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二章(下) "長篇連載中"

『…墨雨汐?』 上官冽有些緊張的輕喚,知道這個人總喜歡逞強,即使身體已經無法支撐,可還是不肯接受別人的好意,更何況在這個傷口癒合的黃金時期,要是真的裂開的話可不能拖太久。 『我沒事。』 墨雨汐一怔,這才意識到自己正以一個極為尷尬的姿勢壓在上官冽的身上。 下一秒,白皙的臉蛋瞬間變得有如熟透的蘋果般艷紅,像隻受驚的兔子般驚跳起身,那表情和速度活像是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 相較起墨雨汐的無措,上官冽的反應也淡定不到哪裡去。 懷裡的溫度驟失,反而讓上官冽留戀起來,空氣裡似乎還充斥著淡淡的,不會太過於厚重刺鼻,卻又能讓人注意到的淡雅香氣,乾淨純粹,幾乎連意識也跟著不由自主的淪陷下去… 幸好,也只是“幾乎”而已。 在心中佩服了一下自己的自制力,上官冽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躁動感,單手支撐著地面站起,順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一邊道。 『教授的課是十點,還有時間,再睡會兒吧。』 墨雨汐的意識正在混亂間,隨便的應了一聲就打算回房,可才剛邁開步伐,腳下又像是想起什麼事似的一頓,回過頭盯著上官冽問道。 『對了,所以你剛剛到底在幹嘛?』 『呃…』 糟!忘了這茬! 上官冽心底暗叫一聲不好,正想隨便用一個藉口矇混過關,卻聽見墨雨汐淡淡拋出一句。 『說實話。』 一句話打散了想瞞混過去的心態,上官冽頓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萎了下來,表情無奈地朝墨雨汐笑笑,老實的話語裡帶著些許自嘲。 『我在做早餐。』 早餐?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墨雨汐愣了愣,眼角餘光突然注意到瓦斯爐上一團散發著彷彿從地獄傳出來的強烈怨念,還夾雜一絲絲黑氣的詭異不明物體,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那是…』 最新發明的生化武器? 還是剛剛從天而降的外星生物? 反正不論是什麼,那東西絕對不可能是食物。 『我剛煮的白粥。』 上官冽苦笑了下,墨雨汐見鬼似的表情著實讓他的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也沒那麼糟…吧。 但在聽完上官冽的烹調過程後,墨雨汐本就鐵青的臉色更是黑了一層,就只差沒拿了一把槍抵在上官冽的腦袋上。 『靠!你想自殺啊!哪個白痴教你熱油能用水降溫的!』 酒紅色的眸毫不留情的甩給上官冽一記銳利的眼刀,右手隨後拿過那確認報廢的鐵鍋扔進了垃圾桶,偏過頭,冷聲命令。 『拿另一個給我。』 『…拿什麼?』 由於對話的內容太過於跳Tone,還沒反應過來的上官冽不由得一愣,下意識的問。 『拿另一個鍋子給我。』 墨雨汐不耐煩的重複一遍,可眼前的男人依舊像個石雕般,動也不動的杵在原地,眼神卻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原本有如深潭漆黑深邃的眼眸現下有如綴滿繁星的夜空,晶亮晶亮的,那帶著萬分期待的目光反而讓墨雨汐不自在了起來,略為羞惱的開口。 