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懸疑 可以不要假裝嗎02

每次和妳做愛完,妳都會哭。 ————————— 2019.4.25(星期四) 「妳就拍拍屁股走人?」 這是我爺爺,他常常叫我好自為之,或是說些不怎麼好聽的話。但我沒放在心上。他會這樣是因為從前生了大病。病好了,智商沒好,路也走不太好。 「哈哈哈!」我笑著走到門口背對客廳,然後揚起的笑容掉下。老實說我很想發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想在馬路上,對經過的公車、路人比中指的衝動。 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像生病了。我想到有個朋友定時都去看醫生,吃憂鬱症的藥。但我想我不是憂鬱症,是叛逆症吧? 呵,好無聊,好想找些什麼事做。 啊,對,我要找兇手。 帆布包裡的那幾張信,是我媽外遇寄過來的。想想都覺得好荒唐,好想大笑。 信上內容我早就讀過,在媽媽還沒死的時候就偷讀過了。 我絕對不會忘記第一行字。 每次和妳做愛完,妳都會哭。 想到這裡,就覺得我媽死的真好。但眼前卻浮現出外婆坐在房間,抖著肩膀的背影。還有那盒很難吃的蛋餃。 我回到家一看再看,仍找不到任何訊息。突然想到媽媽脖子上的刺青,是一顆星星。又想起小時候,媽媽牽著我的手,每當唱著小星星,她就會笑的好開心。還講了好長一段話,只是這些話是對電話那頭說的。 對!我媽外遇對象叫星星! 我打開手機在臉書上的搜尋框打上「星星」。 搜尋結果出現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其中有個叫陳星星的。我一眼就知道是他,畢竟頭貼照片就是我媽脖子那顆星。 可上面的資訊也沒有什麼可查。 我躺在那堆信中抓亂自己的馬尾。 找到陳星星後要幹嘛?把他殺掉? 我抖了兩下肩膀,隨著大笑捲縮在地板上。大理石的冰涼傳到接觸的每寸肌膚。 2019.4.27(星期六) 我在一間早午餐餐廳打工。店面不小也不大,位於一條巷子內。妙的是在它對面也開了間早午餐。 在巔峰時期,新客總要候位等待座位。這時我會遞給他們紙筆,讓他們在上面寫下貴姓、電話、幾位。 有些客人很奇怪,不想等就算了,還特別告訴你他會去對面吃。 我將這些對話告訴老闆,看她氣炸的臉,用過氣的詞語飆罵對面的店。 對我來說這是好事。這樣我的忙碌才會被更加放大。 就像有人告訴你被討厭了。你反而感謝他告訴你。突然間,就會有好像是你夥伴的錯覺。 但沒有人知道,我只是想得到那點被心存感激的心情罷了。 可惜很少有客人會這麼白目,甚至我根本不是個能言善道的傢伙。在大家眼中,都說我文靜善良。當我說話,他們總聽不清楚,說我像喃喃自語。老闆說她聽過好多次客人回問我「什麼?」了。 我在想,難道這跟我是摩羯座有關嗎? 外頭天氣晴朗,我期待下一秒傾盆大雨,最好一個人都不要進來。 但天空一片淺藍,是最適合野餐的日子。太陽籠罩整片公園,樹木就像鍍上一層金箔閃閃發光。人們在那乘涼,看著小孩跑來跑去。一切都如此美好,卻有人被困在櫃檯,喊著歡迎光臨、謝謝光臨。 「今天要吃什麼嗎?」我說。在我面前的,是位中年婦女。她的小孩坐在位子上玩手機。我心想在我還小時,我媽可是連電視都不願意讓我看。 「需要加點後面飲料嗎?還是附的紅茶綠茶就好?」 「恩......有推薦的嗎?」 「奶茶蠻受歡迎的喔。」有時我覺得自己真可怕,聲音聽起來和裝模作樣的女生沒兩樣。 「那冷的好喝還熱的?」 我倒吸一口氣,熱水和冰開水有差嗎?為什麼我要在這回答這種爛問題? 自從打工,我的脾氣似乎變得更糟。還記得在領了第一份薪水,我爸替我感到高興。他說拿薪水是最開心的一天,但我告訴他我什麼感覺也沒有。 好像長大了,對什麼都失去興致。什麼都還沒開始,就先預想最壞的結果,到後來什麼也沒做。 我不曉得長大究竟是什麼樣子。過完20歲的生日?又或是身高長到160以上?還是經歷過我媽的事? 可它就這麼無預警到來。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理解發生了什麼。 