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短文#原創#圖 紅線飛飛飛咻咻咻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欸,你們聽過月老的故事吧!」 「聽過啊,怎麼了?不就是一個老人在月下拿著一本世間的姻緣簿幫別人指姻緣嗎?」 「屁啦!明明就是九把刀那個電影,人死後可以選擇幫忙牽紅線欸。你看他們咻咻咻,紅線綁起來真的是帥爆了」 「我也覺得很帥,你看他們咻咻咻,然後那個紅線就出來綁住了!」 「哈!你們看我這樣像不像電影裡的男主角!」 「你比較像阿嬤放在電鍋裡的滷豬腳啦!」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熱烈地討論著有關月老的一切,洪嬈會心一笑,廣播裡播著時下最流行的歌曲-如果可以。 「不是吧,聽他們童言童語你也可以聽得那麼入迷?」翁琮玥將剛買來的糖葫蘆地給了洪嬈。 「要你管!」洪嬈很不客氣地咬下第一口 「慢點吃,沒有人跟妳搶。」翁琮玥看著好死三百年沒吃東西的洪嬈,不禁搖了搖頭嘆口氣 「欸欸欸,那麼多年了,你還是看不到我的紅線嗎?」洪嬈抬頭問他 「對阿,我還是沒看到。」翁琮玥給了她一個極其敷衍的笑容 「討打啊!你…你給我站住!老娘今天沒打到你,老娘不姓洪!」不等洪嬈說完,翁琮玥早就逃之夭夭     也許有些事,真的一萬年也不會改變吧 翁琮玥從小就可以看到人們身上綁著的紅線,小時候常常因為講出那些大人口中的胡言亂語,便被帶去不少宮廟給人家看過,他看過各種乩童在他身上做法,看過各種神明降駕,甚至還有月老本老的上司七星娘娘來看過他,最後家裡人得到的總結就是:跟天眼一樣長大後就沒事了。長大後,的確,翁琮玥真的不怎麼講那些胡言亂語,家裡人以為都沒事了,便漸漸淡忘了他能夠看到紅線的能力。殊不知,翁琮玥還是看的到,只是他覺得已經沒必要講了。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回到那天相遇,讓時間停止那一場雨…」街道上的街頭藝人深情款款地唱著,但走在路上的翁琮玥一點也都不想再聽到那什麼如果可以 「欸,你看,那裡的帥哥真的很帥欸,他身上有紅線嗎?」洪嬈挽著他的手問 「有,所以別肖想了,還有,他是gay」 「那那一個呢?」 「正是紅線的另外一頭」 「啊?真的假的?我看的這麼準嗎?」 「還沒在一起的樣子,還是陌生人。」翁琮玥聳了聳肩,一臉不在乎 「什麼?等我,我一招馬上讓他們在一起!」洪嬈拿出她是先準備好的紙張和錄音筆,大步大步的走到那兩個帥哥面前 「哈囉,兩位帥哥,願意幫我做個問卷調查嗎?」兩個帥哥看似有些迷茫跟冷漠,他們正要準備回絕時,洪嬈立馬一臉無辜地看向他們兩個「我走了一天了,都沒有人願意幫我,哀,我的學校作業真的沒辦法完成了,50個到底要怎麼完成?」 「痾…好吧,我幫妳」其中一位帥哥受不了這攻擊,心軟的答應了 「好咧,感謝恩人,您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您朋友不一起嗎?」 「我…我…我們不認識。」 「那這位帥哥,你願意幫幫我嗎?」那無辜的眼睛,翁琮玥差點當街吐血 「行吧,就幫妳填。」他無所謂的接過了白紙 「不好意思阿,我比較窮,所以我可以先用白紙給你們寫嗎?我會口頭問」 「行」大概歷經了七七四十九個小時,只見洪嬈順利地讓兩位帥哥紅著臉走掉了 「小紅娘,妳好了喔?」蹲在路旁的翁琮玥已經跑去將晚餐都買好了 「對阿,我成功了,兩個人的紅線有什麼變化嗎?」 「多虧妳的雞婆,估計這幾天就會再一起了。」 「YA~這樣積功德是不是我的紅線很快就會出來了?」 「吃屎吧!妳還是先乖乖的把妳的期中報告打完吧!」 「靠,對欸,齁呦翁琮玥妳要幫我喔,畢竟我們是好兄弟啊!」 「我考慮一下。」 「那我們就這樣說好囉~快點我們來比賽,看誰先跑到捷運站!」 「白癡喔~」翁琮玥大喊,但就在洪嬈轉頭對他擺鬼臉的那一瞬間,她的小指上瞬間多了一圈紅色的東西,隨著她越跑越遠,那一個圈漸漸地延伸出一條線,但卻又在眨眼間消失了     那是紅線嗎? 「翁琮玥我的紅線真的出現過嗎?你說真的嗎?」洪嬈又驚又喜的 「真的阿,我哪次騙過你了?」翁琮玥漫不經心地吃著手裡的薯條,一直回想著當天的畫面,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如此 「欸欸欸阿你有看到另一頭牽的人是誰嗎?」 