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分享 遠距教學難題 線上測驗監考侵犯學生隱私?
頭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疫情之下,線上測驗與監考的隱私權難題 許君咏|科技大觀園特約編輯 110/12/27 2021年夏天,因 Covid-19 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三級,從5月18日全國各級學校停止到校上課,然而在這段期間內,並不是真的放大假,為了降低疫情對學生學習的影響,教育部強調「停課不停學」, 將課堂學習、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 https://i.imgur.com/77vC7Mm.jpg (因應疫情,許多課程、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圖/pixabay) 後來一路停課至七月底,當時教育部給予的建議為期末考可採多元評量,以不到校為主,然而遠距期末考到底要怎麼考,成為大家當時關心的話題,有些仍採測驗模式的科目爲求公平,老師們紛紛祭出各種防弊作法,例如大學教授提前制定嚴格的線上考試規範通知學生;或者規定學生架設手機、鏡子、電腦至特定角度,讓老師能夠從鏡頭中監考;師大附中則是自建系統舉辦期末考,每次螢幕只顯示一道題目並限定考試時間,全程錄影防止舞弊。 其實在這十年來,線上課程便已成為一股潮流,而 Covid-19 的流行更加速了遠距教學發展的步伐,隨著線上教學越來越普遍,不同公司紛紛推出遠距監考服務,試圖解決教育工作者的煩惱——「遠距考試怎麼做才公平?」。根據 2020 年 EDUCAUSE 雜誌的調查發現,超過一半(54%)的高等教育機構使用遠距監考服務,另外有 23% 的機構正在考慮或計劃使用。 常見的監考服務形式有以下幾種,例如要求學生安裝瀏覽器擴充功能,以「鎖定」他們的瀏覽器,防止學生在考試期間瀏覽其他網站;有些則是追蹤學生在電腦上使用的軟體;或者透過能夠進入學生網路鏡頭的軟體來監視他們,甚至再加上一位監考員;也有服務是利用眼動追蹤或網路流量分析來進行監考。然而,這些因應遠距考試的監考服務看似方便,卻也帶來更多挑戰。 https://i.imgur.com/VpMrT5E.png (常見的線上考試監考方式。圖/科技大觀園) 今年八月,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發表的一項研究,探討了被遠距監考的學生們對安全與隱私的看法。首先,他們分析了八種遠距監考 Chrome 瀏覽器擴充功能的用戶評論,發現自Covid-19 大流行後,2020 年 2 月評論數量迅速增加,同時這些擴充功能的星級評分也急劇下降,這可能表示用戶們不喜歡監考服務,接著,他們對 102 名參加過線上測驗的學生進行調查,以了解他們的想法及疑慮。 結果顯示,只有 39% 的參與者表示他們偏好線上監考測驗,大多數的參與者,即便認同遠距監考是維持線上測驗公平性的解決方法之一,但他們還是偏好傳統考試。學生們了解,為了在家中安全考試,他們需要放棄一些隱私權,然而,大部分學生還是會擔心為了參加考試,必須向遠距監考的公司提供個人資料,尤其在身份驗證的過程,例如學號、電話、地址,甚至學生證及駕照等重要個資,學生們在意的是這些資訊會被如何處理,以及會被留存多久。 雖然一半以上的學生認為線上監考過於侵犯隱私,但對不同監考方式的反應仍有些差距,像是鎖定瀏覽器、使用網路鏡頭以及螢幕錄影等,是較為常見的遠距監考模式,但研究結果表示,只有一半的人能接受鎖定瀏覽器,而四分之一的人對攝影機和螢幕錄影感到自在,代表目前常用的監考方式和學生能接受的有一定落差,至於參與者們最不喜歡的方式,就是瀏覽器歷史紀錄被監視。而到底遠距監考能不能有效避免舞弊,大部分的參與者不認為監考有用,約 61%的人認為仍然有辦法作弊。 https://i.imgur.com/wZr8tXm.png (是否該因為線上監考而侵犯學生的隱私權,仍有待商榷。圖/科技大觀園) 這項研究也探討了權力動態對學生看法的影響,意思是 97% 的學生被遠距監考是因為老師或學校要求,因此他們可以為了考試公平犧牲一些隱私,也有些參與者表示,不認為遠距監考會侵犯他們的隱私,因爲他們信任提出監考要求的教育機構。 最後,研究團隊也根據他們的發現,對教育機構提出了一些建議。 例如在考慮班級規模及學生預期行為後,建議選用最少監控的監考方法,並在考試前向學生提供明確的理由,說明為何選擇這個監考類型;並希望各機構能徹底了解線上監考軟體的常見漏洞及風險,並在考試前詳細說明,在考後協助卸載,或將軟體安裝在學校發放給學生的設備裡。當然,更理想的作法是,和學生一起評估和選擇監考軟體。 Covid-19 的到來,讓數位學習前進的步伐被迫加速,然而這種跨越時間、空間的學習模式並不會隨著疫情趨緩而停滯,不論是教學模式或評量方式,學習者和教育者都在適應這些改變,新的挑戰接踵而至的同時,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是什麼。 資料來源: 防學生遠端期末考作弊 逢甲教授訂超嚴規則網一片讚嘆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0606001072-260405?chdtv 國立大學遠距考試擺鏡子喬角度「自主監考」 學生:是認真的嗎?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60/5505179 秒存答案不怕網路斷線!師大附中自建系統 舉辦線上期末考 https://udn.com/news/story/6898/5577905 Susan Grajek. EDUCAUSE COVID-19 QuickPoll Results: Grading and Proctoring. EDUCAUSE Research Notes, April 2020. https://er.educause.edu/blogs/2020/4/educause-covid-19-quickpoll-results-grading-and-proctoring Balash, D. G., Kim, D., Shaibekova, D., Fainchtein, R. A., Sherr, M., & Aviv, A. J. (2021). Examining the Examiners: Students' Privacy and Security Perceptions of Online Proctoring Services. arXiv preprint arXiv:2106.05917. https://arxiv.org/pdf/2106.05917.pdf Lederman, D., & Lieberman, M. (2019). How many public universities can ‘go big’online. Inside Higher Ed.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digital-learning/article/2019/03/20/states-and-university-systems-are-planning-major-online #COVID-19 #停課不停學 #疫情 #線上測驗 #遠距教學 #隱私 出處:科技大觀園 網址: 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Article/C000003/detail?ID=a6c82dee-dae7-42a1-89d6-ee27d6d1af94 我還記得當時我的期末考是 用電腦考 並使用手機參與Teams 要求電腦螢幕+人要同時入鏡 有夠麻煩! 但我並不覺得隱私被侵犯 在傳統考試模式下 老師監考也是把大家聚集在同個教室 盯著我們作答 走來走去 跟在線上考試的感覺差不多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B1 {{commentMoment( "2022-01-28T15:23:17.498Z" )}}

