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懸疑 可以不要假裝嗎03

如果說我討厭升旗,那就更討厭熱舞社。 —————————— 2019.4.28(星期天) 如果是以前,我會說我喜歡外婆家。 我喜歡大家聚在外婆家,在餐桌上有吃有笑。我感覺人生又充滿希望。尤其是我舅媽,我最喜歡她了。 在我爸媽離婚後,外婆又用那種另人討厭的語氣問:「妳比較喜歡妳媽還是舅媽?」 我想回答舅媽,而且老實說就是這樣。可看到外婆滿心期待的臉。好,這不能說是期待。反正她就喜歡什麼都提到我媽,好像所有事情都必須跟我媽有關。 小時候他們剛離婚,我上廁所、看電視、看書,背景裡的角落都有我外婆。 她會裝作不經意從旁邊晃過,假裝她旁邊有人的說:「如果是妳表姊,他們爸媽離婚就會一直哭一直哭。」 外婆想說的是,為什麼我不求我媽別離開?為什麼我看起來事不關己?於是我不耐煩,所以發脾氣。外婆稱這一連串的情感爆發為「沒禮貌」。 我還被阿姨叫到旁邊說教。她說外婆是她媽媽不是我媽媽。我講話注意一點。 我像個沒媽的孩子孤零零。明明是最熟悉的外婆家,此刻卻冷的讓我害怕顫抖。 那天回家的路特別漫長,我好像又複習一遍這種被傷透的感覺。 我變得更小心翼翼,學會左耳進右耳出。結果就是沈默寡言,只會在對的時候應聲、好笑的時候咯咯笑。 不過以上,都不是我討厭外婆家的原因。 我也以為討厭一個人、一個東西的理由需要多刻苦。沒想到,我只是受不了表姊叫她媽媽媽咪。我羨慕、嫉妒、傷心、難過。所有不好的情緒如洪水般湧上心頭。殊不知,那就是我最渴望的東西。 不過我也不是個那麼悲觀的人。看了一篇好漫畫、好電影,我又活過來了。 今天還是在打工。 昨天的常客來了,老闆靠前噓寒問暖。我端盤子上菜,兒子一樣在看無聊的英文單字。不過今天爸爸沒有來。在送餐的短短幾秒,我感覺氣氛不是很好,彷彿有個圍牆隔在他們之間。一直以來,兒子都是漠不關心。但這次的他感覺很迫切,迫切的想打破這面牆和他媽媽說話。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許兒子要和一個陌生男子結婚?他殺掉他爸?他吃掉媽媽的小寶寶? 我好想跟老闆說他們今天真怪。 可是我靜靜站在出餐口,有些累的打了哈欠。 有時真的不是世界離我很遠,是我刻意遠離世界。我總在等待別人跟我說話,沒說到話那就算了。可有可無的心態令我非常厭惡。然後日復一日,習慣接受失敗的感覺。 我發呆、思考、幻想。一聲尖銳的聲音刺進耳膜。當我抬頭,店裡客人,包含老闆,全都往坐在角落的一桌客人看。 是常客。是兒子打破了玻璃杯。媽媽緊閉雙眼發出吸鼻涕的聲音。之所以能聽見,那只是我的想像。我想像她朝兒子揮一拳,掀桌抱怨我們店的東西單價高又難吃。 但她可淡定,左手放在肚子來回畫圈安撫寶寶。 看吧,我就說今天不對勁。 兒子面無表情,離開史丹佛前還不忘那本英文單字。 這場比賽是媽媽贏了。在所有人眼裡,他就是耍脾氣的大孩子。這顯得媽媽格外偉大又大肚。肚子裡的寶寶更是加分。畢竟懷孕的女人可是擔負重任,媽媽這個角色只會為孩子做對的事。想當然爾,自然是兒子有錯在先。 兒子呼嘯而過的背影,我隱約感覺到一絲憤怒,卻沒地方宣洩。 不知怎的,我的心好痛。這種痛似曾相似,但沒有以前的強烈,可兩種都是痛,讓你永遠忘不了的。 2019.4.29(星期一) 星期一。 太陽很大,濕氣卻很重。