「哈哈,當然是…」看著洪嬈滿心期待的表情,翁琮玥當然是立馬回答 「翁琮玥老娘今天真的要打死你!!!」校園的走廊間,充斥著兩個人的聲音,一個不停地跑,一個不停的追,直到… 「洪嬈!!!」 「我只能說情況很不樂觀,如過此刻不動手術的話,這個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老公,我們的女兒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不然我們動手術吧。」 「你說那個手術,那個可能沒辦法讓我女兒再醒過來得手術嗎?我不要!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一定還有的,我…我們去國外,國外醫生依訂有更好的技術。」 「老婆夠了!妳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現在的狀況。」 「你當初有那筆錢給她去那間私校,現在怎麼沒有錢給她出國治療,那是我們的寶貝女兒,我就生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你出軌的事我可以原諒你,你救救我的女兒吧,求求你了,我的女兒。」 「我爸媽又吵架了吧」洪嬈看向守在床邊的翁琮玥 「沒有,妳多休息。我回去幫妳打報告。」翁琮玥起身準備離開,卻被洪嬈握住了手「怎麼了?」 「我…我…沒事,你回去吧」 「好。」 「你看得到我,對吧?」房間裡,翁琮玥喃喃自語,手裡翻著一本兒童讀本,鶯鶯傳,「你看得到我,對吧?」 鶯鶯傳根本就沒有交代完結局,只說了最後男主與女主今生不負相見,要知道,人世間有太多錯過的戀人,或者該說有一些人註定命裡沒有任何姻緣,有人注定綁著好幾根紅線,但不論如何,相愛過的痕跡都會存在在各自的心裡。 「紅娘死了,對吧?」歷史總是有那麼驚人的相似,人們只知道月下老者,紅娘是幫人家牽姻緣的,也許話本裡的故事是別人憑空捏造的一切,但卻總是能夠出其不意的吻合一些事實「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今天的電台又再次播出如果可以這首歌,伴隨著副歌的旋律,翁琮玥陷入了無止境的昏迷裡 「六郎,六郎,我被提拔成小姐的貼身丫環了欸」 「真的嗎?紅娘,太好了!恭喜妳~」 「今天本小姐請客,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太好了,那我一定要吃回本,把我平時受到的欺負全部都在這裡討回來。」 「本小姐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啦?」 「疼疼疼,求紅娘姑娘高抬貴手,行行好放過小的。」被紅娘啾的耳朵都紅掉的六郎,趕緊求饒 「好吧,我今天心情好,就放過你,你可千萬別再惹我了。」 「謝姑娘開恩。」 「六郎,我得隨小姐出趟遠門了,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我會記得你的,你也千萬不要忘記我啊。」 「小姐遇到一個好人家了,我必須幫他們兩個。這樣我才可能擺脫奴籍,不再被欺負了。六郎,你等我脫離奴籍,我便回來好嗎?」 「六郎,我是不是很傻,我怎麼會有當初的想法呢?奴才終究是奴才,我現在這個模樣肯定很可笑吧,到底什麼才是姻緣啊,是門當戶對嗎?還是真的是兩個人真的愛著彼此呢?」 「六郎我走了,好生照看著自己,你要好好的活著啊。」 「老人家,您在看什麼?」 「姻緣簿啊!這世間姻緣都記錄在這裡了」 「那可否請您為韋某指點一二?」 「看見那個女娃了嗎?那便是你未來的妻子」 「哈哈哈哈,老人家別開玩笑了,這女娃還這麼小,怎麼可能是我韋某的妻子?」 「哈哈哈,小子你之後便知道了。」 「欸,你聽說了嗎?那間客棧,叫什麼,定婚店的,聽說曾經有一位老者在那裡指點姻緣」 「真的假的,那那位老者還在嗎?」 「聽說啊,那晚過後便不見了。」 「唉呦老人家,小心一點,看路啊!」 「抱歉抱歉小夥子,我只是有點昏了,謝謝你啊,那個等等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替老身送這朵花給前面的姑娘嗎?」 