的地方等吧」 於是一起到了教務處穿堂 Y:「雨下的好大 我今天沒帶雨衣 算了 說不定等等雨就停了 之前某天 我忘了帶鑰匙 然後我就走來上班... 」 明白為何那天Y坐某老師的機車回家了XD Y:「之前有次監考 那天天氣很不穩 應該記得吧?我騎車騎到一半突然下雨 於是我監考第一節的時候衣服還是濕的」 :『...』我不知道該說Y什麼 太蠢了啦ww 於是忘了怎麼切換著 反正聊了很多 Y:「其實不用太在意成績啦 真的 畢竟到我現在這個時候 早已想不起當初國文考幾分 真正有印象的 也就是當時指考數學的分數 其他都不記得了 高中這個時候反而該放開一點 我高中的時候爸爸媽媽都很支持我 所以我接了熱舞的副社+活動 還有學生會的美宣」 沒想到 這句話後來也影響了我一個決定 :『妳那時候忙死了吧ww』 Y:「是很忙啊 但覺得很充實 那時候的我就是群體生活 跑活動 學業都不怎麼專心顧的 升上了大學之後主要就是學會了怎麼跟不同人相處 改用什麼不同的面貌 還有學會了與自己相處 大學都是有選同堂課就一起上 上完就各自做各自的事 回宿舍之類的 所以特別需要學會與自己相處 高中大概就是群體生活吧 大學就真的是要跟自己好好相處 對 大概就這樣」 Y就像個姐姐一樣分享她的經歷... :『但跟人相處好難XD 總有不大ok的人會出現在生活中』 Y:「或許不大ok的人只有自己認為呢?」 :『現在的狀態是一些人都覺得不大ok』 Y:「都會遇到這種人吧 反正做好自己 與自己相處好就是了 大概就這樣」 切換話題: 『老師家是不是住在XX對面?』 Y:「我家住在XX"附近" 所以你們才會常常看到我出沒在那一帶 但其實我平常都很少出沒在人潮很多的地方了 後來就覺得算了」 :『老師下學期還會在這間學校嗎?』 我提出勇氣 問了這我很想知道的問題 其實這天聽到原本老師會繼續請 開心Y會繼續當我的國文老師 但只是以為 Y:「不知道欸 要看學校」 :『我知道原來老師還會再請一學期 所以老師應該還會在 對嗎?』 Y:「應該啦 只是接下來不知道會續教一年級 還是會隨班」 沉浸一會 我提出最想問的問題 :『老師這陣子在班上 還是跟從前一樣嗎?』 Y:「嗯... 就還是那樣啊 我已經半放棄狀態了」 聽到這句 還是難過 也代表我們真的 有緣無份... Y:「其實就還是那樣 我也已經看開了 反正我已經盡了全力 那你們要討厭我也是你們的事了 對呀 就是沒辦法 上課會回答問題的也就T J 還有妳 其他人回答問題都沒在動腦的」 Y:「但在二班 體育班我不是這樣的 是可以很快樂的跟他們聊天 也可以很High的有所回應 下課後也可以聊天 就真的是亦師亦友 但對你們班 好像就是對不到頻率 沒有辦法處得來 那也只能這樣 反正想想 也只剩一個月了 第二次段考之後時光過很快 就快結束了」 :『是啊 這學期只剩一個多月 真的快結束了 但如果 下學期妳一樣得教我們呢?』 Y:「噢 不會 教務處會給我選項 因為我是算鐘點的 所以我可以自己勾 大不了就是不要勾你們班就好了」 Y:「反正也就這樣啊 磁場合不來真的沒辦法 體育班跟二班是我去別的學校還會想記住的班 但你們班」 :『算了吧』 Y:「妳不要跟班上說噢 他們不要知道我的想法比較好」 :『好 我不會說的』 :『其實我也有在想要不要去普通班 只是還有好多事我不能放開』 Y:「其實普通班不輸給特殊班 他們反而更認真 學習風氣也比較好 至少 我在我身上沒看見你們班的傲氣 我以前在語資班都覺得 我這麼弱 會不會哪天被踢出去 我是真的覺得普通班不輸特殊班啦」 Y:「話說妳家長來了嗎?」 :『唉 好像來了 老師掰掰』 Y:「掰掰」 結束這段望著雨聊天的時光 問完了這些 感到特別空虛寂寞 畢竟真的 分離就要到來了 就算再難過不捨 始終沒辦法阻擋妳的離去 甚至也只能聽到 在妳的世界 二班和體育班有多好 而我們班又多令妳難受 自己就像是被劃在班上那塊 沒有其他差別 就像是妳不會記得的那塊 心 真的好疼 明明自己傾心為妳 然而 就像是平行時空般 我只能在妳的世界外看著妳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個界線 可能 就是班上同一條吧 那些為了妳所做的一切 為了妳所擔憂的心情 為了妳所承受的困擾 為了妳試著改變的勇氣 都只是多餘的 畢竟妳不需要我啊 有二班體育班就夠了吧 我只是過客啊 那就隨時間忘掉我吧 下學期再無交集 緣份就止於這裡 原來我曾經以為距離很近的妳 一直都跟我隔著一條楚河漢界 — 『那... 老師 我們下學期就不會再有任何關連了 對吧?』 「嗯 下學期我跟你們班就沒關連了」 — 對不起 稍微丟了一點檸檬XD 最後一段是那天我自己回去紀錄下的內心話 就是執意要問然後又重傷 其實那麼受傷的有一部分原因是 自己的無能為力 以及Y總是以你們班來跟我對話 就像預告 我問的是我們(我跟Y) Y回我的是你們班... 不過也不重要啦 偶爾會盡力小灑一點糖的 R.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原 Po)  