黏黏的、濕濕的,全貼在身上。才來不到學校兩小時,我就想爬過欄杆回家沖澡。 星期一是校長長篇大論的時候。他喜歡讓同學站在司令台演講。儘管音響就像放了30年的果醬,又爛又破,但學校好像全然無感。很多時候學生們都藉此補眠,想像自己還在軟綿綿的床上。 我手拿扇子搧風,坐我旁邊的褚三二靠過來。 她的臉紅了一塊,於是我問她。她說這只是被蚊子叮的,可能最近吃比較好吧。 我點頭,心裡卻不接受她的解釋。 那塊紅印分明腫了起來,直覺告訴我是被人打的。女人的第六感很強。好比說有次在家,我要下樓找點吃的,卻想起小時候在樓梯跌倒。結果在下到最後三格樓梯時,腳沒踩好就屁股著地滑行。 但前提是她得說,我才能進一步了解。既然她不肯,那只好一切終止。 在升旗時,我喜歡觀察別人。像剛才,有個女生從我們班面前走過。站在第一排的男生眼睛就像黏在她身上,慢慢跟著她從左到右。最後她消失在人群中,這些男生才又打回失了魂的原型。 四周鬧哄哄的,原來是台上演講完了。由於今天開始是感恩月,學校為此準備了一些表演,下個流程正是熱舞社的演出。 所有人像灌滿氣的氣球全坐起來。他們盯著台上,那些男男女女揮動手腳的舞步。音響到底該不該換、校長到底該不該換人,這些問題都被拋在尖叫聲後了。 如果說我討厭升旗,那就更討厭熱舞社。 熱舞社給我的感覺並不是很好。他們特別的跩,好像因為拿了社團老師給的飲料,就可以為所欲為,稱霸這所學校。我真的特別懷疑,難道那杯飲料就是他們人生巔峰嗎? 就連褚三二都拿起手機要拍ig動態。她的臉在陽光下顯得更白。那片紅印並不像紅色的蘋果般可愛。我彷彿看見一雙大手毫不猶豫啪的拍下去。 相比之下,我的社團無聊至極。社團老師是個中年婦女。她好喜歡在講台跳著公園學的恰恰,自得其樂。 只有坐在正前方的兩個男生會給出反應,當時我覺得他們真善良。但才不到幾秒,我馬上改觀。其中一個男生轉頭看我。他說:「讓我來好好調教調教妳。」另一位仍坐在位子上,雙腳卻離開桌下,面向我這邊。 語畢他倆哈哈大笑。搞得我一頭霧水,升起股無名火。就和被掛了電話一樣,這股火越燒越大。 後來表演結束,升旗也告一段落。大家各自前往社團教室上課。剩下熱舞社還在台上拍團體照。聽見他們爽朗的笑聲,我恨不得跑到他們面前要他們閉嘴。 走進社團教室時,我瞄了兩眼門牌。明明是電影欣賞社,前門站的老師竟然是個男生,不是愛跳恰恰的老太婆。 這大概是今天的小確幸。新老師說他只幫忙代幾堂課,那我希望直到畢業前都還在代課中。 我敢肯定他就是受歡迎的那種人。會加入熱舞社或吉他社。就算表現不好,照樣迎來一片掌聲。 最要命的,是他有一口好牙。他好愛微笑。講一句笑一下,沒說話也笑一下。就像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有著低沈的聲線、斯文的氣質。談吐中透出博學與才華。 這堂課裡播的似乎不是電影,是班尼迪克.康柏拜區的粉絲見面會。 黑板上寫著大大「黃格」兩個字,是他的名字。但此刻我的腦中,全是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所飾演的夏洛克。 褚三二和我同個社團,坐我前面。看她有如蟲子上身不停變換姿勢的背影,腦中又浮現那塊她臉上的印子。 ————————— 附上篇連結ㄧㄡhttps://meteor.today/a/UNwzle?ref=ios 我怎麼覺得小說版的人又更少了 好想得到感想喔😣


