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心情板
匿名
#心情 真的好想快樂活著

這些故事,都是真的,很冗長,寫清我心裡那些數不清或深或淺的傷,從何而來。 十六歲, 對生活茫然失去信心,對自己和未來失望。 那些不幸累積,一路跌跌撞撞, 我都覺得是不是老天注定我這一生都是如此, 現在日子稍微好過一點我都覺得奇蹟, 會想說不定之後就是災難發生。 是我出問題,還是這個世界? 我小學一二年級,懵懵懂懂, 剛上補習班認識一個朋友,起初跟她很好, 到後來對方開始會欺負我,原因是什麼,不知道。 她是會帶頭搞小圈子的那種女生, 這裡稱呼她叫阿函。 但對方願意跟我講話,我還是會跟她好,一點都不知道要反抗。她喜歡自稱大小姐,很愛威脅人,不停把我當成傭人,我什麼不聽她話,她就又要欺負我。 好多年前的事,說實在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但依稀記得阿函因為我不聽她話,把我逼到牆角,兇我。 那時我第一次知道要反抗,但只敢口頭上要她不要那樣做。 和阿函不好的時候,她就會跟我說之前我們去了哪,她請我吃了什麼,她給我什麼,總共多少錢,要我再還她。 就算以前的事大概都要忘了, 以前舊帳號的訊息都還留著,都還能看到對話有我和補習班其他同學抱怨一直被阿函欺負的事。 - 再來,學校有個朋友,她叫小思。 小思跟我在學校不錯,她說想和我上同間補習班,當時約莫是國小三年級。 補習班暑假會有課,我都會被家人強制送去。 事後想想對我來說,在那裡過的每個暑假, 都是接近地獄般生活的兩個月。 小思在暑假的時候也來了補習班,兩人笑笑的說好以後一起玩,等等一起做什麼。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回過神,小思已經不來找我,而是坐在阿函的位子上和她說笑。 那時跟阿函的關係不一樣了,還會說話, 不過也沒以前那樣都會黏在一起的好。 她其實不怎麼喜歡我,僅是覺得我好欺負吧,所以當個偽笑的假面朋友,以朋友的名義行霸凌之實。 阿函家世好像很好, 小學三年級就一手平板一手手機這樣到補習班, 那些新奇的東西理所當然吸引很多人注意, 包括小思。 她會借平板給小思或是其他人,很輕易地拉攏他們成為朋友。 那種東西,像我這樣一般家庭,阿嬤帶大的小孩,根本不會有。我只能怔怔看著小思和她在一起,玩得那麼開心。 我傳了一張紙條給小思:妳不想理我了嗎? 後來她拿著那紙條過來糾正我錯字,順道給了答覆: 「呃,對,應該吧。」 再來,小思和阿函聯手霸凌我。 言語霸凌、關係霸凌, 阿函的小圈圈裡幾乎容納了全班女生, 當時的我,一個朋友都沒有。 和阿函和好,說想和她坐在一起, 可能,我就是那麼傻, 有朋友比起沒有好,誰還願意跟我說話就跟誰好, 就算她以前很過分。 阿函答應了。 我把我的東西移到阿函旁邊的座位, 隔天,比我早來的阿函和小思,卻把我的東西移到其他座位,我反射抬頭看了眼後座的阿函和小思。 「看什麼看啊?」小思毫不客氣的對著我說。 從後的竊竊私語,卻大得我聽得清,那些我的壞話。 她們說我壞話,喜歡對別人施壓,「你理她的話,我就不跟妳好。」或是無形中排斥我,不用語言的霸凌。 興許,唯一慶幸的就是沒有被動手霸凌吧。 我一人孤單的,活在被她們霸凌,數學不會寫被體罰的兩個月中。 可能有句話叫事出有因,但是我真的做了什麼嗎? 我錯了嗎? 我沒有對她們不友善,我平常就是個內向不善交際的人,這樣子的人的命運,一貫都是被壓榨。 不相信嗎?去看看那些被班上霸凌的人,就懂了。 