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頭板
匿名
#閒聊 最近我的妹妹有點奇怪

該怎麼說呢? 就是變得有點特別特別愛黏人。 吃飯時會選在我旁邊坐下;早上起床會先來我房間叫我起床;我在玩電腦時會拉張椅子在我旁邊坐著滑手機。 甚至就在剛剛還提出了很誇張的要求。 「哥,我等等可以跟你一起洗澡嗎?」妹妹在沙發上滑著手機問我。 「妳在說什麼啦?當然不行啊!」我立馬回絕。 「為什麼?沒關係吧?我們以前也常常一起洗澡啊!」妹妹把頭抬起看著我。 我的視線停在老爸身上。 沒錯,老爸跟我們在同一空間——客廳。 而老爸的雙眼很專注的盯著電視看。 不是阿,老爸你聽見這發言都沒有任何覺得不對勁嗎?你也太專心了吧! 「你都已經那麼大了,不能一起洗了啦!」 我妹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是個介於青春時期的孩子,說到底也算是個小大人了。早就過了那種「還能一起洗澡的年齡」了。 「你們關係還真好呢哈哈。」老媽端著水果在沙發上坐下。 「不是,媽,你也說說妹妹,她都十六歲了哪裡還能一起洗澡啦!」我向媽求助。 「哎呀,沒關係吧,你不是還沒十八歲嗎?都還是小孩子呀。」老媽呵呵笑的對我說。 我今年十七歲,下個月就十八了。雖然老媽覺得十八歲以前都還是小孩子,但我可不覺得小孩子就代表還能一起洗澡。 「真的不能一起洗嗎?」妹妹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真的不能。」我起身,離開客廳:「我先去洗澡了!」 妹妹還是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在對著我說:「真的不能嗎?」 我見狀馬上回以一個白眼,說:「真的真的不要進來喔,妹。」 「好嘛。」妹妹有些沮喪。 呼......我在浴缸裏頭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我妹到底是怎樣啦,都已經十六歲了,還這麼不檢點。她是真的沒想過我會對她怎麼樣是不是呀......要是今天她哥是那種妹控的變態她肯定會出事的。 我將半張臉埋在浴缸裏頭邊吐泡泡邊思考。 「欸哥,我進去了喔。」妹妹的身影在霧面玻璃門後出現。 「欸等等,妳幹什麼!不是說不要進來了嗎?」 我立馬起身抵住門,不讓妹妹開門。 「可是哥你洗的太久了呀。」 「這這這真的不好意思,我馬上出去,妳不要進來啦。」我對著玻璃門大吼。 我快速將身體再沖洗一遍後便離開了浴室。 推開浴室門後,妹妹已經在門外站著了。 一股尷尬感佔據了我的內心——天知道我妹站在浴室門外站了多久。 「不好意思。」 我向妹妹致歉後快步的走回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打開功課開始寫。 嗯,珠狀排列的話我沒記錯還要再把答案除以二......我看著題目自言自語的思考。 「欸哥。」 奇怪?怎麼答案還是不對?還是說這題根本不是珠狀排列?我再度將題目瀏覽一遍。 「哥~」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我少看了條件,難怪算不出來。 「哥哥!!!」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有人在叫我,我回過頭去。 怎麼了?我原本想這麼回答。 但我一看眼前的畫面,瞬間,我愣住了。 妹妹的肩膀可能因為沖了太熱的水,整個皮膚都如同剛收成的蘋果紅通通的,而到脖子的短髮則因為水珠尚未完全擦乾,導致仍有些許水珠順著重力向下滴落,而我的視線也順著水珠滑落。 先是從髮梢慢慢向下滑至脖子,再從脖子到鎖骨,在到達鎖骨之前水珠都維持著等速度運動,直到鎖骨下方八公分處由於胸膛的微微隆起滑落速度逐漸減緩。 雖說減緩但水珠仍持續滑下,我的視線也持續被引導著,最終水珠被純白色毛巾吸收的完全看不見。 「我說呀哥哥,你怎麼一直盯著我看呀!」妹妹對著我挑眉。 「我我我...我才沒有,妳幹嘛不先去穿衣服,而且妳進來有敲門嗎?」我邊回答邊將視線移回到課本上。 現在這種情況,我實在沒辦法看著妹妹回答任何事情......因為眼前這位妹妹居然只包裹著一件純白色毛巾。 在毛巾底下想必就是那尚未發育完全,但已經具有輪廓且稚嫩的......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好害羞,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再者,那件毛巾還不是特別特別大,依照妹妹接近一百六十七的身高,只能遮擋到約莫膝蓋上十公分......說的具體一點就是一但彎腰撿東西就會被看見的長度。 「人家有敲門呀!是哥哥太認真寫功課了啦!」妹妹單手壓著毛巾單手指著我對我抱怨。 「好啦好啦,我錯我錯,不過妳幹嘛進來啦...」我的視線仍然看著功課。 「人家的短袖太小了,還沒去買,哥哥能借我一件衣服嗎?」 「那妳妳妳就先穿長袖啊!」我還是很緊張。 