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心情板
#心情 來一醉方休

我清醒地看著自己腐敗。 從豆腐一樣柔軟的腦,到跳動的心,都被蠶食鯨吞。 像吃了迷幻藥,血管裡的液體流動,脈搏跳動,你都聽得一清二楚。我的心破了一個洞,從前胸,破到後背。這原先是我和姊妹的玩笑之詞,現在我才知道,這不是甚麼玩笑,是很多人的病灶。 「疾不可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 這種時候,特別想喝酒。 頹喪的時候,頹喪地難以言喻的時候,喝了酒,也不用想辦法言喻了,因為沒人在乎。 說笑呢,好似清醒的時候有人會在乎一樣。 我的思維是病態的,是不正常的,是毒液,會慢慢侵蝕你們的腦袋。 但我是個神經病啊。 神經病,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不是嗎? 我為甚麼要寫些正向,積極,樂觀的話?多矯情?嫌這世界不夠虛偽嗎? 虛偽,華麗,我卻是嚮往這樣的世界。 說來連自己都覺得噁心。 真的噁心,不只是心理上的,生理的也是。 我想吐。 水晶吊燈太過閃耀,鍵盤的聲音清脆的讓我煩躁,連窗簾的顏色都俗,銀紅的鐵鏽色。我討厭這張雕花大床,憎恨木頭帶來的陳年的老舊感,掛在衣櫥上的絲巾,黃的黃,白的白,俗氣的無可救藥。 我不喜歡廁所裡的味道,水龍頭流出的水,嘔吐物在白熾燈下呈現的花花綠綠的醜態。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眼睛圓圓的,臉原先圓,現在有些尖,很蒼白,白的發灰,一看就神色淒惶。已長出黑髮的棕色短髮在肩上亂翹,但我並不在乎, 我到底在乎甚麼? 我想,我是很在乎容貌的。 可是現在我一臉憔悴,也無心打理,連頭髮都不梳。 我曾經也很在乎身材。 哦,是瘦了,這個標準倒是有達標。 看到這裡,我發現我其實是很膚淺的一個人,以前叫做自信的東西,因為缺乏資本,現在只能叫做自以為是。 我原先認為,腹有詩書氣自華,人要讀書,才能有內涵。 上星期的期末考,我連出門都懶。 醫生說,憂鬱症治療,只要配合吃藥,定期回診追蹤,一定能看得出療效的。哈,來看看我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我今年才十九!靠著安眠藥度日像什麼樣子?我連上課拿筆,手都在顫抖,旁邊的人用古怪的目光看我,我只能連忙把手放在桌上,壓平。 這倒不是藥物的副作用,單純自己的身體不爭氣,是生病的症狀。 我也很想昂首對旁邊那人說,看甚麼看,沒看過手抖喔?但我不敢,文字裡的我是國王,現實世界的我,只是一個人,說話都會緊張的人。 每天晚上吞下那一顆顆藥,是希望,也是絕望。 我相信,我不相信,我只能相信,可是我不相信。但我只能相信,不然呢?不然要去死嗎? 死並不是很嚴重的事,少了我,地球還是能旋轉,太陽還是能溫暖,鳶還是能唳於天,魚還是能躍於淵。 這世界這麼大,大的我很難不嚮往,又這麼小,小的我無處可藏。 在這大大的城市,有小小的人們。燈光,舞台,好戲將要上場。 我們看那五光十色,看那燈紅酒綠,看他們推杯換盞,再看他們惺惺作態,好一齣戲碼!你方唱罷我登場,這是大城市的秀場。 我不喜歡這些,我想吐。 別說我清高自傲。誰不想吐?誰天生就是演員?誰出生就戴著面具?誰是溫室裡的花朵?誰是追逐夢想的浪子?誰是春蠶,誰又是蠟炬?誰梳理了雲鬢,寒了月光? 我好厭倦。 我厭倦堆砌文字,為賦新辭強說愁,這樣矯情的字句,你們看得下去,我看不下。 又是在這大大的城市,有小小的人們。沒有燈光,沒有舞台,好戲將要上場。 我們看不見。 太暗了,看不見,好不好的,沒有燈光,誰看的見呀? 於是我們不看。 再好的戲,我們也不看。 我想喝酒,可是找不到人陪我喝酒,喝那種,一醉方休的酒,一醉解千愁的酒。 只好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 酒精使人變成傻子,酒精使人痛哭失聲,酒精使人麻痺。 那不就和藥一樣嗎? 藥讓我變成傻子,藥讓我痛哭失聲,藥讓我麻痺,藥壓抑著我的憂傷,摧毀我的浪漫,我一點一滴建築,從小呵護到大的象牙塔,全給推倒了,夷為平地。 酒就不同,酒酣耳熱之際,李白叫高力士脫靴,請楊貴妃磨墨,這樣的豪氣,是只屬於天才的資本。 我也不同,這番話說是酒後狂言,實是未能喝酒,只是對著月,酒不醉人人自醉罷了。 哦,你說我整日的不見天日,怎麼能看見月亮?我沒看見月呀,只是舉了杯,邀了月,影子也隨風而來,於是無理的稱自己的杯中物為酒。 這話說的猖狂,說的無理,因為這是酒後狂言,只是不喝酒罷了。你說這是悖論,是,但我不能喝酒呀,不能醉呀,醉了才會知道一醉不能罷休,也不能解愁。 所以別醉啊,我的朋友,抱著虛妄的希望,難道不比絕望好嗎? 我想寫點散文,不料寫成了言語笨拙的日誌,太可怕,我卻無可奈何。 我恐懼於江郎才盡,或者說,我恐懼我從來便沒有才。 時時刻刻牢記!沒有才,便是再奮發也沒有用,因為靈氣不是讀書來的,也不是寫作來的,是從雲裡來,霧裡去,不知甚麼時候會消失。 雖說是日誌,不是日記,卻總是害怕落於俗套。太好玩了,這分明只是我送給自己的一個禮物,還要擔心是不是俗氣,簡直可笑!