時間一晃,我17歲了。好像長大,又好像沒有。打工更不是成長,只為了欺騙自己有在前進。 好在我善於裝傻,假裝自己很笨。沒人發現真正的我,因此在別人眼中,我還真是個文靜善良的人。 又一組新客進來,老闆跑到門口和他們打招呼。他們是店裡常客,媽媽連衣裙上的扣子就快被撐開,很顯然有了第二胎。老公笑的很靦腆,也許是巨蠍座,顧家的好男人。他們還有個兒子,年紀跟我差不多。 入座後,夫婦有說有笑,發出怪聲。彷彿全世界就只有肚子裡看不見的寶寶是寶貝。對面的兒子一點都不在乎,他從容不迫讀著帶來的書。而那本書,就好像是會掃過各大書店的排行榜。即使它只是本枯燥的英文單字。 我總會幻想兒子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像是喜歡男生?(雖然這沒什麼好驚訝的。)殺了人?被附身了? 他實在太過淡定,我都替他捏一把冷汗。有點像站在講台演講的學生突然忘詞。明明不乾我的事,胃卻絞在一起痛的難受。 偶爾在送餐時會和他對到眼。我們閃過彼此,最後又再次交會。 我不確定他想表達什麼,但大概不好也不壞。 小時候朗讀課文,大聲朗讀的孩子都讓我覺得特別蠢,說不定他就是這樣看我。 我想告訴他我們有那麼一點像。 不過放心,我根本開不了口。 我從裝著出餐過的紙條盒中抽出一張,在上面畫個樹狀圖好方便理清現況。 我媽、垃圾外遇對象星星、我爸、妹妹、我。 我媽和星星互相喜歡、我爸還愛著我媽、我媽愛著我妹、我媽……。 我停下筆,我媽還愛我嗎? 我不知道,也許早就不愛了吧?那時他們離婚,我媽流著淚說那她要帶妹妹走。天曉得有沒有人知道我站在門後聽得一清二楚。 在我們之間,我並沒畫上箭頭。既不是互相愛著,更不是一方愛一方。我沒靈魂的塗上黑色圈圈。 陳星星的下落沒有半點進展,我好頭痛。 —————————— 附上篇連結ㄧㄡhttps://meteor.today/a/OknKge?ref=ios


  回文
全部留言
B1

是巨蟹座哦!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懸疑 可以不要假裝嗎02

每次和妳做愛完,妳都會哭。 ————————— 2019.4.25(星期四) 「妳就拍拍屁股走人?」 這是我爺爺,他常常叫我好自為之,或是說些不怎麼好聽的話。但我沒放在心上。他會這樣是因為從前生了大病。病好了,智商沒好,路也走不太好。 「哈哈哈!」我笑著走到門口背對客廳,然後揚起的笑容掉下。老實說我很想發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想在馬路上,對經過的公車、路人比中指的衝動。 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像生病了。我想到有個朋友定時都去看醫生,吃憂鬱症的藥。但我想我不是憂鬱症,是叛逆症吧? 呵,好無聊,好想找些什麼事做。 啊,對,我要找兇手。 帆布包裡的那幾張信,是我媽外遇寄過來的。想想都覺得好荒唐,好想大笑。 信上內容我早就讀過,在媽媽還沒死的時候就偷讀過了。 我絕對不會忘記第一行字。 每次和妳做愛完,妳都會哭。 想到這裡,就覺得我媽死的真好。但眼前卻浮現出外婆坐在房間,抖著肩膀的背影。還有那盒很難吃的蛋餃。 我回到家一看再看,仍找不到任何訊息。突然想到媽媽脖子上的刺青,是一顆星星。又想起小時候,媽媽牽著我的手,每當唱著小星星,她就會笑的好開心。還講了好長一段話,只是這些話是對電話那頭說的。 對!我媽外遇對象叫星星! 我打開手機在臉書上的搜尋框打上「星星」。 搜尋結果出現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其中有個叫陳星星的。我一眼就知道是他,畢竟頭貼照片就是我媽脖子那顆星。 可上面的資訊也沒有什麼可查。 我躺在那堆信中抓亂自己的馬尾。 找到陳星星後要幹嘛?把他殺掉? 我抖了兩下肩膀,隨著大笑捲縮在地板上。大理石的冰涼傳到接觸的每寸肌膚。 2019.4.27(星期六) 我在一間早午餐餐廳打工。