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天懸星河 一百三十五章

一百三十四章傳送門: https://meteor.today/a/kcPNm2?ref=io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機發文! 在慕容卿魂離去後,魂殿的黑衣人也隨之消失,若非這滿地殘破不堪的打鬥痕跡,根本沒人相信魂殿來過。 「賢侄,如今你是什麼境界?」雲永劫問道。方才那場戰鬥,就連他自己也只能看出一二,這也令他不禁感到後生可畏。 「如今我大略是在封神冊中所提到的日、月、星、辰四大境界中的月境五段。」楚天河說道。 「哦?日、月、星、辰?」雲永劫不解,而雲陌曦在一旁也專心的聽著。 「沒錯,世人皆以為武道境界的終點就在武皇,可習武一道又怎會有盡頭?武皇境界過後便是辰境,其後乃是星境,依此類推,等突破日境後便可以破碎虛空,成神而去。」楚天河說道。 「這封神冊果然是神物,竟將這些武道迷思記錄的這麼清楚。」雲永劫嘆息著說道。 「不錯,可成神哪有這麼容易,光是天劫就已經不知道讓多少人止步於武皇,更何況成神?」楚天河此時望向天空,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為他添了些許神秘感。 雲永劫父女同時沈默了片刻,而後也望了望天空。 「不說這個了,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雲陌曦問道。 「還記得天機門嗎?」楚天河微微一笑問道。 「莫非......封神陵的弟子已經有動靜了?」雲陌曦問道。 「不錯,我們是時候去外界主動找魂殿的麻煩了。」楚天河說道。 「賢侄,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跟我說,我雲族定當全力相助。」雲永劫說道。 「如此,就謝謝伯父了。」楚天河拱手說道。 「報,慕容族長突然到訪。」一名雲族子弟跑了過來說道。 「哼,居然還敢來,看來真是欺我雲族無人了。」雲永劫怒道。 片刻後,楚天河與雲族眾人來到一處廣場,而慕容族長身後跟著兩個楚天河很眼熟的人,那兩人正是魂殿左右使,魂曲、魂菲。 「永劫兄,好久不見了,近來可好?」慕容族長笑著問道。 「慕容凡泰,少跟我虛情假意,有什麼目的直說吧。」雲永劫說道。 「永劫兄真是直爽,如此我就不多說廢話了,動手吧。」慕容凡泰說罷,轉身負手而立,一旁的魂曲二人對視一眼,取出武器朝著雲陌曦攻去。 只見雲永劫權杖橫放胸前,一股些許透明的光圈自其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開,只見魂曲二人被光圈掃過後竟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無法動彈。 然而正在此時,慕容凡泰竟出現在雲陌曦身後,手中匕首正一步步刺向雲陌曦,而雲永劫及雲陌曦卻渾然未覺。 「停手吧,慕容族長。」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慕容凡泰彷彿受到什麼重創一般,雙眼立時空洞無神,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到了地上。這聲音來源正是楚天河。 「曦兒,沒事吧?」雲永劫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放下了權杖,立即來到雲陌曦身旁,關切的問道。 「你們兩個,別來無恙吧?」楚天河與雲陌曦對視了一眼,確認沒事後,走向魂曲二人。 魂曲二人見楚天河往他們走來,二話不說當即催動體內真氣向天邊急馳而去。楚天河見狀也催動御劍術追了上去。 半個時辰後,楚天河追到了一處殘破的祭壇廢墟,楚天河不禁愣了愣神,眼前的場景是如此的熟悉。 