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十月徵文 蕭之瑰麗 #03

  自從妳消失,我就一直尋找妳的蹤影,原本應該兩個人一起複習的地點,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的腳印覆蓋上去,妳如同人間蒸發一樣,我怎麼樣也找不到。      記得我被朋友放鴿子後,索性待在咖啡廳裡直到我喝完美式咖啡,妳的出現讓我頓時忘記苦悶。當時座無虛席,妳詢問我對面有沒有人坐,我應了:「沒有,妳可以坐著沒關係。」      和陌生人處在同一個空間不算什麼,主要是離得太近,我會有點不自在。緩慢啜飲咖啡的我,加快了飲用速度只為避開心裡的不安。但這個人開始和我閒聊,起初我以為她的目的是賣保險,其實不然。      對話進行到一半,「女人心,海底針。」她說。   「妳跟朋友鬧不合嗎?」      語容搖頭,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語容才補充對象到底是什麼人。聊到後來,我看她臉色不對勁,所以主動帶離話題,她也順著接下去。      我口頭告知我的姓名,她叫我雙手打開,然後她起身繞到我身邊,分別在我的左右手寫下「語」還有「容」——這兩個字代替了掌紋,深深地烙印我的手心。      語容清亮的眼眸中,我看到一絲哀愁,同時還有堅韌在對抗著。她面對的情況我不能感同身受,但我也曾經是被拋棄的那方,所以我還能理解她的心情。      她是個飽經世故的人,和她對談的過程中,我解決了對於某些事情的不諒解。      雖然交換了聯絡方式,但是沒有特別聊天,而是直接邀請對方去逛街、吃飯等等。日漸熟稔的我們無話不談,氛圍也在最好的狀態,我想我不求別的,可以和她一輩子好下去,就是我的願望。      經歷無數悲傷卻保有樂觀心態的人實屬不多,好比語容,她侃侃而談的樣子,彷彿對往事免疫。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直率性格,讓我懷疑不了她是否在表情上加了偽裝。      語容總是看穿我。      在她面前,我的矯情一覽無遺。她越鼓勵我說出心事,我越對她不好意思,聊天怎麼能總是聊這些無意義的事?      她卻告訴我:「開心是妳的情緒,難過也是妳的情緒,既然妳樂於分享好事,為何不能讓我傾聽妳的心事?」      要是別人對我這麼說,我肯定覺得他多管閒事,而語容給我的是滿滿的安心。      「這樣完全把妳當垃圾桶了吧……」我還是不太贊成她的建議。   「我的出現,就是為了分擔妳的苦。」她話音剛落,我感受到她的堅決。      從來沒有人預設自己是為誰存在,善於傾聽的人,也有一定極限,更不會說出這麼極端的話,除了不贊同,更多的是困惑。      有一次,我們去花市看花。      她跳脫我們當前討論的時事話題,說了令我不解的話:「無法強求的人事物,妳再想得到也不可能實現。」她向某位老闆買了一朵寶藍色的玫瑰花送我。我到現在還是記得那朵藍玫瑰的美豔,而它的高傲還有沉著,像極了語容。      「妳要每天對它說話,當我不在的時候。」她用鄭重的語氣說道。      我暗自發誓要好好保護這朵花。      語容送完花的隔日就消失了,毫無預警地。舉凡在通訊軟體傳訊息她、撥打她的手機號碼或家用電話,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她去了哪裡。      是不是遭遇變故而改名換姓過新生活?或有其他難言之隱?但是當事人不在,猜什麼都不正確。      其實她說完那句話的當下,我的頭突然一陣劇痛,去看過醫生,醫生說沒有問題,我也不打算追究。      事隔一年,不間斷吸收我的話語的藍玫瑰在今早枯萎了,我昨晚只是太累,所以省略了這件事,不料招來噩耗。我單純地想,大自然的衰亡本就不是我能與之抗衡的。      令我驚訝的是,我竟然在家附近的超市巧遇她。      「蕭語容!」我難掩激動的叫喊她。      熟悉的側臉、及肩的褐髮,那不是她,還會是誰?語容目光向著我,我主動上前打招呼。      「妳……這一年來還好嗎?我、我不小心讓它枯萎了,對不起!」我又是提問又是道歉。   換來的是這句回應,「沒關係,妳變更好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離開了。」      四周一下子含煙籠霧,待霧氣散開,剩我和語容在超市裡面,但空間化成一片死寂的白色,收銀員、採買的民眾、架上的商品全數幻滅,我害怕地抓住語容的臂彎。      「紹瑄,我走了。」她撥開我的手對我說。從頭到尾,語容臉上掛著不同於以往的冷漠。      超市是怎麼回事?語容又為何用這樣的態度對我?      語容身後憑空出現璀璨的光圈,光圈周圍開出無數藍玫瑰,伴隨著一些鮮綠色的枝椏。最吸引我的是,她凝視著我的雙眼渲染成寶藍色,和一年前那朵玫瑰的顏色大致相同。      我不明白現在發生什麼事,但光圈內滿是污濁的混沌,我希望語容不要走進去。      想不到最壞的結果還是發生了,語容整個人沒入混沌裡頭。但,我還有好多話想說,這次她是真正離開我了嗎?      我無助地哭泣,直到我聽見幾聲雞啼。      這時我發現手中握著一片乾枯的花瓣,大海一般的靛色映入眼簾。      我努力地自疲憊的思緒裡清醒。      一年以來我焦急探尋的身影,都只是一場夢境。      一起蒐集的電影票根、共同宣洩食慾而購買的零食,還有相簿裡我們的合照等等,全部煙消雲散。我的記憶裡固然有她,但現實終究保存不了夢裡出現的東西。            我的言語之於蕭語容,是養分。      她的存在之於范紹瑄,是救贖。      但語容說了:「無法強求的人事物,妳再想得到也不可能實現。」      看著手中的花瓣,我嚎啕大哭了一回。   最後,我什麼都留不住。            藍玫瑰花語:無法得到的東西


