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廢文板
匿名
#蕭堯 東海東玉山下杏桃滿園(part.3)

這篇應該也不能超越了。 https://meteor.today/a/qVNu05?ref=android (part.2建議看完再看這篇) 劍塚說是塚,但其實就是一個隆起的土丘上插滿了無數把劍,有早已鏽蝕的,也有尚未開鋒的,但更多的是仍泛著一層寒光的寶劍,只是在那土丘的最高處,有一把不起眼的鐵劍就這麼插在地上,無數劍氣正是從那裡傳來,還有一朵詭異的血色小花開在鐵劍旁邊,卻沒有被劍氣粉碎。 待到劍氣不再爆發,東玉自駱駝身上取了一罐水後,把牠拴在某把劍上的旁邊,並從行囊內拿出一個面具戴上,跟上二爺的腳步,身為一個劍道至尊,他想看看那柄劍。 二爺察覺到了東玉的腳步聲,他自走進沙漠來第一次停下腳步,他用略帶沙啞的嗓子開了口: 「你是要來取劍的嗎?」 「前輩,晚輩東玉有禮了,在下只是想借劍一觀,不知前輩可否成全?也請問前輩的名諱是?」東玉終於跟這位前輩說上話了。 「鄉野之人不足掛齒!那把劍給了你便是,我只要旁邊那朵花,你我盡快行動,免得夜長夢多!」 東玉歡喜之餘,也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著那朵花,只見那花除了五個大紅花瓣顯眼外,再也沒有其他獨特之處,他再次開了口: 「恕小子眼拙,敢問前輩這是什麼花,有何等功用?」 「絕情花,忘情。」二爺耐心的為東玉解釋,但他講話便是如此簡潔。 劍塚的劍插了一公里有餘,兩人飛快的行動,但越接近中心,有股無形的壓力逐漸加大,兩人都明白那是劍意已經龐大到形成一個領域,才會有的現象,兩人走了約三十分鐘,終於來到了土丘最高處。 「你拔劍吧!我去摘花。」 東玉運用真氣護住了手,才小心翼翼的握住劍柄,將劍緩緩拔出,但這把劍無論怎麼看都是把尋常鐵劍,他不禁皺眉,思索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滴血,用心神和劍靈交流,這把劍已有靈智,只要他不認你為主,你再怎麼看也看不出來的。」二爺又一次為東玉解惑。 「多謝前輩!晚輩這便試一試。」 東玉緩緩閉上眼,將心神沉浸在劍上後自指尖逼出一滴血,輕輕的點在劍尖。 霎時,一股蒼涼的氣息自劍上散開,鐵劍也在接觸那股氣息後褪下平凡的外殼,露出它的獠牙,千年玄鐵鑄成的劍身,溫玉製成的劍柄,劍鋒和劍尖處早已被血漬染黑,卻沒有鏽蝕,那肅殺的血氣讓二爺也皺了皺眉頭,而後只聽一道悅耳的劍鳴自劍上傳來,接著一串小字在劍身和劍柄上浮現。 劍柄上刻著「星辰」兩字。 劍身上刻著兩句話: 「願此間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東玉正喜不自勝的把玩星辰劍,卻聽得二爺說了一句: 「收劍,快。」 看到東玉把星辰劍收回劍鞘後,二爺才鄭重的把絕情花放進一個長型玉盒中,那玉盒比絕情花大十幾倍有餘,東玉正暗自不解其意,忽然聽到遠處傳來極大的吶喊聲: 「二爺把寶劍收起來了,他還有個同夥,大夥們上!」 東玉愕然的看向黑袍男子,他沒想到這個贈劍予他的前輩就是他這次的任務目標,他愣愣的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抱歉,連累你了,把劍收好,我來。」二爺講話還是那麼的精簡,他似乎不願意浪費一絲絲力氣。 他像一開始一樣的走著,直到走出劍域,站在那一幫喊打喊殺的江湖人士前停下。 「無量門掌門?三年前我冒死救了你一命,現在你是要來報恩的嗎?」 