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les 如果想念也是一種喜歡
LGBT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一年過去了。 新的一年不會再有積欠的飲料、寫不完的國中考卷、星期六的加課。 要不是漫畫結局的渲染、要不是想起去年踩街想你的惆悵,我總不至於又在回憶打轉。 2020年12月。 一張作文沒改,我沒有感覺的碎念。 即使請假,上課中走進教室,都不會被你看見。 那次感冒,留下了一杯飲料的欠,我在乎的,不知不覺已不是那一杯60塊。 你兇過我的遲疑,然而慢了半拍的反應,只因為我在想一件事,你在我旁邊。 不到一分鐘,卻成為一年後的記憶。 2021年1月。 不甘願的寒輔,短暫的時日比想像中快樂,不知不覺你成了我走過那段日子的動力。 但我不想也不願淪陷。 太可怕了,他的年齡少說是我的三倍。 很遺憾,這不可能,也絕不是一個美麗的故事,我甚至無法和那個人對視,不是緊張、害羞。 是我害怕,且厭惡,無法接受他現實的樣貌。 說他長得好看嗎? 好看應該是幾十年前好看,現在雖然看得出好看,也看得出年紀,莫非我眼睛有裝上時光機嗎? 這段插曲無法數出是幾月了。 你說了,你那比我年長好幾歲的兒子,我們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你無意間逼我想起這件事。 整個早上都心不在焉,午休醒來,呆呆坐在位置上,別的老師說要拿的講義沒拿。 愣住的片刻,我驚覺自己徹底淪陷,我即將擁有一段我不能接受的回憶。 2021年2月。 我逐漸了解自己,過年在外地踩街時,想著會不會有可能看見你,機率微乎其微,但對歷經過數次這種戀慕的我而言,機率不重要。 活在幻想世界,我才有可能喜歡你。 開學後,出事了。 為了遠離這艘可怕的船,我做了唯一的掙扎,拉了另外一艘船給自己。 那是我最想變成的人,你導師班的學生、還是小老師,每堂課前都必須去辦公室找你。 在事件即將以我喜歡一個同學的形式爆發時,我毫不猶豫地否認、選擇怨憤,用憤怒將錯推給一個算是暈過的人。 我害怕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眼光會改變我,所以我才會一再掩飾自己。 2021年3月。 若無其事的經過辦公室,都是為了能看一眼你,你準備離開,叫住了我,問了那積欠的飲料。 對於你記得我是誰,我很開心,開心的在你離去後笑了。 2021年4月。 第一次那麼衰,一如往常地經過辦公室,發現你在走廊,隨後走去廁所,第二次經過辦公室,本想說怎麼沒看到人,一走進廁所,就被罵了一句。 好像是說我浪費時間,你說的也沒錯,這份情感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什麼都沒回應,因為沒有人在乎原因。 2021年5月。 面對大考的壓力。 我以為對於升學的恨,會自然而然地蓋過那份戀慕。 可是,你考前的一席話,再次讓我感覺到,記得一個人,是那麼痛苦。 考前的夜晚輾轉難眠,無關的話語加上無謂的想像,拼成虛無的心動,我險些睡不著。 陰錯陽差,沒在最好的機會握到你的手,成為了遺憾。 席捲的疫情,再次提早終止我們見面的緣分,我鼓起勇氣,講了個沒有禮貌的玩笑,和同學笑著、笑著。 2021年6月。 封閉的日子,同學一通電話打來,要寫卡片給你、要我寫詩。 為了寫給你,我第一次認真鑽研新詩,看了幾個作品,終是沒有文學底蘊,寫出的作品可笑至極。 因為是要寫給你的,我打開筆記本練了一遍又一遍的字,但書寫當天連個桌子都沒有,字跡自然是歪七扭八。 為了送給你,我聯絡了你之前的小老師,他轉交給你後,我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你沒能記得我。 不是因為是學生,所以不在乎,是根本不記得我,還需要別人的名字,才能讓你想起,我是誰。 那為什麼,我一直都在想你? 開學前、睡前、考前。 隔天,我想盡辦法,親自見到你,然後,親眼看著同學和你對話、合照。 我知道那個同學很有膽量,只要不心虛,對著老師說喜歡,不是什麼難事。 但我只能在一旁笑,瘋狂的笑,掩蓋不可言喻的悲哀。 6月的最後一天,截止目前,我們的最後一面。 2021年7月。 是算什麼都沒有,我本來也以為,我不會在船上,但當我想要輕鬆離去時,才發現我動彈不得。 我變得怕東怕西,就這樣,過了可怕的一個月。 心態調整得差不多了。 2021年8月。 寫了一部和我無關的小說,一開始淪陷,全是因為對故事的想像,怎麼開始,就怎麼結束。 我嘗試寫下故事,將見不得人的戀慕,轉為另一個姓名、劇情。 因為曾經覺得他有一個角度很美,閒來無事的我嘗試畫圖,沒有從骨架什麼基本功開始學,只是想畫出一次,像樣的東西,也如願以償地畫出了那個側面的他。 2021年9月。 學校要求我們寫卡片,寄給以前的老師,本來不打算寫,後來我在一個午休,重新抄了和六月時一樣的詩詞,強調我的名字後,決定給你。 2021年10月。 總是被疫情玩弄,我們僅有的緣分再次斷裂,本來要回去的校慶停辦。 有你聯絡方式的同學說了,因為那張卡片,他替你轉達了謝謝,我也謝謝你也記得我的名字,不求你長久記得,只要有一瞬間,肯定我是誰就好。 所以我又笑了。 2021年11月。 2021年12月。 2022年1月。 2022年2月…… 遺憾的是,我偶爾還是會想起他,或許不是因為我比較喜歡他。 他是第五個,我有過這樣心思的老師,第六個是他的小老師。 現實是一個殘忍的問題,如果沒有忘掉他,或許我就不會有下一次淪陷,長期的隱藏自我,致使我不希望出現第七個,可能的暈船對象,尤其是這種早就結婚生子的老師。 所以我的貪心,留到了今天,依然沒能忘記。 期待下學期,倘若校慶補辦,我一定會再回去,再見一面。 也許也是最後一面。 如果念想也是一種喜歡。 那麼,我很喜歡你。 撇除一切的現實,就讓我妄想一次,我曾喜歡你。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B1 {{commentMoment( "2022-02-03T14:52:44.358Z" )}}

