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雙月徵文 最後一次說愛你 #01

我問你喔 磁鐵,如果兩個正極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啊? 依稀記得那天午後坐在圖書館外的涼亭吹著清涼的微風,那是每天讀書讀累了總會不約而同在一起休息的地方,我們聊著天吃著你總是習慣隨身攜帶的巧克力棒,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的我問了你這樣的問題。 「哈?會彈開呀笨蛋,你讀書讀傻了啊……來,再一根!」你用手拍了拍我的頭,總喜歡把我的頭髮弄得亂糟糟的,另一手從束口袋中掏出第二根巧克力棒遞給我,臉上的笑容不曾間斷。 你一手一根巧克力棒,看起來吃得很幸福,所以我也學你把第二根巧克力棒的袋子打開左右各一口的吃了起來,令我不禁想起了前幾年在醫院為我看病的醫生。 「經過這麼多次的心理測驗,嗯…診斷結果調查單上寫得很明確,這是ICD-10裡的F66.0啊。」醫生一邊這麼跟我說,一手在旁邊的小盒子裡探了探拿出每次來找他固定都會請我吃的巧克力棒,不過這次他給了我兩根,大概是怕我反應太大吧。 ICD-10 F66.0講得好聽一點叫做性成熟障礙,難聽一點就是一種焦慮症。這是一種很特殊的疾病,一般人大概連想都沒想過為什麼自己生出來是男生,喜歡玩的是小汽車而不是洋娃娃。我長得很帥,雖然這樣聽起來感覺挺自戀的,但我真的挺喜歡我的長相,皮膚白皙沒有青春痘,也有173公分的身高,亮黑的頭髮無論何時看都很耀眼。長得好看在社交方面完全沒有問題,讓我很容易就能跟班上的女生玩在一起,但也多虧這樣的外表導致在學校裡有一小坨迷妹總愛在下課在暗中偷拍我。 我相信有很多男同學羨慕我,有些甚至討厭我,說我娘娘腔,但是對於此事我實在不想管太多,因為我果然還是喜歡男生,畢竟我還是認為我本應該是女孩子才對。 眼前的風景本來都沒什麼在動,你緩緩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回去嗎?」手指指向離涼亭不遠處的圖書館,距離很近,暗示著再不久就要分開了。 在涼風的吹拂下時間很快就過了半個小時,眼看就要回圖書館,但我還想再跟你多聊聊,「如果有一個男生說喜歡你……你會怎麼辦?」手在無意中扯了他的衣服下擺,口中不小心吐出一絲緊張不安,只好快點站起來裝作一般的聊天打屁。 「嗯……我還沒有想過這種問題誒,你是最近看到什麼書才這樣問的嗎?我個人不太喜歡同性戀呢哈哈哈。」你手插口袋不在意的回答,卻隱隱約約感受到你對同性戀者的鄙視,這個我不是太在意,不過對於這番話我反覆思考了一陣子,一直沒有得出結論,對你來說,我是女生,沒錯吧? 只要我還認為自己是女生,就可以繼續喜歡著你,對吧?我有這個權利吧?那麼我向你告白,你會接受我嗎,接受身份這麼不平凡的我。 那些話之後我們就在圖書館分手了,你讀你的我讀我的,就像我們之間一樣,完全沒有交會點,要說有的話那就是都在這個時候來圖書館看書吧?剛認識你的時候我就這麼想過了,我們只是剛好到附近的讀書館看書,同時會在涼亭休息的兩人,一開始在涼亭遇到對方時沒有半句交談,瀰漫在空氣中的頂多只有巧克力棒甜甜的香氣和尷尬而已,久而久之就習慣對方的存在了,你會請我吃巧克力棒,我也偶爾會帶飲料一起享用,聊聊天,看看在附近走動的人們和在枝頭上高歌的鳥兒,不知不覺中身體都會自動走到圖書館,想要每天過來第一眼就看到你,珍惜待在一起的每一刻,才發現自己早已喜歡上你了。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個禮拜,每天與你見面,正常的聊天讓我感到安心,就像是我沒有問過那種敏感的問題一般,還是跟以前一樣三天兩頭拍我肩膀,抓著我的手在手心寫字,明明你沒有變,但我看你的心態卻變了,對你來說我果然還是男生。如果不是男生的話,你還會對我這麼頻繁的有肢體上的接觸嗎?跟你坦白的話,你還願意每天跟我見面嗎?向你告白的話,我們還能是朋友嗎? 今天的涼亭依舊有你我的交談聲,「剛剛走過去那個女生好漂亮喔!」你的眼睛緊緊盯著那女孩走過的痕跡,就像我總是看著我們分開時你的背影,「嗯,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我笑著說,可怎麼笑著笑著,就流下了淚。 你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慌慌張張的在束口袋裡翻來翻去,大概是在找衛生紙吧?我揮了揮手,用雙手撐起有些搖晃的身體向圖書館的另一端走去,「我愛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到,但是這是我第一次向你告白,也會是最後一次。 感覺時間明明沒有過多久,但是腿已經痠得走不動了,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好幾公里外的河濱公園,以前去醫院檢定完都固定會去那邊一邊吃巧克力棒一邊看夕陽落下,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來這裡看夕陽了,但這大概是最後一次來了吧。 有人問過我,如果牌局剛開始就拿到自己不想要的牌,那該怎麼做才會讓自己贏的開心呢?我的回答是 那麼,就進入下一個牌局吧。 - 拜託讓我拿到,讓我能夠有愛上你資格的牌。