「可以啊,老人家等我一下。」 「哈哈哈,行啊小夥子,我在這等你。」 「那個前面那位老人家要給妳的」 「什麼老人家?在哪?」 「啊?剛剛明明還說等我的啊!」 「雖然你口中的老人家消失了,但還是謝謝你,我很喜歡。」 「真的嗎?哈哈哈」 「紅娘啊,我很想妳,這輩子,我看見了這麼多姻緣結成了,可唯獨就沒看過我和妳的姻緣,妳說我們這樣天人永隔,又要再等幾個生世呢?」 「下輩子,我們相遇的時候,希望妳能先看見我的紅線,我也能看到妳的紅線,以後生生世世,我的紅線都予妳好嗎?」 這是結局嗎?她就這樣被打死後便被丟在了路邊,你抱著她哭過了整個雨季,愛著她越過了無數世紀,守護她守了數個輩子。 「紅娘。」翁琮玥睜開眼睛,淚水滑過臉龐「洪嬈。」 「不要打我,不要!!!我又沒做錯什麼!」三年前,洪嬈經歷了校園霸凌,那時候的她被脫去廁所打到頭破血流,只因為她跟翁琮玥走得很近,惹到了學校喜歡他的大姊大,被發現圍毆後,便立刻被送去了醫院,醒來後便被判定換上創傷症候群「不要!!!!」 「我的女兒,女兒,洪嬈…,你還我我的女兒啊!!」 「你們還有臉做人嗎?你們配做人嗎?」 「洪先生,洪太太,我知道…」 「你閉嘴,你有什麼資格說話,身為一位校長,竟然還想把這種事壓下去,當我們家長是什麼,等著吃官司吧」這時洪嬈的母親早已哭的心碎滿地,洪嬈的父親也痛心地流下淚水 「翁琮玥我好害怕。」病房裡,洪嬈緊抓著翁琮玥的衣角,抓地都皺了有不肯放開 「別怕,我在。」 「六郎,我好怕。」 「別怕,我在。」 「這血塊去除是有一定的風險存在的,弄不好,可能日後會變成植物人。」 「我的女兒啊…」 「太太請您冷靜,目前的情況,這塊瘀血事不會影響到她的正常行動的,所以可以後續追蹤,說不定之後自體就代謝掉了」 「真的嗎?」 「當然這得靠日後的追蹤觀察。」 「好得好的謝謝醫生。」 三年後,翁琮玥陪著洪嬈慢慢地走出過往的陰影漸漸的他們每天都形影不離要找洪嬈便找到翁琮玥在哪,要找翁琮玥便看洪嬈再哪就知道了,甚至常被人說成是情侶,但他們都毫不在意。翁琮玥甚至上下學都陪著洪嬈一起回家,自己再回家。 「琮玥啊,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們家洪嬈。」 「阿姨不用客氣,也就洪嬈願意跟我相處。」當他告訴她他可以看見這世間每個人的姻緣,告訴她他曾經幫過好幾個人牽線,洪嬈願意相信他,並且這三年的每天,洪嬈立志每天問翁琮玥三個人的紅線,翁琮玥雖然每天都被煩,但卻從來也不嫌棄,每天都很有耐心地回著她的問題。 「謝謝你。真的,阿姨真的謝謝你。」 「會好起來的阿姨,會好的。」 「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回到那天相遇,讓時間停止那一場噢,只想擁抱你在身邊的證據…」洪嬈嘴裡哼著如果可以,顯然這首歌非常洗腦。「這場雨什麼時候會停啊?」 「不知道欸,可能很快吧。」 「翁琮玥,我有事要跟你說。」這時洪嬈突然認真起來 「嗯?」 「其實我也看的到紅線」 「別說瞎話了,怎麼可能,你上次還猜錯,結果那個正妹根本不是那個人的女朋友,是妹妹。」 「我是認真的。」洪嬈認真地看向他「但我只看的到我的紅線。」 「怎麼可能,我都…」 「下輩子,我們相遇的時候,希望妳能先看見我的紅線,我也能看到妳的紅線,以後生生世世,我的紅線都予妳好嗎?」 「妳…」 「對。你看到了嗎?」洪嬈笑著,伸出了她的小指「一直都是你。」洪嬈小指的紅線圈一路延伸,套住了翁琮玥的小指 「我…」翁琮玥經的說不出任何話 「等我好嗎?我會健康的回來的。我們要像電影裡面柯震東跟王淨那樣啊,紅線這樣咻咻咻的幫別人套住,所以你要等我啊!」洪嬈這時早已哭得淚流滿面,因為她知道這個機會渺茫 「嗯…我等妳,我會等妳一輩子的,不對是生生世世。」翁琮玥也忍不住留下了淚水「我會等妳的。」 「不要等我等到一百歲欸,一百歲的時候我很老欸」這時洪嬈學起了電影台詞 「一百歲的我也很老啊」 「一百歲的我是誰要娶啦!」 「啊我就還沒娶妳啊!我沒娶妳嫁誰?」洪嬈破涕為笑,翁琮玥也跟著她一起笑 願我的餘生都有妳/你 單純想不到標題就隨便取 喔對了,內容發想自「月老」無誤 然後,不知道鶯鶯傳的去給我重讀小說流變😡 https://i.imgur.com/umEcy7f.jpg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匿名

