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短文 時間把你暫停了

腳步聲沙沙地傳來,女孩拖著步伐走著,皮鞋的塑膠底和柏油路摩擦發出惱人的聲響。女孩和數以千計的高中女生一樣,短短的黑髮在耳邊晃著,白色制服下是摺了兩三折的黑裙,白襪在小腿肚上維持著尷尬的位置。 「曼珊!」聽見有人喊她的名字,女孩回頭,蹙緊的眉頭再看到那人時綻放出柔柔的微笑…… 王曼珊猛然睜眼,她還是在那間位於台北某條小巷的租屋處,沒有任何人喊他的名字,周遭唯一的聲響是床邊電風扇送出風的聲音。她看了眼被關成靜音的手機,打著呵欠走進廁所盥洗。當年的清湯掛麵早就不敷存在,她俐落地把灰紫色的頭髮梳成高馬尾,左肩上刺青也張狂的如同她現在的穿著,像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掏出耳機,她從歌單裡隨意選了首歌撥放,不知從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在捷運上不聽音樂、不漫無目的地刷限時動態,就會感覺自己被世界遺棄,沒有任何人注意。 昨天是自己的生日,王曼珊心想,事實上她根本忘記這件事,大學都畢業七年了,在職場上都已經是能被稱作「前輩」的年紀,她卻還是被家人視為不務正業、浪費人生。她就像是灰姑娘一樣,白天在東區的服飾店打工,晚上卻出現在排練室裡演被拯救的公主,在這個夢想養不起自己的年代,看著身旁的演員兜兜轉轉換了幾批人,唯一支持她撐下去的只剩那股渴望舞台的衝動了。 到站的提示音響起,在閘門那有個人與她擦身而過,王曼珊微微一愣,但隨即卻嘲諷似的搖搖頭,那不會是他,他已經死了。他永遠活在18歲那年了。 但那人卻佇足了,「曼珊。」是他,不會錯的。是那個總是寵溺的笑著,好像是世界永遠不會變的那個他。「董畇捷。」王曼珊輕輕吐出這三個音節,聲音支離破碎,卻又能讓男孩辨識出她是在叫他。「是我。好久不見了。」不待男孩再多說什麼,王曼珊已衝上前緊緊抱住他,男孩反射性的回抱,隨即又像想起甚麼,溫柔的在他背脊上安慰的撫摸。「我好想你。」縱使幻想過無數次與他再次相遇,縱使不斷說服自己董畇捷已經死了,但為什麼懷抱裡的人如此真實,真實的讓人想哭。眼淚順著臉的弧線滑入衣領,但王曼珊沒有去擦,似乎只有那一點殘存的溫熱能提醒她這是現實。 董畇捷看著那個在他懷中哭得喘不過氣的女孩,不禁有點想笑,撫著女孩的黑色短髮,依然柔聲安慰她,或許是這樣的柔弱,他總是想保護眼前的女孩,想拉著他的手走向未來,想像昨天一樣,輕輕的吻上她帶著一些冰涼的唇。 這大概是上天送她最好的生日禮物吧,王曼珊心想。她好想好想告訴董畇捷她終於找到自己的興趣,也學會了怎麼拒絕自己不喜歡的事,那年他走的太突然,突然到她根本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什麼,時間就已經安靜卻快速的沖淡了悲傷。 「董畇捷,你怎麼認得出我呢?我跟以前比很不一樣了。」 「沒有啊,你還是一直都是那樣的。」他笑著說,時間悄悄的暫停在董畇捷身上,那段平靜的18歲時光,溫柔的讓王曼珊有些想哭。 王曼珊其實明白,那個問題就是一層薄紗,似乎只要脫口而出眼前的男孩便會消失,所以她只好貪婪的抱緊眼前的他,假裝一切都跟從前一樣。 跟他還在一樣。 —————————————————————————— 嗚嗚第一次在小說版發文,希望各位大大給我些意見!希望各位大大可以鞭小力一點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文筆很好耶♥ 但4男孩死了吧 為什麼女孩看到他出現在她眼前 沒有問他“你怎麼還活著?!” 還是因為是在做夢所以不會問這種問題? 不然我真的覺得有點奇怪

原 Po 回覆:

嗚嗚先謝謝你的讚美♡然後我的設定是女生太思念男生所以產生幻覺,但是她自己也知道那是幻覺所以不會去問男生為什麼還活著。 我修改一下看看會不會比較好!

