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詩文板

#散文 夏虹

「氣象局對以下區域發布大雨特報......」夜裡,新聞主播的聲音從電視裡響起,播報著今夏第一個造訪的颱風資訊,然而這樣一個颱風也打亂了我倆早就規劃好的出遊或許也是非常合理,似乎待在家裡會是個比較安全的決定吧,正當我邊這樣想邊拉起我行李拉鍊的時候,手機傳來了訊息,兩句行李收拾好了,明天見,似乎就注定了我倆這趟本來就瘋狂的旅程,就算是颳起龍捲風也不會吹熄我們的熱情。   一早,天還微微亮著,將長髮紮起馬尾,我揹起大大的行李,往既定的行程走去。這趟旅程是怎麼決定的我也說不清楚,似乎是哪天他剛好醒著,我對他嚷嚷著想要出去玩,他順勢答應之後便成行了,雖然這過程大多是躺分,但是只要我帶著一顆愉快的心情應該就沒問題吧?颱風天之前的清晨總是過於晴朗,剛剛升起的太陽用金色的光芒驅散著靛色的黑夜,中間有加雜著湛藍的漸層,讓整片天空就好像一杯可以賣很貴的手搖飲一樣。不自覺就又笑了出來,自從冬風吹過那天之後,我總是會不自覺想到一些事情笑出來,而他醒著的時間似乎也越來越長,我們總喜歡四處遊蕩著,有時對話也有一搭沒一唱的,只不過是走在對方身邊,僅此而已。但這是愛情嗎?或許我不太一樣,至少我倆看著對方的眼神不像是可以跟對方在一起的樣子,就算不明白也好,至少我們對對方很重要。   「拿去。」他把車票遞給我,那是張要搭四個小時的火車票,就算是現在的交通也真的還是有舟車勞頓的時刻呀。隨著框啷框啷的火車聲響,外頭的景色飛快的掠過窗邊,日照的斜陽也漸漸從照進車廂內轉向到進不了車廂了,原本顯著金色的車廂卻也漸漸剩下日光燈的白熾,似乎有點讓人失落,但也意味著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了,這裡的空氣不同於城市的水泥高樓,而有著芬芳翠綠的氣息,帶著一點點海水鹹味,這裡離海邊似乎還是有一段距離,難不成是颱風把海水吹進來的嗎?如同每一個旅程一般,無論旁邊的人是誰該做的事情也都一樣,尋找住宿、放下行李、準備出去玩,但或許就是因為是我們,所以總會有一些些的不一樣。   午後的風漸漸強了起來,本來忙進忙出的商家行人也漸漸回到了屋裡,一旁的電視依舊講著颱風來襲的新聞,他們說著強颱的暴風圈將會在傍晚接觸陸地,駐足路邊看著新聞的我們沒注意到微微的細雨,只注意到開始有強風拍打著街道的門窗,就像訴說著不滿一般。直到我們發現下雨已經來不及了,大風吹著雨滴拍打在我們的臉上,拉著我的手的他握得特別緊,就像是害怕我消失一樣,但卻還是帶著笑容回頭,而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就在這樣的狂風暴雨裡奔跑著,臉上卻滿是笑容。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間,渾身溼透的我們第一個念頭都是洗個澡,於是第二個念頭便是誰先洗,來不及思考便得到了最奇怪的答案:一起洗。或許是發現對方著眼神,他的臉頓時紅了起來,而我發燙的臉應該沒有變紅吧?應該?然而他的噴嚏打破了沉默,「你去洗。」我對著他說著,但他也只是逕自走向床邊,示意著我先去洗,每次都這樣。一股氣頭上來的我伸手抓住他的衣領,一起走進了浴室。然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交纏起了雙唇。 或許這才是最好的方法吧,在接吻之中退去溼透的衣物,雖著外在的一切被卸下,對方的體溫也成了最直接的溫度,或許現在就連我都感覺到自己的滿臉通紅,緊緊抱著他的我不敢亂看也不敢離開他的身體,就好像離開了之後就會因為害羞而暴斃一般,努力調適著自己的狀態。後悔嗎?不後悔。害羞嗎?超級,快爆炸了。冷嗎?超級熱!腦子一片混亂不知道怎麼穩定下來的時候,我聽見了他的心跳聲。比平常快上許多的聲響,原來在緊張的不只是我,他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嗎?墊起腳尖,我吻了他一下,轉身打開水龍頭。   其實別人都說一起洗澡不過就是情趣成分多了吧,當我替他抹上肥皂或是他替我擦拭身體的時候,都感覺比自己洗還要仔細多了,難不成這就是一起洗澡的好處?抹著泡泡的手擦拭著他的鎖骨,順著弧度抹上腰際後再往回塗抹著整片背部,他白皙的皮膚和微微曬黑的手臂成了有趣的色差。腰際之下則順勢塗抹下去,指間滑過那早已堅挺的部位,利用肥皂滑過了整根棒狀物,兩手輕輕撫揉著,他的表情頓時也變得微妙的多,總是讓人覺得很有趣。逗弄完畢之後還是要繼續洗澡,輕輕繼續塗抹著臀部向下大腿小腿到腳掌,最後再一次沖洗乾淨,然而在沖洗過程中又可以再一次逗弄他那可愛的部位,露出的那表情真是讓人想要品嘗再三呢。   剩下的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外頭的風雨聲總是不定時傳來呼嘯,滴滴答答的聲響伴隨著強風尖銳的叫聲,掩蓋著我倆無數次的接吻及睡去前的記憶,直至白日的雨聲聲緩,我們才漸漸醒來,看著窗外色彩斑斕。雖然地面一片狼藉,但是剛升起的太陽金黃色的光芒驅散著靛色的陰暗黑夜,伴隨著青藍的的漸層色在中間,掛著一道彩虹、一道霓虹,紅橙黃綠藍靛紫以及紫靛藍綠黃橙紅的兩道光橋,在夏日雨後的清晨成了夢一般的景色,也是我和他對今年夏日第一也是最後的回憶。   他離去了,其實早就已經聽他說過了這樣的既定,雖說還有網路可以聊天卻也是不太可能再見面的距離。那春雨留下的水窪終會乾涸,在夏日的虹彩裡再次填滿,秋天的霧氣卻隱蔽了他,直到冬風再次吹散了陰霾,或許這只是一點青春的小小故事,在我倆閃爍的眼中,都還有你在雨中的燦爛笑容吧。 —烤爐小生


