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屍體處理公司》第三章之二

第三章-先手為勝之二   時間過沒多久,我與安來到了食堂。此刻,食堂正好開始點亮燈火、伙房的炒菜聲不斷,雖然大多數的菜色都是加工食品的加熱罷了,但我們仍然珍惜食物,不浪費。我望向打菜的士兵,他們不分男女都一致向外大吼道:「讓女人和小孩先拿!男人餓肚子就給我忍著!」有時候我的確感謝這種上世紀留下來的大男人主義,但我卻不曾在吃飯時利用過這種心理。我通常是最後一個打飯菜,不知道為甚麼被稱作英雄後,行為舉止都變得謹慎了起來,所謂的英雄不該在其他人餓肚子時只顧自己填飽肚子,這樣有違騎士精神以及我的作風。   「安,妳不吃飯嗎?」她搖搖頭,並表示自己除非真的很餓才會吃東西,現在不需要。   「安,知道為甚麼人之所以為人嗎?不是因為靈性,而是因為我們會享受食物。吃東西並不只是為了能量補給,更是為了放鬆緊繃的精神,可以說人類的文化就是吃的文化。」這樣一說,她似乎就懂了。她拿了個麵包罐頭,裏頭的食物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了,過期是必然的,但看不出來麵包有發霉或者腐敗的樣子。稍稍用眼確認過後,安便立即享用完了。   我坐到了我們小隊之間,我望著那黃褐色的罐頭湯,裏頭的胡蘿蔔味道就像沙子一樣,雖然很想大喊這不是人吃的東西,但其實味道還算不錯。我看著眼前的燈火,不禁發呆了一會兒,這片刻間聊了甚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仍記憶在扎克手上看到的手錶。那是副已經壞掉的錶件,上頭的指針停在六點半,彷彿在提醒我們那時候有甚麼重大事一樣,或許是工作、或許是吃飯,也或許甚麼事也沒有。我們就像行屍走肉一般活著,不知道目的地在哪。   把鏡頭拉回到食物上頭,通常我們為了應付下一場工作,工作前一餐是不吃的,只喝能量飲料或者攜帶式乾糧,像是麵包乾或餅乾之類的。但今天比較特別,今天是首領的冥誕,所以我們還是得去會議廳集合,一同為了這位已逝去的第一代首領祝賀。   第一代首領人稱鳳凰,據說是繼承了鳳凰的意志,即便被打倒無數次,也會站起來的男人。男人?說到底他究竟是男是女我們都不曉得。畢竟,那個年代世界剛毀滅,比較混亂而沒留下照片也是當然的。說起第一代首領,據說原本是個不昧世俗的讀書人,因為其細胞擁有半完成的反-雅典娜之株,所以才可以抵抗病毒株侵入體內。這項特徵可以說是他天大的祝福。然而,在這種毀滅狀態下的祝福,是不是意味著更大的災難呢?不知道,我也不敢去想。   所謂的祝福是一種極少數人擁有的生物特徵,它可能起因是人為的或者自然的皆具可能性。例如:我的身體與戰鬥用機械半身的同步率高達85%也算是種祝福,或者鳳凰的抗性也是種祝福。總之,祝福的定義可是相當隨便。畢竟,定義了這些對我們的生活沒有任何差別,只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我坐在長官旁邊,而另一邊則是先手札克與其他小隊成員。札克是個相當穩重的男人,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不苟言笑的樣子。他喜歡吃肉,像個大男孩似的。但是他不抽菸、也不喝酒,即便到了這種慶祝的場合,他仍遵守著那如苦行僧般的戒律。在這世界過活就夠狗屎了,還不能抽菸跟喝酒,以想到就覺得可怕。我端了一盤生菜和罐頭牛肉,而長官則是先喝了罐啤酒才回過神。   「酒真好喝,看來只要在軍隊待久了,連臭襪子都會變得可口。」居然拿臭襪子比喻酒,真是一點也讓人開心不起來。   「那是甚麼酒?小麥嗎?」先手札克問到長官。長官則是醉醺醺地回答他。   「誰知道呢?這是附近野地作物釀成的酒,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混合物。喝起來有點胚芽味還帶了點土味,可以說是相當難喝。