『你到底要不要給我?!』 『…啊!知道了知道了。』 上官冽猛的一回神,趕緊拉開頭頂收納櫃的木門,手忙腳亂的翻找了起來。 急切的動作顯示了主人的迫不及待,墨雨汐眼裡不自覺的浮出一絲笑意。 就這麼開心嗎…這傢伙。 不多時,一只造型和大小都和方才差不多的鐵鍋便遞到了墨雨汐面前。 單手惦了惦,稱手的重量讓她似乎頗為合意的挑了下眉毛。 接著,清冷的嗓音無情地下了指令: 『出去。』 『可是我…』 『你覺得你能幫到什麼忙?』 在上官冽開口抗議前,墨雨汐像是早知道對方內心所想般,搶先一步駁回了他的要求。 『但…』 『出去。』 對上了墨雨汐不容置疑的眼神,再想想一小時前自己無異於自焚的找死行為,上官冽只能自認理虧,老老實實的出了廚房。 待對方終於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後,墨雨汐長呼出一口氣,閉上眼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 為什麼到最後會變成她給這個傢伙做早飯啊... 嘖,算了,就當昨晚的房租吧 墨雨汐將鍋子放到瓦斯爐上,倒入水和洗淨的白米,接著開了大火,讓粥在鍋子裡煮著,應該還要一些時間,她歪著頭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做豐盛些,畢竟只有一鍋白粥的話實在是太寒酸 更何況,上官冽廚房那麼多食材,不用白不用。 趁著這個時候,墨雨汐煎脆了培根和兩個荷包蛋,滑嫩的蛋白中鑲嵌著飽滿金黃的蛋黃,就好似兒童畫裡的耀眼太陽,以及烤好了幾片吐司。 順手打開了冰箱,墨雨汐環視了一圈,挑揀出幾樣果品打算做水果沙拉。 等一切都妥當後,墨雨汐才去看那鍋粥,比預期的還好,已經煮的很稠了。 墨雨汐擦擦手,提起鐵鍋的鍋把往外走,正好撞見了還是忍不住來廚房偷窺的上官冽。 『我幫你。』 選擇性的無視掉墨雨汐不悅的目光,上官冽快速的接過,小心翼翼的端出廚房,接著又折返回來拿剩下的。 他的動作俐落的讓墨雨汐完全插不上手,索性就站著看對方來回的忙碌,手撫上腰間的傷口輕輕的按了按,細小的刺痛讓墨雨汐適時的停下來,眉宇間不滿的蹙起。 真礙事 待上官冽端完最後一盤菜時,墨雨汐也走了出去,跟著上官冽在餐桌前坐下。 首先注意到的是餐桌一角,正擺著一壺香氣四溢的咖啡,一旁的竹製小碗裡還有幾顆奶油球,還有一個有著圓滾滾造型的糖盅。 『我剛剛泡的,習慣咖啡嗎?或者冰箱裡也有果汁和牛奶。』 『不必麻煩,咖啡就行了。』 話雖這麼說,可墨雨汐看著那正冒著升騰熱氣的黑色液體,眼裡卻不自主的流露出名為厭惡的情緒和一絲恐懼。 視線轉了轉,落到竹籃裡的奶油球和糖盅上,心裡暗暗盤算著。 等等全加了吧。 但如此小的動作也沒有被上官冽放過,薄唇勾起一個大大的弧度,眼底是連自己也沒發覺的溫柔。 嗜甜嗎…真像小孩子啊。 不過也挺可愛的。 『看什麼看,吃。』 察覺到上官冽的目光,墨雨汐狠狠瞪了對方一眼,好蓋過似於做虧心事被發現的窘迫。 上官冽這才收斂了唇邊的笑意,舀了一碗粥放到墨雨汐面前。 白粥煮的恰到好處,香脆的培根和煎蛋的搭配則是經典,切成丁狀的水果沙拉均勻沾覆著酸甜的優格醬汁。 上官冽敢保證,這是他無數個清冷日子裡最美好的早晨。 『你會做菜?』 『要不然你現在在吃什麼?』 寂靜的空間裡需要一點活力,上官冽試圖打開話題,顯然墨雨汐毫不客氣的回應也在預料之中,臉上依舊保持著溫文的笑臉。 『有人教你嗎?還是自己學的。』 『…本宅的廚師。』 