B1 {{commentMoment( "2022-03-14T16:45:59.282Z" )}}

小說?!

小說?!
沒有後續 已完結~ 所以 不是小說
原 Po 回覆:

沒有後續 已完結~ 所以 不是小說

0

匿名

B2 {{commentMoment( "2022-03-15T03:49:31.435Z" )}}

咻咻咻

咻咻咻
飛飛飛
原 Po 回覆:

飛飛飛

0
B3 {{commentMoment( "2022-03-15T23:25:24.715Z" )}}

請在標題補上#圖 謝謝! -15.0小說板主

請在標題補上#圖 謝謝! -15.0小說板主
0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文#原創#圖 紅線飛飛飛咻咻咻

「欸,你們聽過月老的故事吧!」 「聽過啊,怎麼了?不就是一個老人在月下拿著一本世間的姻緣簿幫別人指姻緣嗎?」 「屁啦!明明就是九把刀那個電影,人死後可以選擇幫忙牽紅線欸。你看他們咻咻咻,紅線綁起來真的是帥爆了」 「我也覺得很帥,你看他們咻咻咻,然後那個紅線就出來綁住了!」 「哈!你們看我這樣像不像電影裡的男主角!」 「你比較像阿嬤放在電鍋裡的滷豬腳啦!」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熱烈地討論著有關月老的一切,洪嬈會心一笑,廣播裡播著時下最流行的歌曲-如果可以。 「不是吧,聽他們童言童語你也可以聽得那麼入迷?」翁琮玥將剛買來的糖葫蘆地給了洪嬈。 「要你管!」洪嬈很不客氣地咬下第一口 「慢點吃,沒有人跟妳搶。」翁琮玥看著好死三百年沒吃東西的洪嬈,不禁搖了搖頭嘆口氣 「欸欸欸,那麼多年了,你還是看不到我的紅線嗎?」洪嬈抬頭問他 「對阿,我還是沒看到。」翁琮玥給了她一個極其敷衍的笑容 「討打啊!你…你給我站住!老娘今天沒打到你,老娘不姓洪!」不等洪嬈說完,翁琮玥早就逃之夭夭 也許有些事,真的一萬年也不會改變吧 翁琮玥從小就可以看到人們身上綁著的紅線,小時候常常因為講出那些大人口中的胡言亂語,便被帶去不少宮廟給人家看過,他看過各種乩童在他身上做法,看過各種神明降駕,甚至還有月老本老的上司七星娘娘來看過他,最後家裡人得到的總結就是:跟天眼一樣長大後就沒事了。長大後,的確,翁琮玥真的不怎麼講那些胡言亂語,家裡人以為都沒事了,便漸漸淡忘了他能夠看到紅線的能力。殊不知,翁琮玥還是看的到,只是他覺得已經沒必要講了。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回到那天相遇,讓時間停止那一場雨…」街道上的街頭藝人深情款款地唱著,但走在路上的翁琮玥一點也都不想再聽到那什麼如果可以 「欸,你看,那裡的帥哥真的很帥欸,他身上有紅線嗎?」洪嬈挽著他的手問 「有,所以別肖想了,還有,他是gay」 「那那一個呢?」 「正是紅線的另外一頭」 「啊?真的假的?我看的這麼準嗎?」 「還沒在一起的樣子,還是陌生人。」翁琮玥聳了聳肩,一臉不在乎 「什麼?等我,我一招馬上讓他們在一起!」洪嬈拿出她是先準備好的紙張和錄音筆,大步大步的走到那兩個帥哥面前 「哈囉,兩位帥哥,願意幫我做個問卷調查嗎?」兩個帥哥看似有些迷茫跟冷漠,他們正要準備回絕時,洪嬈立馬一臉無辜地看向他們兩個「我走了一天了,都沒有人願意幫我,哀,我的學校作業真的沒辦法完成了,50個到底要怎麼完成?」 