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感情板
匿名
#愛情 寫在17歲之後 Part 3 滂沱

三年前,夕陽餘暉下的靦腆 https://meteor.today/article/-mrKqa 寫在17歲之後 Part 1 如初 https://meteor.today/article/Eco0ht 寫在17歲之後 Part 2 輕放 https://meteor.today/article/iJ9hot 「學姊,妳還好嗎?」 是球隊的學弟。 「不舒服就早點回去休息喔,不要逞強。」 結果還是被發現了嗎?即使戴著口罩。 『對..對不起…』 越來越多人圍過來了。我該逃走嗎? 『我好像有點發燒了…今天可能沒辦法跟你們訓練….』 「不要道歉。給我回去。現在。」 隊長說話了。 「妳做的夠多了,快回去休息,不要吹風。」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們, 其實我沒有發燒,只是有點想哭。 -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覺得不太對勁。 不管做什麼都感覺不順、 明明沒有考不好、明明沒有遇到什麼挫折,沒有吵架 但就是不太對勁。 心裡空空的,就只能靠眼淚來填。 隔天早上醒來,眼睛好痠、臉頰和頭髮濕漉漉的 像是清晨的露水 或者是泌溢現象? 隨手抓了口罩出門,打算逢人就指著自己的喉嚨 用氣音說道,抱歉我沒聲音了。 這樣一來,沒人會發現我在哭吧? 一整天,我都在倒數。 倒數著幾分鐘後下課、倒數著距離放學還有多久。 倒數著、暗藏著,祈禱著能快轉、祈禱著不要進到隔壁座位的視線、祈禱這該死的眼淚快停下來。 下課就趴著裝睡,鐘響再抬頭。 不要跟任何人講到話, 我不會被發現的吧? 今天放學後,還能去練球嗎? 我不知道。不想要脆弱被攤在陽光下,即使是那種浪漫的夕陽,即使是他。 但是,好想見他,想聽一聲沒事吧。 - 是最後一節課的鐘聲了,距離放學剩下最後45分鐘。 會撐過去的吧? 「那個…小昭,」 可惡,失敗了。 「妳還好嗎?」 不好,超級不好。 「剛才有人要我拿給妳的。」 一條七七乳加。 會是他送的嗎? - 「乾,妳咳成這樣還要留下來練球?」 『(點頭) (用眼睛笑)』 反正,有口罩作為偽裝,會掩藏得很好的吧? - 我坐在場邊,聽著球落下、彈跳的聲音, 嘗試在風中數著攻擊步的節奏、聽球與掌心接觸的韻律,還有空氣中無聲的默契。 數著那樣的拍點和腳步,想著比賽的熱血沸騰,想著陽光和日落,嘗試在風雨之後找到屬於自己的平和。不管怎樣,雨過總是會天晴的吧? 「小昭,妳有空嗎?」 這聲音是… 「我想去警衛室拿打氣筒,」 是他。 「一起走嗎?」 我睜開眼睛,起身。 - 他沒有問我還好嗎,我也沒有提起七七乳加。 但一路這樣並肩走著,就像回到了從前的時刻。 就這樣維持著稍傾就能碰到彼此指尖的距離,但誰也不敢再靠近,像是在玩一場先出聲就輸了的遊戲。 「叔叔,我們要借打氣筒,請問可以嗎!」 『唉呦,是小勳喔?』 『來你先跟叔叔說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在一起,我再考慮要不要借你。』 臉頰好燙,該不會真的發燒了吧? 『小昭妳過來,我跟妳說啦。』 『高中吼,念書很重要,啊但是像小勳這麼好的人,錯過了很可惜捏。』 『唉呦,我在跟小昭講話,你站在旁邊臉那麼紅,能看嗎?』 『來啦,不鬧了,你們在這裡打完氣再回去。』 「呃…那妳拿球,我來打好了?」 (點頭) (笑) 空氣灌入扁掉的排球,變形的logo逐漸膨潤, 氮氧的比例是4:1,但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有打進別的東西, 只是感覺心裡跟著鼓鼓脹脹的,視線所及的範圍也不再因為濕氣過重而模糊。 「好了!這樣應該夠滿了吧?」 「走吧!我們去做球操。」 『(我嗎?)』我瞪大眼睛,指著自己,作為示意。 此時此刻,笑而不語,不再是我的專利,而成為了某種默契。 你是滂沱過後的彩虹。 -1936 https://meteor.today/article/RvAlyt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愛情 寫在17歲之後 Part 3 滂沱