「可是長袖很熱欸,現在是夏天,吼唷哥哥你借我嘛...」妹妹搖擺著身體撒驕。 原先不流動的空氣分子,伴隨著妹妹的搖擺開始流通起來,說簡單點就是名為「風」的名詞。 風中瀰漫著洗髮精、沐浴乳的香味,更重要的是還混合了妹妹身體所散發出的荷爾蒙味道,香氣炸散,直撲我的鼻子。 糟糕——我在內心暗道。我得趕快處理這個味道,否則等等起反應就不妙了。 於是我立馬憋氣對著妹妹說:「後面的櫃子打開,第三層裡頭自己拿一件。」 我的聲音因為憋氣變得有些奇怪。 「好窩好窩。」妹妹蹦蹦跳跳的向櫃子走去。 妹妹從櫃子裏頭抓了一件短袖後,留下一句:「謝謝哥哥!」後就離開了我房間。 呼——我吐出了大大的長氣。 那是一種危機解除的舒爽感。 不過僅僅是暫時解除......畢竟妹妹只是離開了我房間,而不是離開我的生活。 未來,我得要小心點才行呢!我對著自己說。 接下來的幾天,不知道妹妹是不是故意不去買短袖,還是她僅僅是忘記。總之,她每天晚上洗完澡都會披著毛巾來跟我要短袖衣服。 為此我也有了些應對手段,比如我會特別將短袖放在開門隨手可得的架子上、在寫功課以前會特別戴上口罩來提防味道。 當我以為這一切就到這裡停止時......直到三個禮拜後,我終於放鬆了戒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過錯。 那天,我因為學校有事,我比較晚回家。 回到家我吃完飯,洗好澡,由於我實在是太累了,我決定先睡一覺再起床寫功課加唸書。 我躺在床上一下就睡著了。 「哥哥~」妹妹敲著門進來。 咦?已經睡著了喔?妹妹看著躺在床上呈現大字型的我。 接著妹妹爬上了我的床將頭埋在我的胸口磨蹭。 當我醒來時,我感覺到有人在我的身上磨蹭,起初我以為是夢,直到我聽見妹妹的聲音。 「原來...這就是哥哥的味道呀。」 我瞬間驚醒。 「妹,妳在幹什麼?」我由下往上看坐在我身上的妹妹。 「......」妹妹尷尬的別開視線。 「你知道我們是兄妹嗎?兄妹間是不能夠這個樣子的,你知道嗎?」我的理智線仍然佔據上風。 「還不是都...哥哥不好,明明我就一直在誘惑你了......」妹妹雙眼閃閃發亮,似乎快哭了。 「幹嘛要誘惑我?我們是兄妹,不能這樣的。」我稍微大聲起來。 沒錯,這種時候萬萬不能開玩笑。有些事,不管理由是什麼,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是對的。就好比現在妹妹正在做的事情。 「可是我喜歡哥哥啊!」 妹妹突然很大聲很大聲的吼回來,淚水也隨著吼叫一同噴出。 是的,妹妹豁出去了。 那種聲音是足以從緊閉門的房間傳到客廳甚至是爸媽房間的。 只能賭爸媽沒有聽見了。只要沒聽見,我都還可以把事情壓下去,當作這一切從來沒發生過,是的,作為哥哥我有這般的自信。 但......妹妹似乎沒有打算停止的意思,她繼續說了下去。 「我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喜歡上哥哥了,很喜歡很喜歡......我也知道我們是兄妹,我知道...我都知道嗚嗚嗚....」 到了後來妹妹的聲音已經和哭聲合而為一了。 「......」 我陷入沉默,空氣也陷入沉默。 我應該說什麼,我還能說什麼,我應該安慰還是應該斥責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所措的我也默默地流下淚來。 忽然,我的嘴巴被什麼東西堵上了。 我睜大雙眼,儘管淚水把眼睛弄得模糊不清,我仍然死命的睜大雙眼,一方面感到訝異;一方面也想把眼前這幕牢牢記住。 牢牢的記清楚。 記清楚此刻正在親吻我的妹妹。 當妹妹的嘴離開我的唇邊時,我小聲開口:「其實......我也是很......的...。」 我特意說的含糊。 妹妹頓時嘴角微微顫抖,瞳孔稍稍放大,像是聽見了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般。 然後她再度吻了上來。我們彼此緊閉雙眼。 這一次我們並沒有急著分開,反倒死死死死的用唇與舌牢牢的抓緊彼此,吻了好久好久。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唇槍舌戰吧! 當我再度睜開眼睛時,我看著坐在我身上妹妹那微微隆起的胸膛。 妹妹似乎懂了我的意思...我們四目相對。 她緩緩開口:「哥...哥......&#^@&@((。」 後頭的話語可能因為她過於很緊張,說的實在過於含糊。 「嗯?怎麼了?」我用一種鼓勵的語氣鼓勵她再說一次。 她滿臉通紅的說:「捏...捏...。」 「捏乳頭。」 她終於說出口了。 頓時我雙手一陣藍光,我清楚知道這藍光不是我的錯覺,我也知曉這藍光為什麼會出現。 或者不應該說是藍光,嚴格來說他是天藍色的。不過無所謂,簡稱為藍光吧! 旋風在我手上聚集,棉被被吹的起起伏伏。 沒想到,還是被你找到了呢!來吧!!!繼續我們的戰鬥吧!我內心十分激動。 接著我將手中的圓球狀的藍光快速且果斷的向上送去,大喊 ————「薩死給!!!!」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醒醒吧 你根本沒有妹妹..