  回文
全部留言
B1

不管內文 先搶一樓再說

原 Po 回覆:

搶到了 恭喜

0
B2

第2

原 Po 回覆:

搶什麼啦

0
B3

我也好想喝酒ㄛ _(:з」∠)_

原 Po 回覆:

喝蜂蜜酒

1
B4

好厲害 也好久不見了!

原 Po 回覆:

你真的是很久不見

1
B5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啦 等我開學 我再找你喝酒!

原 Po 回覆:

我現在戒酒

0
B6

看完了 加油 :)

0
匿名
B7

如果這是言語笨拙 那我是歸類在不會言語 沒 沒事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來一醉方休

我清醒地看著自己腐敗。 從豆腐一樣柔軟的腦,到跳動的心,都被蠶食鯨吞。 像吃了迷幻藥,血管裡的液體流動,脈搏跳動,你都聽得一清二楚。我的心破了一個洞,從前胸,破到後背。這原先是我和姊妹的玩笑之詞,現在我才知道,這不是甚麼玩笑,是很多人的病灶。 「疾不可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 這種時候,特別想喝酒。 頹喪的時候,頹喪地難以言喻的時候,喝了酒,也不用想辦法言喻了,因為沒人在乎。 說笑呢,好似清醒的時候有人會在乎一樣。 我的思維是病態的,是不正常的,是毒液,會慢慢侵蝕你們的腦袋。 但我是個神經病啊。 神經病,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不是嗎? 我為甚麼要寫些正向,積極,樂觀的話?多矯情?嫌這世界不夠虛偽嗎? 虛偽,華麗,我卻是嚮往這樣的世界。 說來連自己都覺得噁心。 真的噁心,不只是心理上的,生理的也是。 我想吐。 水晶吊燈太過閃耀,鍵盤的聲音清脆的讓我煩躁,連窗簾的顏色都俗,銀紅的鐵鏽色。我討厭這張雕花大床,憎恨木頭帶來的陳年的老舊感,掛在衣櫥上的絲巾,黃的黃,白的白,俗氣的無可救藥。 我不喜歡廁所裡的味道,水龍頭流出的水,嘔吐物在白熾燈下呈現的花花綠綠的醜態。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眼睛圓圓的,臉原先圓,現在有些尖,很蒼白,白的發灰,一看就神色淒惶。已長出黑髮的棕色短髮在肩上亂翹,但我並不在乎, 我到底在乎甚麼? 我想,我是很在乎容貌的。 可是現在我一臉憔悴,也無心打理,連頭髮都不梳。 我曾經也很在乎身材。 哦,是瘦了,這個標準倒是有達標。 看到這裡,我發現我其實是很膚淺的一個人,以前叫做自信的東西,因為缺乏資本,現在只能叫做自以為是。 我原先認為,腹有詩書氣自華,人要讀書,才能有內涵。 上星期的期末考,我連出門都懶。 醫生說,憂鬱症治療,只要配合吃藥,定期回診追蹤,一定能看得出療效的。哈,來看看我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我今年才十九!