這次墨雨汐沉默了一會兒才低聲回應,上官冽輕笑,拿過一片吐司咬了一口,接著問道。 『是興趣嗎?』 『是無聊。』 墨雨汐吃完自己那份早點,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剝了一顆奶油球添進咖啡裡。 日復一日的訓練,三天兩頭的暗殺,她們的生活是場賭博,賭的就是活下去的機率。 但,如果沒有能夠讓自己從腥血中拉回現實的東西,總有一天會發瘋,成為一個殘忍暴虐的殺戮機器… 注意道墨雨汐眼底的陰影,上官冽沒有再繼續提問,而是替彼此轉移了注意力。 伸手,趁墨雨汐晃神間,兩指靈活的勾走對方手裡的奶油球,語調輕快的調笑著。 『太甜可是對身體不好哦。』 到剛剛為止,墨雨汐已經加了五顆奶精,六匙砂糖,咖啡的顏色也從原本的深黑,漸漸轉成類似於拿鐵的淺棕色,杯內的容量也漸漸從七分滿,上升到幾乎快溢了出來。 『不關你的事。』 幼稚而不滿的發言自口中洩出,墨雨汐賭氣般的抓起面前那杯咖啡,仰頭豪氣地一飲而盡,再“碰”的大力放回桌上,挑釁的瞪向上官冽。 見此,上官冽不禁失笑,也不在乎杯子是否有毀損,目光瞥見杯底還有一些殘餘,淺淺的揚了下眉毛,拿過咖啡杯,在墨雨汐錯愕的視線下將剩餘的液體飲入喉中。 『你沒喝乾淨。』 細細的回味著嘴裡的味道,上官冽抿了抿唇,看向墨雨汐的眼裡多了點無奈和寵溺。 果然,甜的膩人啊… 『哦…嗯…』 無從反應的尷尬讓墨雨汐一時語塞,只好撇過了視線,不去看上官冽現在的表情。 此時,太陽出來了,柔和的陽光穿透乾淨的落地窗灑了進來,彷彿要沖散一切陰霾。 上官冽瞇起眼,墨雨汐的側臉在溫暖的陽光籠罩下,整個人變的柔軟了起來,褪去了防備的尖刺,觸手可及。 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吧。 上官冽笑的溫柔。 早餐後簡單收拾了一下,離上課時間還有將近一個半小時,當上官冽正想著該如何去消磨這多餘的時間,卻聽見墨雨汐開口。 『我要回本家一趟。』 『嗯?』  伴隨著開門的聲響,上官冽回過頭,正好望進了那雙平淡如水的眼裡。 『為什麼?』 『埋伏的事情必須向上頭報告,而且,我也得換一套衣服。』 經墨雨汐一提醒,上官冽這才發現對方的穿著是和昨天同一套,略為不同的是那件白色汗衫已經經過清洗,原本被血跡浸透的紅只剩下淡淡的粉色,如不細看根本無法發覺。 上官冽不禁有些懊惱,責怪著自己怎麼就忘了最重要的衣物問題,好在家裡開著暖氣,客房裡的棉被也夠厚,才不至於讓墨雨汐著涼。 『我送你吧。』 說著,上官冽也準備披上外套一同出門,卻被墨雨汐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絕。 『不了,我會直接到校。 而且已我的身分來說,本家不是能讓外人隨意進出的地方,所以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如果不想被盯上的話。』 『被盯上?』 墨雨汐嘆了一口氣,看向上官冽的目光認真嚴肅,冷冷開口。 『本家方圓一公里內到處都是我們的眼線,他們認識我,自然也會注意到你。 你以為我們做的是什麼正當行業? 勒索搶劫是常有的事,你出了什麼問題我可沒把握你能毫髮無傷。』 ...這算是在擔心他嗎? 上官冽的心情好了起來,也沒在堅持,手往懷裡探了探,揣出一個小小的,白色的布袋,朝墨雨汐扔了過去。 『接著。』 墨雨汐一愣,依言揚手一接,一股熱度從掌心裡傳了上來,有些燙,但更多的是暖。 他什麼時候… 『已經捂熱了,拿著,別感冒,你到校後直接到學生會辦公室找我吧。』 