  回文
全部留言
B1

推個

原 Po 回覆:

🥺

1
B2

看到姓褚就覺得難唸ww

原 Po 回覆:

真的嗎!我覺得超順哈哈哈

1
B3

我說ㄔㄨˇ很難唸啦😂 腦海中浮現ㄓㄜˇ之類的讀音

原 Po 回覆:

我知道你說ㄔㄨˇ哇XDD

1
B4

我之後也要寫 想寫完再分批放上來就不會脫稿了 趁機先累積一些同好(?

原 Po 回覆:

很好啊! 我就是還沒寫好 到現在都還沒更 但沒辦法 我就想趕快聽大家意見哈哈哈

1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懸疑 可以不要假裝嗎03

如果說我討厭升旗,那就更討厭熱舞社。 —————————— 2019.4.28(星期天) 如果是以前,我會說我喜歡外婆家。 我喜歡大家聚在外婆家,在餐桌上有吃有笑。我感覺人生又充滿希望。尤其是我舅媽,我最喜歡她了。 在我爸媽離婚後,外婆又用那種另人討厭的語氣問:「妳比較喜歡妳媽還是舅媽?」 我想回答舅媽,而且老實說就是這樣。可看到外婆滿心期待的臉。好,這不能說是期待。反正她就喜歡什麼都提到我媽,好像所有事情都必須跟我媽有關。 小時候他們剛離婚,我上廁所、看電視、看書,背景裡的角落都有我外婆。 她會裝作不經意從旁邊晃過,假裝她旁邊有人的說:「如果是妳表姊,他們爸媽離婚就會一直哭一直哭。」 外婆想說的是,為什麼我不求我媽別離開?為什麼我看起來事不關己?於是我不耐煩,所以發脾氣。外婆稱這一連串的情感爆發為「沒禮貌」。 我還被阿姨叫到旁邊說教。她說外婆是她媽媽不是我媽媽。我講話注意一點。 我像個沒媽的孩子孤零零。明明是最熟悉的外婆家,此刻卻冷的讓我害怕顫抖。 那天回家的路特別漫長,我好像又複習一遍這種被傷透的感覺。 我變得更小心翼翼,學會左耳進右耳出。結果就是沈默寡言,只會在對的時候應聲、好笑的時候咯咯笑。 不過以上,都不是我討厭外婆家的原因。 我也以為討厭一個人、一個東西的理由需要多刻苦。沒想到,我只是受不了表姊叫她媽媽媽咪。我羨慕、嫉妒、傷心、難過。所有不好的情緒如洪水般湧上心頭。殊不知,那就是我最渴望的東西。 不過我也不是個那麼悲觀的人。看了一篇好漫畫、好電影,我又活過來了。 今天還是在打工。 昨天的常客來了,老闆靠前噓寒問暖。我端盤子上菜,兒子一樣在看無聊的英文單字。不過今天爸爸沒有來。在送餐的短短幾秒,我感覺氣氛不是很好,彷彿有個圍牆隔在他們之間。一直以來,兒子都是漠不關心。但這次的他感覺很迫切,迫切的想打破這面牆和他媽媽說話。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許兒子要和一個陌生男子結婚?他殺掉他爸?他吃掉媽媽的小寶寶? 我好想跟老闆說他們今天真怪。 可是我靜靜站在出餐口,有些累的打了哈欠。 有時真的不是世界離我很遠,是我刻意遠離世界。我總在等待別人跟我說話,沒說到話那就算了。可有可無的心態令我非常厭惡。然後日復一日,習慣接受失敗的感覺。 我發呆、思考、幻想。一聲尖銳的聲音刺進耳膜。當我抬頭,店裡客人,包含老闆,全都往坐在角落的一桌客人看。 是常客。是兒子打破了玻璃杯。媽媽緊閉雙眼發出吸鼻涕的聲音。之所以能聽見,那只是我的想像。我想像她朝兒子揮一拳,掀桌抱怨我們店的東西單價高又難吃。 但她可淡定,左手放在肚子來回畫圈安撫寶寶。 看吧,我就說今天不對勁。 兒子面無表情,離開史丹佛前還不忘那本英文單字。 這場比賽是媽媽贏了。在所有人眼裡,他就是耍脾氣的大孩子。這顯得媽媽格外偉大又大肚。肚子裡的寶寶更是加分。畢竟懷孕的女人可是擔負重任,媽媽這個角色只會為孩子做對的事。想當然爾,自然是兒子有錯在先。 兒子呼嘯而過的背影,我隱約感覺到一絲憤怒,卻沒地方宣洩。 