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時事板
#轉載 患有抑鬱症會有感受?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情緒低落,生活茫然,感覺不到意義,不光對學習提不起精神,即使是最喜歡的活動也幾乎不再感到快樂。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差不多一個月。直到漸漸發現在一個課外活動中喜歡上了一個男生,每到週末要在同一個場合遇見,心裡就無比期待地小鹿亂撞。生活從低落陰暗的狀態不知不覺變回了陽光燦爛有盼頭。雖然一個月後發現並不是適合的人,但是心情還是走回了有晴有陰的穩定軌道。 在地球上,大約每10個人就有一個人在一生中可能經歷一次或者多次的抑鬱症。在全球範圍內,抑鬱症每年會影響三億人,其中每年有80萬人死於自殺。抑鬱症導致的死亡已經成為15歲到29歲的年輕人中第二大致死原因。在抑鬱發作中,做什麼都不開心,即使是平時最喜歡的活動,這個時候都提不起興趣,感覺沒有任何事情可以給自己帶來快樂。 與鬱悶不同,抑鬱的症狀要持續2周以上才叫抑鬱症。有一個朋友曾經挺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抑鬱期。他告訴我,他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有什麼問題,直到有一天,他總結最近的生活,發現本來很外向的他竟然幾個月都沒有和任何人出去玩了,而每次答應了別人出去吃飯或者戶外活動,都在最後一刻滿懷愧疚地爽了約,因為“就是不想去”。也直到這時,他才覺得自己可能需要看醫生了。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有3億五千萬人經歷過或正在經受抑鬱症折磨,而雙相情感障礙的人數有六千萬。因為抑鬱症會導致一些人負責記憶的海馬體神經元有20%的凋亡,所以抑鬱症病人中很大一部分人會出現認知損失,比如記憶力、注意力下降,難以作決策等等。很多抑鬱症患者明顯感覺思維變得比較模糊,不像得抑鬱之前那麼清楚。 差不多一半的抑鬱或者雙相情感障礙病人在痊癒後,認知能力仍然得不到改善。科學家發現,腎臟分泌的促紅細胞生成素可以明顯增强抑鬱症病人的認知能力,效果在6個星期後仍然得以維持。促紅細胞生成素平時會用於提高運動員的運動表現,現在發現在重性抑鬱病人中也有效果。不過並不是什麼人都能服用這種激素,因為會新增血液紅細胞密度,囙此吸烟的人或者有血栓記錄的人都不適合服用。 抑鬱的其中一個典型體驗是內疚和自責。抑鬱症患者從內心深處覺得自己不够好甚至一無是處,抑鬱期間內心“充滿負能量”。想要向人傾吐他們內心的痛苦和無助,卻又害怕給別人帶來麻煩,對不起別人。他們希望自己可以做好工作,過好生活,但是抑鬱期間的心理能量缺乏,使得他們常常力有不逮,於是感到無助和後悔,甚至變得恨自己。就像曾經收到的一個留言:“其實,如果能說得出來,抑鬱症也不會到自殺的地步。有些時候對於抑鬱症病人來說就是,說出來矯情,或者一直不斷地重複著別人覺得根本不以為然的痛苦,然後每次在要說出口時就又不想說了。” 抑鬱會不知不覺地體現在行為的各個方面,比如呼吸的時候會有深深的“歎氣樣呼吸”,表情减少,肩膀下垂,步伐沉重等。 有時,抑鬱症患者還會出現一些明顯不真實的消極念頭,或是出現幻覺。若干年前曾經有一個遠渡重洋去大洋洲留學的朋友,好幾年沒聯系,有一天突然在網上和我聊起來,告訴我她之前得了抑鬱症。她說,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洗澡的時候會聽到有人說話,關了水之後又什麼都沒有了。她一個人住,很害怕是不是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我告訴她,幻覺也是抑鬱症患者可能出現的症狀。 Kamilla W Miskowiak,et al. Effects of erythropoietin on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neurocognitive deficits in depression and bipolar disorder. Trials. 2010 Oct 13. doi: 10.1186/1745-6215-11-97 C D Pandya et al,Transglutaminase 2 overexpression induces depressive-like behavior and impaired TrkB signaling in mice,Molecular Psychiatry,13 September 2016 Leonie Welberg,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2,435(August 2011)| doi:10.1038/nrn3072,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dark side of depression C L Raison,and A H Mille,The evolutionary significance of depression in Pathogen Host Defense(PATHOS-D),Molecular Psychiatry,31 January 2012 Laura Pulkki-Råback et al.,Living alone and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 use: a prospective study in a working-age population,BMC Public Health2012 作者|酷炫腦 耶魯大學 精神病學博士後 著作版權歸作者所有


  回文