『哦…知道了。』 有些彆扭的點了點頭,墨雨汐並不習慣接受別人的好意,因為她不想欠任何人。 然而事與願違,她深知自己已經欠了上官冽一個大大的人情。 只是,此時的她並不知道,這個人情,她一欠就欠了一輩子。 大門被輕手輕腳的關上,上官冽勾起唇角,將穿了一半的外套脫下,隨手披在沙發的椅背上,身體也順勢陷進了沙發裡。 單腳狀似輕鬆的勾起,上官冽從口袋裡掏出一盒香煙和打火機,紅藍相間的火焰跳動著,飄渺的煙霧模糊了面龐,空氣裡頓時充斥著尼古丁的焦香。 上官冽深吸了一口,悠閒的吐出煙圈,像隻饜足的野獸,慵懶而漫不經心,卻讓人感受到一股沉靜的危險。 啻組重視血脈,這是從一代組長開始便留有的傳統,但六代組長墨雨彥卻至今未娶,在後繼無人的情況下,便收養了墨雨汐。 雖然姓墨,但終究是個外人。 照規定,如組長沒有留下任何子嗣,便由組裡幹部推出人選,進行投票,並且組長留有最後決定權。 不過出了墨雨汐這個特殊案例,不知那些幹部會做何感想。 但能預料到的是,肯定會成為篡權者的眼中釘吧。 一昧的忠誠只會讓你處於弱勢- 墨雨汐,你終究是太單純。 ------------------- 作者悄悄話: 嘿嘿各位有注意到的吧,沒錯這次是二更🎉😂 由於這禮拜我真的超累,累到一回家只想撲到床上睡覺連澡也不洗那種,所以也沒什麼多的心力來更新 但是,這禮拜結束了,所以我來了❗❗ 希望大家沒有忘記我👉👈 有問題或者是有什麼建議或有話想跟我說都歡迎在下面留言喔😘


  回文
全部留言
B1

雖然覺得男女主(我沒會錯意吧)的進展有點太快了,但又滿喜歡的😋(矛盾的人) 背景的設定滿喜歡的,但覺得角色的個性有點太常見了,不過原po的更新速度跟字數用心推👍👍👍

1
匿名
B2(原 Po)  

B1 其實我也覺得進展有點快哈哈😅 大概都是3,4天貼一回,然後,貼到存糧用完的時候....可能一個月貼一回吧(遭踹,哈哈不會到一個月那麼久,但是時間會拉長是真的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二章(下) "長篇連載中"

『…墨雨汐?』 上官冽有些緊張的輕喚,知道這個人總喜歡逞強,即使身體已經無法支撐,可還是不肯接受別人的好意,更何況在這個傷口癒合的黃金時期,要是真的裂開的話可不能拖太久。 『我沒事。』 墨雨汐一怔,這才意識到自己正以一個極為尷尬的姿勢壓在上官冽的身上。 下一秒,白皙的臉蛋瞬間變得有如熟透的蘋果般艷紅,像隻受驚的兔子般驚跳起身,那表情和速度活像是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 相較起墨雨汐的無措,上官冽的反應也淡定不到哪裡去。 懷裡的溫度驟失,反而讓上官冽留戀起來,空氣裡似乎還充斥著淡淡的,不會太過於厚重刺鼻,卻又能讓人注意到的淡雅香氣,乾淨純粹,幾乎連意識也跟著不由自主的淪陷下去… 幸好,也只是“幾乎”而已。 在心中佩服了一下自己的自制力,上官冽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躁動感,單手支撐著地面站起,順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一邊道。 『教授的課是十點,還有時間,再睡會兒吧。』 墨雨汐的意識正在混亂間,隨便的應了一聲就打算回房,可才剛邁開步伐,腳下又像是想起什麼事似的一頓,回過頭盯著上官冽問道。 『對了,所以你剛剛到底在幹嘛?』 『呃…』 糟!忘了這茬! 