今天是用趕得 因為想在暑輔前寫完😂 然後小小灑了幾顆糖 希望能稍微中和一下 PS:被Y宣告說有車一定載真的很感動 然後又被Y霸氣要求 叫家長來載 她陪我 我真的是小鹿都快撞死了😂

1
B2

10分鐘前才說我很堅強 聽到老師說半放棄竟然開始難過了... 愛一個人 就讓它飛吧! 唯有他快樂自由 我們才能真正的滿足 你真的很棒!沒有要求老師留下來或塞奶 畢竟放手需要很大的勇氣 但我們都比自己想像中的勇敢!

原 Po 回覆:

不堅強沒關係 因為我也是😂 曾經看過一句話 「放手比緊抓不放需要更大的勇氣」 直到遇上Y我才真正體會這點 當時聽見Y跟我傾訴時 我內心想著 就算再難過 我也希望Y能快樂 既然當初這麼想 就算再不捨 也要咬著牙走到最後 幸好現在走完了我還好好的XD 結束有時候也是新的開始 至少我是這樣相信著 Y跟我到底有沒有續緣 大概我寫完的時候也能知曉了 希望我可以多寫一點😂 不然轉寫A好像也是個選項(沒

2
匿名
B3

是糖耶,老師霸氣XD 我聽見心碎的聲音了,怎麼覺得妳們成也班上,敗也班上😂 好啦,板凳仔繼續心疼樓主一秒

原 Po 回覆:

那天的我: 早上時: 老師不會回來 Y會繼續留著 好開心! 晚上時: Y果然不會續教我 算了吧 也許這樣對她才好 我們就是沒有緣份吧 只希望她不要再難過就好 班上真的是讓我跟Y的關係能不一樣 但又讓我跟Y有緣無份 沒事 至少我有過曾經 也說不定還有未來😂

1
匿名
B4

說得很好欸!說不定真的有未來,期待一下啊~ 親口聽到老師不教真的會心痛,感覺喜歡老師都會帶點僥倖的心理 然後再跌個粉身碎骨這樣XD

原 Po 回覆:

其實這篇沒寫到的是 我當天雖然難過 但依舊還沒真正遇到離別 心裡可以說是真的仍存有僥倖的心態 還期待著學校會不會要求Y續教 但也矛盾著希望Y可以脫離痛苦... 總之跟Y的故事也快被我寫完了 能否有續集可以寫 我依舊期待著😂

1
匿名
B5

了解,感覺真的很糾結耶! 辛苦你啦,我跟你一起期待!