有些該斷句的地方好像沒有斷到,也看見一些我有點不知所以然的用詞,不過的故事看起來是吸引我的。 這是我看完後心中的一些想法,跟你分享~ 加油~~期待妳往後的文章 這篇是我第一篇完成看完的Les文:)

原 Po 回覆:

斷句的部分有微調,用詞可能因為本人亂七八糟的創作習慣,反而不太會在這種時候寫出最直白的文字來抒發 下一篇故事難說,這篇出自於一些感觸,但這幾年的經歷的確不只這些可以寫 也謝謝你願意看完這有些語無倫次的故事

1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les 如果想念也是一種喜歡

一年過去了。 新的一年不會再有積欠的飲料、寫不完的國中考卷、星期六的加課。 要不是漫畫結局的渲染、要不是想起去年踩街想你的惆悵,我總不至於又在回憶打轉。 2020年12月。 一張作文沒改,我沒有感覺的碎念。 即使請假,上課中走進教室,都不會被你看見。 那次感冒,留下了一杯飲料的欠,我在乎的,不知不覺已不是那一杯60塊。 你兇過我的遲疑,然而慢了半拍的反應,只因為我在想一件事,你在我旁邊。 不到一分鐘,卻成為一年後的記憶。 2021年1月。 不甘願的寒輔,短暫的時日比想像中快樂,不知不覺你成了我走過那段日子的動力。 但我不想也不願淪陷。 太可怕了,他的年齡少說是我的三倍。 很遺憾,這不可能,也絕不是一個美麗的故事,我甚至無法和那個人對視,不是緊張、害羞。 是我害怕,且厭惡,無法接受他現實的樣貌。 說他長得好看嗎? 好看應該是幾十年前好看,現在雖然看得出好看,也看得出年紀,莫非我眼睛有裝上時光機嗎? 這段插曲無法數出是幾月了。 你說了,你那比我年長好幾歲的兒子,我們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你無意間逼我想起這件事。 整個早上都心不在焉,午休醒來,呆呆坐在位置上,別的老師說要拿的講義沒拿。 愣住的片刻,我驚覺自己徹底淪陷,我即將擁有一段我不能接受的回憶。 2021年2月。 我逐漸了解自己,過年在外地踩街時,想著會不會有可能看見你,機率微乎其微,但對歷經過數次這種戀慕的我而言,機率不重要。 活在幻想世界,我才有可能喜歡你。 開學後,出事了。 為了遠離這艘可怕的船,我做了唯一的掙扎,拉了另外一艘船給自己。 那是我最想變成的人,你導師班的學生、還是小老師,每堂課前都必須去辦公室找你。 在事件即將以我喜歡一個同學的形式爆發時,我毫不猶豫地否認、選擇怨憤,用憤怒將錯推給一個算是暈過的人。 我害怕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眼光會改變我,所以我才會一再掩飾自己。 2021年3月。 若無其事的經過辦公室,都是為了能看一眼你,你準備離開,叫住了我,問了那積欠的飲料。 對於你記得我是誰,我很開心,開心的在你離去後笑了。 2021年4月。 第一次那麼衰,一如往常地經過辦公室,發現你在走廊,隨後走去廁所,第二次經過辦公室,本想說怎麼沒看到人,一走進廁所,就被罵了一句。 好像是說我浪費時間,你說的也沒錯,這份情感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什麼都沒回應,因為沒有人在乎原因。 