但沒關係,有得喝就很好了。」長官依舊那副欠打的嘴臉在銷售這味道古怪的啤酒,看起來真是令人火大。要說為何火大,或許是因為機械半身的副作用吧。因為參加了實驗,導致我的情緒出了問題,有時候會大哭、有時候會生氣發怒,但大多時候則會憂鬱愁苦。對我來說,保持正常情緒簡直就是大海撈針般困難。   「我可以嚐一口嗎?」咦!大家大吃一驚,從沒看過先手札克喝過酒,甚至就連果汁等營養補充飲料都很少見,但今天他居然說要喝酒!或許天要下紅雨了吧。   「你不是不喝酒嗎?」長官嚇得酒都醒了。他不禁感慨到這世界果然甚麼事都會發生。   「我平常不喝,但這次不同。記得我的『祝福』嗎?」記得,大家都記得,預知夢的祝福可謂我們的先天神器。   「我想,這次出門我不會活著回來。」甚麼意思?意思是他夢到了自己的死亡嗎?不不不,先前也有過類似的事情,但都沒有發生啊!但這次,他這麼篤定會死,是不是代表這就是現實呢?   「不用攔我,或者把我安排到別動部隊。我看到的現實有兩個,兩個必須都存在才會發生,也就是我的死亡以及這次任務的成功,這兩件事必然同時發生。」先手札克拋出震撼彈,此刻時間彷彿停滯一般,沒人動作也沒人說話。   這是種因果律事件嗎?先手札克的死會導致任務成功?為了不忘記他,先來談談先手札克這人吧。   先手札克出生於英國的郊區,那裏被稱為最後的聖地。為何這樣稱其呢?因為那裏是個封閉的小鎮,自然雅典娜之株也不曾進入過此。札克生於古老的騎士家庭,但其血脈被稱作黑色騎士,是騎士階級中的最低階。黑色騎士說白了就是探路子,也就是現在我們所稱的先手。黑色騎士擅長毒殺、暗殺、探路以及速戰速決的暗殺術。不難想像他們在重視騎士精神的英國會被唾棄。   先手札克生於第十三代黑色騎士家庭,其家訓並不是尊重騎士精神,而是百分百的勝利!對他們來說,手段為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須勝利。對此,札克祖先有一套說法。傳聞,在末日將至時,死亡女神會帶著勝利的十字勳章榮耀故國。這則傳說在札克家不斷流傳,最後他們相信現在就是末日之時。   世界會滅後,札克被二代首領的領導氣質所吸引,最終成了我們小隊中最早入伍的人。然而,首領並沒有給其歸屬,14小隊中只有我一人擁有軍階,而其他五人都只不過是以幫忙者的角度活躍於軍隊之中。我想,對二代、三代以及現在的四代首領而言,除了我這名英雄之外的其他人都不重要吧。   「隊長,我待會兒有話要跟妳說,可以借點時間嗎?」先手札克偷偷在我耳邊說道,通常要秘密跟我講的事情都不是好事。有時候,要我保守秘密的壓力會大到我無法呼吸。   我與札克二人一前一後地離開了會場,兩個人走向機械保養庫。在戰鬥之前,先好好地望向半空中的月亮吧。月亮啊!它就是導致世界毀滅的主因啊!真難過,好歹也是這麼的漂亮,但卻有一顆最毒婦人心。不過說到底,最先把月亮擬作女人的究竟是哪個國家呢?中國嗎?還是希臘呢?雖說我根本不知道這兩個國家的月神是誰,但我想肯定是個壞傢伙吧。   「還記得長官的筆記嗎?那本筆記記了很多大災難前期的故事,從屍人的樣貌到配件都詳細記載了,對吧?」我點點頭,並表示道筆記上頭確實相當詳細,很多不可考的細節在書上也描述得唯妙唯肖。   「沒錯,但我發現一個疑點。首先,為甚麼屍人的數量沒有減少?至少在我們這裡沒有顯著減少過。第二,根據長官的筆記,大災難前期的屍人是有衣服配件等等外掛物品的,但到了現在無一是裸著身子,並且原本為男性的屍人比女性多更多。」聽到這,我就明白了,有人有意地在製造屍人,而這團體大到全世界都有分支。   「然而,這還沒完,根據氣候改變,屍人的外貌也會跟著改變這點,以及過去數十年的屍人出沒數量變化表,還有分布圖的交叉比對來看,屍人的人造爆發地在美國,就在北緯28度24分、西經80度36分的位置。我猜,這就是量子電腦所說的位置。至於時間也可以推測出來,新月時屍人與魔人的行為模式會改變,它們會變得更加躁動、嗜血。然而,我們還是沒法推測出究竟為甚麼屍人會吃人,但魔人卻只是攻擊人類。還有祝福與詛咒,為甚麼答案在太陽之中?