原 Po 回覆:

下一集再度趕出😂

1
B6

哈哈哈哈哈A也不錯啊!

原 Po 回覆:

這週完結跟Y的故事會轉寫 平時跟A有點甜甜的小日常(? 不過應該也會先交代我跟A的故事 還有 續集出了~

1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6

她是Y 是我的國文老師 上篇連結: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5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y0wS9e?ref=ios 隔天,又是選修課的日子,只不過我沒有請假。 難過了整晚,就算再疼痛, 我仍舊沒輕易放手, 因為我知道,Y在班上的痛苦一定比我還疼。 Y都繼續努力的撐著了, 我又怎麼能提早放棄幫助Y。 選修課前一節下課 我去搬了公民考卷回來 回來時放慢腳步 因為我知道 Y差不多會在這時出現 「走路要專心欸」Y提醒 『沒關係 不會跌倒』我笑著說 「沒事吧?」Y簡單的關心著 『沒事 已經釋懷了』其實聽到Y的關心 對於容易受到感動的我 當然容易釋懷 「其他科還行嗎」 『歷史不太行 大家一起考差』 「真的嗎 可是我看你們這次歷史出的不錯」 小聊幾句 我即(不情願的)趕去選修課 下課回來 只見Y跟同組的在講桌旁 :『怎麼了?』 同組的:「J跟Z考差了 在陽台冷靜」 我去看了會 但中了箭 索性回到教室等待她們恢復 等到她們出來 大家就一起聊天 :『好啦 星期日出去玩 把難過都忘掉』 不知為何Y說道:「你們要去XX(Y住的地方)哪?會不會像上次一樣 感覺我像被妳們跟蹤」 我心裡想 才不是跟蹤好嗎 我沒那個本事XD :『我們要去市區 老師可以放心』 Y:「欸欸欸 妳這句是不是在說我家住偏鄉」 :『沒有啦 老師妳不是說妳家近山區』 直接笑爆 後來多聊到不然下星期日再出來一次 :『可是車費好貴QQ』 Y:「如果我有車的話 我一定載妳」 Y突如其來的這句話 暖到了我心裡 Y:「我有駕照 如果有車真的會載妳」 又重複了一次 很堅定的對我說 此刻的我巴不得借一台車叫Y載我(沒 :『如果XD』 雖然內心很感動 我依舊嘴硬著 (這裡是一個小小小的糖 希望大家還喜歡) 再次衝回遙遠的彼棟上選修 下課前用衝的飆回來 發現Y在發選修課的貼紙 Y:「妳也算我們選修課的一份子 也給妳一張」 :『可是老師 妳上次給過我了XD』 Y:「欸!?有嗎!?」 哭笑不得 雖然是認同 但沒記得做過這件事 真的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XD 下午 Y檢討著考卷 「這題錯了真的該打」 「6~10題我已經準備磨刀了」 「這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可愛的反應 挺有趣的 仔細想起來 這應該也是變好的跡象吧... 放學 吃完飯在教務處外散步 Y在五點半多終於出現 我裝著沒事 Y:「XX(我的名字) 妳怎麼還在這?」 聽到Y難得只喊我的名 有些開心 :『要弄資科的比賽 只是先在外面散散步』 Y:「那妳有地方可以待嗎?」 :『有 圖書館』 幾句簡單的對話 卻充斥著幸福 Y: 「那要注意安全噢」 :『好 老師掰掰』 Y:「再見」 突然想到 再補了句:『老師記得騎慢點XD』 Y:「什麼啦XD 我騎很慢了」 Y又氣又笑 終於 我也會調侃Y了 算是一個小突破吧 隔天 週五的最後一節 終於等到Y的課 Y一出現 我愣了一會 Y綁起了頭髮 戴上了金框圓眼鏡 跟J的一模一樣 很好看 也很特別 驚艷到了我 多出一種文青的感覺 但 其實我好像還是比較喜歡平常的Y Y一進門 「Wow~」眾人驚嘆 『老師今天有改變造型噢~』我說 Y:「沒啦 就戴眼鏡 綁個頭髮而已拿出考卷」 Y開始檢討:「錯這個是不是該打自己一下XD」 放學 走出門口 Y又開口了 Y:「欸 怎麼還是妳在拿(教師日誌)?」 :『就幫到底阿 沒差XD』 Y:「還是以後我拿 我會順路回到教務處」 :『不用 我來就好 反正順路』 妳可不知道 一切皆是為妳 才不要讓妳拿😂 Y:「咦 那你的東西?」 :『等會要去操場 不想背很重的背包到處跑』 差點被抓包... 真驚險 Y:「不是剛考完嗎?應該是個輕鬆的週末吧?」 :『額... 這個... 我們英文老師沒有放過我們 馬上就出了作業』 Y:「歐?那我算下手很輕了嘛」 Y:「國文應該非常輕鬆吧」 :『是啊 輕鬆多了』 Y:「其實我先上白話文是因為課程的因素 第十課有特別...」 :『活動...?』 Y:「算是 要吃東西」 :『???』 Y:「我怕第九課上完太晚 那不能放太久XD」 等等... 食物... 不就代表Y花錢... 妳個傻血汗代理老師 一個月不到三萬還這樣... 晚上 用自己的帳號轉發選修粉專的文 幫忙打了廣告 發現Y用粉專按了讚 仔細看 發現除了E跟我以外 沒人有這樣的待遇 慶幸Y心裡是有我的 周一 Y果不其然拿出食物分食 習慣不吃的我依舊沒吃 只見班上將它分食完畢 心想『只有這種時候才特別愛國文...』 周三 班上精神非常差 我依舊努力撐著 Y:「你們可以不喜歡我這個老師,不喜歡我教學的方法,但不要因此放棄國文,你們有一些人已經半放棄了,真的不要輕易放棄,如果在台上的人換作你們,你們會有什麼感想?」 Y:「然後玩笑真的要注意一下,我也還是年輕的老師,大你們沒幾歲,還是會在意你們說的這些,我已經說很多次了,不想再說了」 我只能無奈與徬徨 更多的大概只剩感慨吧 下課 聊著一個比賽 其中一個是文字訊息 Y: 「欸 這個可以給XX(我的名字)」 Y:「昨天那篇文我有看 文字寫得很好」 聽見讚賞 算是得到了些安慰 Y:「我看完之後想留言:原來是因為如此你們國文課才一堆在睡覺,不過想想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國文課在睡覺,所以沒留言,但我有按讚。」 :『我有看到😂』 算是開心吧 至少Y有閃過想回我的念頭 這天結束 其實又有點徬徨 以為狀態有比較好的我 才驚覺原來還是那樣... 或許 該再提起勇氣找Y問問吧... 隔天 又來到了選修 拍微電影 我們看著主角L跳舞 Y:「他很適合跳舞唉 手長 腳長」 Y:「我之前也是熱舞社的 還是副社 在前五志願的高中裡」 這件事我是知道的 Y其實是個很厲害的女生 一節課度過了 跟J在後彈Keybord Y過來關注:「妳們會彈一首歌嗎」 「她(指著我)會」J說 於是開始聊起音樂 Y充滿了疑問 Y:「為何246 461不行?」 