此處正是當初雲陌曦被困之地,在這裡,雲陌曦遭到了魂殿暗算,險些喪命。而這一次事件也令楚天河遭受天劫,九死一生的經歷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忘記。 就在楚天河愣神之際,魂曲二人早已離去,楚天河隨後望向了一個方向,那一處地方正是當初暗算雲陌曦之人逃離的地方,那處空間裂縫依舊存在。 「附近沒有空間氣息,很好。」楚天河略加思索後,冷笑著說著,再望了一眼裂縫後,逕自離去。 三日後,楚天河與雲陌曦來到外界,此時已是兵荒馬亂的年代,天下二分,一方為西楚霸王-項羽,另一方為漢王劉邦。 楚天河在幾經打聽之下,得知劉邦已是天下民心所向。楚天河決定見一見這昔日的好友,於是租了一艘船駛向烏江。 此時烏江岸邊,一名身披烏黑鎧甲,手持長槍的將軍正與其十幾名兵士面對著龐大的紅衫軍。只見那一桿桿的紅旗上皆寫著一個「漢」字,遠遠望去氣勢磅礴。 「項將軍,你我相爭多年,今日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只見漢軍之中一人腰間掛劍,騎著馬往前移動。 「廢話少說,我項羽今日栽在你劉邦手上,可我也不會便宜了你,做那可恥的降軍!哪個不怕死的......就上來吧!」說到最後,項羽將手中的長槍往地上一插,扯開了嗓子吼道。 只見漢軍中的所有軍士都不約而同的往後退了一退,無人敢正視項羽。說來也是,西楚霸王的名號誰人不知,又有誰人不曉? 劉邦見狀也不慌忙,只瞧他氣定神閒的說了一句:「誰人能取下項羽首級,封官,加爵!」 此話一出,所有漢軍都渾身一顫,眼中發出熾烈的光芒。所謂重賞之下 必有勇夫,漢軍之中很快的便有一人提起長劍衝向項羽。而此舉一出,所有人也彷彿有了底氣一般,紛紛衝了出去。 「兄弟們,今日是項某對不住了,來世我們還做兄弟,還在一起爭這天下!」項羽對著身邊跟隨著他的殘兵敗將說道。 「我等生生世世皆願隨將軍,出生入死!」項羽身後的幾人異口同聲的喊出這句話,聲勢震天。幾人面對迎面而至的漢軍竟絲毫無懼怕之意,有些人反而還露出了笑容。 項羽聞聽眾人的言語,將散亂的頭髮往後撥了一撥,隨後提起長槍,對著那第一個向他衝來的軍士當頭便是一擊。那軍士頓時眼前一昏,鮮血自他頭頂流了下來。可惜項羽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見這士兵如此,他長槍再次往前一刺,結果了他的生命。 一場激戰也就此點燃,只見項羽身後的楚軍一個個精神越發亢奮,死在他們手中的漢軍早已不知道是幾倍之多。 「這項羽帶兵還真是有一手,真是可惜此人要與我為敵。」劉邦說道,言語中有著幾分惋惜,更多的是欽佩。 「來人,取弓。」劉邦喊道。 只見劉邦取來箭矢搭在弓上,手一拉,掄滿了弓弦,朝著那在漢軍中出入無敵的項羽射了一箭。 正被二三十人圍攻的項羽又怎會對急奔而來的箭矢有所防備,當下便覺得背脊一陣疼痛傳來,可那又如何?項羽仿若未覺,長槍依舊在手中揮舞著,一挑一刺之間,便有一個生命消逝,而那些被項羽所殺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疊在一起。 劉邦嘆息了一聲,隨後命來一批弓箭手,所有人的目標皆是項羽,眨眼間,項羽的後背已插滿了箭矢,動作也越發遲緩。 過不多時,項羽已不再殺敵,他將長槍插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那敵人屍體所疊的小山丘走去,一步一步的站上了最高點。 漢軍見到這一幕竟是沒人敢走上前去阻止項羽,一個個望著項羽,眼中有著肅穆,絲毫沒有半分輕視。 「我.....是西楚霸王!」項羽眼神透露著精光,頭髮早亂作一團,鎧甲也殘破不堪,明明是一副落魄到極致的模樣,可此時卻沒人膽敢嘲笑他。 「將軍!」遠處一聲女子的聲音,刺激了項羽的神經,本該就此倒下的他卻彷彿又有了無窮的力量,定睛一望,那人正是虞姬。 