全部留言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轉載 患有抑鬱症會有感受?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情緒低落,生活茫然,感覺不到意義,不光對學習提不起精神,即使是最喜歡的活動也幾乎不再感到快樂。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差不多一個月。直到漸漸發現在一個課外活動中喜歡上了一個男生,每到週末要在同一個場合遇見,心裡就無比期待地小鹿亂撞。生活從低落陰暗的狀態不知不覺變回了陽光燦爛有盼頭。雖然一個月後發現並不是適合的人,但是心情還是走回了有晴有陰的穩定軌道。 在地球上,大約每10個人就有一個人在一生中可能經歷一次或者多次的抑鬱症。在全球範圍內,抑鬱症每年會影響三億人,其中每年有80萬人死於自殺。抑鬱症導致的死亡已經成為15歲到29歲的年輕人中第二大致死原因。在抑鬱發作中,做什麼都不開心,即使是平時最喜歡的活動,這個時候都提不起興趣,感覺沒有任何事情可以給自己帶來快樂。 與鬱悶不同,抑鬱的症狀要持續2周以上才叫抑鬱症。有一個朋友曾經挺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抑鬱期。他告訴我,他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有什麼問題,直到有一天,他總結最近的生活,發現本來很外向的他竟然幾個月都沒有和任何人出去玩了,而每次答應了別人出去吃飯或者戶外活動,都在最後一刻滿懷愧疚地爽了約,因為“就是不想去”。也直到這時,他才覺得自己可能需要看醫生了。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有3億五千萬人經歷過或正在經受抑鬱症折磨,而雙相情感障礙的人數有六千萬。因為抑鬱症會導致一些人負責記憶的海馬體神經元有20%的凋亡,所以抑鬱症病人中很大一部分人會出現認知損失,比如記憶力、注意力下降,難以作決策等等。很多抑鬱症患者明顯感覺思維變得比較模糊,不像得抑鬱之前那麼清楚。 差不多一半的抑鬱或者雙相情感障礙病人在痊癒後,認知能力仍然得不到改善。科學家發現,腎臟分泌的促紅細胞生成素可以明顯增强抑鬱症病人的認知能力,效果在6個星期後仍然得以維持。促紅細胞生成素平時會用於提高運動員的運動表現,現在發現在重性抑鬱病人中也有效果。不過並不是什麼人都能服用這種激素,因為會新增血液紅細胞密度,囙此吸烟的人或者有血栓記錄的人都不適合服用。 抑鬱的其中一個典型體驗是內疚和自責。抑鬱症患者從內心深處覺得自己不够好甚至一無是處,抑鬱期間內心“充滿負能量”。想要向人傾吐他們內心的痛苦和無助,卻又害怕給別人帶來麻煩,對不起別人。他們希望自己可以做好工作,過好生活,但是抑鬱期間的心理能量缺乏,使得他們常常力有不逮,於是感到無助和後悔,甚至變得恨自己。就像曾經收到的一個留言:“其實,如果能說得出來,抑鬱症也不會到自殺的地步。有些時候對於抑鬱症病人來說就是,說出來矯情,或者一直不斷地重複著別人覺得根本不以為然的痛苦,然後每次在要說出口時就又不想說了。” 抑鬱會不知不覺地體現在行為的各個方面,比如呼吸的時候會有深深的“歎氣樣呼吸”,表情减少,肩膀下垂,步伐沉重等。 有時,抑鬱症患者還會出現一些明顯不真實的消極念頭,或是出現幻覺。若干年前曾經有一個遠渡重洋去大洋洲留學的朋友,好幾年沒聯系,有一天突然在網上和我聊起來,告訴我她之前得了抑鬱症。她說,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洗澡的時候會聽到有人說話,關了水之後又什麼都沒有了。她一個人住,很害怕是不是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我告訴她,幻覺也是抑鬱症患者可能出現的症狀。 Kamilla W Miskowiak,et al. Effects of erythropoietin on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neurocognitive deficits in depression and bipolar disorder. Trials. 2010 Oct 13. doi: 10.1186/1745-6215-11-97 C D Pandya et al,Transglutaminase 2 overexpression induces depressive-like behavior and impaired TrkB signaling in mice,Molecular Psychiatry,13 September 2016 Leonie Welberg,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2,435(August 2011)| doi:10.1038/nrn3072,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dark side of depression C L Raison,and A H Mille,The evolutionary significance of depression in Pathogen Host Defense(PATHOS-D),Molecular Psychiatry,31 January 2012 Laura Pulkki-Råback et al.,Living alone and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 use: a prospective study in a working-age population,BMC Public Health2012 作者|酷炫腦 耶魯大學 精神病學博士後 著作版權歸作者所有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