「聽雨山,你們的兩位太上長老還是我十五年前胸口挨了一劍才救回來的,你們也好意思?」 「謝無常,當年的小娃兒都已經這麼大了啊!你全家上下遭到叛徒血洗,是我衝上太極山頂把你救出來,你也有臉舉起劍?」 二爺或喝斥,或冷嘲熱諷,偌大一個江湖,竟沒有人敢抬頭與他對視一眼。 良久後,太極宗宗主謝無常才開口道: 「您太強了,現在的江湖需要一個平衡,您破壞了平衡,所以………」 他臉色陡然一變,劍尖朝著二爺直奔而來。 「得罪了,二爺!」 「得罪了,二爺!」這是整個武林的吶喊,但東玉聽不出任何一點愧疚,他站在熾熱的太陽下,突然覺得有點冷。 「你站後面。」然後東玉就看到二爺緩緩拔出了刀。 那被屠殺的小鎮村民,喉嚨上是劍意。 血色的刀,甚至不是紅色,是黑色,只有一種人會有黑色的血,入魔的人,而這整把刀都是黑色的。 天空被烏雲籠罩,隱隱有雷鳴聲自雲間傳出,身處沙漠的人瞬間被一層血色領域吞入,他們只看到二爺身後的屍山血海,還有不再收斂而爆發的紅芒,那種若有似無的腥臭味還有暴虐的氣息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二爺把長刀緩緩舉起,橫劈,最先衝上前的各門派炮灰直接被攔腰斬成兩半。 但那些掌門和太上長老可不是這麼好應付,尤其是謝無常,他的劍法大開大闔,極具正派風範,二爺的刀有一半都是他扛住,其他人則乘隙進攻,一時間兩方竟僵持不下。 突然,聽到一聲大喊: 「二爺快死了!他的刀法越來越凌亂無力,分明是中了相思之毒,毒性不斷侵蝕他的丹田,唯有絕情花才能解,那花只出現在逍遙榜上卻從沒有人見過,大夥再支撐片刻!」說完他發出了一道猖獗的笑聲,然後被一把長刀砍成兩半。 東玉麻木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縱使他被譽為千年不出的劍道奇才,縱使他已站在武林的頂峰,但相比這些老江湖,他在人情歷練上仍只是個菜鳥。 二爺長刀又一次帶起了飛濺的血液,但他自己的肩膀也被劃了一刀。 「你為什麼不吃下去?」東玉終於開口了。 二爺沒有說話,他只是把所有招式格開後還刀入鞘。 「二爺,您自刎吧!總比被剁成肉醬來得好。」謝無常暗自調息,卻仍假裝不慌不忙的說。 二爺輕輕的開了口: 「二十年前行走天下的時候我遇見了她,我們幸福的在一起,種了一顆相思樹,養了幾隻小鵝小鴨,生了一對雙胞胎,直到有次我接到求救的訊號,赴約後回來,看到的只有一片廢墟,還有她自刎的屍體,小孩也被她親手殺死了。」 「如果是你,你後悔嗎?」二爺頓了頓。 東玉知道二爺是在跟他講話,但這個故事殘酷得他沒辦法想像。 「從那之後,我自天地變化間領悟了八招,把整個魔教屠得乾乾淨淨,所以江湖上的人願意稱我一聲二爺。」 二爺自懷裡掏出一個包裹,鄭重的開口道: 「這就是那八招,從最簡單的封喉、鎖心、懾神,到模仿天地的劈山、分海、裂地,再到超越天地的 開天、碎穹,我就交給你了。」 「為什麼不把那朵花吃了?」東玉嘶吼的朝著二爺咆哮。 「現在我要為你示範第九式了,看好。」二爺看著再次撲上來的江湖人士,他拔刀,雙手握住刀柄以最簡單的方式橫劈。 「第九式…………」 「不負蒼生不負卿!」 那是血的海洋,那是刀的天地,也是宵小之徒的埋骨之處。 二爺腳步踉蹌了一下,旋即他用手把黃沙扒出一個大洞,然後神聖的把長刀和玉盒一起放進去。 「我死後………把我埋進去,謝謝。」二爺朝東玉笑了笑,雖然他戴著面具,但東玉就是覺得他在笑。 「為什麼不吃了那朵該死的破花?你倒是說話啊!」東玉哽咽著嗓破口大罵。 「吃了,就會把她忘掉,你吃嗎?」 東玉張了張口,什麼也沒說,卻發現二爺已斷了氣。 (未完待續) (留言區還是有廢話)