J告訴Y是怎麼一回事 Y:「我只會小星星 不會流行XD」 上課 繼續我們的進度 下課時 Y:「妳們有人要幫忙做徽章嗎?」 :『我!』 S:「我很閒 可以找我」 Y:「那可能是某天的中午 到時候再找妳們」 其實我午休是沒空檔的 人都在A那裡 唯一請過的一次假 就是陪Y聊天那次... 於是我又這樣拋棄A了😂 (順帶一提 寫完Y可能會寫跟A的日常故事) (也可能只會續寫跟Y瑣碎的斷續日常) 放學 拿著抽查單和教師日誌前往教務處 途中遇到了S 發現某老師不在 所以跟S一起陪妳聊天 S:「紙還沒印好嗎」 Y:「還沒 因為我影印卡沒錢XD」 Y:「妳們下星期何時有空 大概是中午的時間」 S:「我四五」 :『我下星期都行』 (A我對不起妳...) Y:「那麼星期四中午行嗎?」 :『行』Y拿出了徽章給我們看 待到那老師回來 拿了單子給她 討論著地科的部分 Y:「哪一科呢?」 S:「地科」 Y:「噢 那我不行XD」 結束了這天 Get下一次中午相處的機會 隔天 下課前Y突然問道 「註釋考到哪啊?」 「你們比體育班還慢唉」 「是不是哪天沒有考?」 後來「我來工商一下 幫選修粉專分享一下吧」 抓對時間點 放學與Y同時出門 不意外地 Y:「S跟我說好星期二放學要來剪紙」 :『徽章的圓是嗎?』 Y:「對 妳有空的話看要不要一起來?如果有事的話也沒關係 就我跟S剪就好 畢竟她很閒」 :『我OK 因為我也很閒XD』 Y不知道 我也可以為了她讓自己變很閒 Y:「我們大概會壓60幾個徽章 然後明信片印了80張 妳要一張嗎 畢竟我們應該也發不完😂」 :『好啊』 走到了二樓樓梯口 我提起勇氣問 :『話說老師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Y看向我 不是驚嚇 而是疑問 算是讓我心安了吧 Y:「可以啊 怎麼了嗎?」 :『沒什麼 其實就是之前認識老師沒多久 妳就發現我腳有點異狀 但我身邊一堆老師都需要很漫長的時間才發現 甚至有的這學期才發現 所以好奇老師為什麼能發現的這麼快』 Y真的很特別 也是最溫暖最有分寸的... Y:「這個我跟妳說過 因為我弟弟腳也受過傷」 :『嗯 這我記得』 Y:「所以可能因為這樣自然而然就發現了」 :『原來是這樣 有些老師是相處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 所以那時老師很快發現真的挺震驚的』 Y:「那我算是觀察入微嘍XD」 :『是 觀察力非常強大』 走進教務處 交完教師日誌 Y拿了明信片給我 Y:「這個給妳 因為不知道妳選修課會不會來w」 :『反正會在同一棟樓 謝謝老師 老師再見~』Y:「Bye Bye」 結束了快樂的一天 但不知不覺 選修課能請假跟Y相處的時光已經結束了 而我們相處最後的時光 也只剩一個月了... 有著感嘆 難受 捨不得 但往好處想 我們終將結束了 再也不用為了Y而難過 不用矛盾 不用擔憂一切 而Y也不用再為了我們班 而疼痛 而畏懼 而痛苦 這樣就夠了吧... 周一 一早 :『老師 我跟S周四臨時有事 所以可能要改成星期五?』 Y:「噢 我知道 S有跟我說 就改成星期五吧 然後我們說好今天要先剪紙 妳要來嗎?」 :『噢 好啊 我有空』 為了妳 我隨時都有空啊 中午為了堵Y奔上樓上拿傘又滾下來 發現Y淋著雨拿著筆電 立馬鼓起勇氣為Y撐傘 Y:「欸 不用幫我撐傘啦」 :『電子產品不適合淋雨』 Y:「沒關係 我這台筆電很堅固 而且我其實要去學務處😂」 妳可以不要這麼會傷別人真心嗎... 