這點我覺得很奇怪,於是翻了翻過去的文獻,發現大多數的種族都有祭祀太陽的習慣,不只是人類會用活人獻祭祈求平安、順遂。在1987年以及88年的兩份論文提到猩猩、猴子等靈長類動物也有將果實獻祭給東方光芒的文化。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屍人、魔人與太陽的關係為何?只要找到其與太陽的關係,說不定這世界會有所改變。」   語畢,札克便先行一步離開了,他在行動前習慣禱告,祈求神明給予他祝福。而我則仍然不敢告訴他我打算犧牲他的性命以求安穩的日子。我的腦子亂七八糟的,甚麼也無法思考。抱持著亂糟糟的心情,我來到了機械保養庫,我向兩名技術人員打了聲招呼,便前去戰鬥用機械半身的保養倉。這裡位在圖書館別館地下三樓,與本館就只相距了一條對外道路,來往可說是相當便利。我吸入麻醉氣體,將身體的痛覺完全隔離才能裝上戰鬥用機械半身,不然的話會產生劇烈疼痛。靜聽腦海中的聲音,3,2,1,裝備完成。   我試著動了動半身的關節,確保沒問題後便問道在場人員是否有更新資料。我一抬手便感覺到身體重量減輕了不少、螺絲也拴緊了、關節處的潤滑也相當完美。有時候我真慶幸有一群精通機械的專家。   「確實有更新,我們在半身中裝載了電磁鉤索,不僅可以用在攻擊,還可以用在逃跑與牽制上頭。除此之外,還有小型的電磁砲可用,是用雅典娜之株造出來的碳化纖維,可以說是相當輕薄且容電率相當大,可謂完美作品。最後,是這個。」語畢,保養人員給了我一把刀,那是把通上了電的獵刀。   「雖然不及電漿槍,但這把刀確實可以用在戰鬥中。它的能量浪費率比電漿槍還低,平時未通電狀況下也不會耗太多能量,請盡情使用。」   我甩了甩這把刀,挺上手的,我很中意。好了,時間不早了,是時候打破世界囚牢了。我點起香菸,慢慢望著月亮升起,此刻如果有酒的話,我肯定會喝一杯吧。開玩笑地,我不是很愛喝酒,但要是搭配泡熱水澡的話,我勉強接受。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屍體處理公司》第三章之二

第三章-先手為勝之二   時間過沒多久,我與安來到了食堂。此刻,食堂正好開始點亮燈火、伙房的炒菜聲不斷,雖然大多數的菜色都是加工食品的加熱罷了,但我們仍然珍惜食物,不浪費。我望向打菜的士兵,他們不分男女都一致向外大吼道:「讓女人和小孩先拿!男人餓肚子就給我忍著!」有時候我的確感謝這種上世紀留下來的大男人主義,但我卻不曾在吃飯時利用過這種心理。我通常是最後一個打飯菜,不知道為甚麼被稱作英雄後,行為舉止都變得謹慎了起來,所謂的英雄不該在其他人餓肚子時只顧自己填飽肚子,這樣有違騎士精神以及我的作風。   「安,妳不吃飯嗎?」她搖搖頭,並表示自己除非真的很餓才會吃東西,現在不需要。   「安,知道為甚麼人之所以為人嗎?不是因為靈性,而是因為我們會享受食物。吃東西並不只是為了能量補給,更是為了放鬆緊繃的精神,可以說人類的文化就是吃的文化。」這樣一說,她似乎就懂了。她拿了個麵包罐頭,裏頭的食物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了,過期是必然的,但看不出來麵包有發霉或者腐敗的樣子。稍稍用眼確認過後,安便立即享用完了。   我坐到了我們小隊之間,我望著那黃褐色的罐頭湯,裏頭的胡蘿蔔味道就像沙子一樣,雖然很想大喊這不是人吃的東西,但其實味道還算不錯。我看著眼前的燈火,不禁發呆了一會兒,這片刻間聊了甚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仍記憶在扎克手上看到的手錶。那是副已經壞掉的錶件,上頭的指針停在六點半,彷彿在提醒我們那時候有甚麼重大事一樣,或許是工作、或許是吃飯,也或許甚麼事也沒有。我們就像行屍走肉一般活著,不知道目的地在哪。   把鏡頭拉回到食物上頭,通常我們為了應付下一場工作,工作前一餐是不吃的,只喝能量飲料或者攜帶式乾糧,像是麵包乾或餅乾之類的。