0
匿名
B2

原來你的用意是這樣啊…… 我覺得你改得很好 不過「王曼珊其實明白,“那個問題”就是一層薄紗……」這段啊 建議在前面多加一句 寫一下那個問題是什麼 話說這個幻覺你是設定她在幻覺中跟男孩相擁而泣呢?(意思就是連擁抱和哭都是幻覺裡的事,只是她腦海裡一瞬間發生的事,現實裡她沒有任何行動) 還是她是抱著幻影在哭泣(就是從別人眼中看來是她跟空氣在對話) 啊如果以上問題你認為涉及劇透的話 可以不回答歐

原 Po 回覆:

幻覺沒有特別設定耶,看每個人解讀不同感覺都不同,然後“那個問題”是我故意不寫出來的,雖然是第三人稱詮釋我想給出那種她知道答案但是不敢開口說的感覺。然後真的超級感謝你給我的建議ฅ'ω'ฅ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文 時間把你暫停了

腳步聲沙沙地傳來,女孩拖著步伐走著,皮鞋的塑膠底和柏油路摩擦發出惱人的聲響。女孩和數以千計的高中女生一樣,短短的黑髮在耳邊晃著,白色制服下是摺了兩三折的黑裙,白襪在小腿肚上維持著尷尬的位置。 「曼珊!」聽見有人喊她的名字,女孩回頭,蹙緊的眉頭再看到那人時綻放出柔柔的微笑…… 王曼珊猛然睜眼,她還是在那間位於台北某條小巷的租屋處,沒有任何人喊他的名字,周遭唯一的聲響是床邊電風扇送出風的聲音。她看了眼被關成靜音的手機,打著呵欠走進廁所盥洗。當年的清湯掛麵早就不敷存在,她俐落地把灰紫色的頭髮梳成高馬尾,左肩上刺青也張狂的如同她現在的穿著,像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掏出耳機,她從歌單裡隨意選了首歌撥放,不知從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在捷運上不聽音樂、不漫無目的地刷限時動態,就會感覺自己被世界遺棄,沒有任何人注意。 昨天是自己的生日,王曼珊心想,事實上她根本忘記這件事,大學都畢業七年了,在職場上都已經是能被稱作「前輩」的年紀,她卻還是被家人視為不務正業、浪費人生。她就像是灰姑娘一樣,白天在東區的服飾店打工,晚上卻出現在排練室裡演被拯救的公主,在這個夢想養不起自己的年代,看著身旁的演員兜兜轉轉換了幾批人,唯一支持她撐下去的只剩那股渴望舞台的衝動了。 到站的提示音響起,在閘門那有個人與她擦身而過,王曼珊微微一愣,但隨即卻嘲諷似的搖搖頭,那不會是他,他已經死了。他永遠活在18歲那年了。 但那人卻佇足了,「曼珊。」是他,不會錯的。是那個總是寵溺的笑著,好像是世界永遠不會變的那個他。「董畇捷。」王曼珊輕輕吐出這三個音節,聲音支離破碎,卻又能讓男孩辨識出她是在叫他。「是我。好久不見了。」不待男孩再多說什麼,王曼珊已衝上前緊緊抱住他,男孩反射性的回抱,隨即又像想起甚麼,溫柔的在他背脊上安慰的撫摸。「我好想你。」縱使幻想過無數次與他再次相遇,縱使不斷說服自己董畇捷已經死了,但為什麼懷抱裡的人如此真實,真實的讓人想哭。眼淚順著臉的弧線滑入衣領,但王曼珊沒有去擦,似乎只有那一點殘存的溫熱能提醒她這是現實。 董畇捷看著那個在他懷中哭得喘不過氣的女孩,不禁有點想笑,撫著女孩的黑色短髮,依然柔聲安慰她,或許是這樣的柔弱,他總是想保護眼前的女孩,想拉著他的手走向未來,想像昨天一樣,輕輕的吻上她帶著一些冰涼的唇。 這大概是上天送她最好的生日禮物吧,王曼珊心想。她好想好想告訴董畇捷她終於找到自己的興趣,也學會了怎麼拒絕自己不喜歡的事,那年他走的太突然,突然到她根本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什麼,時間就已經安靜卻快速的沖淡了悲傷。 「董畇捷,你怎麼認得出我呢?我跟以前比很不一樣了。」 「沒有啊,你還是一直都是那樣的。」他笑著說,時間悄悄的暫停在董畇捷身上,那段平靜的18歲時光,溫柔的讓王曼珊有些想哭。 王曼珊其實明白,那個問題就是一層薄紗,似乎只要脫口而出眼前的男孩便會消失,所以她只好貪婪的抱緊眼前的他,假裝一切都跟從前一樣。 跟他還在一樣。 —————————————————————————— 嗚嗚第一次在小說版發文,希望各位大大給我些意見!希望各位大大可以鞭小力一點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