「你來做什麼!給我回去!」項羽頓時怒道。 「不!妾身要與將軍同生共死。」虞姬來到了項羽身前,雙臂環著他的腰,一頭扎進他的胸口。 項羽不語,手中撥弄著虞姬的長髮,眼中透著柔情。虞姬也不管項羽渾身的鮮血是否會弄髒自己,她只知道此時此刻她只想抱著自己的夫君,那只屬於她的將軍。 遠處劉邦看著兩人,看準了這是一個擊殺項羽的最好機會。再次將弓拉滿,「嗖!」箭矢將空氣撕裂,襲向項羽。 項羽雖看在眼裡,可卻已經無力抵擋,只能將虞姬護在身後,可虞姬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項羽在他眼前死去,只見虞姬一個閃身來到項羽身前,箭矢此時也已來到,眨眼間便穿過虞姬胸口。 「不!你怎麼這麼傻......」那一刻,虞姬倒在了項羽懷裡,感受著生命的流逝,卻沒有絲毫悔意,眸中透著項羽的倒影,面帶微笑的閉上了眼。 項羽仰天長嘯,本不該流淚的男子漢,此時卻淚流滿面,望著懷中的伊人,有那一剎那,他後悔了,他在心裡問自己是不是不該爭著天下,此時即便給他這萬里江山,虞姬也不在了...... 傷心欲絕的他,抱起虞姬,走向江邊。此時,江邊也駛來了一艘船。 「羽哥!快,上船!」船上的人正是楚天河。 聽著這熟悉的稱呼,項羽眼中恢復了一絲清明,可再次看向虞姬之時,卻再也沒有爭奪天下的雄心。 「天河兄弟,許久不見,我沒有什麼能給你做見面禮,我的這顆頭顱就送你吧!」項羽說罷,抽出地上的一把劍,當即自刎。倒在了烏江之中 那時,項羽那一腔滾燙的熱血,染紅整片烏江,一代霸王結束了他的一生。 更新來ㄌ! 項羽的故事我一直想要將他寫好 如果各位看官有什麼建議或想法也可以告訴我 身邊還有喜歡看玄幻修真類型小說的朋友都可以幫我推薦一下,如果有甚麼建議感想之類的都可以發在留言處,我都會一一看過的,每一則留言都可以是我的動力,謝謝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天懸星河 一百三十五章

一百三十四章傳送門: https://meteor.today/a/kcPNm2?ref=io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機發文! 在慕容卿魂離去後,魂殿的黑衣人也隨之消失,若非這滿地殘破不堪的打鬥痕跡,根本沒人相信魂殿來過。 「賢侄,如今你是什麼境界?」雲永劫問道。方才那場戰鬥,就連他自己也只能看出一二,這也令他不禁感到後生可畏。 「如今我大略是在封神冊中所提到的日、月、星、辰四大境界中的月境五段。」楚天河說道。 「哦?日、月、星、辰?」雲永劫不解,而雲陌曦在一旁也專心的聽著。 「沒錯,世人皆以為武道境界的終點就在武皇,可習武一道又怎會有盡頭?武皇境界過後便是辰境,其後乃是星境,依此類推,等突破日境後便可以破碎虛空,成神而去。」楚天河說道。 「這封神冊果然是神物,竟將這些武道迷思記錄的這麼清楚。」雲永劫嘆息著說道。 「不錯,可成神哪有這麼容易,光是天劫就已經不知道讓多少人止步於武皇,更何況成神?」楚天河此時望向天空,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為他添了些許神秘感。 雲永劫父女同時沈默了片刻,而後也望了望天空。 「不說這個了,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雲陌曦問道。 「還記得天機門嗎?」楚天河微微一笑問道。 「莫非......封神陵的弟子已經有動靜了?」雲陌曦問道。 「不錯,我們是時候去外界主動找魂殿的麻煩了。」楚天河說道。 「賢侄,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跟我說,我雲族定當全力相助。」雲永劫說道。 「如此,就謝謝伯父了。」楚天河拱手說道。 