  回文
全部留言
B1

好喜歡🤩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散文 夏虹

「氣象局對以下區域發布大雨特報......」夜裡,新聞主播的聲音從電視裡響起,播報著今夏第一個造訪的颱風資訊,然而這樣一個颱風也打亂了我倆早就規劃好的出遊或許也是非常合理,似乎待在家裡會是個比較安全的決定吧,正當我邊這樣想邊拉起我行李拉鍊的時候,手機傳來了訊息,兩句行李收拾好了,明天見,似乎就注定了我倆這趟本來就瘋狂的旅程,就算是颳起龍捲風也不會吹熄我們的熱情。   一早,天還微微亮著,將長髮紮起馬尾,我揹起大大的行李,往既定的行程走去。這趟旅程是怎麼決定的我也說不清楚,似乎是哪天他剛好醒著,我對他嚷嚷著想要出去玩,他順勢答應之後便成行了,雖然這過程大多是躺分,但是只要我帶著一顆愉快的心情應該就沒問題吧?颱風天之前的清晨總是過於晴朗,剛剛升起的太陽用金色的光芒驅散著靛色的黑夜,中間有加雜著湛藍的漸層,讓整片天空就好像一杯可以賣很貴的手搖飲一樣。不自覺就又笑了出來,自從冬風吹過那天之後,我總是會不自覺想到一些事情笑出來,而他醒著的時間似乎也越來越長,我們總喜歡四處遊蕩著,有時對話也有一搭沒一唱的,只不過是走在對方身邊,僅此而已。但這是愛情嗎?或許我不太一樣,至少我倆看著對方的眼神不像是可以跟對方在一起的樣子,就算不明白也好,至少我們對對方很重要。   「拿去。」他把車票遞給我,那是張要搭四個小時的火車票,就算是現在的交通也真的還是有舟車勞頓的時刻呀。隨著框啷框啷的火車聲響,外頭的景色飛快的掠過窗邊,日照的斜陽也漸漸從照進車廂內轉向到進不了車廂了,原本顯著金色的車廂卻也漸漸剩下日光燈的白熾,似乎有點讓人失落,但也意味著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了,這裡的空氣不同於城市的水泥高樓,而有著芬芳翠綠的氣息,帶著一點點海水鹹味,這裡離海邊似乎還是有一段距離,難不成是颱風把海水吹進來的嗎?如同每一個旅程一般,無論旁邊的人是誰該做的事情也都一樣,尋找住宿、放下行李、準備出去玩,但或許就是因為是我們,所以總會有一些些的不一樣。   午後的風漸漸強了起來,本來忙進忙出的商家行人也漸漸回到了屋裡,一旁的電視依舊講著颱風來襲的新聞,他們說著強颱的暴風圈將會在傍晚接觸陸地,駐足路邊看著新聞的我們沒注意到微微的細雨,只注意到開始有強風拍打著街道的門窗,就像訴說著不滿一般。直到我們發現下雨已經來不及了,大風吹著雨滴拍打在我們的臉上,拉著我的手的他握得特別緊,就像是害怕我消失一樣,但卻還是帶著笑容回頭,而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就在這樣的狂風暴雨裡奔跑著,臉上卻滿是笑容。