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創作#愛情 孟月戀 07

「見到孟忘月了?冥界除了荼蘼殿下外第二美的女神,不錯吧?有沒有心動?」看著雙手捧著剛剛得手的彼岸花的月星辰,文曲星調侃一笑道。   總是嘴角含笑、眼底卻從未有過笑意的月星辰,此時破天荒的流露出真實情感,眼底含笑,嘴角輕輕一勾:「挺不錯的。」   文曲星嚇得手中的書本直接掉落地板,他慌亂的拿出隨身攜帶的文昌筆對準了月星辰質問道:「嘖嘖,笑的那麼猥瑣!你肯定不是月星辰!你是何人!」   聞言,月星辰頓時收起笑容,鄙視的看著他,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一般道:「蠢。」   「你真的是月?」文曲星依然有些防備的問道。   月星辰勾起一抹惡劣的微笑道:「前幾年,你私自下凡遊玩,附身在一名凡人身上,那名凡人,孔氏,名丘,字仲尼,收了不少弟子,被人尊稱至聖先師,回天庭時,那名凡人意識回歸,看到自己的功成名就,一頭霧水,而因為前後差距太大,差點被發現,荼蘼殿下知道後,把你臭罵一頓,你再度下凡代替那名凡人生活,直到那名凡人陽壽盡,才回歸,而那名凡人也被伊寒殿下破例收到冥界去幫忙了,還有上個月跟某位女神告白,被殘酷拒絕…」   「停!我相信!我相信你!別說了!」文曲星的耳尖有些許泛紅道。   「嘖,無趣。」月星辰無聊的撇了他一眼,便又取出姻緣簿,翻開有關於他配偶的那頁陷入沉思。   看見月星辰手上姻緣簿的那頁內容,文曲星嘆氣道:「月,別白費力氣了,天賜婚姻不可逆。」   突然,月星辰腦中出現了某女嫌棄的眼神,及那淡薄的語氣,就好像看破紅塵一般,他勾起一抹壞笑,伸手撫摸姻緣簿上的字跡道:「誰說不可逆呢?本尊有的是辦法。」   文曲星像是想到什麼一般驚恐的睜大雙眼,聲音有些不確定的顫抖:「你…你不會要…」   月星辰點點頭,心情不錯道:「就是你想的那樣。」   「月,三思啊!如果你真的那麼做了,有可能會引來天罰,你的可是天賜婚姻,不是你自己牽的姻緣!不可隨意破壞的!」文曲星立馬制止道。   「本尊就是不相信天賜婚姻能耐我何,本尊出門一趟,吾之契約者-白羽。」月星辰伸出右手輕輕一揮,右手手背上頓時浮現出一個複雜的圖騰,且發出強烈的白光。   一旁的地板上,白光乍現,浮現出一個複雜的召喚陣,待光芒散去後,召喚陣上便出現一隻威風凜凜的白虎,白虎搖身一變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少年,有著一頭雪白的短髮,一雙金色的深邃眼眸,眼睛以下以白布作為遮掩,看不清他的樣貌,但從眼睛來看,長相應該也算是俊美,脖子上圍著一條雪白的圍巾,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白皙的脖子上有著「王」字的圖騰,穿著一身雪白的古裝,腰間掛著一把長劍,整體而言還算不錯。   少年走到月星辰面前,單膝下跪道:「主人,找白羽,有何事?」   月星辰將手中的紅、白彼岸花遞給了眼前的少年道:「這些幫本尊分開弄乾,磨成粉,分別放入紅、白兩色的陶瓷瓶內,本尊有事出去一趟。」   說完,他便化作一陣風消失了,月老殿內只剩下白羽和文曲星乾瞪眼的看著對方。   「你知道主子要去哪裡嗎?」白羽捧著紅、白彼岸花好奇的問。   文曲星收起文昌筆,朝月星辰消失的方位,勾起一抹帶有深意的微笑道:「他?去找你以後的“女主人”了,真期待之後的發展……」   語畢,不等白羽再度發問,文曲星便哼著小調離去了。   此時,正在煮湯的某女……   「希兒,幫我拿一下一旁的忘憂草…」我專注的拿著大湯杓攪拌著鍋內的孟婆湯,眼角餘光看到了一雙白皙修長的手將忘憂草遞給了我。   咦?希兒的手有那麼美嗎?況且她在旁邊協助我時,是以那九尾狐的樣子,怎麼會有那麼修長的手?而且看起來好像男生的手……   將忘憂草丟入孟婆湯內後,我才抬起頭來,一抬起頭便對上那雙如同大海一般的清澈藍眸桃花眼。   嘖嘖,這傢伙怎麼又來了?不是才剛走嗎?是不是管理三生石太無聊?   我無語的看著他:「你不是才剛離開,怎麼又來找我了?你很閑是不是?說吧!是剛剛給你的彼岸花數量不夠?還是你也想跟文曲星一樣投胎去凡間玩一下?嗯……雖然那個二貨是自己偷跑下去沒喝孟婆湯,不過後來還是被我硬灌了一碗半效力的湯,暫時封鎖了神祇的記憶,既然他都沒逃過,我自然也不會便宜你,讓你不喝孟婆湯。」   聞言,月星辰的嘴角抽了抽,那雙如同大海一般清澈的藍眸閃過一絲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委屈,薄唇微啟,如同提琴般優美的嗓音道:「我沒那個二貨那麼無聊,難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我好歹也是天庭第一美男子,就這麼不待見我?還有我可不是文曲星那個蠢貨,搗亂凡間還沒本事解決。」   停下手中的動作,我抬起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一頭雪白且及腰的長髮肆意的散落在他的肩膀,跟剛才不同的是,一襲紅白相間的古裝已經換成了鮮紅的古裝,更襯托出他雪白的肌膚,領口依然懶懶的開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他那健壯的胸肌,腰間配掛著一個「月」字玉佩,他的臉上原本戴著一個一半為紅一半為白色的半臉面具,也換成了純紅色的半截面具,依然只露出他那性感的薄唇和那雙冷冰冰不帶一絲感情的藍眸桃花眼。   「天庭第一美男子?你確定?聽說你從未在任何人面前摘下面具,該不會是醜出天際不敢讓人看吧?」我眉尖一挑,挑釁的看著他。   果不其然,眼前的某只月老頓時炸毛,氣呼呼道:「才不是!」   「哦?不是嗎?」哈哈,他炸毛的樣子真可愛。   「當然不是!」月星辰的耳尖因生氣而染上了淡淡的粉紅,雖然他戴著面具,但不難想像他面具下藏著的是一個怎樣的面如冠玉。   雖然他炸毛很可愛,但也不能玩太過了,收起惡劣的微笑後,我低下頭繼續手邊的工作:「好啦,不是就不是,既然來找我沒事的話就當我的助手吧!反正希兒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我剛好缺人手。」   話落,月星辰才稍稍的平息怒火低頭看向一旁的石桌上,擺滿了不少琳瑯滿目的材料,問道:「忘憂草、忘川水、紫色的玫瑰花以及一瓶不知名的液體…忘月,那瓶液體是什麼?」 第七章 破壞天賜姻緣<完> 下一章孟婆之淚 https://meteor.today/a/D1Gjx4?ref=android -冥幻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這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XD 一切盡在老天掌握