3
匿名
B2

等一下這是真的嗎

0
匿名
B3

好像有看過一樣的🤣

0
B4

要確定這不是動漫情節餒

0
匿名
B5

B1 B2 B3 B4 https://i.imgur.com/LWj5X1d.jpg 好偷一直偷😎 一時偷文一時爽 一直偷文一直爽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閒聊 最近我的妹妹有點奇怪

該怎麼說呢? 就是變得有點特別特別愛黏人。 吃飯時會選在我旁邊坐下;早上起床會先來我房間叫我起床;我在玩電腦時會拉張椅子在我旁邊坐著滑手機。 甚至就在剛剛還提出了很誇張的要求。 「哥,我等等可以跟你一起洗澡嗎?」妹妹在沙發上滑著手機問我。 「妳在說什麼啦?當然不行啊!」我立馬回絕。 「為什麼?沒關係吧?我們以前也常常一起洗澡啊!」妹妹把頭抬起看著我。 我的視線停在老爸身上。 沒錯,老爸跟我們在同一空間——客廳。 而老爸的雙眼很專注的盯著電視看。 不是阿,老爸你聽見這發言都沒有任何覺得不對勁嗎?你也太專心了吧! 「你都已經那麼大了,不能一起洗了啦!」 我妹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是個介於青春時期的孩子,說到底也算是個小大人了。早就過了那種「還能一起洗澡的年齡」了。 「你們關係還真好呢哈哈。」老媽端著水果在沙發上坐下。 「不是,媽,你也說說妹妹,她都十六歲了哪裡還能一起洗澡啦!」我向媽求助。 「哎呀,沒關係吧,你不是還沒十八歲嗎?都還是小孩子呀。」老媽呵呵笑的對我說。 我今年十七歲,下個月就十八了。雖然老媽覺得十八歲以前都還是小孩子,但我可不覺得小孩子就代表還能一起洗澡。 「真的不能一起洗嗎?」妹妹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真的不能。」我起身,離開客廳:「我先去洗澡了!」 妹妹還是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在對著我說:「真的不能嗎?」 我見狀馬上回以一個白眼,說:「真的真的不要進來喔,妹。」 「好嘛。」妹妹有些沮喪。 呼......我在浴缸裏頭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我妹到底是怎樣啦,都已經十六歲了,還這麼不檢點。她是真的沒想過我會對她怎麼樣是不是呀......要是今天她哥是那種妹控的變態她肯定會出事的。 我將半張臉埋在浴缸裏頭邊吐泡泡邊思考。 「欸哥,我進去了喔。」妹妹的身影在霧面玻璃門後出現。 「欸等等,妳幹什麼!不是說不要進來了嗎?」 我立馬起身抵住門,不讓妹妹開門。 「可是哥你洗的太久了呀。」 「這這這真的不好意思,我馬上出去,妳不要進來啦。」我對著玻璃門大吼。 我快速將身體再沖洗一遍後便離開了浴室。 推開浴室門後,妹妹已經在門外站著了。 一股尷尬感佔據了我的內心——天知道我妹站在浴室門外站了多久。 「不好意思。」 我向妹妹致歉後快步的走回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打開功課開始寫。 嗯,珠狀排列的話我沒記錯還要再把答案除以二......我看著題目自言自語的思考。 「欸哥。」 奇怪?怎麼答案還是不對?還是說這題根本不是珠狀排列?我再度將題目瀏覽一遍。 「哥~」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我少看了條件,難怪算不出來。 