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匿名
安安

那天,我有個很好的朋友給我講了一個笑話,把我笑翻了,後來由於肚子太痛,進了醫院。 醫生在給我做手術之前問我爲什麽笑成這樣。我就把這個笑話講給他聽。 沒想到他聽后狂笑不止,最後吐了很多白沫,搶救無效,死了。 我真沒想到,可事情就發生了。很多時候就是這樣,我們不想發生的事情,總是發生;我們天天盼著的事情就是不發生。 但一旦發生后我們還要承擔後果,真是的,原來人活著,就是為自己不願意發生的事情承擔不願意承擔的後果,沒意思,一想到這裡,我就想死。 死了多好?可我想死還不行,至少暫時不行,因爲那醫生的情人告了我,說我過失殺人。 糊裏糊塗開庭了。法官讓檢察官簡述了案情,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我講了笑話,那醫生聼了笑抽了,後來笑死了。 為調查取證,法官讓我把那個笑話講出來,由陪審團判定到底過失殺人的事實要件是否符合。 儘管我是學法律的,但我已經有些擔心了,我怕把這個笑話説出來后有“後果”, 所以我就要求很所有在庭的人,一共大概一百多人吧,簽訂免責合同,即對本笑話講出后的後果“不承擔責任”。 法官宣佈休庭,一天后開庭,宣佈接納我的意見,於是我們簽訂了合同。 既然有了法律保障,我就把這個笑話講出來了。可沒想到我剛一講完,整個法庭就沸騰了, 有人笑得敲桌子,有人笑得在地上打滾,有人使勁捂著肚子邊笑邊痛得流出了眼淚, 我看來看去發現,還是那法官老頭老道,紋絲不動,穩穩坐在那裏,閉目養神。 我當時心裏真個佩服,人家當法官的就是和我當律師的不一樣,臨危不懼,泰然自若。 後來我知道他死了,當時所有聽到這笑話的人,後來都死了。 於是我瞬間成了名人。電視台記者採訪我,問我講的到底是什麽笑話,這麽厲害。 我很沉穩,我知道這要是講出來有可能構成公共侵害,萬一有什麽閒的 沒事的社會威權團體,再給我來個集體訴訟,我可受不了。 所以,我對著鏡頭說了一番話,大意就是:理由永遠是謊言。信仰永遠是自慰。那記者明顯沒聽明白,但我看出來了,但記者不能讓觀衆看出她笨。 她連連稱道,後來竟還擠出了幾滴眼淚!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這只是個噱頭? 但最後我當機立斷,配合了一下,說我願意把這個笑話的獨家報道和出版權交給你。 節目播出后,在全國引起了巨大反響。很多觀衆要求重播。 可沒想到,幾個神秘的便衣突然晚上闖進我的臥室,把我拖進一個黑黑的屋子裏。 過了好久,突然有一束強光照到我的臉上。我勉強睜開眼睛,驚呆了。因爲在我面前的人是目前這個國家唯一可能與我一樣家喻戶曉的人。 總統明顯沒打算和我多說,他只跟我大致交待了抓我來得目的,很簡單,讓我把這個笑話錄下來,然後通過内綫送到中東一個敵對國家的獨裁者那兒,笑死他。 我說這不行,這是政治謀殺,更關鍵的是這已明顯超出了總統作爲最高行政首腦的權力範圍,是違憲的。 總統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將我領了起來,咆哮到:“你難道真相信三權分立嗎?” 我沒有辦法,此時此刻滿腦子都是憲法第一案那背景的艱難,便答應了他的要求,但同時我提出我的這個笑話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可以針對和用於平民。 總統答應了,於是在那個小屋子裏,我把那個笑話錄了下來。 我看到總統先生微微的鬼笑,我當時就知道完了,政客真不是好東西。 果然兩個星期后,總統宣佈已經掌握了那個笑話的關鍵技術,並且在沙漠地區使用成功(成功笑死了713個死刑犯。) 這消息在國際間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國家驚慌失措,一些曾經對我們總統持反對意見的別國政散分下台, 國際軍事家還給這種現象起了個名字,叫“笑威懾”。 就在我們總統得意的時候,東方有一個國家宣佈也掌握了該笑話,最後我才知道最開始給我講這個笑話的人投靠了那個國家。於是我們之間形成了“笑平衡”。 60多年前的4月1日,也就是前個世紀愚人節那天,不幸和我一直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中東一個恐怖組織不知道怎麽盜取了那個笑話技術,在劫持了我們國家電視臺之後,把這個笑話向全國廣播。 文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人們對未來不再有信心。 聯合國不得不召開全世界主要國家首腦大會,最後做出了導致本個世界誕生重要標誌之一的重大決策: 將以後的4月1日,設為愚人節。 這樣一來,人們對那天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提防,都知道是假的,每人當真,也就好了。那個笑話,便也像其他任何一句不被相信的話一樣,不具有殺傷力了。 60年過去了,我已經80多嵗了。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想作爲歷史的見證人,有必要把這個笑話講給大家了。 其實那天我朋友給我講的這個笑話挺簡單的,很短,就一個單字: Monsters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安安