下午放學 :『Hi 老師』 Y:「噢 妳來啦 我已經先剪了一些了」 等待S 拿了東西 隨後到長桌去剪 我們邊剪邊聊去台南的事 Y:「是去營隊嗎?」 :『噢 不是 我們只是跟下去自由行😂』 S:「老師一起來吧 跟我們一起玩」 跟計畫一樣 果然就這樣聊開了 Y:「我男朋友大學是在台南讀書 現在在高雄上班 我們常常從高雄騎車到台南去玩」 Y:「要去我可以住我男友家啊」 Y:「美術館 神農街 孔廟 赤崁樓」 Y提了下男友 和建議了一些景點 雖然沒有套成功 但感覺多問幾次Y會願意的 後來 我們學生聊自己的 莫名聊到美術社 (我是美術社的美術白癡) Y:「我覺得美術社是個很不錯的社團唉」 Y:「我以前是熱舞的 從國中練舞到高中 大學就沒有了 而且我國中是木笛社社長」 :『木笛???』 真多才多藝... Y:「感覺我好像找了三個廉價勞工 我再找時間請妳們喝飲料」 :『不用啦』才不希望妳這個血汗老師花錢 :『我覺得我這學期一直都在後悔選修課』 :『有時後悔沒選電繪 有時後悔沒選Y的選修 到底沒事選XX幹嘛』 Y: 「XX也不錯吧 而且其實一開始我是因為鐘點不夠才接選修的」 :『真的超後悔的QQ 感覺你們小編福利很不錯啊 比學校粉專好』 S:「哪有 你們還有衣服」 剪完紙 收拾完 準備離開 送完其他兩位 Y問起「那妳呢?」 :『我想漫步雨中走回去ww』 Y:「叫家長來載吧 我可以陪妳等」 我有說妳可以這樣爆擊我的心臟嗎... Y:「我們先去沒雨的地方等吧」 於是一起到了教務處穿堂 Y:「雨下的好大 我今天沒帶雨衣 算了 說不定等等雨就停了 之前某天 我忘了帶鑰匙 然後我就走來上班... 」 明白為何那天Y坐某老師的機車回家了XD Y:「之前有次監考 那天天氣很不穩 應該記得吧?我騎車騎到一半突然下雨 於是我監考第一節的時候衣服還是濕的」 :『...』我不知道該說Y什麼 太蠢了啦ww 於是忘了怎麼切換著 反正聊了很多 Y:「其實不用太在意成績啦 真的 畢竟到我現在這個時候 早已想不起當初國文考幾分 真正有印象的 也就是當時指考數學的分數 其他都不記得了 高中這個時候反而該放開一點 我高中的時候爸爸媽媽都很支持我 所以我接了熱舞的副社+活動 還有學生會的美宣」 沒想到 這句話後來也影響了我一個決定 :『妳那時候忙死了吧ww』 Y:「是很忙啊 但覺得很充實 那時候的我就是群體生活 跑活動 學業都不怎麼專心顧的 升上了大學之後主要就是學會了怎麼跟不同人相處 改用什麼不同的面貌 還有學會了與自己相處 大學都是有選同堂課就一起上 上完就各自做各自的事 回宿舍之類的 所以特別需要學會與自己相處 高中大概就是群體生活吧 大學就真的是要跟自己好好相處 對 大概就這樣」 Y就像個姐姐一樣分享她的經歷... :『但跟人相處好難XD 總有不大ok的人會出現在生活中』 Y:「或許不大ok的人只有自己認為呢?」 :『現在的狀態是一些人都覺得不大ok』 Y:「都會遇到這種人吧 反正做好自己 與自己相處好就是了 大概就這樣」 切換話題: 『老師家是不是住在XX對面?』 Y:「我家住在XX'附近' 所以你們才會常常看到我出沒在那一帶 但其實我平常都很少出沒在人潮很多的地方了 後來就覺得算了」 :『老師下學期還會在這間學校嗎?』 