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甲 「如果你是女生」5
LGBT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我就是無法克制地想對你好。」他說。 我注視著他的臉頰好久,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靜靜地看著病房裡的電視,但他一直按著電視遙控器的按鈕,不斷地轉台,從第20台轉到第60台,再從第60台轉回第20台,我知道,他裝著若無其事,可他正在焦慮。 我沒有說話,我們就沈浸在病房裡的電視吵雜聲裡。 - 我也不是傻子,雖然高中三年的時光裡,我都不曾向同學們出櫃,也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正常」的男生,每當大家問我「交過女朋友沒」?為了逃避異樣的眼光,我也都說「有」,我想在雄性氣場裡讓自己看得像真正的男生,可即便如此,我仍能感受到Z先生對我的情意,真的和對待其他同學不一樣。 「你知道……,」某天,在補習班的物理課下課時,小白對我說。「呃,為什麼……,他……,上課……,總是在看著你?」 小白是個結巴患者,口吃特別嚴重,尤其在焦慮的時候,講話更容易結巴。 「在看我?」我皺起眉頭,看向小白。「什麼意思?」 「他……,他,……一直在……,在看你。」 腦海裡,我立刻聯想到Z先生。 「看我做什麼?」 「我……,怎麼會……,怎麼會知道?」他接著說。 「不是啊,他本來就坐在我後面,他往前看很正常啊。」 「不是……,他是真的在……,在看你。」小白說著。「連在圖書……,圖書館讀書的時候,他也在,……在看你。」 「他……,他……,不會……,不會這樣看……,看我。」 「他……,看你……,看你的時候,很像在看……,看一個女生。」小白接著說。 「你有跟其他人說嗎?」我問。 小白搖了搖頭。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仔細想著Z先生對我做的每一件事情。 他總是跟我形影不離、不斷地拿著我飲料喝、不求回報地為我做任何實習課的成品、每天次放學都等我先走;他還對我壁咚、假裝要親我;還在晚上約我回家睡覺,半夜突然抱住我,講了一些曖昧的話。 『我會陪你考上師大。』 『如果你是女生,就好了。』 『我就是無法克制地想對你好。』 是啊……,哪有鋼鐵直男會對男生壁咚?哪有鋼鐵直男會和男孩形影不離?哪有鋼鐵直男會抱著男生睡覺?又哪有鋼鐵直男會對男孩說這些曖昧的言語? 小白的一席話……,的確驚擾了一直在「裝傻」的我。 我是在裝傻沒錯,我一直刻意忽略Z先生對我的情感,我也一直裝作不知道他可能喜歡上我。縱使小白沒有提起,我也不是一個木頭人,我知道他對我不一般,我能感受到他對我的好,而且那種互動早已經超越了朋友的情誼了,我跟小白再要好,小白也從不會對我說那種話、做那種事。 可為什麼我要裝傻呢? 我不敢在都是男生居多的工科學校裡出櫃,因為我怕自己被排擠;我不敢直接問他是不是喜歡我了,因為我怕是我自己會錯意;我不敢對自己的好朋友動心,因為決定人生下個階段的大考就在眼前了,我不能荒廢課業;我也不敢向他說出我的想法,因為我怕一旦話說開了,那或許我們連朋友都當不上了。 但是,不只有我在刻意壓抑情感,他也是。 我知道他對我好到無微不至;但我也可以從他的言行舉止裡看得出來,他的內心在掙扎、在衝突、在矛盾、在壓抑。 他作勢要親我,罵我白痴便離去;他抱著我睡覺,說是怕我冷到,可開玩笑總有八成是認真的啊!他或許真的想親吻我,可他不敢;他或許想直接把話清楚,可他也不敢;因為他的內心也處於矛盾、衝突。他可能喜歡上我了,可是卻一直克制自己不能越界,因為我是男生,他不能喜歡上男生。 面對同性的愛,他在焦慮。 面對一段超越友誼的關係,我在害怕。 所以我選擇裝傻。 我也只能裝傻,因為這樣,對彼此都好。 - 隔日,醫生囑咐我不能吃太油的食物,最好只吃稀飯跟白土司,還得記得按常吃藥,若還有出血狀況,一定要馬上回診,接著,Z先生便一路陪我回家。 