「痾…好吧,我幫妳」其中一位帥哥受不了這攻擊,心軟的答應了 「好咧,感謝恩人,您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您朋友不一起嗎?」 「我…我…我們不認識。」 「那這位帥哥,你願意幫幫我嗎?」那無辜的眼睛,翁琮玥差點當街吐血 「行吧,就幫妳填。」他無所謂的接過了白紙 「不好意思阿,我比較窮,所以我可以先用白紙給你們寫嗎?我會口頭問」 「行」大概歷經了七七四十九個小時,只見洪嬈順利地讓兩位帥哥紅著臉走掉了 「小紅娘,妳好了喔?」蹲在路旁的翁琮玥已經跑去將晚餐都買好了 「對阿,我成功了,兩個人的紅線有什麼變化嗎?」 「多虧妳的雞婆,估計這幾天就會再一起了。」 「YA~這樣積功德是不是我的紅線很快就會出來了?」 「吃屎吧!妳還是先乖乖的把妳的期中報告打完吧!」 「靠,對欸,齁呦翁琮玥妳要幫我喔,畢竟我們是好兄弟啊!」 「我考慮一下。」 「那我們就這樣說好囉~快點我們來比賽,看誰先跑到捷運站!」 「白癡喔~」翁琮玥大喊,但就在洪嬈轉頭對他擺鬼臉的那一瞬間,她的小指上瞬間多了一圈紅色的東西,隨著她越跑越遠,那一個圈漸漸地延伸出一條線,但卻又在眨眼間消失了 那是紅線嗎? 「翁琮玥我的紅線真的出現過嗎?你說真的嗎?」洪嬈又驚又喜的 「真的阿,我哪次騙過你了?」翁琮玥漫不經心地吃著手裡的薯條,一直回想著當天的畫面,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如此 「欸欸欸阿你有看到另一頭牽的人是誰嗎?」 「哈哈,當然是…」看著洪嬈滿心期待的表情,翁琮玥當然是立馬回答 「翁琮玥老娘今天真的要打死你!!!」校園的走廊間,充斥著兩個人的聲音,一個不停地跑,一個不停的追,直到… 「洪嬈!!!」 「我只能說情況很不樂觀,如過此刻不動手術的話,這個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老公,我們的女兒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不然我們動手術吧。」 「你說那個手術,那個可能沒辦法讓我女兒再醒過來得手術嗎?我不要!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一定還有的,我…我們去國外,國外醫生依訂有更好的技術。」 「老婆夠了!妳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現在的狀況。」 「你當初有那筆錢給她去那間私校,現在怎麼沒有錢給她出國治療,那是我們的寶貝女兒,我就生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你出軌的事我可以原諒你,你救救我的女兒吧,求求你了,我的女兒。」 「我爸媽又吵架了吧」洪嬈看向守在床邊的翁琮玥 「沒有,妳多休息。我回去幫妳打報告。」翁琮玥起身準備離開,卻被洪嬈握住了手「怎麼了?」 「我…我…沒事,你回去吧」 「好。」 「你看得到我,對吧?」房間裡,翁琮玥喃喃自語,手裡翻著一本兒童讀本,鶯鶯傳,「你看得到我,對吧?」 鶯鶯傳根本就沒有交代完結局,只說了最後男主與女主今生不負相見,要知道,人世間有太多錯過的戀人,或者該說有一些人註定命裡沒有任何姻緣,有人注定綁著好幾根紅線,但不論如何,相愛過的痕跡都會存在在各自的心裡。 