那天,我有個很好的朋友給我講了一個笑話,把我笑翻了,後來由於肚子太痛,進了醫院。 醫生在給我做手術之前問我爲什麽笑成這樣。我就把這個笑話講給他聽。 沒想到他聽后狂笑不止,最後吐了很多白沫,搶救無效,死了。 我真沒想到,可事情就發生了。很多時候就是這樣,我們不想發生的事情,總是發生;我們天天盼著的事情就是不發生。 但一旦發生后我們還要承擔後果,真是的,原來人活著,就是為自己不願意發生的事情承擔不願意承擔的後果,沒意思,一想到這裡,我就想死。 死了多好?可我想死還不行,至少暫時不行,因爲那醫生的情人告了我,說我過失殺人。 糊裏糊塗開庭了。法官讓檢察官簡述了案情,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我講了笑話,那醫生聼了笑抽了,後來笑死了。 為調查取證,法官讓我把那個笑話講出來,由陪審團判定到底過失殺人的事實要件是否符合。 儘管我是學法律的,但我已經有些擔心了,我怕把這個笑話説出來后有“後果”, 所以我就要求很所有在庭的人,一共大概一百多人吧,簽訂免責合同,即對本笑話講出后的後果“不承擔責任”。 法官宣佈休庭,一天后開庭,宣佈接納我的意見,於是我們簽訂了合同。 既然有了法律保障,我就把這個笑話講出來了。可沒想到我剛一講完,整個法庭就沸騰了, 有人笑得敲桌子,有人笑得在地上打滾,有人使勁捂著肚子邊笑邊痛得流出了眼淚, 我看來看去發現,還是那法官老頭老道,紋絲不動,穩穩坐在那裏,閉目養神。 我當時心裏真個佩服,人家當法官的就是和我當律師的不一樣,臨危不懼,泰然自若。 後來我知道他死了,當時所有聽到這笑話的人,後來都死了。 於是我瞬間成了名人。電視台記者採訪我,問我講的到底是什麽笑話,這麽厲害。 我很沉穩,我知道這要是講出來有可能構成公共侵害,萬一有什麽閒的 沒事的社會威權團體,再給我來個集體訴訟,我可受不了。 所以,我對著鏡頭說了一番話,大意就是:理由永遠是謊言。信仰永遠是自慰。那記者明顯沒聽明白,但我看出來了,但記者不能讓觀衆看出她笨。 她連連稱道,後來竟還擠出了幾滴眼淚!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這只是個噱頭? 但最後我當機立斷,配合了一下,說我願意把這個笑話的獨家報道和出版權交給你。 節目播出后,在全國引起了巨大反響。很多觀衆要求重播。 可沒想到,幾個神秘的便衣突然晚上闖進我的臥室,把我拖進一個黑黑的屋子裏。 過了好久,突然有一束強光照到我的臉上。我勉強睜開眼睛,驚呆了。因爲在我面前的人是目前這個國家唯一可能與我一樣家喻戶曉的人。 總統明顯沒打算和我多說,他只跟我大致交待了抓我來得目的,很簡單,讓我把這個笑話錄下來,然後通過内綫送到中東一個敵對國家的獨裁者那兒,笑死他。 我說這不行,這是政治謀殺,更關鍵的是這已明顯超出了總統作爲最高行政首腦的權力範圍,是違憲的。 總統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將我領了起來,咆哮到:“你難道真相信三權分立嗎?” 我沒有辦法,此時此刻滿腦子都是憲法第一案那背景的艱難,便答應了他的要求,但同時我提出我的這個笑話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可以針對和用於平民。 總統答應了,於是在那個小屋子裏,我把那個笑話錄了下來。 我看到總統先生微微的鬼笑,我當時就知道完了,政客真不是好東西。 果然兩個星期后,總統宣佈已經掌握了那個笑話的關鍵技術,並且在沙漠地區使用成功(成功笑死了713個死刑犯。) 這消息在國際間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國家驚慌失措,一些曾經對我們總統持反對意見的別國政散分下台, 國際軍事家還給這種現象起了個名字,叫“笑威懾”。 就在我們總統得意的時候,東方有一個國家宣佈也掌握了該笑話,最後我才知道最開始給我講這個笑話的人投靠了那個國家。於是我們之間形成了“笑平衡”。 60多年前的4月1日,也就是前個世紀愚人節那天,不幸和我一直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中東一個恐怖組織不知道怎麽盜取了那個笑話技術,在劫持了我們國家電視臺之後,把這個笑話向全國廣播。 文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人們對未來不再有信心。 聯合國不得不召開全世界主要國家首腦大會,最後做出了導致本個世界誕生重要標誌之一的重大決策: 將以後的4月1日,設為愚人節。 這樣一來,人們對那天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提防,都知道是假的,每人當真,也就好了。那個笑話,便也像其他任何一句不被相信的話一樣,不具有殺傷力了。 60年過去了,我已經80多嵗了。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想作爲歷史的見證人,有必要把這個笑話講給大家了。 其實那天我朋友給我講的這個笑話挺簡單的,很短,就一個單字: Monsters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