「哥哥!!!」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有人在叫我,我回過頭去。 怎麼了?我原本想這麼回答。 但我一看眼前的畫面,瞬間,我愣住了。 妹妹的肩膀可能因為沖了太熱的水,整個皮膚都如同剛收成的蘋果紅通通的,而到脖子的短髮則因為水珠尚未完全擦乾,導致仍有些許水珠順著重力向下滴落,而我的視線也順著水珠滑落。 先是從髮梢慢慢向下滑至脖子,再從脖子到鎖骨,在到達鎖骨之前水珠都維持著等速度運動,直到鎖骨下方八公分處由於胸膛的微微隆起滑落速度逐漸減緩。 雖說減緩但水珠仍持續滑下,我的視線也持續被引導著,最終水珠被純白色毛巾吸收的完全看不見。 「我說呀哥哥,你怎麼一直盯著我看呀!」妹妹對著我挑眉。 「我我我...我才沒有,妳幹嘛不先去穿衣服,而且妳進來有敲門嗎?」我邊回答邊將視線移回到課本上。 現在這種情況,我實在沒辦法看著妹妹回答任何事情......因為眼前這位妹妹居然只包裹著一件純白色毛巾。 在毛巾底下想必就是那尚未發育完全,但已經具有輪廓且稚嫩的......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好害羞,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再者,那件毛巾還不是特別特別大,依照妹妹接近一百六十七的身高,只能遮擋到約莫膝蓋上十公分......說的具體一點就是一但彎腰撿東西就會被看見的長度。 「人家有敲門呀!是哥哥太認真寫功課了啦!」妹妹單手壓著毛巾單手指著我對我抱怨。 「好啦好啦,我錯我錯,不過妳幹嘛進來啦...」我的視線仍然看著功課。 「人家的短袖太小了,還沒去買,哥哥能借我一件衣服嗎?」 「那妳妳妳就先穿長袖啊!」我還是很緊張。 「可是長袖很熱欸,現在是夏天,吼唷哥哥你借我嘛...」妹妹搖擺著身體撒驕。 原先不流動的空氣分子,伴隨著妹妹的搖擺開始流通起來,說簡單點就是名為「風」的名詞。 風中瀰漫著洗髮精、沐浴乳的香味,更重要的是還混合了妹妹身體所散發出的荷爾蒙味道,香氣炸散,直撲我的鼻子。 糟糕——我在內心暗道。我得趕快處理這個味道,否則等等起反應就不妙了。 於是我立馬憋氣對著妹妹說:「後面的櫃子打開,第三層裡頭自己拿一件。」 我的聲音因為憋氣變得有些奇怪。 「好窩好窩。」妹妹蹦蹦跳跳的向櫃子走去。 妹妹從櫃子裏頭抓了一件短袖後,留下一句:「謝謝哥哥!」後就離開了我房間。 呼——我吐出了大大的長氣。 那是一種危機解除的舒爽感。 不過僅僅是暫時解除......畢竟妹妹只是離開了我房間,而不是離開我的生活。 未來,我得要小心點才行呢!我對著自己說。 接下來的幾天,不知道妹妹是不是故意不去買短袖,還是她僅僅是忘記。總之,她每天晚上洗完澡都會披著毛巾來跟我要短袖衣服。 為此我也有了些應對手段,比如我會特別將短袖放在開門隨手可得的架子上、在寫功課以前會特別戴上口罩來提防味道。 當我以為這一切就到這裡停止時......直到三個禮拜後,我終於放鬆了戒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過錯。 那天,我因為學校有事,我比較晚回家。 回到家我吃完飯,洗好澡,由於我實在是太累了,我決定先睡一覺再起床寫功課加唸書。 我躺在床上一下就睡著了。 「哥哥~」妹妹敲著門進來。 咦?已經睡著了喔?妹妹看著躺在床上呈現大字型的我。 