但今天比較特別,今天是首領的冥誕,所以我們還是得去會議廳集合,一同為了這位已逝去的第一代首領祝賀。   第一代首領人稱鳳凰,據說是繼承了鳳凰的意志,即便被打倒無數次,也會站起來的男人。男人?說到底他究竟是男是女我們都不曉得。畢竟,那個年代世界剛毀滅,比較混亂而沒留下照片也是當然的。說起第一代首領,據說原本是個不昧世俗的讀書人,因為其細胞擁有半完成的反-雅典娜之株,所以才可以抵抗病毒株侵入體內。這項特徵可以說是他天大的祝福。然而,在這種毀滅狀態下的祝福,是不是意味著更大的災難呢?不知道,我也不敢去想。   所謂的祝福是一種極少數人擁有的生物特徵,它可能起因是人為的或者自然的皆具可能性。例如:我的身體與戰鬥用機械半身的同步率高達85%也算是種祝福,或者鳳凰的抗性也是種祝福。總之,祝福的定義可是相當隨便。畢竟,定義了這些對我們的生活沒有任何差別,只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我坐在長官旁邊,而另一邊則是先手札克與其他小隊成員。札克是個相當穩重的男人,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不苟言笑的樣子。他喜歡吃肉,像個大男孩似的。但是他不抽菸、也不喝酒,即便到了這種慶祝的場合,他仍遵守著那如苦行僧般的戒律。在這世界過活就夠狗屎了,還不能抽菸跟喝酒,以想到就覺得可怕。我端了一盤生菜和罐頭牛肉,而長官則是先喝了罐啤酒才回過神。   「酒真好喝,看來只要在軍隊待久了,連臭襪子都會變得可口。」居然拿臭襪子比喻酒,真是一點也讓人開心不起來。   「那是甚麼酒?小麥嗎?」先手札克問到長官。長官則是醉醺醺地回答他。   「誰知道呢?這是附近野地作物釀成的酒,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混合物。喝起來有點胚芽味還帶了點土味,可以說是相當難喝。但沒關係,有得喝就很好了。」長官依舊那副欠打的嘴臉在銷售這味道古怪的啤酒,看起來真是令人火大。要說為何火大,或許是因為機械半身的副作用吧。因為參加了實驗,導致我的情緒出了問題,有時候會大哭、有時候會生氣發怒,但大多時候則會憂鬱愁苦。對我來說,保持正常情緒簡直就是大海撈針般困難。   「我可以嚐一口嗎?」咦!大家大吃一驚,從沒看過先手札克喝過酒,甚至就連果汁等營養補充飲料都很少見,但今天他居然說要喝酒!或許天要下紅雨了吧。   「你不是不喝酒嗎?」長官嚇得酒都醒了。他不禁感慨到這世界果然甚麼事都會發生。   「我平常不喝,但這次不同。記得我的『祝福』嗎?」記得,大家都記得,預知夢的祝福可謂我們的先天神器。   「我想,這次出門我不會活著回來。」甚麼意思?意思是他夢到了自己的死亡嗎?不不不,先前也有過類似的事情,但都沒有發生啊!但這次,他這麼篤定會死,是不是代表這就是現實呢?   「不用攔我,或者把我安排到別動部隊。我看到的現實有兩個,兩個必須都存在才會發生,也就是我的死亡以及這次任務的成功,這兩件事必然同時發生。」先手札克拋出震撼彈,此刻時間彷彿停滯一般,沒人動作也沒人說話。   這是種因果律事件嗎?先手札克的死會導致任務成功?為了不忘記他,先來談談先手札克這人吧。   先手札克出生於英國的郊區,那裏被稱為最後的聖地。為何這樣稱其呢?因為那裏是個封閉的小鎮,自然雅典娜之株也不曾進入過此。札克生於古老的騎士家庭,但其血脈被稱作黑色騎士,是騎士階級中的最低階。黑色騎士說白了就是探路子,也就是現在我們所稱的先手。黑色騎士擅長毒殺、暗殺、探路以及速戰速決的暗殺術。不難想像他們在重視騎士精神的英國會被唾棄。   先手札克生於第十三代黑色騎士家庭,其家訓並不是尊重騎士精神,而是百分百的勝利!對他們來說,手段為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須勝利。對此,札克祖先有一套說法。傳聞,在末日將至時,死亡女神會帶著勝利的十字勳章榮耀故國。這則傳說在札克家不斷流傳,最後他們相信現在就是末日之時。   