靠著安眠藥度日像什麼樣子?我連上課拿筆,手都在顫抖,旁邊的人用古怪的目光看我,我只能連忙把手放在桌上,壓平。 這倒不是藥物的副作用,單純自己的身體不爭氣,是生病的症狀。 我也很想昂首對旁邊那人說,看甚麼看,沒看過手抖喔?但我不敢,文字裡的我是國王,現實世界的我,只是一個人,說話都會緊張的人。 每天晚上吞下那一顆顆藥,是希望,也是絕望。 我相信,我不相信,我只能相信,可是我不相信。但我只能相信,不然呢?不然要去死嗎? 死並不是很嚴重的事,少了我,地球還是能旋轉,太陽還是能溫暖,鳶還是能唳於天,魚還是能躍於淵。 這世界這麼大,大的我很難不嚮往,又這麼小,小的我無處可藏。 在這大大的城市,有小小的人們。燈光,舞台,好戲將要上場。 我們看那五光十色,看那燈紅酒綠,看他們推杯換盞,再看他們惺惺作態,好一齣戲碼!你方唱罷我登場,這是大城市的秀場。 我不喜歡這些,我想吐。 別說我清高自傲。誰不想吐?誰天生就是演員?誰出生就戴著面具?誰是溫室裡的花朵?誰是追逐夢想的浪子?誰是春蠶,誰又是蠟炬?誰梳理了雲鬢,寒了月光? 我好厭倦。 我厭倦堆砌文字,為賦新辭強說愁,這樣矯情的字句,你們看得下去,我看不下。 又是在這大大的城市,有小小的人們。沒有燈光,沒有舞台,好戲將要上場。 我們看不見。 太暗了,看不見,好不好的,沒有燈光,誰看的見呀? 於是我們不看。 再好的戲,我們也不看。 我想喝酒,可是找不到人陪我喝酒,喝那種,一醉方休的酒,一醉解千愁的酒。 只好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 酒精使人變成傻子,酒精使人痛哭失聲,酒精使人麻痺。 那不就和藥一樣嗎? 藥讓我變成傻子,藥讓我痛哭失聲,藥讓我麻痺,藥壓抑著我的憂傷,摧毀我的浪漫,我一點一滴建築,從小呵護到大的象牙塔,全給推倒了,夷為平地。 酒就不同,酒酣耳熱之際,李白叫高力士脫靴,請楊貴妃磨墨,這樣的豪氣,是只屬於天才的資本。 我也不同,這番話說是酒後狂言,實是未能喝酒,只是對著月,酒不醉人人自醉罷了。 哦,你說我整日的不見天日,怎麼能看見月亮?我沒看見月呀,只是舉了杯,邀了月,影子也隨風而來,於是無理的稱自己的杯中物為酒。 這話說的猖狂,說的無理,因為這是酒後狂言,只是不喝酒罷了。你說這是悖論,是,但我不能喝酒呀,不能醉呀,醉了才會知道一醉不能罷休,也不能解愁。 所以別醉啊,我的朋友,抱著虛妄的希望,難道不比絕望好嗎? 我想寫點散文,不料寫成了言語笨拙的日誌,太可怕,我卻無可奈何。 我恐懼於江郎才盡,或者說,我恐懼我從來便沒有才。 時時刻刻牢記!沒有才,便是再奮發也沒有用,因為靈氣不是讀書來的,也不是寫作來的,是從雲裡來,霧裡去,不知甚麼時候會消失。 雖說是日誌,不是日記,卻總是害怕落於俗套。太好玩了,這分明只是我送給自己的一個禮物,還要擔心是不是俗氣,簡直可笑!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