  回文
全部留言
B1

原 Po 回覆:

兜蝦🙏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十月徵文 蕭之瑰麗 #03

  自從妳消失,我就一直尋找妳的蹤影,原本應該兩個人一起複習的地點,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的腳印覆蓋上去,妳如同人間蒸發一樣,我怎麼樣也找不到。      記得我被朋友放鴿子後,索性待在咖啡廳裡直到我喝完美式咖啡,妳的出現讓我頓時忘記苦悶。當時座無虛席,妳詢問我對面有沒有人坐,我應了:「沒有,妳可以坐著沒關係。」      和陌生人處在同一個空間不算什麼,主要是離得太近,我會有點不自在。緩慢啜飲咖啡的我,加快了飲用速度只為避開心裡的不安。但這個人開始和我閒聊,起初我以為她的目的是賣保險,其實不然。      對話進行到一半,「女人心,海底針。」她說。   「妳跟朋友鬧不合嗎?」      語容搖頭,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語容才補充對象到底是什麼人。聊到後來,我看她臉色不對勁,所以主動帶離話題,她也順著接下去。      我口頭告知我的姓名,她叫我雙手打開,然後她起身繞到我身邊,分別在我的左右手寫下「語」還有「容」——這兩個字代替了掌紋,深深地烙印我的手心。      語容清亮的眼眸中,我看到一絲哀愁,同時還有堅韌在對抗著。她面對的情況我不能感同身受,但我也曾經是被拋棄的那方,所以我還能理解她的心情。      她是個飽經世故的人,和她對談的過程中,我解決了對於某些事情的不諒解。      雖然交換了聯絡方式,但是沒有特別聊天,而是直接邀請對方去逛街、吃飯等等。日漸熟稔的我們無話不談,氛圍也在最好的狀態,我想我不求別的,可以和她一輩子好下去,就是我的願望。      經歷無數悲傷卻保有樂觀心態的人實屬不多,好比語容,她侃侃而談的樣子,彷彿對往事免疫。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直率性格,讓我懷疑不了她是否在表情上加了偽裝。      語容總是看穿我。      在她面前,我的矯情一覽無遺。她越鼓勵我說出心事,我越對她不好意思,聊天怎麼能總是聊這些無意義的事?      她卻告訴我:「開心是妳的情緒,難過也是妳的情緒,既然妳樂於分享好事,為何不能讓我傾聽妳的心事?」      要是別人對我這麼說,我肯定覺得他多管閒事,而語容給我的是滿滿的安心。      「這樣完全把妳當垃圾桶了吧……」我還是不太贊成她的建議。   「我的出現,就是為了分擔妳的苦。」她話音剛落,我感受到她的堅決。      從來沒有人預設自己是為誰存在,善於傾聽的人,也有一定極限,更不會說出這麼極端的話,除了不贊同,更多的是困惑。      有一次,我們去花市看花。      她跳脫我們當前討論的時事話題,說了令我不解的話:「無法強求的人事物,妳再想得到也不可能實現。」