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Who》-07

-07「negotiation」         示意開始的鐘聲毫不猶豫的響徹,一下下激烈的搖擺都帶來觀眾龐大的呼嘯。         這一年半多的時間,阿利斯改變了許多。                  競技場上,他頭頂那宛如日陽一般澄澈的金髮變得些許黯淡與粗糙。         阿利斯將這些髮絲留長,髮尾則隨性的束於後頸,這樣的髮型讓他看起來顯得沉穩些。         而他的軀體不在是瘦弱的模樣,變得些微粗壯而充滿蒼勁的線條。         儘管現在他穿著競技場分發的破爛而寬鬆的麻布衣裳,可那些肌肉還是無法被其完全隱藏起來。         甚至可以看出來,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傷疤在他的身上毫無顧忌的遍布。         阿利斯那顏色如平靜湖海般的雙眼也變得深邃,裡頭的膽怯於純真已被抹殺,通常裡頭除了透徹的冷漠之外,便沒有什麼氣息在其中瀰漫了。         可此刻,他那雙不可猜測的藍眸睜的圓圓,裡面迴盪的是難以言喻的驚慌。         「唉呀,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了呢。」         梅蒂爾那濃眉下圓睜的灰眸在眨了眨眼後,一個抿嘴後吐了吐舌說道。         見一旁的男子還處於原地,女孩率先與對方拉開了距離。         「阿利斯,你也稍微笑一下嘛。」         「我會慢慢倒數的,畢竟這是我們第一次交戰,是挺讓人緊張的。」女孩那甜美的話聲響起。         對於梅蒂爾此時呈現的言行舉止,阿利斯咬了咬牙。         「來嘛,這場表演最糟的情況又能如何呢。」梅蒂爾露出唇齒的微笑,雙手朝著阿利斯揮手道。         周圍那些吵雜的聲響都傳不進阿利斯的耳裡,他靜靜的望著女孩,以視線和梅蒂爾對峙著。         阿利斯早知道這鬼靈精怪的女孩本來就活潑而稍微帶點瘋癲,但還似乎還是瞪了一下梅蒂爾。         但又如何,自己一直都是靠梅蒂爾的幫助才能活下來的,連造就出現在的自己也都歸功於梅蒂爾。         他是百般的不願接受現在的狀況,但是無論他有多麼不情願,他都沒有辦法迴避。         阿利斯動起雙腳,不停的對著梅蒂爾向後退,在兩者保持了一段空間後他才停下。         隨後他做出應對的架式,雖然他並無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阿利斯撩起了留於兩旁的中分瀏海,動了動頸子後深吐了一口氣。         在他無心的聽完梅蒂爾開郎的倒數後,女孩便踩著迅速的步伐向自己靠近。         阿利斯頓時閃過陰鬱的眼神,但只是在頃刻間。         隨後他笑了笑,儘管有些勉強。         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梅蒂爾的拳頭向對手的頭部直直的襲去,阿利斯能感覺這股攻勢並沒有任何一絲躊躇。         阿利斯並不打算接下,卻也不打算閃躲。         他揮出自己的拳頭,和梅蒂爾的拳展開碰撞。         梅蒂爾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臂,扭腰做出了迴旋踢。         阿利斯這次也沒閃躲,而是伸出右手臂將其抵擋。         接下來,兩人的拳腳經歷了數次的碰撞,阿利斯對於每一道攻勢都沒有閃躲,而是直接與其碰上。         梅蒂爾將五指的指尖全數向阿利斯的咽喉突刺而去,對方飛速的甩動自己的手臂。         那手臂就像是長鞭一般的抽扭,彈開了梅蒂爾指尖後的手臂。         隨後女孩反手一伸,以手肘對準阿利斯的眉心一衝。         阿利斯皺起了眉頭,伸出左手露出掌心,接下了梅蒂爾的肘部。         從剛剛到現在,面對攤在陽光下的梅蒂爾所發起的所有攻勢,阿利斯都只是消極地反抗。         女孩並沒有罷休,先將另一隻手握拳擺放於腰部,在下一刻將其往阿利斯的腹部出擊。         阿利斯來不及做出抵擋,卻能夠閃躲。         