上官冽心底暗叫一聲不好,正想隨便用一個藉口矇混過關,卻聽見墨雨汐淡淡拋出一句。 『說實話。』 一句話打散了想瞞混過去的心態,上官冽頓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萎了下來,表情無奈地朝墨雨汐笑笑,老實的話語裡帶著些許自嘲。 『我在做早餐。』 早餐?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墨雨汐愣了愣,眼角餘光突然注意到瓦斯爐上一團散發著彷彿從地獄傳出來的強烈怨念,還夾雜一絲絲黑氣的詭異不明物體,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那是…』 最新發明的生化武器? 還是剛剛從天而降的外星生物? 反正不論是什麼,那東西絕對不可能是食物。 『我剛煮的白粥。』 上官冽苦笑了下,墨雨汐見鬼似的表情著實讓他的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也沒那麼糟…吧。 但在聽完上官冽的烹調過程後,墨雨汐本就鐵青的臉色更是黑了一層,就只差沒拿了一把槍抵在上官冽的腦袋上。 『靠!你想自殺啊!哪個白痴教你熱油能用水降溫的!』 酒紅色的眸毫不留情的甩給上官冽一記銳利的眼刀,右手隨後拿過那確認報廢的鐵鍋扔進了垃圾桶,偏過頭,冷聲命令。 『拿另一個給我。』 『…拿什麼?』 由於對話的內容太過於跳Tone,還沒反應過來的上官冽不由得一愣,下意識的問。 『拿另一個鍋子給我。』 墨雨汐不耐煩的重複一遍,可眼前的男人依舊像個石雕般,動也不動的杵在原地,眼神卻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原本有如深潭漆黑深邃的眼眸現下有如綴滿繁星的夜空,晶亮晶亮的,那帶著萬分期待的目光反而讓墨雨汐不自在了起來,略為羞惱的開口。 『你到底要不要給我?!』 『…啊!知道了知道了。』 上官冽猛的一回神,趕緊拉開頭頂收納櫃的木門,手忙腳亂的翻找了起來。 急切的動作顯示了主人的迫不及待,墨雨汐眼裡不自覺的浮出一絲笑意。 就這麼開心嗎…這傢伙。 不多時,一只造型和大小都和方才差不多的鐵鍋便遞到了墨雨汐面前。 單手惦了惦,稱手的重量讓她似乎頗為合意的挑了下眉毛。 接著,清冷的嗓音無情地下了指令: 『出去。』 『可是我…』 『你覺得你能幫到什麼忙?』 在上官冽開口抗議前,墨雨汐像是早知道對方內心所想般,搶先一步駁回了他的要求。 『但…』 『出去。』 對上了墨雨汐不容置疑的眼神,再想想一小時前自己無異於自焚的找死行為,上官冽只能自認理虧,老老實實的出了廚房。 待對方終於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後,墨雨汐長呼出一口氣,閉上眼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 為什麼到最後會變成她給這個傢伙做早飯啊... 嘖,算了,就當昨晚的房租吧 墨雨汐將鍋子放到瓦斯爐上,倒入水和洗淨的白米,接著開了大火,讓粥在鍋子裡煮著,應該還要一些時間,她歪著頭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做豐盛些,畢竟只有一鍋白粥的話實在是太寒酸 更何況,上官冽廚房那麼多食材,不用白不用。 趁著這個時候,墨雨汐煎脆了培根和兩個荷包蛋,滑嫩的蛋白中鑲嵌著飽滿金黃的蛋黃,就好似兒童畫裡的耀眼太陽,以及烤好了幾片吐司。 