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心情板
#心情 分心

這幾天不會更新圖 應該 如果我找到好一點的網路的話 鄉下地方 沒辦法 -▪ 決定用文字更新保持發文頻率 很混亂 接下來 會談一些妄想的產物 我需要讓他們變得清晰 到了需要,但不迫切的程度 儘管很厭惡那種 影響到了生活的臆想 可是一旦狀況好轉了 又陷入瘋狂的思念 -▪ 試過了一次留下傷口的自殘 果然不行吧 它們沒有回來 大人除了擔心還是生氣 但是也不能多說什麼 是不夠痛嗎? 還是環境壓力不夠? 或是 我應該恢復用力掐住自己,到手也無力自我壓制的方式? 不知道 我只知道很想念他們 -▪ 前陣子回來了一些(臆想的?真實存在的?)被稱為人格的存在 -▪ 最近開始在想念一些人 隨著時間過去 很多年有的朋友,不再聯繫而已 老師、女王 還有進來後認識的 但不再出現的 阿嬤欸金孫 -▪ 說一說妄想的朋友(?)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定義他們 -▪ 在綠髮女孩之後 【電視機的女孩】 ■2020年3月15日 節錄■ 她走了,我以為會好一點的,但似乎更糟糕了。 我不時的就會進入那個漆黑的空間,裡面有另一個女孩,和數以萬計的老舊電視機。 它們堆疊在一塊,並圈住了那個女孩,畫面上播放著那些屬於我的記憶 ---------- 我也是其中之一。 * 黑衣長袖的女孩擁有一頭長髮,總是抱著雙腿坐著地上,或是蜷縮起來。 我看不清她的面孔,應該説"看不見"才對。 如同有人隨意塗鴉,面孔的部分被一團黑線遮住了,那是,為什麼呢?我不曉得。 * 電視機全天候的運轉,它播放的記憶是無定時的,但到了那些被努力遺忘的記憶時,可以停留上非常久。 我繼續看著,各種聲音充斥在大腦,獸鳴、人聲、車聲...無數聲音,硬生生的闖進來。 且當那些想遺忘的記憶出現在畫面上時,女孩會開始尖叫、哭泣,我的耳邊和腦海被這些聲音占據了。 -▪ 【電視機的女孩】 ■2020年3月16日 節錄■ 又到那個充滿老舊電視機和一位黑衣女孩的空間了。 這次與上次,有稍稍不同,更難看清螢幕光以外的地方了。 好多好多的電視機停下播放,有人給它們按了暫停鍵? 女孩開始尖叫。 畫面轉換,各種不同的部位,唯一的共同處是 ------------ 那是自殘時的肢體。 * 畫面繼續播放。 雪花------- 雪花------- 雪花------- • • • • • • 都是雪花,剩下我。 我還在,擔心著昨夜和早晨的事情,反思。 一種略微黏稠的液體,開始附著我的腳踝攀高,藉著微弱光線,我看見了一片血水淹滿這個空間。 半身浸在血液中的女孩還在尖叫,她的臉,我看得清晰,左邊的臉是機械,皮膚已經開始融化了。右邊依然正常,雀斑、大眼、內雙..很可愛的孩子。 我轉頭,去尋找血的源頭。 牆壁和電視機,它們正源源不斷的冒出來鮮血。 回身,是女孩,她露出燦爛到可怖的笑容,脖頸和頭顱的聯繫只剩薄薄的皮肉。 -▪ 她帶來了幻聽與幻覺 雖然我們認識(?)很久了 但動筆去紀錄她,是在那一天 打從兒時,就常在深夜中出現的她 直到國小三、四年級才消失 國三又重新出現過一陣子 -▪ 【火災現場內的小男孩】 為什麼這麼取名? 來自於另一段幻覺,關於他的部分故事 喜歡在夜晚只露出一顆頭顱,在我眼前一直晃蕩的小傢伙 -▪ 忽然找不到關於他的紀錄 當然 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網路不好 我把那些都放在臉書了 回顧那些真的是有點,難以啟齒 乾脆的刪掉無關的部分 -▪ 寫過的通常不會再回顧 除了那些筆記,嗯啊 所以不知道紀錄下來要幹嘛 總之就是 這件事發生過的證明吧 -▪ 還有一個該死的小可愛 【抱著絨毛兔子的綠髮少女】 ■2020年3月3日 節錄■ 無來由的頭疼,開始蔓延。 手上多了一股濕滑的觸感,是眼球,圓形的,帶著血絲與體液,這又是誰的眼球? 『好疼。』 * 看見了一個綁著綠色雙馬尾陌生女孩,她腰間被一隻纖細的手臂環抱著,女孩下垂的雙手拎著絨毛兔子的耳朵,精緻臉龐咧著燦爛的笑容。 