  回文
全部留言
B1

標題是在? 一樣不是頭就算了反正我是看完才留言的

原 Po 回覆:

改掉ㄌ

0
匿名
B2(原 Po)  

梅有問題先暫停 這章太多了我寫得好累 再寫段考就要真的下去了嗯 然後明天開始這篇就會是甜文 各位放心 很喜歡二爺這個角色的人物設定 以後他可能會再出現 以後再說

0
匿名
B3

找不到錯字

原 Po 回覆:

標題有一個打錯但我改掉了下次請早

0
匿名
B4(原 Po)  

@東玉 看我對你多好== 指考他媽的給我加油不要想東想西

2
匿名
B5

絕了吧 果然是蕭堯

原 Po 回覆:

該解匿名了吧

0
B6

😢 二爺應該帥吧

原 Po 回覆:

他是帥的只是沒有人看到而已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蕭堯 東海東玉山下杏桃滿園(part.3)

這篇應該也不能超越了。 https://meteor.today/a/qVNu05?ref=android (part.2建議看完再看這篇) 劍塚說是塚,但其實就是一個隆起的土丘上插滿了無數把劍,有早已鏽蝕的,也有尚未開鋒的,但更多的是仍泛著一層寒光的寶劍,只是在那土丘的最高處,有一把不起眼的鐵劍就這麼插在地上,無數劍氣正是從那裡傳來,還有一朵詭異的血色小花開在鐵劍旁邊,卻沒有被劍氣粉碎。 待到劍氣不再爆發,東玉自駱駝身上取了一罐水後,把牠拴在某把劍上的旁邊,並從行囊內拿出一個面具戴上,跟上二爺的腳步,身為一個劍道至尊,他想看看那柄劍。 二爺察覺到了東玉的腳步聲,他自走進沙漠來第一次停下腳步,他用略帶沙啞的嗓子開了口: 「你是要來取劍的嗎?」 「前輩,晚輩東玉有禮了,在下只是想借劍一觀,不知前輩可否成全?也請問前輩的名諱是?」東玉終於跟這位前輩說上話了。 「鄉野之人不足掛齒!那把劍給了你便是,我只要旁邊那朵花,你我盡快行動,免得夜長夢多!」 東玉歡喜之餘,也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著那朵花,只見那花除了五個大紅花瓣顯眼外,再也沒有其他獨特之處,他再次開了口: 「恕小子眼拙,敢問前輩這是什麼花,有何等功用?」 「絕情花,忘情。」二爺耐心的為東玉解釋,但他講話便是如此簡潔。 劍塚的劍插了一公里有餘,兩人飛快的行動,但越接近中心,有股無形的壓力逐漸加大,兩人都明白那是劍意已經龐大到形成一個領域,才會有的現象,兩人走了約三十分鐘,終於來到了土丘最高處。 「你拔劍吧!我去摘花。」 東玉運用真氣護住了手,才小心翼翼的握住劍柄,將劍緩緩拔出,但這把劍無論怎麼看都是把尋常鐵劍,他不禁皺眉,思索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滴血,用心神和劍靈交流,這把劍已有靈智,只要他不認你為主,你再怎麼看也看不出來的。」二爺又一次為東玉解惑。 「多謝前輩!晚輩這便試一試。」 東玉緩緩閉上眼,將心神沉浸在劍上後自指尖逼出一滴血,輕輕的點在劍尖。 霎時,一股蒼涼的氣息自劍上散開,鐵劍也在接觸那股氣息後褪下平凡的外殼,露出它的獠牙,千年玄鐵鑄成的劍身,溫玉製成的劍柄,劍鋒和劍尖處早已被血漬染黑,卻沒有鏽蝕,那肅殺的血氣讓二爺也皺了皺眉頭,而後只聽一道悅耳的劍鳴自劍上傳來,接著一串小字在劍身和劍柄上浮現。 劍柄上刻著「星辰」兩字。 劍身上刻著兩句話: 「願此間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東玉正喜不自勝的把玩星辰劍,卻聽得二爺說了一句: 「收劍,快。」 看到東玉把星辰劍收回劍鞘後,二爺才鄭重的把絕情花放進一個長型玉盒中,那玉盒比絕情花大十幾倍有餘,東玉正暗自不解其意,忽然聽到遠處傳來極大的吶喊聲: 「二爺把寶劍收起來了,他還有個同夥,大夥們上!」 東玉愕然的看向黑袍男子,他沒想到這個贈劍予他的前輩就是他這次的任務目標,他愣愣的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抱歉,連累你了,把劍收好,我來。」