「紅娘死了,對吧?」歷史總是有那麼驚人的相似,人們只知道月下老者,紅娘是幫人家牽姻緣的,也許話本裡的故事是別人憑空捏造的一切,但卻總是能夠出其不意的吻合一些事實「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今天的電台又再次播出如果可以這首歌,伴隨著副歌的旋律,翁琮玥陷入了無止境的昏迷裡 「六郎,六郎,我被提拔成小姐的貼身丫環了欸」 「真的嗎?紅娘,太好了!恭喜妳~」 「今天本小姐請客,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太好了,那我一定要吃回本,把我平時受到的欺負全部都在這裡討回來。」 「本小姐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啦?」 「疼疼疼,求紅娘姑娘高抬貴手,行行好放過小的。」被紅娘啾的耳朵都紅掉的六郎,趕緊求饒 「好吧,我今天心情好,就放過你,你可千萬別再惹我了。」 「謝姑娘開恩。」 「六郎,我得隨小姐出趟遠門了,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我會記得你的,你也千萬不要忘記我啊。」 「小姐遇到一個好人家了,我必須幫他們兩個。這樣我才可能擺脫奴籍,不再被欺負了。六郎,你等我脫離奴籍,我便回來好嗎?」 「六郎,我是不是很傻,我怎麼會有當初的想法呢?奴才終究是奴才,我現在這個模樣肯定很可笑吧,到底什麼才是姻緣啊,是門當戶對嗎?還是真的是兩個人真的愛著彼此呢?」 「六郎我走了,好生照看著自己,你要好好的活著啊。」 「老人家,您在看什麼?」 「姻緣簿啊!這世間姻緣都記錄在這裡了」 「那可否請您為韋某指點一二?」 「看見那個女娃了嗎?那便是你未來的妻子」 「哈哈哈哈,老人家別開玩笑了,這女娃還這麼小,怎麼可能是我韋某的妻子?」 「哈哈哈,小子你之後便知道了。」 「欸,你聽說了嗎?那間客棧,叫什麼,定婚店的,聽說曾經有一位老者在那裡指點姻緣」 「真的假的,那那位老者還在嗎?」 「聽說啊,那晚過後便不見了。」 「唉呦老人家,小心一點,看路啊!」 「抱歉抱歉小夥子,我只是有點昏了,謝謝你啊,那個等等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替老身送這朵花給前面的姑娘嗎?」 「可以啊,老人家等我一下。」 「哈哈哈,行啊小夥子,我在這等你。」 「那個前面那位老人家要給妳的」 「什麼老人家?在哪?」 「啊?剛剛明明還說等我的啊!」 「雖然你口中的老人家消失了,但還是謝謝你,我很喜歡。」 「真的嗎?哈哈哈」 「紅娘啊,我很想妳,這輩子,我看見了這麼多姻緣結成了,可唯獨就沒看過我和妳的姻緣,妳說我們這樣天人永隔,又要再等幾個生世呢?」 「下輩子,我們相遇的時候,希望妳能先看見我的紅線,我也能看到妳的紅線,以後生生世世,我的紅線都予妳好嗎?」 這是結局嗎?她就這樣被打死後便被丟在了路邊,你抱著她哭過了整個雨季,愛著她越過了無數世紀,守護她守了數個輩子。 「紅娘。」翁琮玥睜開眼睛,淚水滑過臉龐「洪嬈。」 「不要打我,不要!!!我又沒做錯什麼!」三年前,洪嬈經歷了校園霸凌,那時候的她被脫去廁所打到頭破血流,只因為她跟翁琮玥走得很近,惹到了學校喜歡他的大姊大,被發現圍毆後,便立刻被送去了醫院,醒來後便被判定換上創傷症候群「不要!!!!」 