店面不小也不大,位於一條巷子內。妙的是在它對面也開了間早午餐。 在巔峰時期,新客總要候位等待座位。這時我會遞給他們紙筆,讓他們在上面寫下貴姓、電話、幾位。 有些客人很奇怪,不想等就算了,還特別告訴你他會去對面吃。 我將這些對話告訴老闆,看她氣炸的臉,用過氣的詞語飆罵對面的店。 對我來說這是好事。這樣我的忙碌才會被更加放大。 就像有人告訴你被討厭了。你反而感謝他告訴你。突然間,就會有好像是你夥伴的錯覺。 但沒有人知道,我只是想得到那點被心存感激的心情罷了。 可惜很少有客人會這麼白目,甚至我根本不是個能言善道的傢伙。在大家眼中,都說我文靜善良。當我說話,他們總聽不清楚,說我像喃喃自語。老闆說她聽過好多次客人回問我「什麼?」了。 我在想,難道這跟我是摩羯座有關嗎? 外頭天氣晴朗,我期待下一秒傾盆大雨,最好一個人都不要進來。 但天空一片淺藍,是最適合野餐的日子。太陽籠罩整片公園,樹木就像鍍上一層金箔閃閃發光。人們在那乘涼,看著小孩跑來跑去。一切都如此美好,卻有人被困在櫃檯,喊著歡迎光臨、謝謝光臨。 「今天要吃什麼嗎?」我說。在我面前的,是位中年婦女。她的小孩坐在位子上玩手機。我心想在我還小時,我媽可是連電視都不願意讓我看。 「需要加點後面飲料嗎?還是附的紅茶綠茶就好?」 「恩......有推薦的嗎?」 「奶茶蠻受歡迎的喔。」有時我覺得自己真可怕,聲音聽起來和裝模作樣的女生沒兩樣。 「那冷的好喝還熱的?」 我倒吸一口氣,熱水和冰開水有差嗎?為什麼我要在這回答這種爛問題? 自從打工,我的脾氣似乎變得更糟。還記得在領了第一份薪水,我爸替我感到高興。他說拿薪水是最開心的一天,但我告訴他我什麼感覺也沒有。 好像長大了,對什麼都失去興致。什麼都還沒開始,就先預想最壞的結果,到後來什麼也沒做。 我不曉得長大究竟是什麼樣子。過完20歲的生日?又或是身高長到160以上?還是經歷過我媽的事? 可它就這麼無預警到來。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理解發生了什麼。 時間一晃,我17歲了。好像長大,又好像沒有。打工更不是成長,只為了欺騙自己有在前進。 好在我善於裝傻,假裝自己很笨。沒人發現真正的我,因此在別人眼中,我還真是個文靜善良的人。 又一組新客進來,老闆跑到門口和他們打招呼。他們是店裡常客,媽媽連衣裙上的扣子就快被撐開,很顯然有了第二胎。老公笑的很靦腆,也許是巨蠍座,顧家的好男人。他們還有個兒子,年紀跟我差不多。 入座後,夫婦有說有笑,發出怪聲。彷彿全世界就只有肚子裡看不見的寶寶是寶貝。對面的兒子一點都不在乎,他從容不迫讀著帶來的書。而那本書,就好像是會掃過各大書店的排行榜。即使它只是本枯燥的英文單字。 我總會幻想兒子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像是喜歡男生?(雖然這沒什麼好驚訝的。)殺了人?被附身了? 他實在太過淡定,我都替他捏一把冷汗。有點像站在講台演講的學生突然忘詞。明明不乾我的事,胃卻絞在一起痛的難受。 偶爾在送餐時會和他對到眼。我們閃過彼此,最後又再次交會。 我不確定他想表達什麼,但大概不好也不壞。 小時候朗讀課文,大聲朗讀的孩子都讓我覺得特別蠢,說不定他就是這樣看我。 我想告訴他我們有那麼一點像。 不過放心,我根本開不了口。 我從裝著出餐過的紙條盒中抽出一張,在上面畫個樹狀圖好方便理清現況。 我媽、垃圾外遇對象星星、我爸、妹妹、我。 我媽和星星互相喜歡、我爸還愛著我媽、我媽愛著我妹、我媽……。 我停下筆,我媽還愛我嗎? 我不知道,也許早就不愛了吧?那時他們離婚,我媽流著淚說那她要帶妹妹走。天曉得有沒有人知道我站在門後聽得一清二楚。 在我們之間,我並沒畫上箭頭。既不是互相愛著,更不是一方愛一方。我沒靈魂的塗上黑色圈圈。 陳星星的下落沒有半點進展,我好頭痛。 —————————— 附上篇連結ㄧㄡhttps://meteor.today/a/OknKge?ref=ios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