但他並沒有做出反抗,而是任由對方的拳頭在自己的肚裡重擊,下一秒阿利斯的便張嘴吐出了些許的口沫。         彼此的攻擊這才停了下來。         觀眾席上的一些人跳了起來,他們不是驚呼,而是熱烈的展開叫罵,滿腔的憤怒在高台的席位上瀰漫而開。         「啊啊,認真一點的挑戰我嘛,觀眾都不耐煩了啦。」梅蒂爾有些調皮的鼓起雙頰,對著對手擠眉弄眼的說道。         阿利斯望著這樣的女孩,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他不斷的在無聲的呼喊,在心裡任由自己的情緒互相拉扯。         沒有誰能夠傾聽並給予意見。         「嘛,你感覺也沒有很想逃離開這裡耶,阿利斯。」梅蒂爾歪著頭,食指輕放於唇瓣的說著。         那是因為,阿利斯現在做不出選擇。         「我是真的很想逃離這裡。」阿利斯看著梅蒂爾的眼說道。         「那不明不白的記憶囚禁了我的腦袋。」阿利斯一邊以單手緊緊的捉住自己的頭顱。         「那完全空白的身世則囚禁了我的靈魂。」隨這這句話語,阿利斯的手來到了他的胸躺,將其用力的扯住。         「而這座競技場囚禁我的軀體。」他無力地放下了手,隨後將兩手捧起,低頭望著兩雙手掌說道。         「我被囚禁的太久了。」         「這些種種的束縛,都讓我整個人似我又非我。」         「我感知不到真實的自己,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真正的存在過。」阿利斯咬牙切齒的將字句表達而出。         「梅蒂爾,我真的,被囚禁的太久了。」他再次望著眼前的女孩。         「我的記憶,我的身世,我的一切理應都是我應該能擁有的。」         「但是我現在卻沒辦法離開這裡動身尋找。」         他想活下去,他想追尋自己喪失的那些記憶,想重新拾獲自己的真實身分。         「這都是因為妳。」         「我不僅沒辦法擊殺敵人,更沒辦法殺了妳。」         阿利斯的內心裡,有著什麼讓他無法殺人,以至於他一直無法對敵人痛下殺手。         雖然阿利斯打不贏梅蒂爾是理所當然的。         但在他的內心裡,也有著什麼讓他沒辦法下決心與梅蒂爾奮力纏鬥,用盡全力讓這女孩斷氣。         但他沒法選擇這麼做,他無法做出抉擇,他在斷氣之前只能等死。         梅蒂爾聽聞後不停的眨了眨眼,隨後像是因為心神慌亂的不停搖曳著頭與身子。         不知道過了許久,在觀眾的罵聲越來越震耳欲聾,在亞尼森越來越焦躁的時候,女孩微微地敞開了唇瓣。         「亞尼森說只要個人殺滿一百人就會放過他對吧。」         「可你從未殺過人,所以沒辦法用這個手段離開這裡。」梅蒂爾露出嘲弄的嘴角說道。         「但我有一個辦法,能讓你不殺滿一百人,也不用殺了我,現在就能離開這裡。」         阿利斯帶著疑惑的思緒抬頭望向女孩。         「你可以現在可以大鬧一場,宰了這座競技場的守門人,那就可以離開這啦。」梅蒂爾以輕鬆的口吻神態自若的說道。         「不過守門人不是亞尼森那沒什麼本事的渾球。」         「你看一下亞尼森身後的兩位女人。」         阿利斯照著女孩的指示望向亞尼森所在的高台。         「你必須解決的是他身旁那兩位穿著全身黑的女衛士,她們可比競技場的任何一位選手都強。」         「但這當然不包刮我啦。」梅蒂爾拍起胸自豪地說道。         「以你現在的實力是沒辦法跟她們一對二的。」         「但是呢,我剛好在這裡也玩膩了,是蠻想想離開的了,我可以順便帶你出去。」梅蒂爾浮誇的聳了聳肩,彷彿這件事有多麼的輕而易舉。         「真的嗎?」阿利斯愣住了,對於現在的對話有些難以自信的問道。         「對,但有一個條件。」梅蒂爾專注地望著男子的雙眼,右手豎起時指說道。         「妳的條件,是什麼?」阿利斯見狀,頓了頓說。         女孩露出了看起來心懷不軌的笑容,但接下來的回答卻讓男子哭笑不得。         「帶上我唄,我們一起去尋找你的身世,感覺會很有趣耶。」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Who》-07

