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心情 看到了霸凌文章
心情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剛剛在心情版看到了有人提及,反霸凌的宣導。 不得不說,我們學校也有。 每個學期,或多或少,都會提到的吧。 但是如果你被霸凌了,你會去向學校說嗎?會去和宣導的教官反應嗎?會去呈報相關人員,讓他們籌措小組嗎? 作為一個主觀認定被霸凌過不只一次的人,我只能說,我不會,也不想。 我相信老師,但我不相信學校處理霸凌的能力。 國小,是被校長挖角來的老師,帶著全班給我貼標籤;我自認沒有多做什麼事情,只是自閉症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她的話中有話。(不是成績的問題,國小我成績還可以) 國中,是同學的閒言閒語,用外貌給我取綽號;不是全部,當然也有溫暖的同學,但是討厭我的同學,是被班導壓下,用理性和緩的方式化解,導致後來我換了班級,換了班導,就出現了這些綽號。它不是明目張膽的破口大罵,可是在擦肩之時,不只一位如此說著,不只一次如此發生,導致後來,除了針對我的可能,沒有其他。 高中,則是網路上的謾罵,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打算澄清,只能讓這些言論逐漸將我抹黑,然後學習在傷透之後,忘記它,封印它,就像國小會被列印在自編題目上的貶義綽號......至今我一直留著,但是盡量避免想起了。 這些都是持續性的、對心理造成傷害的。我後來得了心理疾病,所以我有了先天的發展障礙,也有了後天的心因性疾病。 你覺得這是霸凌嗎?我覺得是。 我有和學校提過嗎?有,在國中時候,我有和班導說過,但是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那我打算再和學校訴說嗎?不了,我已經明白什麼叫「習得性無助」了,還不如不要想起,不要再重回那個場景。 至於,我還能提告刑事責任嗎?或許不能,除非他們繼續他們的行為,我又在六個月內提出告訴。 大考前一天,我就是因為想到這件事情,導致我崩潰的因素。雖然隔天考試了,並且有超常發揮,但是我不快樂。 成績不是我的一切,我也不想要用成績代表一切。 我想要友善的同學,友善的環境;從國小到高中,就不能再送給我一些溫暖嗎? 後來,我學會了更加沉默。 我學會用非自殺性自傷,來麻痺我的心靈。 我認為,並不會那麼痛;至少,沒有心口的悲哀來得強烈。 你可能會不以為然,認為傷口既然流血,為什麼還是心比較痛?我也這麼認為過。 但是在經歷這些後,國小,國中,高中。 我只能說,我好累。 累到快要忘記怎麼疼痛了。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B1 {{commentMoment( "2022-08-30T11:05:23.734Z" )}}

我好想抱抱你 身為一樣國小被言語霸凌過 我很能理解那無助的感覺 抱一下 現在過去了 那些霸凌者也永遠只能當那種人 現在這裡就可以好好抒發你的情緒~

我好想抱抱你 身為一樣國小被言語霸凌過 我很能理解那無助的感覺 抱一下 現在過去了 那些霸凌者也永遠只能當那種人 現在這裡就可以好好抒發你的情緒~
(抱抱)。 希望過去了,但是我還沒擺脫學校這個學習體制。 謝謝你願意給我正向的鼓勵,我沒有再想霸凌者怎麼樣了,因為想了,反而更難過。我只是繼續睡覺,不然我晚上有機率失眠,就像現在。咳。
原 Po 回覆:

(抱抱)。 希望過去了,但是我還沒擺脫學校這個學習體制。 謝謝你願意給我正向的鼓勵,我沒有再想霸凌者怎麼樣了,因為想了,反而更難過。我只是繼續睡覺,不然我晚上有機率失眠,就像現在。咳。

1
B2 {{commentMoment( "2022-09-01T04:49:06.517Z" )}}

抱抱你(⁠っ⁠˘̩⁠╭⁠╮⁠˘̩⁠)⁠っ 雖然沒辦法幫什麼 不過加油!!! 慢慢來 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ω⁠・⁠。⁠)⁠ノ⁠♡

抱抱你(⁠っ⁠˘̩⁠╭⁠╮⁠˘̩⁠)⁠っ 雖然沒辦法幫什麼 不過加油!!! 慢慢來 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ω⁠・⁠。⁠)⁠ノ⁠♡
(抱抱)。 不需要幫我什麼,只要給我一些關心和溫暖,就夠了。 謝謝你,相信在這些人身上,我現在缺乏的自信和勇氣,會一一由我自己找回來的。
原 Po 回覆:

(抱抱)。 不需要幫我什麼,只要給我一些關心和溫暖,就夠了。 謝謝你,相信在這些人身上,我現在缺乏的自信和勇氣,會一一由我自己找回來的。

1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看到了霸凌文章

剛剛在心情版看到了有人提及,反霸凌的宣導。 不得不說,我們學校也有。 每個學期,或多或少,都會提到的吧。 但是如果你被霸凌了,你會去向學校說嗎?會去和宣導的教官反應嗎?會去呈報相關人員,讓他們籌措小組嗎? 作為一個主觀認定被霸凌過不只一次的人,我只能說,我不會,也不想。 我相信老師,但我不相信學校處理霸凌的能力。 國小,是被校長挖角來的老師,帶著全班給我貼標籤;我自認沒有多做什麼事情,只是自閉症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她的話中有話。(不是成績的問題,國小我成績還可以) 國中,是同學的閒言閒語,用外貌給我取綽號;不是全部,當然也有溫暖的同學,但是討厭我的同學,是被班導壓下,用理性和緩的方式化解,導致後來我換了班級,換了班導,就出現了這些綽號。它不是明目張膽的破口大罵,可是在擦肩之時,不只一位如此說著,不只一次如此發生,導致後來,除了針對我的可能,沒有其他。 高中,則是網路上的謾罵,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打算澄清,只能讓這些言論逐漸將我抹黑,然後學習在傷透之後,忘記它,封印它,就像國小會被列印在自編題目上的貶義綽號......至今我一直留著,但是盡量避免想起了。 這些都是持續性的、對心理造成傷害的。我後來得了心理疾病,所以我有了先天的發展障礙,也有了後天的心因性疾病。 你覺得這是霸凌嗎?我覺得是。 我有和學校提過嗎?有,在國中時候,我有和班導說過,但是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那我打算再和學校訴說嗎?不了,我已經明白什麼叫「習得性無助」了,還不如不要想起,不要再重回那個場景。 至於,我還能提告刑事責任嗎?或許不能,除非他們繼續他們的行為,我又在六個月內提出告訴。 大考前一天,我就是因為想到這件事情,導致我崩潰的因素。雖然隔天考試了,並且有超常發揮,但是我不快樂。 成績不是我的一切,我也不想要用成績代表一切。 我想要友善的同學,友善的環境;從國小到高中,就不能再送給我一些溫暖嗎? 後來,我學會了更加沉默。 我學會用非自殺性自傷,來麻痺我的心靈。 我認為,並不會那麼痛;至少,沒有心口的悲哀來得強烈。 你可能會不以為然,認為傷口既然流血,為什麼還是心比較痛?我也這麼認為過。 但是在經歷這些後,國小,國中,高中。 我只能說,我好累。 累到快要忘記怎麼疼痛了。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