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凡風傳—第六章:逃離

上一章: #連載 凡風傳—第五章:尿床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TnD-xt?ref=ios 正文: 大比在即,凡風雖說受到周無通的庇護,可即便如此,黃天安仍舊是凡風的師父,兩個月來黃天安的確盡了師父之義,可所教的知識無一不是聖人之言、古人之語,什麼唐詩三百首、什麼經史子集毫無保留的全教給了凡風,但若是說到任何關於武功傳授等問題,那便是免談。 不過凡風也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反而白天習讀經典之時一心二用,表面上用功刻苦,暗地裏卻是修煉太極拳上的九陽功心法,到了晚上他便是練劍練拳。 正常人若是長期沒有睡眠便會對身體產生重大影響,可對於修真之人來說只要長期修煉內功心法,便可做到不用睡眠也能達到比睡眠還好的休息。 夜晚,後山樹林中一個男孩手上拿著木劍揮舞著,挽了一朵朵劍花,那招式炫麗奪目,在星羅壇中後輩弟子能做到這一步的寥寥可數,只因這一式劍法須得耗去大量內力。 「星羅劍法我已然學至大成,可何以太極拳我卻堪堪入門而已?」凡風正思考著該如何精進那本太極拳時,遠處卻傳來了的聲響。 「來嘛,讓我親一口~」一個男人帶著淫穢的聲音如此說道。 「討厭~你什麼時候要娶人家為妻嘛?」只見一個小道士對於男人的作為也不抵抗,只用拳頭小力的敲打著那男人的胸口。 「咿...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凡風走近看到這一幕,臉色一黑,便要走去。不過任誰大半夜的看到兩個大男人調情的畫面想來都會有這般反應。 「待我成為星羅壇掌門之時我便正正當當娶你為妻!到那時我便大改門規,什麼道士不能娶親這種狗屁規定我全給改了!」男人將那小道士擁入懷中,嘴裡說著他的豪言壯志。 「奇怪,這不是黃天安的聲音嗎?待我仔細瞧瞧。」凡風心裡想著,又走近瞧去。 「我勒個乖乖,還真是黃天安這老不羞......口味還真重竟然男女通吃......」凡風滴咕著說道。 「你瞎了嗎?那分明是一個女人,只不過他女扮男裝罷了。」身旁一個聲音傳來,嚇了凡風一跳,不過常年在偷聽八卦的他也學會了不動聲色。 「是你?!原來你不是啞巴啊?」凡風認了出來,原來這是上山那天被他救下的那個女孩。 「你才是啞巴呢!」那小女孩白了凡風一眼,那天她之所以不講話,其實是在努力收斂自己的修為,以免被凌陽看出端倪來。而這時只有凡風在一旁,凡風自是不可能有凌陽那般眼力,因此女孩也不多加隱藏。 「誰?!」黃天安似是察覺一旁有人偷聽,四處察看,而凡風二人仗著自己嬌小躲入草叢之中,伴著黑夜黃天安竟也沒發現。 「柔兒,這兒也不安全了,咱们回去吧!」黃天安如此說道,他已經混到了大師兄這個位置,此時他絕不能被抓住任何把柄。 「一切都聽夫君的。」那柔兒說著,言語中有著無盡的溫柔,撩撥得黃天安一陣心癢。 兩人離去後,凡風才敢出聲:「你究竟是誰,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這裡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出現?倒是你怎麼成了臭道士了?」女孩說道,一臉厭惡。 「我這是有苦衷的,天快亮了,改日我再來找你玩啊!」凡風見天色漸亮,邊說邊跑回星羅宮。 天漸漸亮起,道觀的鐘聲喚醒了沈睡中的人們。 