總是默默忍受著,也不回嘴,造成霸凌者變本加厲。 後來跟阿函幾乎沒有交集,但是她偷了我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一把梳子),她跟我說她很想要,但我真的不能給她。 隔天我的梳子就不見了。 想也知道會是她,都有人跟我說看到她拿了⋯。 那時和阿函已經不同班的我,直接去到她的教室跟她的導師告狀。 身邊圍繞一群她的朋友的阿函,哭著說她沒有,就好像是我,光天化日下錯怪一個人,在亂的是我。 「她就已經說不是她了。」體罰過我的老師,也一臉不悅對著我說。 最後我的東西沒有拿回來,甚至那個做錯事的人反而可以得到大家的心疼和支持。 我看著哭泣的阿函,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 後來和阿函就那樣吧,至於和小思有比較多故事, 具體來說就是在後來不斷吵架又不斷和好,在最後絕交。 很久很久後,我和小思都厭倦那補習班了, 寫不完的評量,和不算太好的班級風氣, 我們起了蹺課的念頭。 誰先開始的不知道,只知道後來我們會拉著對方, 一起蹺課,兩人一起放學去混。 之後小思似乎已經專注於補習班了,我卻不同,我對那補習班還是恨之入骨,卻還被迫要去。 有天,我和小思提出要再一起蹺課的想法, 她拒絕了我。 後來我們沒再一起蹺課過了。 有次我真的有事要請假,我卻在後來聽到另外一個補習班同學告訴我,我完全沒料想到的⋯ 老師針對我和小思之前會蹺課的事和她釐清一遍, 那個同學說她聽到小思跟老師說: 從頭到尾,蹺課都是我拉著她一起去的。 把所有的錯怪到我身上過後,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想害我被老師罵。 就是我沒來的那天。 事實是誰帶誰開始蹺課根本不記得,也不是每次都是我拉著她的,她自己還不是都很樂意,甚至我記得有幾次都是她先有那個意思的。 那天,我和小思絕交。 她背地裡說我壞話,她心裡明明很討厭我, 卻還是若無其事的跟我當朋友,裝作表面很好, 她應該可以說我認識過心機最重的人。 我承認我這個人的不足,我也曾做錯事讓小思不爽,就算道歉也還是造成友誼上或多或少的污點好了⋯ 以前霸凌我,知道我和阿函不合,因為她比較有趣,把我狠狠丟下,造成我到現在的陰影,妳有道歉過嗎? 我曾和妳追究嗎?我曾經報復妳嗎? 我還不是妳一回頭找我,我就不計前嫌。 妳後來和我朋友說我是個雙面人,拜託,誰才是真正那個雙面人? - 終於忍不住,我在六年級換了補習班。 和那時在學校的朋友去同一間補習班,我想衝刺課業,還有認識的人可以放心。 我以為我終於可以迎來平靜的生活。 殊不知,我又在這裡被一群比我小的學弟妹霸凌⋯ - 我在七歲到十六歲,從學校到補習班, 不是被霸凌,就是被朋友背叛和拋棄。 或許我太懦弱,一再容忍,沒有自己的原則和態度, 辦不到保護自己⋯ 也許活該。 但人的個性真的可以說改就改嗎? 我從小被說內向老實,說實在我也很想硬起來保護自己,我想變得更加勇敢堅強。 所以我曾經反抗,卻幫不了自己多少。 霸凌你的那些人,會甩你嗎? (這裡,又是另個故事⋯) 接下來是國中和高中的事了,不管有沒有人看,我都會把想說的說完,大概是兩三篇吧。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經歷,但, 幸運的人,會有人生旅途兩三站, 甚至更多站的幸福吧。 我卻好像每一站,都搭上地獄列車。 懷著忐忑,想前往光明,以前還會期待。 一遍遍,迎來眼前的卻又是一片暗。 -Kanon