二爺講話還是那麼的精簡,他似乎不願意浪費一絲絲力氣。 他像一開始一樣的走著,直到走出劍域,站在那一幫喊打喊殺的江湖人士前停下。 「無量門掌門?三年前我冒死救了你一命,現在你是要來報恩的嗎?」 「聽雨山,你們的兩位太上長老還是我十五年前胸口挨了一劍才救回來的,你們也好意思?」 「謝無常,當年的小娃兒都已經這麼大了啊!你全家上下遭到叛徒血洗,是我衝上太極山頂把你救出來,你也有臉舉起劍?」 二爺或喝斥,或冷嘲熱諷,偌大一個江湖,竟沒有人敢抬頭與他對視一眼。 良久後,太極宗宗主謝無常才開口道: 「您太強了,現在的江湖需要一個平衡,您破壞了平衡,所以………」 他臉色陡然一變,劍尖朝著二爺直奔而來。 「得罪了,二爺!」 「得罪了,二爺!」這是整個武林的吶喊,但東玉聽不出任何一點愧疚,他站在熾熱的太陽下,突然覺得有點冷。 「你站後面。」然後東玉就看到二爺緩緩拔出了刀。 那被屠殺的小鎮村民,喉嚨上是劍意。 血色的刀,甚至不是紅色,是黑色,只有一種人會有黑色的血,入魔的人,而這整把刀都是黑色的。 天空被烏雲籠罩,隱隱有雷鳴聲自雲間傳出,身處沙漠的人瞬間被一層血色領域吞入,他們只看到二爺身後的屍山血海,還有不再收斂而爆發的紅芒,那種若有似無的腥臭味還有暴虐的氣息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二爺把長刀緩緩舉起,橫劈,最先衝上前的各門派炮灰直接被攔腰斬成兩半。 但那些掌門和太上長老可不是這麼好應付,尤其是謝無常,他的劍法大開大闔,極具正派風範,二爺的刀有一半都是他扛住,其他人則乘隙進攻,一時間兩方竟僵持不下。 突然,聽到一聲大喊: 「二爺快死了!他的刀法越來越凌亂無力,分明是中了相思之毒,毒性不斷侵蝕他的丹田,唯有絕情花才能解,那花只出現在逍遙榜上卻從沒有人見過,大夥再支撐片刻!」說完他發出了一道猖獗的笑聲,然後被一把長刀砍成兩半。 東玉麻木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縱使他被譽為千年不出的劍道奇才,縱使他已站在武林的頂峰,但相比這些老江湖,他在人情歷練上仍只是個菜鳥。 二爺長刀又一次帶起了飛濺的血液,但他自己的肩膀也被劃了一刀。 「你為什麼不吃下去?」東玉終於開口了。 二爺沒有說話,他只是把所有招式格開後還刀入鞘。 「二爺,您自刎吧!總比被剁成肉醬來得好。」謝無常暗自調息,卻仍假裝不慌不忙的說。 二爺輕輕的開了口: 「二十年前行走天下的時候我遇見了她,我們幸福的在一起,種了一顆相思樹,養了幾隻小鵝小鴨,生了一對雙胞胎,直到有次我接到求救的訊號,赴約後回來,看到的只有一片廢墟,還有她自刎的屍體,小孩也被她親手殺死了。」 「如果是你,你後悔嗎?」二爺頓了頓。 東玉知道二爺是在跟他講話,但這個故事殘酷得他沒辦法想像。 「從那之後,我自天地變化間領悟了八招,把整個魔教屠得乾乾淨淨,所以江湖上的人願意稱我一聲二爺。」 二爺自懷裡掏出一個包裹,鄭重的開口道: 「這就是那八招,從最簡單的封喉、鎖心、懾神,到模仿天地的劈山、分海、裂地,再到超越天地的 開天、碎穹,我就交給你了。」 「為什麼不把那朵花吃了?」東玉嘶吼的朝著二爺咆哮。 「現在我要為你示範第九式了,看好。」二爺看著再次撲上來的江湖人士,他拔刀,雙手握住刀柄以最簡單的方式橫劈。 「第九式…………」 「不負蒼生不負卿!」 那是血的海洋,那是刀的天地,也是宵小之徒的埋骨之處。 二爺腳步踉蹌了一下,旋即他用手把黃沙扒出一個大洞,然後神聖的把長刀和玉盒一起放進去。 「我死後………把我埋進去,謝謝。」二爺朝東玉笑了笑,雖然他戴著面具,但東玉就是覺得他在笑。 「為什麼不吃了那朵該死的破花?你倒是說話啊!」東玉哽咽著嗓破口大罵。 「吃了,就會把她忘掉,你吃嗎?」 東玉張了張口,什麼也沒說,卻發現二爺已斷了氣。 (未完待續) (留言區還是有廢話)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