  回文
全部留言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B2

F66 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ural disorders associated with sexual development and orientation Note: Sexual orientation by itself is not to be regarded as a disorder. 性取向不應該被視為疾病,所以文中精神病的說法非常地不恰當。 從那句我也感到有些冒犯。

原 Po 回覆:

有冒犯到真的很抱歉,可能是我的文獻沒有查清楚,但也有些文獻上面是有寫說他屬於精神醫學,那麼改為焦慮症是否會比較恰當?

0
B3

對,它被分為精神醫學,但要注意F66.0這個診斷的定義是「The patient suffers from uncertainty about his or her gender identity or sexual orientation, which causes anxiety or depression.」。也就是說,真正使診斷成立的是焦慮與沮喪,而不是性取向。 希望自己做為異性這個想法本身不是疾病。即使認為自己是異性,也不一定會感到焦慮。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雙月徵文 最後一次說愛你 #01

我問你喔 磁鐵,如果兩個正極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啊? 依稀記得那天午後坐在圖書館外的涼亭吹著清涼的微風,那是每天讀書讀累了總會不約而同在一起休息的地方,我們聊著天吃著你總是習慣隨身攜帶的巧克力棒,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的我問了你這樣的問題。 「哈?會彈開呀笨蛋,你讀書讀傻了啊……來,再一根!」你用手拍了拍我的頭,總喜歡把我的頭髮弄得亂糟糟的,另一手從束口袋中掏出第二根巧克力棒遞給我,臉上的笑容不曾間斷。 你一手一根巧克力棒,看起來吃得很幸福,所以我也學你把第二根巧克力棒的袋子打開左右各一口的吃了起來,令我不禁想起了前幾年在醫院為我看病的醫生。 「經過這麼多次的心理測驗,嗯…診斷結果調查單上寫得很明確,這是ICD-10裡的F66.0啊。」醫生一邊這麼跟我說,一手在旁邊的小盒子裡探了探拿出每次來找他固定都會請我吃的巧克力棒,不過這次他給了我兩根,大概是怕我反應太大吧。 ICD-10 F66.0講得好聽一點叫做性成熟障礙,難聽一點就是一種焦慮症。這是一種很特殊的疾病,一般人大概連想都沒想過為什麼自己生出來是男生,喜歡玩的是小汽車而不是洋娃娃。我長得很帥,雖然這樣聽起來感覺挺自戀的,但我真的挺喜歡我的長相,皮膚白皙沒有青春痘,也有173公分的身高,亮黑的頭髮無論何時看都很耀眼。長得好看在社交方面完全沒有問題,讓我很容易就能跟班上的女生玩在一起,但也多虧這樣的外表導致在學校裡有一小坨迷妹總愛在下課在暗中偷拍我。 我相信有很多男同學羨慕我,有些甚至討厭我,說我娘娘腔,但是對於此事我實在不想管太多,因為我果然還是喜歡男生,畢竟我還是認為我本應該是女孩子才對。 眼前的風景本來都沒什麼在動,你緩緩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回去嗎?」