-07「negotiation」         示意開始的鐘聲毫不猶豫的響徹,一下下激烈的搖擺都帶來觀眾龐大的呼嘯。         這一年半多的時間,阿利斯改變了許多。                  競技場上,他頭頂那宛如日陽一般澄澈的金髮變得些許黯淡與粗糙。         阿利斯將這些髮絲留長,髮尾則隨性的束於後頸,這樣的髮型讓他看起來顯得沉穩些。         而他的軀體不在是瘦弱的模樣,變得些微粗壯而充滿蒼勁的線條。         儘管現在他穿著競技場分發的破爛而寬鬆的麻布衣裳,可那些肌肉還是無法被其完全隱藏起來。         甚至可以看出來,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傷疤在他的身上毫無顧忌的遍布。         阿利斯那顏色如平靜湖海般的雙眼也變得深邃,裡頭的膽怯於純真已被抹殺,通常裡頭除了透徹的冷漠之外,便沒有什麼氣息在其中瀰漫了。         可此刻,他那雙不可猜測的藍眸睜的圓圓,裡面迴盪的是難以言喻的驚慌。         「唉呀,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了呢。」         梅蒂爾那濃眉下圓睜的灰眸在眨了眨眼後,一個抿嘴後吐了吐舌說道。         見一旁的男子還處於原地,女孩率先與對方拉開了距離。         「阿利斯,你也稍微笑一下嘛。」         「我會慢慢倒數的,畢竟這是我們第一次交戰,是挺讓人緊張的。」女孩那甜美的話聲響起。         對於梅蒂爾此時呈現的言行舉止,阿利斯咬了咬牙。         「來嘛,這場表演最糟的情況又能如何呢。」梅蒂爾露出唇齒的微笑,雙手朝著阿利斯揮手道。         周圍那些吵雜的聲響都傳不進阿利斯的耳裡,他靜靜的望著女孩,以視線和梅蒂爾對峙著。         阿利斯早知道這鬼靈精怪的女孩本來就活潑而稍微帶點瘋癲,但還似乎還是瞪了一下梅蒂爾。         但又如何,自己一直都是靠梅蒂爾的幫助才能活下來的,連造就出現在的自己也都歸功於梅蒂爾。         他是百般的不願接受現在的狀況,但是無論他有多麼不情願,他都沒有辦法迴避。         阿利斯動起雙腳,不停的對著梅蒂爾向後退,在兩者保持了一段空間後他才停下。         隨後他做出應對的架式,雖然他並無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阿利斯撩起了留於兩旁的中分瀏海,動了動頸子後深吐了一口氣。         在他無心的聽完梅蒂爾開郎的倒數後,女孩便踩著迅速的步伐向自己靠近。         阿利斯頓時閃過陰鬱的眼神,但只是在頃刻間。         隨後他笑了笑,儘管有些勉強。         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梅蒂爾的拳頭向對手的頭部直直的襲去,阿利斯能感覺這股攻勢並沒有任何一絲躊躇。         阿利斯並不打算接下,卻也不打算閃躲。         他揮出自己的拳頭,和梅蒂爾的拳展開碰撞。         梅蒂爾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臂,扭腰做出了迴旋踢。         阿利斯這次也沒閃躲,而是伸出右手臂將其抵擋。         接下來,兩人的拳腳經歷了數次的碰撞,阿利斯對於每一道攻勢都沒有閃躲,而是直接與其碰上。         梅蒂爾將五指的指尖全數向阿利斯的咽喉突刺而去,對方飛速的甩動自己的手臂。         那手臂就像是長鞭一般的抽扭,彈開了梅蒂爾指尖後的手臂。         隨後女孩反手一伸,以手肘對準阿利斯的眉心一衝。         阿利斯皺起了眉頭,伸出左手露出掌心,接下了梅蒂爾的肘部。         從剛剛到現在,面對攤在陽光下的梅蒂爾所發起的所有攻勢,阿利斯都只是消極地反抗。         女孩並沒有罷休,先將另一隻手握拳擺放於腰部,在下一刻將其往阿利斯的腹部出擊。         阿利斯來不及做出抵擋,卻能夠閃躲。         