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心情板
匿名

#心情 真的很累...

上禮拜因為分組報告的事情 身邊的兩個朋友吵架 朋友A是我的摯友 朋友B也是我的朋友 B問A他們有三個人 然後我跟另一個人去跟她們好嗎 其實我不想要 因為B常常都想躺分 而且我不是很想跟他一組 A就說我不想跟他分開 我承認我們也有錯 沒有跟B溝通好 到最後B變成剩下的一組 要跟別人合併 但奇怪的點是 為什麼不是B分開 而是我跟A要分開 我當然不要啊 之後的事其實我就不太清楚 星期日B主動發訊息跟我抱怨 說被剩下的感覺很不好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 就把錯推在A身上 雖然我知道他總有一天會知道 但當時為了安慰B只好先這樣 當然 事情會東窗事發 今天A發現我跟B講的那些話根本是亂講 我看的出來他對我很失望 其實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不信任我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他就變得不和我坦承 不爽我也不會告訴我 就逕自不理我 但我也不敢問 _ 不光是今天AB的事 其實我對人際關係的問題真的很反感 因為我通常不知道怎麼處理 變成要見人說人話 見鬼說鬼話 也就是我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但人總會說出對自己有利的話來脫身 我正逐漸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上到高中 我只想好好讀書 拚個繁星看看 但因為其實我在班上人緣還算不錯 所以我常常要記誰跟誰吵架 誰跟誰和好 以免去觸碰到他們的那條線 未曾想 這已經變成我需要面對的問題 常常都很為難 因為兩邊都是朋友 然後我又不太會說話 很常造成更深的誤解 甚至有種現象是 因為是班級三大幹部之一 常常變成焦點 有時候做太好 會被人嗆(雖然是別人告訴我) 做不好也會被責怪 班導也要我不要那麼緊繃 但我覺得那是我的責任 就應該做到最好 我很想無視那些流言蜚語 但我發現我做不到 我渴望得到班上所有人的認可 而不是陽奉陰違 做些不乾淨的事 _ 我是真的對友情這種問題很無奈 甚至麻痺 我以為我有我的圈子 外面的世界就與我無關 可我還是大錯特錯 我最不想面對的 終究還是要面對 對什麼事情都能夠很精明 唯獨這件事上 我根本像個傻子 完全不知道怎麼處理 只能說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話 之前說的那些鬼話我都一一記著 也對被我間接傷害到的人感到很抱歉直到現在 _ 我是真的很累 我對世界感到絕望 連我最喜歡看的書 都能描寫出我的沮喪 我逐漸分不出現實跟幻想 因為我時刻活在烏托邦 只為了逃避現實的追打 我失去身邊人的信任 我甚至分不清誰是可信的 是誰把我變成這麼警戒 恐怕是過往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隨波逐流算是蠻多人的通病 但是把錯推在別人身上就不好了 這樣會失望也是自然ㄉ 如果你不想最後成為被大家討厭的人 建議你不要稍微改一下處理方式 你可以對每個人說的話不一樣 但我指的是講話態度那些,而不是子虛烏有的 例如把錯推給別人,或者講的話前後不一 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應付就裝傻或用其他話題帶過 這樣至少不會有事後出包的問題

0
匿名
B2

等等我第二段打錯 是建議稍微改一下,那個不要是原本要打其他的話… 尷尬尷尬的

原 Po 回覆:

好的謝謝我知道了 我也知道我這樣做很不應該 可能我不想失去誰 才做出這種事情 假如今天是我遇到這種事我也會很心寒 下次做事前會先換位思考一下

0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真的很累...

上禮拜因為分組報告的事情 身邊的兩個朋友吵架 朋友A是我的摯友 朋友B也是我的朋友 B問A他們有三個人 然後我跟另一個人去跟她們好嗎 其實我不想要 因為B常常都想躺分 而且我不是很想跟他一組 A就說我不想跟他分開 我承認我們也有錯 沒有跟B溝通好 到最後B變成剩下的一組 要跟別人合併 但奇怪的點是 為什麼不是B分開 而是我跟A要分開 我當然不要啊 之後的事其實我就不太清楚 星期日B主動發訊息跟我抱怨 說被剩下的感覺很不好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 就把錯推在A身上 雖然我知道他總有一天會知道 但當時為了安慰B只好先這樣 當然 事情會東窗事發 今天A發現我跟B講的那些話根本是亂講 我看的出來他對我很失望 其實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不信任我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他就變得不和我坦承 不爽我也不會告訴我 就逕自不理我 但我也不敢問 _ 不光是今天AB的事 其實我對人際關係的問題真的很反感 因為我通常不知道怎麼處理 變成要見人說人話 見鬼說鬼話 也就是我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但人總會說出對自己有利的話來脫身 我正逐漸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上到高中 我只想好好讀書 拚個繁星看看 但因為其實我在班上人緣還算不錯 所以我常常要記誰跟誰吵架 誰跟誰和好 以免去觸碰到他們的那條線 未曾想 這已經變成我需要面對的問題 常常都很為難 因為兩邊都是朋友 然後我又不太會說話 很常造成更深的誤解 甚至有種現象是 因為是班級三大幹部之一 常常變成焦點 有時候做太好 會被人嗆(雖然是別人告訴我) 做不好也會被責怪 班導也要我不要那麼緊繃 但我覺得那是我的責任 就應該做到最好 我很想無視那些流言蜚語 但我發現我做不到 我渴望得到班上所有人的認可 而不是陽奉陰違 做些不乾淨的事 _ 我是真的對友情這種問題很無奈 甚至麻痺 我以為我有我的圈子 外面的世界就與我無關 可我還是大錯特錯 我最不想面對的 終究還是要面對 對什麼事情都能夠很精明 唯獨這件事上 我根本像個傻子 完全不知道怎麼處理 只能說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話 之前說的那些鬼話我都一一記著 也對被我間接傷害到的人感到很抱歉直到現在 _ 我是真的很累 我對世界感到絕望 連我最喜歡看的書 都能描寫出我的沮喪 我逐漸分不出現實跟幻想 因為我時刻活在烏托邦 只為了逃避現實的追打 我失去身邊人的信任 我甚至分不清誰是可信的 是誰把我變成這麼警戒 恐怕是過往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