  回文
全部留言
B1

你很棒了!

0
匿名
B2

沒事 你總會遇到好人的 祝福你

0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B4

原po加油 我很想繼續看你分享你的這些話☺️ 錯的真的不是你 是那些人抓住了你的內向&老實 天底下有一堆人都是雙面的 有可能你現在看到的好人 也會有想壞的一瞬間 我哥現在高二 他也是從國小被霸凌到畢業的 因為我媽是該校的公務人員所以比較幸運 我媽很常告訴我哥「做人可以老實 但是好意只能適時的給予 因為你不知道他下一秒會不會陷害你」 最後他也是直到畢業讀了私立學校才好轉很多 我想說 原po 保護好自己吧 即使人的個性真的不能說改就改 不過基本上也得學會強硬 絕對不能更脆弱 一旦被發現你又懦弱了 只會被當作把柄而已 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站內我ㄛ😇 (雖然我的年齡真的看起來不能幫上什麼忙 謝謝你的勇氣分享出來讓在這裡的人們知道

0
B5

只能使用一個#號喔 後面那個要刪除

0
匿名
B6

事情已經過去了 能不追究就別再回想會比較好 畢竟都是不好的回憶 重要的事活在當下 活出更好的自己 加油(。•̀ᴗ-)✧ -癡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真的好想快樂活著