那次模擬考,我在家休養,我沒參加到考試,那是最後次模擬考了。 我母親是上夜班的。而沒去學校的那幾天,Z先生知道我母親晚上都不在,所以補習下課後,都會直接來我家照顧我。 「你明天回家,不要來了。」那幾天,我每天都這麼跟他說。 「不行,你生病了,我要來,不然誰看著你?」 「又不是什麼大病,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 「不行,你媽媽不在,我不放心。」他也每天都這麼回答我。 那幾天,他天天都來,每晚都帶著白土司來我家,而且每早都從我家出發去學校,可我家到學校通勤就要一小時,非常累人,所以那幾天,我也天天都叫他別再來了。 可他卻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他彷彿都已經搬來我家似的,每天晚上補習下課後,就直接從北車搭捷運到民權西路,再搭著226號公車到五常郵局,然後彎進黑漆漆的211巷裡,直到走到我家門口時,便用手機打到我家電話,跟我說他已經在樓下了,要我下去開門。 「你只能吃吐司。」 他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吐司扔給我,接著坐上白色沙發,兩腳張得很開,然後打開身上背著的黑色書包,把數學講義拿出來,裡面塞著一張張斑駁雜亂的筆記活頁紙,字跡密密麻麻的。 「這是今天老師教的範圍,你明天在家可以算一次。」 他每天都幫我做筆記。 「這是補習班發的講義,我有幫你多拿一份。」 他每天都幫我拿講義。 「你明天看不懂的話,我晚上來再教你。」 他每天都說重複的話。 我請了五天的病假,他天天都來我家報到。每晚我都會坐在他的身旁,邊吃吐司,邊問他數學問題。偶而,我還會問他物理裡的力學,只要他會,他便會教我,若他也算不出來,就熬著夜也要算出來教我。 「那為什麼這算出來跟答案不一樣?」我問。 「嗯……,我想想。」當他沉思的時候,他的手會拖著下巴,用指節輕輕地摩擦下巴。 其實,我非常喜歡他認真思考時的模樣。他身高180公分,雖然長相非常普通,走在路上我可能都不會看一眼的那種,可他認真算數學的時候,身上彷彿環繞著一股魔力,很帥、很迷人、很有魅力,會讓我雙眼不斷地直視著他的臉頰。 每次複習完數學,要入睡時,都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多了。若時間還早,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我們便會穿外套走下樓,到後面的重陽橋堤防走走吹風,或坐在坡上看著路人在籃球場上打球。 他已經住在我家一個禮拜了,明日我就要恢復上課了。 等他洗完澡出來,已經半夜十二點半了,他穿著一條棉褲,光著上身走到我的房內,然後坐在梳妝台的面前,拿著我的浴巾擦著他濕著的頭髮,再拿起吹風機吹一下頭髮。 可他總不會吹到完全乾,他的玉米鬚瀏海還有一點濕濕的,幾根髮絲像張毛皮似的,結成了一團一團的毛團,尤其是他的後腦勺,頭髮幾乎沒乾,只見他用指結梳理自己的頭髮。 我躺在床上,邊看著他在鏡子前整理頭髮的模樣,邊默背著相異物的直線排列公式,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Pn取r=n!/(n-r)!=n x (n-1) x ( n-2) x…x(n-r+1)……。 等他整理完頭髮,他穿上了吊嘎,然後走到門旁,手往牆壁上的電燈開關一甩,房間頓時暗了。 「在念經喔?」他躺了下來。 我沒有回應他,等他躺好了,我便不背了。 雖然他把燈關了,但窗子外的路燈還亮著,光線穿過正隨著微風婆娑起舞的窗簾,打在金黃色的木製地板上。我別過頭看向他,他正閉著雙眼,準備要入睡了。 我心裡想著,再過一個月就統測了,我竟然錯過這次模擬考,也不知道自己的複習內容有沒有跟上大家,雖然這幾天,我總嚷著要Z先生不要來我家,但幸虧他來了,還幫我帶來筆記,我才有辦法跟上進度。看著他的側臉,頓時覺得他是個好貼心的男孩。 接著,我又想著,統測結束後,就是六月的畢業典禮了,我還能跟Z先生相處多久?