我覺得開鏡頭其實還好 但鏡頭沒照到的地方 誰知道有沒有偷偷在做壞事🤔

我覺得開鏡頭其實還好 但鏡頭沒照到的地方 誰知道有沒有偷偷在做壞事🤔
鏡頭是還好啦_(:_」∠)_ 可以接受 作弊根本抓都抓不完
原 Po 回覆:

鏡頭是還好啦_(:_」∠)_ 可以接受 作弊根本抓都抓不完

0

匿名

B2 {{commentMoment( "2022-01-30T04:20:21.183Z" )}}

會嗎

會嗎
都是個人覺得的
原 Po 回覆:

都是個人覺得的

0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分享 遠距教學難題 線上測驗監考侵犯學生隱私?

疫情之下,線上測驗與監考的隱私權難題 許君咏|科技大觀園特約編輯 110/12/27 2021年夏天,因 Covid-19 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三級,從5月18日全國各級學校停止到校上課,然而在這段期間內,並不是真的放大假,為了降低疫情對學生學習的影響,教育部強調「停課不停學」, 將課堂學習、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 https://i.imgur.com/77vC7Mm.jpg (因應疫情,許多課程、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圖/pixabay) 後來一路停課至七月底,當時教育部給予的建議為期末考可採多元評量,以不到校為主,然而遠距期末考到底要怎麼考,成為大家當時關心的話題,有些仍採測驗模式的科目爲求公平,老師們紛紛祭出各種防弊作法,例如大學教授提前制定嚴格的線上考試規範通知學生;或者規定學生架設手機、鏡子、電腦至特定角度,讓老師能夠從鏡頭中監考;師大附中則是自建系統舉辦期末考,每次螢幕只顯示一道題目並限定考試時間,全程錄影防止舞弊。 其實在這十年來,線上課程便已成為一股潮流,而 Covid-19 的流行更加速了遠距教學發展的步伐,隨著線上教學越來越普遍,不同公司紛紛推出遠距監考服務,試圖解決教育工作者的煩惱——「遠距考試怎麼做才公平?」。根據 2020 年 EDUCAUSE 雜誌的調查發現,超過一半(54%)的高等教育機構使用遠距監考服務,另外有 23% 的機構正在考慮或計劃使用。 常見的監考服務形式有以下幾種,例如要求學生安裝瀏覽器擴充功能,以「鎖定」他們的瀏覽器,防止學生在考試期間瀏覽其他網站;有些則是追蹤學生在電腦上使用的軟體;或者透過能夠進入學生網路鏡頭的軟體來監視他們,甚至再加上一位監考員;也有服務是利用眼動追蹤或網路流量分析來進行監考。然而,這些因應遠距考試的監考服務看似方便,卻也帶來更多挑戰。 https://i.imgur.com/VpMrT5E.png (常見的線上考試監考方式。圖/科技大觀園) 今年八月,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發表的一項研究,探討了被遠距監考的學生們對安全與隱私的看法。首先,他們分析了八種遠距監考 Chrome 瀏覽器擴充功能的用戶評論,發現自Covid-19 大流行後,2020 年 2 月評論數量迅速增加,同時這些擴充功能的星級評分也急劇下降,這可能表示用戶們不喜歡監考服務,接著,他們對 102 名參加過線上測驗的學生進行調查,以了解他們的想法及疑慮。 結果顯示,只有 39% 的參與者表示他們偏好線上監考測驗,大多數的參與者,即便認同遠距監考是維持線上測驗公平性的解決方法之一,但他們還是偏好傳統考試。學生們了解,為了在家中安全考試,他們需要放棄一些隱私權,然而,大部分學生還是會擔心為了參加考試,必須向遠距監考的公司提供個人資料,尤其在身份驗證的過程,例如學號、電話、地址,甚至學生證及駕照等重要個資,學生們在意的是這些資訊會被如何處理,以及會被留存多久。 雖然一半以上的學生認為線上監考過於侵犯隱私,但對不同監考方式的反應仍有些差距,像是鎖定瀏覽器、使用網路鏡頭以及螢幕錄影等,是較為常見的遠距監考模式,但研究結果表示,只有一半的人能接受鎖定瀏覽器,而四分之一的人對攝影機和螢幕錄影感到自在,代表目前常用的監考方式和學生能接受的有一定落差,至於參與者們最不喜歡的方式,就是瀏覽器歷史紀錄被監視。