不知怎的,我的心好痛。這種痛似曾相似,但沒有以前的強烈,可兩種都是痛,讓你永遠忘不了的。 2019.4.29(星期一) 星期一。 太陽很大,濕氣卻很重。黏黏的、濕濕的,全貼在身上。才來不到學校兩小時,我就想爬過欄杆回家沖澡。 星期一是校長長篇大論的時候。他喜歡讓同學站在司令台演講。儘管音響就像放了30年的果醬,又爛又破,但學校好像全然無感。很多時候學生們都藉此補眠,想像自己還在軟綿綿的床上。 我手拿扇子搧風,坐我旁邊的褚三二靠過來。 她的臉紅了一塊,於是我問她。她說這只是被蚊子叮的,可能最近吃比較好吧。 我點頭,心裡卻不接受她的解釋。 那塊紅印分明腫了起來,直覺告訴我是被人打的。女人的第六感很強。好比說有次在家,我要下樓找點吃的,卻想起小時候在樓梯跌倒。結果在下到最後三格樓梯時,腳沒踩好就屁股著地滑行。 但前提是她得說,我才能進一步了解。既然她不肯,那只好一切終止。 在升旗時,我喜歡觀察別人。像剛才,有個女生從我們班面前走過。站在第一排的男生眼睛就像黏在她身上,慢慢跟著她從左到右。最後她消失在人群中,這些男生才又打回失了魂的原型。 四周鬧哄哄的,原來是台上演講完了。由於今天開始是感恩月,學校為此準備了一些表演,下個流程正是熱舞社的演出。 所有人像灌滿氣的氣球全坐起來。他們盯著台上,那些男男女女揮動手腳的舞步。音響到底該不該換、校長到底該不該換人,這些問題都被拋在尖叫聲後了。 如果說我討厭升旗,那就更討厭熱舞社。 熱舞社給我的感覺並不是很好。他們特別的跩,好像因為拿了社團老師給的飲料,就可以為所欲為,稱霸這所學校。我真的特別懷疑,難道那杯飲料就是他們人生巔峰嗎? 就連褚三二都拿起手機要拍ig動態。她的臉在陽光下顯得更白。那片紅印並不像紅色的蘋果般可愛。我彷彿看見一雙大手毫不猶豫啪的拍下去。 相比之下,我的社團無聊至極。社團老師是個中年婦女。她好喜歡在講台跳著公園學的恰恰,自得其樂。 只有坐在正前方的兩個男生會給出反應,當時我覺得他們真善良。但才不到幾秒,我馬上改觀。其中一個男生轉頭看我。他說:「讓我來好好調教調教妳。」另一位仍坐在位子上,雙腳卻離開桌下,面向我這邊。 語畢他倆哈哈大笑。搞得我一頭霧水,升起股無名火。就和被掛了電話一樣,這股火越燒越大。 後來表演結束,升旗也告一段落。大家各自前往社團教室上課。剩下熱舞社還在台上拍團體照。聽見他們爽朗的笑聲,我恨不得跑到他們面前要他們閉嘴。 走進社團教室時,我瞄了兩眼門牌。明明是電影欣賞社,前門站的老師竟然是個男生,不是愛跳恰恰的老太婆。 這大概是今天的小確幸。新老師說他只幫忙代幾堂課,那我希望直到畢業前都還在代課中。 我敢肯定他就是受歡迎的那種人。會加入熱舞社或吉他社。就算表現不好,照樣迎來一片掌聲。 最要命的,是他有一口好牙。他好愛微笑。講一句笑一下,沒說話也笑一下。就像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有著低沈的聲線、斯文的氣質。談吐中透出博學與才華。 這堂課裡播的似乎不是電影,是班尼迪克.康柏拜區的粉絲見面會。 黑板上寫著大大「黃格」兩個字,是他的名字。但此刻我的腦中,全是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所飾演的夏洛克。 褚三二和我同個社團,坐我前面。看她有如蟲子上身不停變換姿勢的背影,腦中又浮現那塊她臉上的印子。 ————————— 附上篇連結ㄧㄡhttps://meteor.today/a/UNwzle?ref=ios 我怎麼覺得小說版的人又更少了 好想得到感想喔😣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