「過了今日,明日便是大比的日子了,雖說這九陽功心法與星羅劍法都已然大成,可其他人卻是日日受到自己的師父指點,功力肯定遠勝於我,到了明日只盼能不被欺凌便好。」凡風正聽著黃天安講著那秦漢時期的故事,心裡頭這般想道。而這心不在焉的模樣黃天安也已經習慣,早已懶得與他計較。 「徒兒吶,明日便是大比,可別給為師丟人哪。」黃天安這般說道,語氣裡不懷好意。 「您就放心吧,我凡風是何人?又怎會給師尊丟人?」凡風以大拇指蹭了蹭鼻子說道,那不可一世的樣子似是完全不將旁人放在眼裡。 「那就好,那就好!」黃天安笑著說道,若是旁人不知,還以為這兩人真是師徒情深呢。 一天時間眨眼即逝,夜裡,黃天安正領著明日要參加大比的弟子們在房裡談論事情。 「到了明日你們也別手軟,這小子早該受點教訓!」黃天安兇狠的說道。 「師伯......這...恐怕不太好吧?」一個小胖子說道,對於這位剛入門的小師弟他也是有所耳聞,下狠手這事,他著實有些於心不忍。 「如何不妥?你們儘管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這小子乃是我精心調教,只怕你們全敗給了他,日後鑄就了他驕縱的心性!」黃天安這般說道,似是已將全身本領傳授給了凡風。 「如此......好吧!那我等就遵照師伯指示!」那小胖子回話,其餘人亦附和道。 大比當日,星羅壇習武場上,周掌門與其他四位長老坐在大椅上,其門下數以百計的弟子們以黃天安為首正給他們行禮。 「今次乃新生入門考核,比武切磋以點到為止,不可傷人性命、不可暗箭傷人,你們聽明白了沒有?」黃天安對著共計五十名新生朗聲說道。 「弟子明白!」新生們齊聲喊道。 鑼聲一響,切磋開始,不知是不是故意為之,凡風第一個上場,對手竟是昨晚那個小胖子。 「這小師弟運氣真背,一上場便遇上了這屆新生中資質潛力最高的弟子,這場看來沒有懸念了。」一旁圍觀看戲的師兄們這般說道,雖說聲音細如蚊蚋,可還是絲毫不差的落入凡風耳中。 「定是黃天安刻意安排!到底是多迫不及待的想看我出醜?!」凡風眼睛撇向黃天安,只見後者一臉壞笑,心裡斷定是黃天安搞得鬼。 「小師弟,拳腳不長眼,可要小心啦!」那小胖子聽到昨晚黃天安所言,心下依舊猶豫不決是否要全力應付,因此打算先禮後兵。 「哼,少來這套,要打便打,多說些什麼廢話?」這番好心之言,在凡風耳裡卻更像是對手同黃天安一樣一心只想讓自己出醜。 那小胖子見凡風如此驕傲,心下再無半分猶豫,一式排雲掌使了出來,掌勁一層疊著一層如同雲浪般拍向凡風。 「想不到吳師兄連排雲掌都傳授給了宋師弟?!」一旁圍觀的師兄們瞧了出來,那排雲掌在星羅壇中也只有中高級弟子才能習得,而一個新入門的弟子此刻都能使得出來,可見其多麼受寵,更可曉得他的天賦之高。 「可惜,招是好招,可宋師弟卻僅是練至小成境界。」 「雖說僅是小成,可那也不是小師弟能應付得了的!」 「是啊!大師兄可從沒教過小師弟一招半式,這一招下來,小師弟怕是不死也得落個殘廢吧?」 說時遲 那時快,凡風見對手來勢洶洶,而他又毫無實戰經驗,只得掄起拳頭運轉起九陽功,奮力一拳轟出,僅是熱浪便吞沒了掌勁,而拳頭攜帶著拳勁直接擊中那小胖子的體魄,向後倒飛而去。 「不是吧?這小子內力怎會如此深厚?」 「莫非大師兄授了他什麼神功?」 「不應該啊,大師兄天天只教得他四書五經,何曾授過武功?」 圍觀的師兄們此刻已被驚得合不攏嘴,而在黃天安身旁的一個道士卻是坐不住了。 「小畜生!你使得什麼陰險手段?!」那道士便是吳千山,吳師兄。 凡風自己也仍在錯愕之中,他並不知曉自己日日修煉九陽功,此時若是單純比拼內力已然能與黃天安等人匹敵。 