接著妹妹爬上了我的床將頭埋在我的胸口磨蹭。 當我醒來時,我感覺到有人在我的身上磨蹭,起初我以為是夢,直到我聽見妹妹的聲音。 「原來...這就是哥哥的味道呀。」 我瞬間驚醒。 「妹,妳在幹什麼?」我由下往上看坐在我身上的妹妹。 「......」妹妹尷尬的別開視線。 「你知道我們是兄妹嗎?兄妹間是不能夠這個樣子的,你知道嗎?」我的理智線仍然佔據上風。 「還不是都...哥哥不好,明明我就一直在誘惑你了......」妹妹雙眼閃閃發亮,似乎快哭了。 「幹嘛要誘惑我?我們是兄妹,不能這樣的。」我稍微大聲起來。 沒錯,這種時候萬萬不能開玩笑。有些事,不管理由是什麼,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是對的。就好比現在妹妹正在做的事情。 「可是我喜歡哥哥啊!」 妹妹突然很大聲很大聲的吼回來,淚水也隨著吼叫一同噴出。 是的,妹妹豁出去了。 那種聲音是足以從緊閉門的房間傳到客廳甚至是爸媽房間的。 只能賭爸媽沒有聽見了。只要沒聽見,我都還可以把事情壓下去,當作這一切從來沒發生過,是的,作為哥哥我有這般的自信。 但......妹妹似乎沒有打算停止的意思,她繼續說了下去。 「我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喜歡上哥哥了,很喜歡很喜歡......我也知道我們是兄妹,我知道...我都知道嗚嗚嗚....」 到了後來妹妹的聲音已經和哭聲合而為一了。 「......」 我陷入沉默,空氣也陷入沉默。 我應該說什麼,我還能說什麼,我應該安慰還是應該斥責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所措的我也默默地流下淚來。 忽然,我的嘴巴被什麼東西堵上了。 我睜大雙眼,儘管淚水把眼睛弄得模糊不清,我仍然死命的睜大雙眼,一方面感到訝異;一方面也想把眼前這幕牢牢記住。 牢牢的記清楚。 記清楚此刻正在親吻我的妹妹。 當妹妹的嘴離開我的唇邊時,我小聲開口:「其實......我也是很......的...。」 我特意說的含糊。 妹妹頓時嘴角微微顫抖,瞳孔稍稍放大,像是聽見了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般。 然後她再度吻了上來。我們彼此緊閉雙眼。 這一次我們並沒有急著分開,反倒死死死死的用唇與舌牢牢的抓緊彼此,吻了好久好久。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唇槍舌戰吧! 當我再度睜開眼睛時,我看著坐在我身上妹妹那微微隆起的胸膛。 妹妹似乎懂了我的意思...我們四目相對。 她緩緩開口:「哥...哥......&#^@&@((。」 後頭的話語可能因為她過於很緊張,說的實在過於含糊。 「嗯?怎麼了?」我用一種鼓勵的語氣鼓勵她再說一次。 她滿臉通紅的說:「捏...捏...。」 「捏乳頭。」 她終於說出口了。 頓時我雙手一陣藍光,我清楚知道這藍光不是我的錯覺,我也知曉這藍光為什麼會出現。 或者不應該說是藍光,嚴格來說他是天藍色的。不過無所謂,簡稱為藍光吧! 旋風在我手上聚集,棉被被吹的起起伏伏。 沒想到,還是被你找到了呢!來吧!!!繼續我們的戰鬥吧!我內心十分激動。 接著我將手中的圓球狀的藍光快速且果斷的向上送去,大喊 ————「薩死給!!!!」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