「報,慕容族長突然到訪。」一名雲族子弟跑了過來說道。 「哼,居然還敢來,看來真是欺我雲族無人了。」雲永劫怒道。 片刻後,楚天河與雲族眾人來到一處廣場,而慕容族長身後跟著兩個楚天河很眼熟的人,那兩人正是魂殿左右使,魂曲、魂菲。 「永劫兄,好久不見了,近來可好?」慕容族長笑著問道。 「慕容凡泰,少跟我虛情假意,有什麼目的直說吧。」雲永劫說道。 「永劫兄真是直爽,如此我就不多說廢話了,動手吧。」慕容凡泰說罷,轉身負手而立,一旁的魂曲二人對視一眼,取出武器朝著雲陌曦攻去。 只見雲永劫權杖橫放胸前,一股些許透明的光圈自其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開,只見魂曲二人被光圈掃過後竟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無法動彈。 然而正在此時,慕容凡泰竟出現在雲陌曦身後,手中匕首正一步步刺向雲陌曦,而雲永劫及雲陌曦卻渾然未覺。 「停手吧,慕容族長。」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慕容凡泰彷彿受到什麼重創一般,雙眼立時空洞無神,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到了地上。這聲音來源正是楚天河。 「曦兒,沒事吧?」雲永劫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放下了權杖,立即來到雲陌曦身旁,關切的問道。 「你們兩個,別來無恙吧?」楚天河與雲陌曦對視了一眼,確認沒事後,走向魂曲二人。 魂曲二人見楚天河往他們走來,二話不說當即催動體內真氣向天邊急馳而去。楚天河見狀也催動御劍術追了上去。 半個時辰後,楚天河追到了一處殘破的祭壇廢墟,楚天河不禁愣了愣神,眼前的場景是如此的熟悉。 此處正是當初雲陌曦被困之地,在這裡,雲陌曦遭到了魂殿暗算,險些喪命。而這一次事件也令楚天河遭受天劫,九死一生的經歷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忘記。 就在楚天河愣神之際,魂曲二人早已離去,楚天河隨後望向了一個方向,那一處地方正是當初暗算雲陌曦之人逃離的地方,那處空間裂縫依舊存在。 「附近沒有空間氣息,很好。」楚天河略加思索後,冷笑著說著,再望了一眼裂縫後,逕自離去。 三日後,楚天河與雲陌曦來到外界,此時已是兵荒馬亂的年代,天下二分,一方為西楚霸王-項羽,另一方為漢王劉邦。 楚天河在幾經打聽之下,得知劉邦已是天下民心所向。楚天河決定見一見這昔日的好友,於是租了一艘船駛向烏江。 此時烏江岸邊,一名身披烏黑鎧甲,手持長槍的將軍正與其十幾名兵士面對著龐大的紅衫軍。只見那一桿桿的紅旗上皆寫著一個「漢」字,遠遠望去氣勢磅礴。 「項將軍,你我相爭多年,今日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只見漢軍之中一人腰間掛劍,騎著馬往前移動。 「廢話少說,我項羽今日栽在你劉邦手上,可我也不會便宜了你,做那可恥的降軍!哪個不怕死的......就上來吧!」說到最後,項羽將手中的長槍往地上一插,扯開了嗓子吼道。 只見漢軍中的所有軍士都不約而同的往後退了一退,無人敢正視項羽。說來也是,西楚霸王的名號誰人不知,又有誰人不曉? 劉邦見狀也不慌忙,只瞧他氣定神閒的說了一句:「誰人能取下項羽首級,封官,加爵!」 此話一出,所有漢軍都渾身一顫,眼中發出熾烈的光芒。所謂重賞之下 必有勇夫,漢軍之中很快的便有一人提起長劍衝向項羽。而此舉一出,所有人也彷彿有了底氣一般,紛紛衝了出去。 「兄弟們,今日是項某對不住了,來世我們還做兄弟,還在一起爭這天下!」項羽對著身邊跟隨著他的殘兵敗將說道。 「我等生生世世皆願隨將軍,出生入死!」項羽身後的幾人異口同聲的喊出這句話,聲勢震天。