吳千山飛身而起,落在了習武場上,檢查著那小胖子的傷勢。在凡風全力一擊之下,那小胖子修為不足,筋脈都出現了裂痕,即便好了,日後也不可能再有多大的作為。 「好歹毒的手法,僅是比武切磋便斷人修為,若是讓你這小魔頭成長起來,日後不知要塗炭多少生靈?!」吳千山咬牙說道,那小胖子乃是他的衣缽傳人,此時被廢,他自是恨極了凡風。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凡風此時無言以對,只得一直道歉。 「小雜種!為師平日教了你那麼多大道理,可你卻一點也聽不進去!今日吳師弟饒得了你,我也饒不了你!」黃天安見事情出乎預料,不過卻是個好機會。 言罷,黃天安提劍縱身刺向凡風,凡風仍在錯愕,躲避不及,臉頰已被劃出一道傷口。 「你當真要殺我?!」凡風感受到臉頰上的火辣,在見黃天安提劍步步緊逼,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休要多言,今日我就要清理門戶!」黃天安說道,星羅劍法在他手中使了出來,劍花宛轉,炫麗至極,凡風手中並無兵刃只得一再躲避。 直至退至牆邊,黃天安見凡風避無可避,心下一喜,劍鋒直掃凡風脖子。可事情並非黃天安想得這般美好,他只覺得腹下一陣疼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只見凡風在急忙之時一拳揍向黃天安腹下,一道太極圖虛象憑空出現,隨著那一拳沒入黃天安腹中。 一陣絞痛自腹中傳來,黃天安頓時感到一陣無力後跪倒在地,同時手中的劍不自覺地掉落。 凡風見狀不假思索搶過地上的劍,向遠處跑去。在場眾人仍未反應過來,他們誰也想不到黃天安竟會被一個新入門的弟子擊倒。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凡風傳—第六章:逃離

上一章: #連載 凡風傳—第五章:尿床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TnD-xt?ref=ios 正文: 大比在即,凡風雖說受到周無通的庇護,可即便如此,黃天安仍舊是凡風的師父,兩個月來黃天安的確盡了師父之義,可所教的知識無一不是聖人之言、古人之語,什麼唐詩三百首、什麼經史子集毫無保留的全教給了凡風,但若是說到任何關於武功傳授等問題,那便是免談。 不過凡風也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反而白天習讀經典之時一心二用,表面上用功刻苦,暗地裏卻是修煉太極拳上的九陽功心法,到了晚上他便是練劍練拳。 正常人若是長期沒有睡眠便會對身體產生重大影響,可對於修真之人來說只要長期修煉內功心法,便可做到不用睡眠也能達到比睡眠還好的休息。 夜晚,後山樹林中一個男孩手上拿著木劍揮舞著,挽了一朵朵劍花,那招式炫麗奪目,在星羅壇中後輩弟子能做到這一步的寥寥可數,只因這一式劍法須得耗去大量內力。 「星羅劍法我已然學至大成,可何以太極拳我卻堪堪入門而已?」凡風正思考著該如何精進那本太極拳時,遠處卻傳來了的聲響。 「來嘛,讓我親一口~」一個男人帶著淫穢的聲音如此說道。 「討厭~你什麼時候要娶人家為妻嘛?」只見一個小道士對於男人的作為也不抵抗,只用拳頭小力的敲打著那男人的胸口。 「咿...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凡風走近看到這一幕,臉色一黑,便要走去。不過任誰大半夜的看到兩個大男人調情的畫面想來都會有這般反應。 