這些故事,都是真的,很冗長,寫清我心裡那些數不清或深或淺的傷,從何而來。 十六歲, 對生活茫然失去信心,對自己和未來失望。 那些不幸累積,一路跌跌撞撞, 我都覺得是不是老天注定我這一生都是如此, 現在日子稍微好過一點我都覺得奇蹟, 會想說不定之後就是災難發生。 是我出問題,還是這個世界? 我小學一二年級,懵懵懂懂, 剛上補習班認識一個朋友,起初跟她很好, 到後來對方開始會欺負我,原因是什麼,不知道。 她是會帶頭搞小圈子的那種女生, 這裡稱呼她叫阿函。 但對方願意跟我講話,我還是會跟她好,一點都不知道要反抗。她喜歡自稱大小姐,很愛威脅人,不停把我當成傭人,我什麼不聽她話,她就又要欺負我。 好多年前的事,說實在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但依稀記得阿函因為我不聽她話,把我逼到牆角,兇我。 那時我第一次知道要反抗,但只敢口頭上要她不要那樣做。 和阿函不好的時候,她就會跟我說之前我們去了哪,她請我吃了什麼,她給我什麼,總共多少錢,要我再還她。 就算以前的事大概都要忘了, 以前舊帳號的訊息都還留著,都還能看到對話有我和補習班其他同學抱怨一直被阿函欺負的事。 - 再來,學校有個朋友,她叫小思。 小思跟我在學校不錯,她說想和我上同間補習班,當時約莫是國小三年級。 補習班暑假會有課,我都會被家人強制送去。 事後想想對我來說,在那裡過的每個暑假, 都是接近地獄般生活的兩個月。 小思在暑假的時候也來了補習班,兩人笑笑的說好以後一起玩,等等一起做什麼。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回過神,小思已經不來找我,而是坐在阿函的位子上和她說笑。 那時跟阿函的關係不一樣了,還會說話, 不過也沒以前那樣都會黏在一起的好。 她其實不怎麼喜歡我,僅是覺得我好欺負吧,所以當個偽笑的假面朋友,以朋友的名義行霸凌之實。 阿函家世好像很好, 小學三年級就一手平板一手手機這樣到補習班, 那些新奇的東西理所當然吸引很多人注意, 包括小思。 她會借平板給小思或是其他人,很輕易地拉攏他們成為朋友。 那種東西,像我這樣一般家庭,阿嬤帶大的小孩,根本不會有。我只能怔怔看著小思和她在一起,玩得那麼開心。 我傳了一張紙條給小思:妳不想理我了嗎? 後來她拿著那紙條過來糾正我錯字,順道給了答覆: 「呃,對,應該吧。」 再來,小思和阿函聯手霸凌我。 言語霸凌、關係霸凌, 阿函的小圈圈裡幾乎容納了全班女生, 當時的我,一個朋友都沒有。 和阿函和好,說想和她坐在一起, 可能,我就是那麼傻, 有朋友比起沒有好,誰還願意跟我說話就跟誰好, 就算她以前很過分。 阿函答應了。 我把我的東西移到阿函旁邊的座位, 隔天,比我早來的阿函和小思,卻把我的東西移到其他座位,我反射抬頭看了眼後座的阿函和小思。 「看什麼看啊?」小思毫不客氣的對著我說。 從後的竊竊私語,卻大得我聽得清,那些我的壞話。 她們說我壞話,喜歡對別人施壓,「你理她的話,我就不跟妳好。」或是無形中排斥我,不用語言的霸凌。 興許,唯一慶幸的就是沒有被動手霸凌吧。 我一人孤單的,活在被她們霸凌,數學不會寫被體罰的兩個月中。 可能有句話叫事出有因,但是我真的做了什麼嗎? 我錯了嗎? 我沒有對她們不友善,我平常就是個內向不善交際的人,這樣子的人的命運,一貫都是被壓榨。 不相信嗎?去看看那些被班上霸凌的人,就懂了。 總是默默忍受著,也不回嘴,造成霸凌者變本加厲。 後來跟阿函幾乎沒有交集,但是她偷了我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一把梳子),她跟我說她很想要,但我真的不能給她。 隔天我的梳子就不見了。 想也知道會是她,都有人跟我說看到她拿了⋯。 那時和阿函已經不同班的我,直接去到她的教室跟她的導師告狀。 身邊圍繞一群她的朋友的阿函,哭著說她沒有,就好像是我,光天化日下錯怪一個人,在亂的是我。 「她就已經說不是她了。」體罰過我的老師,也一臉不悅對著我說。 最後我的東西沒有拿回來,甚至那個做錯事的人反而可以得到大家的心疼和支持。 我看著哭泣的阿函,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 後來和阿函就那樣吧,至於和小思有比較多故事, 具體來說就是在後來不斷吵架又不斷和好,在最後絕交。 很久很久後,我和小思都厭倦那補習班了, 寫不完的評量,和不算太好的班級風氣, 我們起了蹺課的念頭。 誰先開始的不知道,只知道後來我們會拉著對方, 一起蹺課,兩人一起放學去混。 之後小思似乎已經專注於補習班了,我卻不同,我對那補習班還是恨之入骨,卻還被迫要去。 有天,我和小思提出要再一起蹺課的想法, 她拒絕了我。 後來我們沒再一起蹺課過了。 有次我真的有事要請假,我卻在後來聽到另外一個補習班同學告訴我,我完全沒料想到的⋯ 老師針對我和小思之前會蹺課的事和她釐清一遍, 那個同學說她聽到小思跟老師說: 從頭到尾,蹺課都是我拉著她一起去的。 把所有的錯怪到我身上過後,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想害我被老師罵。 就是我沒來的那天。 事實是誰帶誰開始蹺課根本不記得,也不是每次都是我拉著她的,她自己還不是都很樂意,甚至我記得有幾次都是她先有那個意思的。 那天,我和小思絕交。 她背地裡說我壞話,她心裡明明很討厭我, 卻還是若無其事的跟我當朋友,裝作表面很好, 她應該可以說我認識過心機最重的人。 我承認我這個人的不足,我也曾做錯事讓小思不爽,就算道歉也還是造成友誼上或多或少的污點好了⋯ 以前霸凌我,知道我和阿函不合,因為她比較有趣,把我狠狠丟下,造成我到現在的陰影,妳有道歉過嗎? 我曾和妳追究嗎?我曾經報復妳嗎? 我還不是妳一回頭找我,我就不計前嫌。 妳後來和我朋友說我是個雙面人,拜託,誰才是真正那個雙面人? - 終於忍不住,我在六年級換了補習班。 和那時在學校的朋友去同一間補習班,我想衝刺課業,還有認識的人可以放心。 我以為我終於可以迎來平靜的生活。 殊不知,我又在這裡被一群比我小的學弟妹霸凌⋯ - 我在七歲到十六歲,從學校到補習班, 不是被霸凌,就是被朋友背叛和拋棄。 或許我太懦弱,一再容忍,沒有自己的原則和態度, 辦不到保護自己⋯ 也許活該。 但人的個性真的可以說改就改嗎? 我從小被說內向老實,說實在我也很想硬起來保護自己,我想變得更加勇敢堅強。 所以我曾經反抗,卻幫不了自己多少。 霸凌你的那些人,會甩你嗎? (這裡,又是另個故事⋯) 接下來是國中和高中的事了,不管有沒有人看,我都會把想說的說完,大概是兩三篇吧。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經歷,但, 幸運的人,會有人生旅途兩三站, 甚至更多站的幸福吧。 我卻好像每一站,都搭上地獄列車。 懷著忐忑,想前往光明,以前還會期待。 一遍遍,迎來眼前的卻又是一片暗。 -Kanon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