「我的女兒,女兒,洪嬈…,你還我我的女兒啊!!」 「你們還有臉做人嗎?你們配做人嗎?」 「洪先生,洪太太,我知道…」 「你閉嘴,你有什麼資格說話,身為一位校長,竟然還想把這種事壓下去,當我們家長是什麼,等著吃官司吧」這時洪嬈的母親早已哭的心碎滿地,洪嬈的父親也痛心地流下淚水 「翁琮玥我好害怕。」病房裡,洪嬈緊抓著翁琮玥的衣角,抓地都皺了有不肯放開 「別怕,我在。」 「六郎,我好怕。」 「別怕,我在。」 「這血塊去除是有一定的風險存在的,弄不好,可能日後會變成植物人。」 「我的女兒啊…」 「太太請您冷靜,目前的情況,這塊瘀血事不會影響到她的正常行動的,所以可以後續追蹤,說不定之後自體就代謝掉了」 「真的嗎?」 「當然這得靠日後的追蹤觀察。」 「好得好的謝謝醫生。」 三年後,翁琮玥陪著洪嬈慢慢地走出過往的陰影漸漸的他們每天都形影不離要找洪嬈便找到翁琮玥在哪,要找翁琮玥便看洪嬈再哪就知道了,甚至常被人說成是情侶,但他們都毫不在意。翁琮玥甚至上下學都陪著洪嬈一起回家,自己再回家。 「琮玥啊,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們家洪嬈。」 「阿姨不用客氣,也就洪嬈願意跟我相處。」當他告訴她他可以看見這世間每個人的姻緣,告訴她他曾經幫過好幾個人牽線,洪嬈願意相信他,並且這三年的每天,洪嬈立志每天問翁琮玥三個人的紅線,翁琮玥雖然每天都被煩,但卻從來也不嫌棄,每天都很有耐心地回著她的問題。 「謝謝你。真的,阿姨真的謝謝你。」 「會好起來的阿姨,會好的。」 「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回到那天相遇,讓時間停止那一場噢,只想擁抱你在身邊的證據…」洪嬈嘴裡哼著如果可以,顯然這首歌非常洗腦。「這場雨什麼時候會停啊?」 「不知道欸,可能很快吧。」 「翁琮玥,我有事要跟你說。」這時洪嬈突然認真起來 「嗯?」 「其實我也看的到紅線」 「別說瞎話了,怎麼可能,你上次還猜錯,結果那個正妹根本不是那個人的女朋友,是妹妹。」 「我是認真的。」洪嬈認真地看向他「但我只看的到我的紅線。」 「怎麼可能,我都…」 「下輩子,我們相遇的時候,希望妳能先看見我的紅線,我也能看到妳的紅線,以後生生世世,我的紅線都予妳好嗎?」 「妳…」 「對。你看到了嗎?」洪嬈笑著,伸出了她的小指「一直都是你。」洪嬈小指的紅線圈一路延伸,套住了翁琮玥的小指 「我…」翁琮玥經的說不出任何話 「等我好嗎?我會健康的回來的。我們要像電影裡面柯震東跟王淨那樣啊,紅線這樣咻咻咻的幫別人套住,所以你要等我啊!」洪嬈這時早已哭得淚流滿面,因為她知道這個機會渺茫 「嗯…我等妳,我會等妳一輩子的,不對是生生世世。」翁琮玥也忍不住留下了淚水「我會等妳的。」 「不要等我等到一百歲欸,一百歲的時候我很老欸」這時洪嬈學起了電影台詞 「一百歲的我也很老啊」 「一百歲的我是誰要娶啦!」 「啊我就還沒娶妳啊!我沒娶妳嫁誰?」洪嬈破涕為笑,翁琮玥也跟著她一起笑 願我的餘生都有妳/你 單純想不到標題就隨便取 喔對了,內容發想自「月老」無誤 然後,不知道鶯鶯傳的去給我重讀小說流變😡 https://i.imgur.com/umEcy7f.jpg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