「待我成為星羅壇掌門之時我便正正當當娶你為妻!到那時我便大改門規,什麼道士不能娶親這種狗屁規定我全給改了!」男人將那小道士擁入懷中,嘴裡說著他的豪言壯志。 「奇怪,這不是黃天安的聲音嗎?待我仔細瞧瞧。」凡風心裡想著,又走近瞧去。 「我勒個乖乖,還真是黃天安這老不羞......口味還真重竟然男女通吃......」凡風滴咕著說道。 「你瞎了嗎?那分明是一個女人,只不過他女扮男裝罷了。」身旁一個聲音傳來,嚇了凡風一跳,不過常年在偷聽八卦的他也學會了不動聲色。 「是你?!原來你不是啞巴啊?」凡風認了出來,原來這是上山那天被他救下的那個女孩。 「你才是啞巴呢!」那小女孩白了凡風一眼,那天她之所以不講話,其實是在努力收斂自己的修為,以免被凌陽看出端倪來。而這時只有凡風在一旁,凡風自是不可能有凌陽那般眼力,因此女孩也不多加隱藏。 「誰?!」黃天安似是察覺一旁有人偷聽,四處察看,而凡風二人仗著自己嬌小躲入草叢之中,伴著黑夜黃天安竟也沒發現。 「柔兒,這兒也不安全了,咱们回去吧!」黃天安如此說道,他已經混到了大師兄這個位置,此時他絕不能被抓住任何把柄。 「一切都聽夫君的。」那柔兒說著,言語中有著無盡的溫柔,撩撥得黃天安一陣心癢。 兩人離去後,凡風才敢出聲:「你究竟是誰,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這裡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出現?倒是你怎麼成了臭道士了?」女孩說道,一臉厭惡。 「我這是有苦衷的,天快亮了,改日我再來找你玩啊!」凡風見天色漸亮,邊說邊跑回星羅宮。 天漸漸亮起,道觀的鐘聲喚醒了沈睡中的人們。 「過了今日,明日便是大比的日子了,雖說這九陽功心法與星羅劍法都已然大成,可其他人卻是日日受到自己的師父指點,功力肯定遠勝於我,到了明日只盼能不被欺凌便好。」凡風正聽著黃天安講著那秦漢時期的故事,心裡頭這般想道。而這心不在焉的模樣黃天安也已經習慣,早已懶得與他計較。 「徒兒吶,明日便是大比,可別給為師丟人哪。」黃天安這般說道,語氣裡不懷好意。 「您就放心吧,我凡風是何人?又怎會給師尊丟人?」凡風以大拇指蹭了蹭鼻子說道,那不可一世的樣子似是完全不將旁人放在眼裡。 「那就好,那就好!」黃天安笑著說道,若是旁人不知,還以為這兩人真是師徒情深呢。 一天時間眨眼即逝,夜裡,黃天安正領著明日要參加大比的弟子們在房裡談論事情。 「到了明日你們也別手軟,這小子早該受點教訓!」黃天安兇狠的說道。 「師伯......這...恐怕不太好吧?」一個小胖子說道,對於這位剛入門的小師弟他也是有所耳聞,下狠手這事,他著實有些於心不忍。 「如何不妥?你們儘管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這小子乃是我精心調教,只怕你們全敗給了他,日後鑄就了他驕縱的心性!」黃天安這般說道,似是已將全身本領傳授給了凡風。 「如此......好吧!那我等就遵照師伯指示!」那小胖子回話,其餘人亦附和道。 大比當日,星羅壇習武場上,周掌門與其他四位長老坐在大椅上,其門下數以百計的弟子們以黃天安為首正給他們行禮。 「今次乃新生入門考核,比武切磋以點到為止,不可傷人性命、不可暗箭傷人,你們聽明白了沒有?」黃天安對著共計五十名新生朗聲說道。 「弟子明白!」新生們齊聲喊道。 鑼聲一響,切磋開始,不知是不是故意為之,凡風第一個上場,對手竟是昨晚那個小胖子。 「這小師弟運氣真背,一上場便遇上了這屆新生中資質潛力最高的弟子,這場看來沒有懸念了。」