『是誰?』 * 耳邊響起菜刀碰撞砧板的聲音。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 左手拿著半顆眼球,右手拿著菜刀,消失的眼球早已成為薄片。 其餘的四張桌子上擺放著同學們的軀體,椅子也是,整齊的排列著,為了安置他們。 全班都到齊了。 手開始自己動起來了,它將眼球切成無數薄片,推至一旁。 環顧四周,思考著該做什麼。 『該再挖些眼球呢?』 * 綠色雙馬尾的少女再次出現,她咧嘴笑著,露出了白亮的牙齒,我再次頭疼起來。 勉強睜開雙眼,我看到了她的"全身"。 由無數手臂組合,涵蓋了所有年齡層與性別,手臂中露出她穿著黑白格紋洋裝的身軀,手上依舊拎著那可愛的兔娃娃。 * 「嘔....」 我無聲乾嘔,明明戴著口罩,卻有許多眼球從我口中嘔出,它們在我腳邊滾動著。 膝蓋、小腿、後腦、小腹被幾隻黑色濕黏的小手覆上。 沒有人看到它們。 好噁心。 噁心到極點。 身體明確抗拒著,我明明很喜歡這些的。 我試圖嚥回去阻止乾嘔,想讓眼球留在體內。 ■2020年3月6日■ 那個女孩她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偶爾會忙碌到忘卻這事 ----------- 可她似乎並不願意。 每當那種時候,就會開始頭疼,一切又都回想起來,眼前是她張狂的笑容。 精緻的臉龐佔去了大多數畫面,鮮綠色的髮絲捲曲著,高高綁起的雙馬尾隨著頭疼的幅度晃呀晃。 我能夠看得更清楚了,大眼、雙眼皮、少許雀斑、張狂笑容、無數自她背後生長出來的手臂、花色淺綠洋裝、一隻絨毛大兔子娃娃,這構成了那個女孩。 -▪ 大概就這樣? 為了拍攝的方便度 到完成前就保留在這裡吧 雖說還有其他的 不過主要想拍的 也就他們三個而已 -▪ 暫結 陪表弟玩寶可夢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毛毛的 不然就是我想像力讓我邊看邊有畫面<( ̄︶ ̄)/

原 Po 回覆:

當下真的是具象化的,對我而言 而且疼痛感都是真實的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分心

這幾天不會更新圖 應該 如果我找到好一點的網路的話 鄉下地方 沒辦法 -▪ 決定用文字更新保持發文頻率 很混亂 接下來 會談一些妄想的產物 我需要讓他們變得清晰 到了需要,但不迫切的程度 儘管很厭惡那種 影響到了生活的臆想 可是一旦狀況好轉了 又陷入瘋狂的思念 -▪ 試過了一次留下傷口的自殘 果然不行吧 它們沒有回來 大人除了擔心還是生氣 但是也不能多說什麼 是不夠痛嗎? 還是環境壓力不夠? 或是 我應該恢復用力掐住自己,到手也無力自我壓制的方式? 不知道 我只知道很想念他們 -▪ 前陣子回來了一些(臆想的?真實存在的?)被稱為人格的存在 -▪ 最近開始在想念一些人 隨著時間過去 很多年有的朋友,不再聯繫而已 老師、女王 還有進來後認識的 但不再出現的 阿嬤欸金孫 -▪ 說一說妄想的朋友(?)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定義他們 -▪ 在綠髮女孩之後 【電視機的女孩】 ■2020年3月15日 節錄■ 她走了,我以為會好一點的,但似乎更糟糕了。 我不時的就會進入那個漆黑的空間,裡面有另一個女孩,和數以萬計的老舊電視機。 它們堆疊在一塊,並圈住了那個女孩,畫面上播放著那些屬於我的記憶 ---------- 我也是其中之一。 * 黑衣長袖的女孩擁有一頭長髮,總是抱著雙腿坐著地上,或是蜷縮起來。 我看不清她的面孔,應該説'看不見'才對。 如同有人隨意塗鴉,面孔的部分被一團黑線遮住了,那是,為什麼呢?我不曉得。 * 電視機全天候的運轉,它播放的記憶是無定時的,但到了那些被努力遺忘的記憶時,可以停留上非常久。 我繼續看著,各種聲音充斥在大腦,獸鳴、人聲、車聲...無數聲音,硬生生的闖進來。 且當那些想遺忘的記憶出現在畫面上時,女孩會開始尖叫、哭泣,我的耳邊和腦海被這些聲音占據了。 -▪ 【電視機的女孩】 ■2020年3月16日 節錄■ 又到那個充滿老舊電視機和一位黑衣女孩的空間了。 這次與上次,有稍稍不同,更難看清螢幕光以外的地方了。 好多好多的電視機停下播放,有人給它們按了暫停鍵? 女孩開始尖叫。 畫面轉換,各種不同的部位,唯一的共同處是 ------------ 那是自殘時的肢體。 * 畫面繼續播放。 雪花------- 雪花------- 雪花------- • • • • • • 都是雪花,剩下我。 我還在,擔心著昨夜和早晨的事情,反思。 一種略微黏稠的液體,開始附著我的腳踝攀高,藉著微弱光線,我看見了一片血水淹滿這個空間。 半身浸在血液中的女孩還在尖叫,她的臉,我看得清晰,左邊的臉是機械,皮膚已經開始融化了。右邊依然正常,雀斑、大眼、內雙..很可愛的孩子。 我轉頭,去尋找血的源頭。 牆壁和電視機,它們正源源不斷的冒出來鮮血。 回身,是女孩,她露出燦爛到可怖的笑容,脖頸和頭顱的聯繫只剩薄薄的皮肉。 -▪ 她帶來了幻聽與幻覺 雖然我們認識(?)很久了 但動筆去紀錄她,是在那一天 打從兒時,就常在深夜中出現的她 直到國小三、四年級才消失 國三又重新出現過一陣子 -▪ 【火災現場內的小男孩】 為什麼這麼取名? 來自於另一段幻覺,關於他的部分故事 喜歡在夜晚只露出一顆頭顱,在我眼前一直晃蕩的小傢伙 -▪ 忽然找不到關於他的紀錄 當然 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網路不好 我把那些都放在臉書了 回顧那些真的是有點,難以啟齒 乾脆的刪掉無關的部分 -▪ 寫過的通常不會再回顧 除了那些筆記,嗯啊 所以不知道紀錄下來要幹嘛 總之就是 這件事發生過的證明吧 -▪ 還有一個該死的小可愛 【抱著絨毛兔子的綠髮少女】 ■2020年3月3日 節錄■ 無來由的頭疼,開始蔓延。 手上多了一股濕滑的觸感,是眼球,圓形的,帶著血絲與體液,這又是誰的眼球? 『好疼。』 * 看見了一個綁著綠色雙馬尾陌生女孩,她腰間被一隻纖細的手臂環抱著,女孩下垂的雙手拎著絨毛兔子的耳朵,精緻臉龐咧著燦爛的笑容。 『是誰?』 * 耳邊響起菜刀碰撞砧板的聲音。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 左手拿著半顆眼球,右手拿著菜刀,消失的眼球早已成為薄片。 其餘的四張桌子上擺放著同學們的軀體,椅子也是,整齊的排列著,為了安置他們。 全班都到齊了。 手開始自己動起來了,它將眼球切成無數薄片,推至一旁。 環顧四周,思考著該做什麼。 『該再挖些眼球呢?』 * 綠色雙馬尾的少女再次出現,她咧嘴笑著,露出了白亮的牙齒,我再次頭疼起來。 勉強睜開雙眼,我看到了她的'全身'。 由無數手臂組合,涵蓋了所有年齡層與性別,手臂中露出她穿著黑白格紋洋裝的身軀,手上依舊拎著那可愛的兔娃娃。 * 「嘔....」 我無聲乾嘔,明明戴著口罩,卻有許多眼球從我口中嘔出,它們在我腳邊滾動著。 膝蓋、小腿、後腦、小腹被幾隻黑色濕黏的小手覆上。 沒有人看到它們。 好噁心。 噁心到極點。 身體明確抗拒著,我明明很喜歡這些的。 我試圖嚥回去阻止乾嘔,想讓眼球留在體內。 ■2020年3月6日■ 那個女孩她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偶爾會忙碌到忘卻這事 ----------- 可她似乎並不願意。 每當那種時候,就會開始頭疼,一切又都回想起來,眼前是她張狂的笑容。 精緻的臉龐佔去了大多數畫面,鮮綠色的髮絲捲曲著,高高綁起的雙馬尾隨著頭疼的幅度晃呀晃。 我能夠看得更清楚了,大眼、雙眼皮、少許雀斑、張狂笑容、無數自她背後生長出來的手臂、花色淺綠洋裝、一隻絨毛大兔子娃娃,這構成了那個女孩。 -▪ 大概就這樣? 為了拍攝的方便度 到完成前就保留在這裡吧 雖說還有其他的 不過主要想拍的 也就他們三個而已 -▪ 暫結 陪表弟玩寶可夢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