順手打開了冰箱,墨雨汐環視了一圈,挑揀出幾樣果品打算做水果沙拉。 等一切都妥當後,墨雨汐才去看那鍋粥,比預期的還好,已經煮的很稠了。 墨雨汐擦擦手,提起鐵鍋的鍋把往外走,正好撞見了還是忍不住來廚房偷窺的上官冽。 『我幫你。』 選擇性的無視掉墨雨汐不悅的目光,上官冽快速的接過,小心翼翼的端出廚房,接著又折返回來拿剩下的。 他的動作俐落的讓墨雨汐完全插不上手,索性就站著看對方來回的忙碌,手撫上腰間的傷口輕輕的按了按,細小的刺痛讓墨雨汐適時的停下來,眉宇間不滿的蹙起。 真礙事 待上官冽端完最後一盤菜時,墨雨汐也走了出去,跟著上官冽在餐桌前坐下。 首先注意到的是餐桌一角,正擺著一壺香氣四溢的咖啡,一旁的竹製小碗裡還有幾顆奶油球,還有一個有著圓滾滾造型的糖盅。 『我剛剛泡的,習慣咖啡嗎?或者冰箱裡也有果汁和牛奶。』 『不必麻煩,咖啡就行了。』 話雖這麼說,可墨雨汐看著那正冒著升騰熱氣的黑色液體,眼裡卻不自主的流露出名為厭惡的情緒和一絲恐懼。 視線轉了轉,落到竹籃裡的奶油球和糖盅上,心裡暗暗盤算著。 等等全加了吧。 但如此小的動作也沒有被上官冽放過,薄唇勾起一個大大的弧度,眼底是連自己也沒發覺的溫柔。 嗜甜嗎…真像小孩子啊。 不過也挺可愛的。 『看什麼看,吃。』 察覺到上官冽的目光,墨雨汐狠狠瞪了對方一眼,好蓋過似於做虧心事被發現的窘迫。 上官冽這才收斂了唇邊的笑意,舀了一碗粥放到墨雨汐面前。 白粥煮的恰到好處,香脆的培根和煎蛋的搭配則是經典,切成丁狀的水果沙拉均勻沾覆著酸甜的優格醬汁。 上官冽敢保證,這是他無數個清冷日子裡最美好的早晨。 『你會做菜?』 『要不然你現在在吃什麼?』 寂靜的空間裡需要一點活力,上官冽試圖打開話題,顯然墨雨汐毫不客氣的回應也在預料之中,臉上依舊保持著溫文的笑臉。 『有人教你嗎?還是自己學的。』 『…本宅的廚師。』 這次墨雨汐沉默了一會兒才低聲回應,上官冽輕笑,拿過一片吐司咬了一口,接著問道。 『是興趣嗎?』 『是無聊。』 墨雨汐吃完自己那份早點,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剝了一顆奶油球添進咖啡裡。 日復一日的訓練,三天兩頭的暗殺,她們的生活是場賭博,賭的就是活下去的機率。 但,如果沒有能夠讓自己從腥血中拉回現實的東西,總有一天會發瘋,成為一個殘忍暴虐的殺戮機器… 注意道墨雨汐眼底的陰影,上官冽沒有再繼續提問,而是替彼此轉移了注意力。 伸手,趁墨雨汐晃神間,兩指靈活的勾走對方手裡的奶油球,語調輕快的調笑著。 『太甜可是對身體不好哦。』 到剛剛為止,墨雨汐已經加了五顆奶精,六匙砂糖,咖啡的顏色也從原本的深黑,漸漸轉成類似於拿鐵的淺棕色,杯內的容量也漸漸從七分滿,上升到幾乎快溢了出來。 『不關你的事。』 幼稚而不滿的發言自口中洩出,墨雨汐賭氣般的抓起面前那杯咖啡,仰頭豪氣地一飲而盡,再“碰”的大力放回桌上,挑釁的瞪向上官冽。 見此,上官冽不禁失笑,也不在乎杯子是否有毀損,目光瞥見杯底還有一些殘餘,淺淺的揚了下眉毛,拿過咖啡杯,在墨雨汐錯愕的視線下將剩餘的液體飲入喉中。 『你沒喝乾淨。』 細細的回味著嘴裡的味道,上官冽抿了抿唇,看向墨雨汐的眼裡多了點無奈和寵溺。 果然,甜的膩人啊… 『哦…嗯…』 無從反應的尷尬讓墨雨汐一時語塞,只好撇過了視線,不去看上官冽現在的表情。 此時,太陽出來了,柔和的陽光穿透乾淨的落地窗灑了進來,彷彿要沖散一切陰霾。 