一旁圍觀看戲的師兄們這般說道,雖說聲音細如蚊蚋,可還是絲毫不差的落入凡風耳中。 「定是黃天安刻意安排!到底是多迫不及待的想看我出醜?!」凡風眼睛撇向黃天安,只見後者一臉壞笑,心裡斷定是黃天安搞得鬼。 「小師弟,拳腳不長眼,可要小心啦!」那小胖子聽到昨晚黃天安所言,心下依舊猶豫不決是否要全力應付,因此打算先禮後兵。 「哼,少來這套,要打便打,多說些什麼廢話?」這番好心之言,在凡風耳裡卻更像是對手同黃天安一樣一心只想讓自己出醜。 那小胖子見凡風如此驕傲,心下再無半分猶豫,一式排雲掌使了出來,掌勁一層疊著一層如同雲浪般拍向凡風。 「想不到吳師兄連排雲掌都傳授給了宋師弟?!」一旁圍觀的師兄們瞧了出來,那排雲掌在星羅壇中也只有中高級弟子才能習得,而一個新入門的弟子此刻都能使得出來,可見其多麼受寵,更可曉得他的天賦之高。 「可惜,招是好招,可宋師弟卻僅是練至小成境界。」 「雖說僅是小成,可那也不是小師弟能應付得了的!」 「是啊!大師兄可從沒教過小師弟一招半式,這一招下來,小師弟怕是不死也得落個殘廢吧?」 說時遲 那時快,凡風見對手來勢洶洶,而他又毫無實戰經驗,只得掄起拳頭運轉起九陽功,奮力一拳轟出,僅是熱浪便吞沒了掌勁,而拳頭攜帶著拳勁直接擊中那小胖子的體魄,向後倒飛而去。 「不是吧?這小子內力怎會如此深厚?」 「莫非大師兄授了他什麼神功?」 「不應該啊,大師兄天天只教得他四書五經,何曾授過武功?」 圍觀的師兄們此刻已被驚得合不攏嘴,而在黃天安身旁的一個道士卻是坐不住了。 「小畜生!你使得什麼陰險手段?!」那道士便是吳千山,吳師兄。 凡風自己也仍在錯愕之中,他並不知曉自己日日修煉九陽功,此時若是單純比拼內力已然能與黃天安等人匹敵。 吳千山飛身而起,落在了習武場上,檢查著那小胖子的傷勢。在凡風全力一擊之下,那小胖子修為不足,筋脈都出現了裂痕,即便好了,日後也不可能再有多大的作為。 「好歹毒的手法,僅是比武切磋便斷人修為,若是讓你這小魔頭成長起來,日後不知要塗炭多少生靈?!」吳千山咬牙說道,那小胖子乃是他的衣缽傳人,此時被廢,他自是恨極了凡風。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凡風此時無言以對,只得一直道歉。 「小雜種!為師平日教了你那麼多大道理,可你卻一點也聽不進去!今日吳師弟饒得了你,我也饒不了你!」黃天安見事情出乎預料,不過卻是個好機會。 言罷,黃天安提劍縱身刺向凡風,凡風仍在錯愕,躲避不及,臉頰已被劃出一道傷口。 「你當真要殺我?!」凡風感受到臉頰上的火辣,在見黃天安提劍步步緊逼,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休要多言,今日我就要清理門戶!」黃天安說道,星羅劍法在他手中使了出來,劍花宛轉,炫麗至極,凡風手中並無兵刃只得一再躲避。 直至退至牆邊,黃天安見凡風避無可避,心下一喜,劍鋒直掃凡風脖子。可事情並非黃天安想得這般美好,他只覺得腹下一陣疼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只見凡風在急忙之時一拳揍向黃天安腹下,一道太極圖虛象憑空出現,隨著那一拳沒入黃天安腹中。 一陣絞痛自腹中傳來,黃天安頓時感到一陣無力後跪倒在地,同時手中的劍不自覺地掉落。 凡風見狀不假思索搶過地上的劍,向遠處跑去。在場眾人仍未反應過來,他們誰也想不到黃天安竟會被一個新入門的弟子擊倒。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