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間,渾身溼透的我們第一個念頭都是洗個澡,於是第二個念頭便是誰先洗,來不及思考便得到了最奇怪的答案:一起洗。或許是發現對方著眼神,他的臉頓時紅了起來,而我發燙的臉應該沒有變紅吧?應該?然而他的噴嚏打破了沉默,「你去洗。」我對著他說著,但他也只是逕自走向床邊,示意著我先去洗,每次都這樣。一股氣頭上來的我伸手抓住他的衣領,一起走進了浴室。然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交纏起了雙唇。 或許這才是最好的方法吧,在接吻之中退去溼透的衣物,雖著外在的一切被卸下,對方的體溫也成了最直接的溫度,或許現在就連我都感覺到自己的滿臉通紅,緊緊抱著他的我不敢亂看也不敢離開他的身體,就好像離開了之後就會因為害羞而暴斃一般,努力調適著自己的狀態。後悔嗎?不後悔。害羞嗎?超級,快爆炸了。冷嗎?超級熱!腦子一片混亂不知道怎麼穩定下來的時候,我聽見了他的心跳聲。比平常快上許多的聲響,原來在緊張的不只是我,他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嗎?墊起腳尖,我吻了他一下,轉身打開水龍頭。   其實別人都說一起洗澡不過就是情趣成分多了吧,當我替他抹上肥皂或是他替我擦拭身體的時候,都感覺比自己洗還要仔細多了,難不成這就是一起洗澡的好處?抹著泡泡的手擦拭著他的鎖骨,順著弧度抹上腰際後再往回塗抹著整片背部,他白皙的皮膚和微微曬黑的手臂成了有趣的色差。腰際之下則順勢塗抹下去,指間滑過那早已堅挺的部位,利用肥皂滑過了整根棒狀物,兩手輕輕撫揉著,他的表情頓時也變得微妙的多,總是讓人覺得很有趣。逗弄完畢之後還是要繼續洗澡,輕輕繼續塗抹著臀部向下大腿小腿到腳掌,最後再一次沖洗乾淨,然而在沖洗過程中又可以再一次逗弄他那可愛的部位,露出的那表情真是讓人想要品嘗再三呢。   剩下的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外頭的風雨聲總是不定時傳來呼嘯,滴滴答答的聲響伴隨著強風尖銳的叫聲,掩蓋著我倆無數次的接吻及睡去前的記憶,直至白日的雨聲聲緩,我們才漸漸醒來,看著窗外色彩斑斕。雖然地面一片狼藉,但是剛升起的太陽金黃色的光芒驅散著靛色的陰暗黑夜,伴隨著青藍的的漸層色在中間,掛著一道彩虹、一道霓虹,紅橙黃綠藍靛紫以及紫靛藍綠黃橙紅的兩道光橋,在夏日雨後的清晨成了夢一般的景色,也是我和他對今年夏日第一也是最後的回憶。   他離去了,其實早就已經聽他說過了這樣的既定,雖說還有網路可以聊天卻也是不太可能再見面的距離。那春雨留下的水窪終會乾涸,在夏日的虹彩裡再次填滿,秋天的霧氣卻隱蔽了他,直到冬風再次吹散了陰霾,或許這只是一點青春的小小故事,在我倆閃爍的眼中,都還有你在雨中的燦爛笑容吧。 —烤爐小生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