但他並沒有做出反抗,而是任由對方的拳頭在自己的肚裡重擊,下一秒阿利斯的便張嘴吐出了些許的口沫。         彼此的攻擊這才停了下來。         觀眾席上的一些人跳了起來,他們不是驚呼,而是熱烈的展開叫罵,滿腔的憤怒在高台的席位上瀰漫而開。         「啊啊,認真一點的挑戰我嘛,觀眾都不耐煩了啦。」梅蒂爾有些調皮的鼓起雙頰,對著對手擠眉弄眼的說道。         阿利斯望著這樣的女孩,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他不斷的在無聲的呼喊,在心裡任由自己的情緒互相拉扯。         沒有誰能夠傾聽並給予意見。         「嘛,你感覺也沒有很想逃離開這裡耶,阿利斯。」梅蒂爾歪著頭,食指輕放於唇瓣的說著。         那是因為,阿利斯現在做不出選擇。         「我是真的很想逃離這裡。」阿利斯看著梅蒂爾的眼說道。         「那不明不白的記憶囚禁了我的腦袋。」阿利斯一邊以單手緊緊的捉住自己的頭顱。         「那完全空白的身世則囚禁了我的靈魂。」隨這這句話語,阿利斯的手來到了他的胸躺,將其用力的扯住。         「而這座競技場囚禁我的軀體。」他無力地放下了手,隨後將兩手捧起,低頭望著兩雙手掌說道。         「我被囚禁的太久了。」         「這些種種的束縛,都讓我整個人似我又非我。」         「我感知不到真實的自己,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真正的存在過。」阿利斯咬牙切齒的將字句表達而出。         「梅蒂爾,我真的,被囚禁的太久了。」他再次望著眼前的女孩。         「我的記憶,我的身世,我的一切理應都是我應該能擁有的。」         「但是我現在卻沒辦法離開這裡動身尋找。」         他想活下去,他想追尋自己喪失的那些記憶,想重新拾獲自己的真實身分。         「這都是因為妳。」         「我不僅沒辦法擊殺敵人,更沒辦法殺了妳。」         阿利斯的內心裡,有著什麼讓他無法殺人,以至於他一直無法對敵人痛下殺手。         雖然阿利斯打不贏梅蒂爾是理所當然的。         但在他的內心裡,也有著什麼讓他沒辦法下決心與梅蒂爾奮力纏鬥,用盡全力讓這女孩斷氣。         但他沒法選擇這麼做,他無法做出抉擇,他在斷氣之前只能等死。         梅蒂爾聽聞後不停的眨了眨眼,隨後像是因為心神慌亂的不停搖曳著頭與身子。         不知道過了許久,在觀眾的罵聲越來越震耳欲聾,在亞尼森越來越焦躁的時候,女孩微微地敞開了唇瓣。         「亞尼森說只要個人殺滿一百人就會放過他對吧。」         「可你從未殺過人,所以沒辦法用這個手段離開這裡。」梅蒂爾露出嘲弄的嘴角說道。         「但我有一個辦法,能讓你不殺滿一百人,也不用殺了我,現在就能離開這裡。」         阿利斯帶著疑惑的思緒抬頭望向女孩。         「你可以現在可以大鬧一場,宰了這座競技場的守門人,那就可以離開這啦。」梅蒂爾以輕鬆的口吻神態自若的說道。         「不過守門人不是亞尼森那沒什麼本事的渾球。」         「你看一下亞尼森身後的兩位女人。」         阿利斯照著女孩的指示望向亞尼森所在的高台。         「你必須解決的是他身旁那兩位穿著全身黑的女衛士,她們可比競技場的任何一位選手都強。」         「但這當然不包刮我啦。」梅蒂爾拍起胸自豪地說道。         「以你現在的實力是沒辦法跟她們一對二的。」         「但是呢,我剛好在這裡也玩膩了,是蠻想想離開的了,我可以順便帶你出去。」梅蒂爾浮誇的聳了聳肩,彷彿這件事有多麼的輕而易舉。         「真的嗎?」阿利斯愣住了,對於現在的對話有些難以自信的問道。         「對,但有一個條件。」梅蒂爾專注地望著男子的雙眼,右手豎起時指說道。         「妳的條件,是什麼?」阿利斯見狀,頓了頓說。         女孩露出了看起來心懷不軌的笑容,但接下來的回答卻讓男子哭笑不得。         「帶上我唄,我們一起去尋找你的身世,感覺會很有趣耶。」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