而到底遠距監考能不能有效避免舞弊,大部分的參與者不認為監考有用,約 61%的人認為仍然有辦法作弊。 https://i.imgur.com/wZr8tXm.png (是否該因為線上監考而侵犯學生的隱私權,仍有待商榷。圖/科技大觀園) 這項研究也探討了權力動態對學生看法的影響,意思是 97% 的學生被遠距監考是因為老師或學校要求,因此他們可以為了考試公平犧牲一些隱私,也有些參與者表示,不認為遠距監考會侵犯他們的隱私,因爲他們信任提出監考要求的教育機構。 最後,研究團隊也根據他們的發現,對教育機構提出了一些建議。 例如在考慮班級規模及學生預期行為後,建議選用最少監控的監考方法,並在考試前向學生提供明確的理由,說明為何選擇這個監考類型;並希望各機構能徹底了解線上監考軟體的常見漏洞及風險,並在考試前詳細說明,在考後協助卸載,或將軟體安裝在學校發放給學生的設備裡。當然,更理想的作法是,和學生一起評估和選擇監考軟體。 Covid-19 的到來,讓數位學習前進的步伐被迫加速,然而這種跨越時間、空間的學習模式並不會隨著疫情趨緩而停滯,不論是教學模式或評量方式,學習者和教育者都在適應這些改變,新的挑戰接踵而至的同時,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是什麼。 資料來源: 防學生遠端期末考作弊 逢甲教授訂超嚴規則網一片讚嘆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0606001072-260405?chdtv 國立大學遠距考試擺鏡子喬角度「自主監考」 學生:是認真的嗎?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60/5505179 秒存答案不怕網路斷線!師大附中自建系統 舉辦線上期末考 https://udn.com/news/story/6898/5577905 Susan Grajek. EDUCAUSE COVID-19 QuickPoll Results: Grading and Proctoring. EDUCAUSE Research Notes, April 2020. https://er.educause.edu/blogs/2020/4/educause-covid-19-quickpoll-results-grading-and-proctoring Balash, D. G., Kim, D., Shaibekova, D., Fainchtein, R. A., Sherr, M., & Aviv, A. J. (2021). Examining the Examiners: Students' Privacy and Security Perceptions of Online Proctoring Services. arXiv preprint arXiv:2106.05917. https://arxiv.org/pdf/2106.05917.pdf Lederman, D., & Lieberman, M. (2019). How many public universities can ‘go big’online. Inside Higher Ed.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digital-learning/article/2019/03/20/states-and-university-systems-are-planning-major-online #COVID-19 #停課不停學 #疫情 #線上測驗 #遠距教學 #隱私 出處:科技大觀園 網址: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Article/C000003/detail?ID=a6c82dee-dae7-42a1-89d6-ee27d6d1af94 我還記得當時我的期末考是 用電腦考 並使用手機參與Teams 要求電腦螢幕+人要同時入鏡 有夠麻煩! 但我並不覺得隱私被侵犯 在傳統考試模式下 老師監考也是把大家聚集在同個教室 盯著我們作答 走來走去 跟在線上考試的感覺差不多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