我提出勇氣 問了這我很想知道的問題 其實這天聽到原本老師會繼續請 開心Y會繼續當我的國文老師 但只是以為 Y:「不知道欸 要看學校」 :『我知道原來老師還會再請一學期 所以老師應該還會在 對嗎?』 Y:「應該啦 只是接下來不知道會續教一年級 還是會隨班」 沉浸一會 我提出最想問的問題 :『老師這陣子在班上 還是跟從前一樣嗎?』 Y:「嗯... 就還是那樣啊 我已經半放棄狀態了」 聽到這句 還是難過 也代表我們真的 有緣無份... Y:「其實就還是那樣 我也已經看開了 反正我已經盡了全力 那你們要討厭我也是你們的事了 對呀 就是沒辦法 上課會回答問題的也就T J 還有妳 其他人回答問題都沒在動腦的」 Y:「但在二班 體育班我不是這樣的 是可以很快樂的跟他們聊天 也可以很High的有所回應 下課後也可以聊天 就真的是亦師亦友 但對你們班 好像就是對不到頻率 沒有辦法處得來 那也只能這樣 反正想想 也只剩一個月了 第二次段考之後時光過很快 就快結束了」 :『是啊 這學期只剩一個多月 真的快結束了 但如果 下學期妳一樣得教我們呢?』 Y:「噢 不會 教務處會給我選項 因為我是算鐘點的 所以我可以自己勾 大不了就是不要勾你們班就好了」 Y:「反正也就這樣啊 磁場合不來真的沒辦法 體育班跟二班是我去別的學校還會想記住的班 但你們班」 :『算了吧』 Y:「妳不要跟班上說噢 他們不要知道我的想法比較好」 :『好 我不會說的』 :『其實我也有在想要不要去普通班 只是還有好多事我不能放開』 Y:「其實普通班不輸給特殊班 他們反而更認真 學習風氣也比較好 至少 我在我身上沒看見你們班的傲氣 我以前在語資班都覺得 我這麼弱 會不會哪天被踢出去 我是真的覺得普通班不輸特殊班啦」 Y:「話說妳家長來了嗎?」 :『唉 好像來了 老師掰掰』 Y:「掰掰」 結束這段望著雨聊天的時光 問完了這些 感到特別空虛寂寞 畢竟真的 分離就要到來了 就算再難過不捨 始終沒辦法阻擋妳的離去 甚至也只能聽到 在妳的世界 二班和體育班有多好 而我們班又多令妳難受 自己就像是被劃在班上那塊 沒有其他差別 就像是妳不會記得的那塊 心 真的好疼 明明自己傾心為妳 然而 就像是平行時空般 我只能在妳的世界外看著妳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個界線 可能 就是班上同一條吧 那些為了妳所做的一切 為了妳所擔憂的心情 為了妳所承受的困擾 為了妳試著改變的勇氣 都只是多餘的 畢竟妳不需要我啊 有二班體育班就夠了吧 我只是過客啊 那就隨時間忘掉我吧 下學期再無交集 緣份就止於這裡 原來我曾經以為距離很近的妳 一直都跟我隔著一條楚河漢界 — 『那... 老師 我們下學期就不會再有任何關連了 對吧?』 「嗯 下學期我跟你們班就沒關連了」 — 對不起 稍微丟了一點檸檬XD 最後一段是那天我自己回去紀錄下的內心話 就是執意要問然後又重傷 其實那麼受傷的有一部分原因是 自己的無能為力 以及Y總是以你們班來跟我對話 就像預告 我問的是我們(我跟Y) Y回我的是你們班... 不過也不重要啦 偶爾會盡力小灑一點糖的 R.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