原 Po 回覆:

老天表示:臭小子,你以為你逃得過嗎?(笑

1
B2

這次來問個問題好了! 北歐諸神共有幾位😏

原 Po 回覆:

應該是15個吧(?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創作#愛情 孟月戀 07

「見到孟忘月了?冥界除了荼蘼殿下外第二美的女神,不錯吧?有沒有心動?」看著雙手捧著剛剛得手的彼岸花的月星辰,文曲星調侃一笑道。   總是嘴角含笑、眼底卻從未有過笑意的月星辰,此時破天荒的流露出真實情感,眼底含笑,嘴角輕輕一勾:「挺不錯的。」   文曲星嚇得手中的書本直接掉落地板,他慌亂的拿出隨身攜帶的文昌筆對準了月星辰質問道:「嘖嘖,笑的那麼猥瑣!你肯定不是月星辰!你是何人!」   聞言,月星辰頓時收起笑容,鄙視的看著他,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一般道:「蠢。」   「你真的是月?」文曲星依然有些防備的問道。   月星辰勾起一抹惡劣的微笑道:「前幾年,你私自下凡遊玩,附身在一名凡人身上,那名凡人,孔氏,名丘,字仲尼,收了不少弟子,被人尊稱至聖先師,回天庭時,那名凡人意識回歸,看到自己的功成名就,一頭霧水,而因為前後差距太大,差點被發現,荼蘼殿下知道後,把你臭罵一頓,你再度下凡代替那名凡人生活,直到那名凡人陽壽盡,才回歸,而那名凡人也被伊寒殿下破例收到冥界去幫忙了,還有上個月跟某位女神告白,被殘酷拒絕…」   「停!我相信!我相信你!別說了!」文曲星的耳尖有些許泛紅道。   「嘖,無趣。」月星辰無聊的撇了他一眼,便又取出姻緣簿,翻開有關於他配偶的那頁陷入沉思。   看見月星辰手上姻緣簿的那頁內容,文曲星嘆氣道:「月,別白費力氣了,天賜婚姻不可逆。」   突然,月星辰腦中出現了某女嫌棄的眼神,及那淡薄的語氣,就好像看破紅塵一般,他勾起一抹壞笑,伸手撫摸姻緣簿上的字跡道:「誰說不可逆呢?本尊有的是辦法。」   文曲星像是想到什麼一般驚恐的睜大雙眼,聲音有些不確定的顫抖:「你…你不會要…」   月星辰點點頭,心情不錯道:「就是你想的那樣。」   「月,三思啊!如果你真的那麼做了,有可能會引來天罰,你的可是天賜婚姻,不是你自己牽的姻緣!不可隨意破壞的!」文曲星立馬制止道。   「本尊就是不相信天賜婚姻能耐我何,本尊出門一趟,吾之契約者-白羽。」月星辰伸出右手輕輕一揮,右手手背上頓時浮現出一個複雜的圖騰,且發出強烈的白光。   一旁的地板上,白光乍現,浮現出一個複雜的召喚陣,待光芒散去後,召喚陣上便出現一隻威風凜凜的白虎,白虎搖身一變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少年,有著一頭雪白的短髮,一雙金色的深邃眼眸,眼睛以下以白布作為遮掩,看不清他的樣貌,但從眼睛來看,長相應該也算是俊美,脖子上圍著一條雪白的圍巾,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白皙的脖子上有著「王」字的圖騰,穿著一身雪白的古裝,腰間掛著一把長劍,整體而言還算不錯。   少年走到月星辰面前,單膝下跪道:「主人,找白羽,有何事?」   月星辰將手中的紅、白彼岸花遞給了眼前的少年道:「這些幫本尊分開弄乾,磨成粉,分別放入紅、白兩色的陶瓷瓶內,本尊有事出去一趟。」   說完,他便化作一陣風消失了,月老殿內只剩下白羽和文曲星乾瞪眼的看著對方。   「你知道主子要去哪裡嗎?」