手指指向離涼亭不遠處的圖書館,距離很近,暗示著再不久就要分開了。 在涼風的吹拂下時間很快就過了半個小時,眼看就要回圖書館,但我還想再跟你多聊聊,「如果有一個男生說喜歡你……你會怎麼辦?」手在無意中扯了他的衣服下擺,口中不小心吐出一絲緊張不安,只好快點站起來裝作一般的聊天打屁。 「嗯……我還沒有想過這種問題誒,你是最近看到什麼書才這樣問的嗎?我個人不太喜歡同性戀呢哈哈哈。」你手插口袋不在意的回答,卻隱隱約約感受到你對同性戀者的鄙視,這個我不是太在意,不過對於這番話我反覆思考了一陣子,一直沒有得出結論,對你來說,我是女生,沒錯吧? 只要我還認為自己是女生,就可以繼續喜歡著你,對吧?我有這個權利吧?那麼我向你告白,你會接受我嗎,接受身份這麼不平凡的我。 那些話之後我們就在圖書館分手了,你讀你的我讀我的,就像我們之間一樣,完全沒有交會點,要說有的話那就是都在這個時候來圖書館看書吧?剛認識你的時候我就這麼想過了,我們只是剛好到附近的讀書館看書,同時會在涼亭休息的兩人,一開始在涼亭遇到對方時沒有半句交談,瀰漫在空氣中的頂多只有巧克力棒甜甜的香氣和尷尬而已,久而久之就習慣對方的存在了,你會請我吃巧克力棒,我也偶爾會帶飲料一起享用,聊聊天,看看在附近走動的人們和在枝頭上高歌的鳥兒,不知不覺中身體都會自動走到圖書館,想要每天過來第一眼就看到你,珍惜待在一起的每一刻,才發現自己早已喜歡上你了。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個禮拜,每天與你見面,正常的聊天讓我感到安心,就像是我沒有問過那種敏感的問題一般,還是跟以前一樣三天兩頭拍我肩膀,抓著我的手在手心寫字,明明你沒有變,但我看你的心態卻變了,對你來說我果然還是男生。如果不是男生的話,你還會對我這麼頻繁的有肢體上的接觸嗎?跟你坦白的話,你還願意每天跟我見面嗎?向你告白的話,我們還能是朋友嗎? 今天的涼亭依舊有你我的交談聲,「剛剛走過去那個女生好漂亮喔!」你的眼睛緊緊盯著那女孩走過的痕跡,就像我總是看著我們分開時你的背影,「嗯,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我笑著說,可怎麼笑著笑著,就流下了淚。 你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慌慌張張的在束口袋裡翻來翻去,大概是在找衛生紙吧?我揮了揮手,用雙手撐起有些搖晃的身體向圖書館的另一端走去,「我愛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到,但是這是我第一次向你告白,也會是最後一次。 感覺時間明明沒有過多久,但是腿已經痠得走不動了,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好幾公里外的河濱公園,以前去醫院檢定完都固定會去那邊一邊吃巧克力棒一邊看夕陽落下,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來這裡看夕陽了,但這大概是最後一次來了吧。 有人問過我,如果牌局剛開始就拿到自己不想要的牌,那該怎麼做才會讓自己贏的開心呢?我的回答是 那麼,就進入下一個牌局吧。 - 拜託讓我拿到,讓我能夠有愛上你資格的牌。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