世界會滅後,札克被二代首領的領導氣質所吸引,最終成了我們小隊中最早入伍的人。然而,首領並沒有給其歸屬,14小隊中只有我一人擁有軍階,而其他五人都只不過是以幫忙者的角度活躍於軍隊之中。我想,對二代、三代以及現在的四代首領而言,除了我這名英雄之外的其他人都不重要吧。   「隊長,我待會兒有話要跟妳說,可以借點時間嗎?」先手札克偷偷在我耳邊說道,通常要秘密跟我講的事情都不是好事。有時候,要我保守秘密的壓力會大到我無法呼吸。   我與札克二人一前一後地離開了會場,兩個人走向機械保養庫。在戰鬥之前,先好好地望向半空中的月亮吧。月亮啊!它就是導致世界毀滅的主因啊!真難過,好歹也是這麼的漂亮,但卻有一顆最毒婦人心。不過說到底,最先把月亮擬作女人的究竟是哪個國家呢?中國嗎?還是希臘呢?雖說我根本不知道這兩個國家的月神是誰,但我想肯定是個壞傢伙吧。   「還記得長官的筆記嗎?那本筆記記了很多大災難前期的故事,從屍人的樣貌到配件都詳細記載了,對吧?」我點點頭,並表示道筆記上頭確實相當詳細,很多不可考的細節在書上也描述得唯妙唯肖。   「沒錯,但我發現一個疑點。首先,為甚麼屍人的數量沒有減少?至少在我們這裡沒有顯著減少過。第二,根據長官的筆記,大災難前期的屍人是有衣服配件等等外掛物品的,但到了現在無一是裸著身子,並且原本為男性的屍人比女性多更多。」聽到這,我就明白了,有人有意地在製造屍人,而這團體大到全世界都有分支。   「然而,這還沒完,根據氣候改變,屍人的外貌也會跟著改變這點,以及過去數十年的屍人出沒數量變化表,還有分布圖的交叉比對來看,屍人的人造爆發地在美國,就在北緯28度24分、西經80度36分的位置。我猜,這就是量子電腦所說的位置。至於時間也可以推測出來,新月時屍人與魔人的行為模式會改變,它們會變得更加躁動、嗜血。然而,我們還是沒法推測出究竟為甚麼屍人會吃人,但魔人卻只是攻擊人類。還有祝福與詛咒,為甚麼答案在太陽之中?這點我覺得很奇怪,於是翻了翻過去的文獻,發現大多數的種族都有祭祀太陽的習慣,不只是人類會用活人獻祭祈求平安、順遂。在1987年以及88年的兩份論文提到猩猩、猴子等靈長類動物也有將果實獻祭給東方光芒的文化。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屍人、魔人與太陽的關係為何?只要找到其與太陽的關係,說不定這世界會有所改變。」   語畢,札克便先行一步離開了,他在行動前習慣禱告,祈求神明給予他祝福。而我則仍然不敢告訴他我打算犧牲他的性命以求安穩的日子。我的腦子亂七八糟的,甚麼也無法思考。抱持著亂糟糟的心情,我來到了機械保養庫,我向兩名技術人員打了聲招呼,便前去戰鬥用機械半身的保養倉。這裡位在圖書館別館地下三樓,與本館就只相距了一條對外道路,來往可說是相當便利。我吸入麻醉氣體,將身體的痛覺完全隔離才能裝上戰鬥用機械半身,不然的話會產生劇烈疼痛。靜聽腦海中的聲音,3,2,1,裝備完成。   我試著動了動半身的關節,確保沒問題後便問道在場人員是否有更新資料。我一抬手便感覺到身體重量減輕了不少、螺絲也拴緊了、關節處的潤滑也相當完美。有時候我真慶幸有一群精通機械的專家。   「確實有更新,我們在半身中裝載了電磁鉤索,不僅可以用在攻擊,還可以用在逃跑與牽制上頭。除此之外,還有小型的電磁砲可用,是用雅典娜之株造出來的碳化纖維,可以說是相當輕薄且容電率相當大,可謂完美作品。最後,是這個。」語畢,保養人員給了我一把刀,那是把通上了電的獵刀。   「雖然不及電漿槍,但這把刀確實可以用在戰鬥中。它的能量浪費率比電漿槍還低,平時未通電狀況下也不會耗太多能量,請盡情使用。」   我甩了甩這把刀,挺上手的,我很中意。好了,時間不早了,是時候打破世界囚牢了。我點起香菸,慢慢望著月亮升起,此刻如果有酒的話,我肯定會喝一杯吧。開玩笑地,我不是很愛喝酒,但要是搭配泡熱水澡的話,我勉強接受。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