畢業之後,我們還會聯絡嗎?雖然他說要和我一起考上師大,但萬一,我們考上不同學校,那我們以後還會這麼要好嗎?如果我在北、他在南,或他在北、我在南,那我們該怎麼維持這麼親密的關係? 突然之間,我希望自己的病不要好,我好像習慣他每天來我家的日子了。每天早晨,第一眼看見的是他睡眼惺忪的臉頰;每天晚上,最後一眼看見的是他昏昏欲睡的臉龐;每天,他都和我道早安,每天,他都和我說晚安。 如果我的病好了,是不是就會失去他的陪伴了?如果我能病得再嚴重一點,我們這樣朝夕相處的時間,是不是就能夠更長些了?每天有他的照顧、每天有他的陪伴,那又該有多麽的幸福? 「看什麼?」他低聲問。他嘴裡的每個字都黏在一起,聽不是很清楚。 「沒什麼。」我轉回來,看向天花板答應。 在只有窗外微小的光線裡,我閉上了雙眼,正準備和他一同入睡,想著要快點睡覺,明天還得早起上學呢。 可過沒多久,他的左手指節躁動了起來,在棉被裡輕輕別過我的手肘,然後握住我的右手。 我睜開雙眼,又看向他的臉龐;微弱光線裡,我看見他正吞了口口水,喉結上下移動,可他沒有說話,也沒有睜開眼睛。 在棉被裡,他的手繼續躁動。他用指節輕撫著我的每一根手指,再緩緩摸著我的手心,接著牽住了我的手,再慢慢地將我的手往他的身上移動,然後放在他的棉褲之上,再握向他的私處。隔著一層棉褲和內褲,我能仍感受到他陽具的溫熱,很大、很粗、很硬、很熱。 我呆躺在床上,看著他閉著眼的臉頰,一場道德底線的拉扯浮上檯面。 我的手該伸回來嗎?還是就不顧一切地掏弄? 作為一個生物我,我應該放縱自己一回,畢竟孟子說過:「飲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性不過就是個動物生存的本能之一,追求性的愉悅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機會來了,那我應該馬上將手伸進他的褲檔裡,然後解決今晚我們共同的生理慾望,畢竟,我們正處於血氣方剛的青春時期,在這種寂寞難耐的夜晚,我們必須彼此溫暖才能度過。 可又作為一個社會我,我有一條道德底線,他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好同學,即使某個層面上,我對他有一定的好感,這種好感甚至達到朋友之上、戀人之下,但倘若我立刻將手伸進他的褲檔,解決彼此的慾望了,那麼明日起床,我們該如何面對彼此?那我們關係會如何發展?是朋友?是戀人?還是什麼都不是? 我的手就這麼任他放在他的私處,他抓住我的手,在他的陽具上下撫摸。 我們就快跨越禁地了。 再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 可我的手似乎收不回來了。 我該怎麼辦? 脆  https://www.threads.net/@oarsdawn 專用ig https://www.instagram.com/oarsdawn?igsh=bTdwcmkzNHJ6NTZm&utm_source=qr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B1 {{commentMoment( "2024-07-08T22:57:34.070Z" )}}

咦?

咦?
0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甲 「如果你是女生」5

「我就是無法克制地想對你好。」他說。 我注視著他的臉頰好久,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靜靜地看著病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原po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請選擇刪除文章原因
請選擇刪除留言原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