她向某位老闆買了一朵寶藍色的玫瑰花送我。我到現在還是記得那朵藍玫瑰的美豔,而它的高傲還有沉著,像極了語容。      「妳要每天對它說話,當我不在的時候。」她用鄭重的語氣說道。      我暗自發誓要好好保護這朵花。      語容送完花的隔日就消失了,毫無預警地。舉凡在通訊軟體傳訊息她、撥打她的手機號碼或家用電話,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她去了哪裡。      是不是遭遇變故而改名換姓過新生活?或有其他難言之隱?但是當事人不在,猜什麼都不正確。      其實她說完那句話的當下,我的頭突然一陣劇痛,去看過醫生,醫生說沒有問題,我也不打算追究。      事隔一年,不間斷吸收我的話語的藍玫瑰在今早枯萎了,我昨晚只是太累,所以省略了這件事,不料招來噩耗。我單純地想,大自然的衰亡本就不是我能與之抗衡的。      令我驚訝的是,我竟然在家附近的超市巧遇她。      「蕭語容!」我難掩激動的叫喊她。      熟悉的側臉、及肩的褐髮,那不是她,還會是誰?語容目光向著我,我主動上前打招呼。      「妳……這一年來還好嗎?我、我不小心讓它枯萎了,對不起!」我又是提問又是道歉。   換來的是這句回應,「沒關係,妳變更好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離開了。」      四周一下子含煙籠霧,待霧氣散開,剩我和語容在超市裡面,但空間化成一片死寂的白色,收銀員、採買的民眾、架上的商品全數幻滅,我害怕地抓住語容的臂彎。      「紹瑄,我走了。」她撥開我的手對我說。從頭到尾,語容臉上掛著不同於以往的冷漠。      超市是怎麼回事?語容又為何用這樣的態度對我?      語容身後憑空出現璀璨的光圈,光圈周圍開出無數藍玫瑰,伴隨著一些鮮綠色的枝椏。最吸引我的是,她凝視著我的雙眼渲染成寶藍色,和一年前那朵玫瑰的顏色大致相同。      我不明白現在發生什麼事,但光圈內滿是污濁的混沌,我希望語容不要走進去。      想不到最壞的結果還是發生了,語容整個人沒入混沌裡頭。但,我還有好多話想說,這次她是真正離開我了嗎?      我無助地哭泣,直到我聽見幾聲雞啼。      這時我發現手中握著一片乾枯的花瓣,大海一般的靛色映入眼簾。      我努力地自疲憊的思緒裡清醒。      一年以來我焦急探尋的身影,都只是一場夢境。      一起蒐集的電影票根、共同宣洩食慾而購買的零食,還有相簿裡我們的合照等等,全部煙消雲散。我的記憶裡固然有她,但現實終究保存不了夢裡出現的東西。            我的言語之於蕭語容,是養分。      她的存在之於范紹瑄,是救贖。      但語容說了:「無法強求的人事物,妳再想得到也不可能實現。」      看著手中的花瓣,我嚎啕大哭了一回。   最後,我什麼都留不住。            藍玫瑰花語:無法得到的東西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