幾人面對迎面而至的漢軍竟絲毫無懼怕之意,有些人反而還露出了笑容。 項羽聞聽眾人的言語,將散亂的頭髮往後撥了一撥,隨後提起長槍,對著那第一個向他衝來的軍士當頭便是一擊。那軍士頓時眼前一昏,鮮血自他頭頂流了下來。可惜項羽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見這士兵如此,他長槍再次往前一刺,結果了他的生命。 一場激戰也就此點燃,只見項羽身後的楚軍一個個精神越發亢奮,死在他們手中的漢軍早已不知道是幾倍之多。 「這項羽帶兵還真是有一手,真是可惜此人要與我為敵。」劉邦說道,言語中有著幾分惋惜,更多的是欽佩。 「來人,取弓。」劉邦喊道。 只見劉邦取來箭矢搭在弓上,手一拉,掄滿了弓弦,朝著那在漢軍中出入無敵的項羽射了一箭。 正被二三十人圍攻的項羽又怎會對急奔而來的箭矢有所防備,當下便覺得背脊一陣疼痛傳來,可那又如何?項羽仿若未覺,長槍依舊在手中揮舞著,一挑一刺之間,便有一個生命消逝,而那些被項羽所殺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疊在一起。 劉邦嘆息了一聲,隨後命來一批弓箭手,所有人的目標皆是項羽,眨眼間,項羽的後背已插滿了箭矢,動作也越發遲緩。 過不多時,項羽已不再殺敵,他將長槍插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那敵人屍體所疊的小山丘走去,一步一步的站上了最高點。 漢軍見到這一幕竟是沒人敢走上前去阻止項羽,一個個望著項羽,眼中有著肅穆,絲毫沒有半分輕視。 「我.....是西楚霸王!」項羽眼神透露著精光,頭髮早亂作一團,鎧甲也殘破不堪,明明是一副落魄到極致的模樣,可此時卻沒人膽敢嘲笑他。 「將軍!」遠處一聲女子的聲音,刺激了項羽的神經,本該就此倒下的他卻彷彿又有了無窮的力量,定睛一望,那人正是虞姬。 「你來做什麼!給我回去!」項羽頓時怒道。 「不!妾身要與將軍同生共死。」虞姬來到了項羽身前,雙臂環著他的腰,一頭扎進他的胸口。 項羽不語,手中撥弄著虞姬的長髮,眼中透著柔情。虞姬也不管項羽渾身的鮮血是否會弄髒自己,她只知道此時此刻她只想抱著自己的夫君,那只屬於她的將軍。 遠處劉邦看著兩人,看準了這是一個擊殺項羽的最好機會。再次將弓拉滿,「嗖!」箭矢將空氣撕裂,襲向項羽。 項羽雖看在眼裡,可卻已經無力抵擋,只能將虞姬護在身後,可虞姬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項羽在他眼前死去,只見虞姬一個閃身來到項羽身前,箭矢此時也已來到,眨眼間便穿過虞姬胸口。 「不!你怎麼這麼傻......」那一刻,虞姬倒在了項羽懷裡,感受著生命的流逝,卻沒有絲毫悔意,眸中透著項羽的倒影,面帶微笑的閉上了眼。 項羽仰天長嘯,本不該流淚的男子漢,此時卻淚流滿面,望著懷中的伊人,有那一剎那,他後悔了,他在心裡問自己是不是不該爭著天下,此時即便給他這萬里江山,虞姬也不在了...... 傷心欲絕的他,抱起虞姬,走向江邊。此時,江邊也駛來了一艘船。 「羽哥!快,上船!」船上的人正是楚天河。 聽著這熟悉的稱呼,項羽眼中恢復了一絲清明,可再次看向虞姬之時,卻再也沒有爭奪天下的雄心。 「天河兄弟,許久不見,我沒有什麼能給你做見面禮,我的這顆頭顱就送你吧!」項羽說罷,抽出地上的一把劍,當即自刎。倒在了烏江之中 那時,項羽那一腔滾燙的熱血,染紅整片烏江,一代霸王結束了他的一生。 更新來ㄌ! 項羽的故事我一直想要將他寫好 如果各位看官有什麼建議或想法也可以告訴我 身邊還有喜歡看玄幻修真類型小說的朋友都可以幫我推薦一下,如果有甚麼建議感想之類的都可以發在留言處,我都會一一看過的,每一則留言都可以是我的動力,謝謝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