白羽捧著紅、白彼岸花好奇的問。   文曲星收起文昌筆,朝月星辰消失的方位,勾起一抹帶有深意的微笑道:「他?去找你以後的“女主人”了,真期待之後的發展……」   語畢,不等白羽再度發問,文曲星便哼著小調離去了。   此時,正在煮湯的某女……   「希兒,幫我拿一下一旁的忘憂草…」我專注的拿著大湯杓攪拌著鍋內的孟婆湯,眼角餘光看到了一雙白皙修長的手將忘憂草遞給了我。   咦?希兒的手有那麼美嗎?況且她在旁邊協助我時,是以那九尾狐的樣子,怎麼會有那麼修長的手?而且看起來好像男生的手……   將忘憂草丟入孟婆湯內後,我才抬起頭來,一抬起頭便對上那雙如同大海一般的清澈藍眸桃花眼。   嘖嘖,這傢伙怎麼又來了?不是才剛走嗎?是不是管理三生石太無聊?   我無語的看著他:「你不是才剛離開,怎麼又來找我了?你很閑是不是?說吧!是剛剛給你的彼岸花數量不夠?還是你也想跟文曲星一樣投胎去凡間玩一下?嗯……雖然那個二貨是自己偷跑下去沒喝孟婆湯,不過後來還是被我硬灌了一碗半效力的湯,暫時封鎖了神祇的記憶,既然他都沒逃過,我自然也不會便宜你,讓你不喝孟婆湯。」   聞言,月星辰的嘴角抽了抽,那雙如同大海一般清澈的藍眸閃過一絲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委屈,薄唇微啟,如同提琴般優美的嗓音道:「我沒那個二貨那麼無聊,難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我好歹也是天庭第一美男子,就這麼不待見我?還有我可不是文曲星那個蠢貨,搗亂凡間還沒本事解決。」   停下手中的動作,我抬起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一頭雪白且及腰的長髮肆意的散落在他的肩膀,跟剛才不同的是,一襲紅白相間的古裝已經換成了鮮紅的古裝,更襯托出他雪白的肌膚,領口依然懶懶的開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他那健壯的胸肌,腰間配掛著一個「月」字玉佩,他的臉上原本戴著一個一半為紅一半為白色的半臉面具,也換成了純紅色的半截面具,依然只露出他那性感的薄唇和那雙冷冰冰不帶一絲感情的藍眸桃花眼。   「天庭第一美男子?你確定?聽說你從未在任何人面前摘下面具,該不會是醜出天際不敢讓人看吧?」我眉尖一挑,挑釁的看著他。   果不其然,眼前的某只月老頓時炸毛,氣呼呼道:「才不是!」   「哦?不是嗎?」哈哈,他炸毛的樣子真可愛。   「當然不是!」月星辰的耳尖因生氣而染上了淡淡的粉紅,雖然他戴著面具,但不難想像他面具下藏著的是一個怎樣的面如冠玉。   雖然他炸毛很可愛,但也不能玩太過了,收起惡劣的微笑後,我低下頭繼續手邊的工作:「好啦,不是就不是,既然來找我沒事的話就當我的助手吧!反正希兒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我剛好缺人手。」   話落,月星辰才稍稍的平息怒火低頭看向一旁的石桌上,擺滿了不少琳瑯滿目的材料,問道:「忘憂草、忘川水、紫色的玫瑰花以及一瓶不知名的液體…忘月,那瓶液體是什麼?」 第七章 破壞天賜姻緣<完> 下一章孟婆之淚 https://meteor.today/a/D1Gjx4?ref=android -冥幻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