三年前,夕陽餘暉下的靦腆 https://meteor.today/article/-mrKqa 寫在17歲之後 Part 1 如初 https://meteor.today/article/Eco0ht 寫在17歲之後 Part 2 輕放 https://meteor.today/article/iJ9hot 「學姊,妳還好嗎?」 是球隊的學弟。 「不舒服就早點回去休息喔,不要逞強。」 結果還是被發現了嗎?即使戴著口罩。 『對..對不起…』 越來越多人圍過來了。我該逃走嗎? 『我好像有點發燒了…今天可能沒辦法跟你們訓練….』 「不要道歉。給我回去。現在。」 隊長說話了。 「妳做的夠多了,快回去休息,不要吹風。」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們, 其實我沒有發燒,只是有點想哭。 -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覺得不太對勁。 不管做什麼都感覺不順、 明明沒有考不好、明明沒有遇到什麼挫折,沒有吵架 但就是不太對勁。 心裡空空的,就只能靠眼淚來填。 隔天早上醒來,眼睛好痠、臉頰和頭髮濕漉漉的 像是清晨的露水 或者是泌溢現象? 隨手抓了口罩出門,打算逢人就指著自己的喉嚨 用氣音說道,抱歉我沒聲音了。 這樣一來,沒人會發現我在哭吧? 一整天,我都在倒數。 倒數著幾分鐘後下課、倒數著距離放學還有多久。 倒數著、暗藏著,祈禱著能快轉、祈禱著不要進到隔壁座位的視線、祈禱這該死的眼淚快停下來。 下課就趴著裝睡,鐘響再抬頭。 不要跟任何人講到話, 我不會被發現的吧? 今天放學後,還能去練球嗎? 我不知道。不想要脆弱被攤在陽光下,即使是那種浪漫的夕陽,即使是他。 但是,好想見他,想聽一聲沒事吧。 - 是最後一節課的鐘聲了,距離放學剩下最後45分鐘。 會撐過去的吧? 「那個…小昭,」 可惡,失敗了。 「妳還好嗎?」 不好,超級不好。 「剛才有人要我拿給妳的。」 一條七七乳加。 會是他送的嗎? - 「乾,妳咳成這樣還要留下來練球?」 『(點頭) (用眼睛笑)』 反正,有口罩作為偽裝,會掩藏得很好的吧? - 我坐在場邊,聽著球落下、彈跳的聲音, 嘗試在風中數著攻擊步的節奏、聽球與掌心接觸的韻律,還有空氣中無聲的默契。 數著那樣的拍點和腳步,想著比賽的熱血沸騰,想著陽光和日落,嘗試在風雨之後找到屬於自己的平和。不管怎樣,雨過總是會天晴的吧? 「小昭,妳有空嗎?」 這聲音是… 「我想去警衛室拿打氣筒,」 是他。 「一起走嗎?」 我睜開眼睛,起身。 - 他沒有問我還好嗎,我也沒有提起七七乳加。 但一路這樣並肩走著,就像回到了從前的時刻。 就這樣維持著稍傾就能碰到彼此指尖的距離,但誰也不敢再靠近,像是在玩一場先出聲就輸了的遊戲。 「叔叔,我們要借打氣筒,請問可以嗎!」 『唉呦,是小勳喔?』 『來你先跟叔叔說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在一起,我再考慮要不要借你。』 臉頰好燙,該不會真的發燒了吧? 『小昭妳過來,我跟妳說啦。』 『高中吼,念書很重要,啊但是像小勳這麼好的人,錯過了很可惜捏。』 『唉呦,我在跟小昭講話,你站在旁邊臉那麼紅,能看嗎?』 『來啦,不鬧了,你們在這裡打完氣再回去。』 「呃…那妳拿球,我來打好了?」 (點頭) (笑) 空氣灌入扁掉的排球,變形的logo逐漸膨潤, 氮氧的比例是4:1,但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有打進別的東西, 只是感覺心裡跟著鼓鼓脹脹的,視線所及的範圍也不再因為濕氣過重而模糊。 「好了!這樣應該夠滿了吧?」 「走吧!我們去做球操。」 『(我嗎?)』我瞪大眼睛,指著自己,作為示意。 此時此刻,笑而不語,不再是我的專利,而成為了某種默契。 你是滂沱過後的彩虹。 -1936 https://meteor.today/article/RvAlyt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