2021年5月。 面對大考的壓力。 我以為對於升學的恨,會自然而然地蓋過那份戀慕。 可是,你考前的一席話,再次讓我感覺到,記得一個人,是那麼痛苦。 考前的夜晚輾轉難眠,無關的話語加上無謂的想像,拼成虛無的心動,我險些睡不著。 陰錯陽差,沒在最好的機會握到你的手,成為了遺憾。 席捲的疫情,再次提早終止我們見面的緣分,我鼓起勇氣,講了個沒有禮貌的玩笑,和同學笑著、笑著。 2021年6月。 封閉的日子,同學一通電話打來,要寫卡片給你、要我寫詩。 為了寫給你,我第一次認真鑽研新詩,看了幾個作品,終是沒有文學底蘊,寫出的作品可笑至極。 因為是要寫給你的,我打開筆記本練了一遍又一遍的字,但書寫當天連個桌子都沒有,字跡自然是歪七扭八。 為了送給你,我聯絡了你之前的小老師,他轉交給你後,我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你沒能記得我。 不是因為是學生,所以不在乎,是根本不記得我,還需要別人的名字,才能讓你想起,我是誰。 那為什麼,我一直都在想你? 開學前、睡前、考前。 隔天,我想盡辦法,親自見到你,然後,親眼看著同學和你對話、合照。 我知道那個同學很有膽量,只要不心虛,對著老師說喜歡,不是什麼難事。 但我只能在一旁笑,瘋狂的笑,掩蓋不可言喻的悲哀。 6月的最後一天,截止目前,我們的最後一面。 2021年7月。 是算什麼都沒有,我本來也以為,我不會在船上,但當我想要輕鬆離去時,才發現我動彈不得。 我變得怕東怕西,就這樣,過了可怕的一個月。 心態調整得差不多了。 2021年8月。 寫了一部和我無關的小說,一開始淪陷,全是因為對故事的想像,怎麼開始,就怎麼結束。 我嘗試寫下故事,將見不得人的戀慕,轉為另一個姓名、劇情。 因為曾經覺得他有一個角度很美,閒來無事的我嘗試畫圖,沒有從骨架什麼基本功開始學,只是想畫出一次,像樣的東西,也如願以償地畫出了那個側面的他。 2021年9月。 學校要求我們寫卡片,寄給以前的老師,本來不打算寫,後來我在一個午休,重新抄了和六月時一樣的詩詞,強調我的名字後,決定給你。 2021年10月。 總是被疫情玩弄,我們僅有的緣分再次斷裂,本來要回去的校慶停辦。 有你聯絡方式的同學說了,因為那張卡片,他替你轉達了謝謝,我也謝謝你也記得我的名字,不求你長久記得,只要有一瞬間,肯定我是誰就好。 所以我又笑了。 2021年11月。 2021年12月。 2022年1月。 2022年2月…… 遺憾的是,我偶爾還是會想起他,或許不是因為我比較喜歡他。 他是第五個,我有過這樣心思的老師,第六個是他的小老師。 現實是一個殘忍的問題,如果沒有忘掉他,或許我就不會有下一次淪陷,長期的隱藏自我,致使我不希望出現第七個,可能的暈船對象,尤其是這種早就結婚生子的老師。 所以我的貪心,留到了今天,依然沒能忘記。 期待下學期,倘若校慶補辦,我一定會再回去,再見一面。 也許也是最後一面。 如果念想也是一種喜歡。 那麼,我很喜歡你。 撇除一切的現實,就讓我妄想一次,我曾喜歡你。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