上官冽瞇起眼,墨雨汐的側臉在溫暖的陽光籠罩下,整個人變的柔軟了起來,褪去了防備的尖刺,觸手可及。 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吧。 上官冽笑的溫柔。 早餐後簡單收拾了一下,離上課時間還有將近一個半小時,當上官冽正想著該如何去消磨這多餘的時間,卻聽見墨雨汐開口。 『我要回本家一趟。』 『嗯?』  伴隨著開門的聲響,上官冽回過頭,正好望進了那雙平淡如水的眼裡。 『為什麼?』 『埋伏的事情必須向上頭報告,而且,我也得換一套衣服。』 經墨雨汐一提醒,上官冽這才發現對方的穿著是和昨天同一套,略為不同的是那件白色汗衫已經經過清洗,原本被血跡浸透的紅只剩下淡淡的粉色,如不細看根本無法發覺。 上官冽不禁有些懊惱,責怪著自己怎麼就忘了最重要的衣物問題,好在家裡開著暖氣,客房裡的棉被也夠厚,才不至於讓墨雨汐著涼。 『我送你吧。』 說著,上官冽也準備披上外套一同出門,卻被墨雨汐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絕。 『不了,我會直接到校。 而且已我的身分來說,本家不是能讓外人隨意進出的地方,所以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如果不想被盯上的話。』 『被盯上?』 墨雨汐嘆了一口氣,看向上官冽的目光認真嚴肅,冷冷開口。 『本家方圓一公里內到處都是我們的眼線,他們認識我,自然也會注意到你。 你以為我們做的是什麼正當行業? 勒索搶劫是常有的事,你出了什麼問題我可沒把握你能毫髮無傷。』 ...這算是在擔心他嗎? 上官冽的心情好了起來,也沒在堅持,手往懷裡探了探,揣出一個小小的,白色的布袋,朝墨雨汐扔了過去。 『接著。』 墨雨汐一愣,依言揚手一接,一股熱度從掌心裡傳了上來,有些燙,但更多的是暖。 他什麼時候… 『已經捂熱了,拿著,別感冒,你到校後直接到學生會辦公室找我吧。』 『哦…知道了。』 有些彆扭的點了點頭,墨雨汐並不習慣接受別人的好意,因為她不想欠任何人。 然而事與願違,她深知自己已經欠了上官冽一個大大的人情。 只是,此時的她並不知道,這個人情,她一欠就欠了一輩子。 大門被輕手輕腳的關上,上官冽勾起唇角,將穿了一半的外套脫下,隨手披在沙發的椅背上,身體也順勢陷進了沙發裡。 單腳狀似輕鬆的勾起,上官冽從口袋裡掏出一盒香煙和打火機,紅藍相間的火焰跳動著,飄渺的煙霧模糊了面龐,空氣裡頓時充斥著尼古丁的焦香。 上官冽深吸了一口,悠閒的吐出煙圈,像隻饜足的野獸,慵懶而漫不經心,卻讓人感受到一股沉靜的危險。 啻組重視血脈,這是從一代組長開始便留有的傳統,但六代組長墨雨彥卻至今未娶,在後繼無人的情況下,便收養了墨雨汐。 雖然姓墨,但終究是個外人。 照規定,如組長沒有留下任何子嗣,便由組裡幹部推出人選,進行投票,並且組長留有最後決定權。 不過出了墨雨汐這個特殊案例,不知那些幹部會做何感想。 但能預料到的是,肯定會成為篡權者的眼中釘吧。 一昧的忠誠只會讓你處於弱勢- 墨雨汐,你終究是太單純。 ------------------- 作者悄悄話: 嘿嘿各位有注意到的吧,沒錯這次是二更🎉😂 由於這禮拜我真的超累,累到一回家只想撲到床上睡覺連澡也不洗那種,所以也沒什麼多的心力來更新 但是,這禮拜結束了,所以我來了❗❗ 希望大家沒有忘記我👉👈 有問題或者是有什麼建議或有話想跟我說都歡迎在下面留言喔😘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