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時事板
匿名
[討論] 刪掉Pokemon Go,真的會提升競爭力嗎?

最近Pokemon Go在世界各地爆紅之後,行政院要求將文化部加入科技會報,希望能夠將文化結合科技,打造出屬於台灣的Pokemon Go。然而我們要是分析一下最近《商業週刊》所刊出的兩篇文章: 《3個理由別再玩「寶可夢」了...獵頭觀察:上班也想玩,代表你自律性不夠!》 《就算抓滿「寶可夢」,難道你就能脫貧翻身?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只有鈔票才是真的!》 看看瀰漫在這兩篇文章中的錯誤意識,就可以知道台灣要做出Pokemon Go這種世界級的遊戲根本妄想。甚至我們也可以從中看出台灣的產業升級為何會失敗。 在進入分析之前,我們必須要先清楚兩個分析的前提。 馬克斯在《剩餘價值學說史》一書中,有一段相當重要,但很少被人注意到的見解。他批評亞當斯密的學說,認為亞當斯密錯誤的混同了商品的「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市場機制決定的「價格」,其實只代表了「交換價值」。而「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有時會相符,但在很多時候雙方也會有很大的落差。 如果我們拿比較現實的例子來比喻。例如一碗麵一開始只賣30元,過一陣子漲到40元。表面上他賣到了更多的價錢,代表這碗麵的價值好像增加了。然而實際上,這碗麵能帶給你的飽足感跟營養從頭到尾都沒變。所以這碗麵的「實質價值」是不變的,變動的只有這碗麵的「交換價值」。 這兩種價值間的微妙差異,可以提醒我們注意到一種坊間存在的錯誤迷思。這個錯誤在於: 市場可以客觀的評價一件事物的價值,因此一件事物的價值可以從他的價格(人的話則是薪水)來斷定。 然而這個想法很明顯是錯誤的。甚至傳承自亞當斯密的主流經濟學,也指出了這樣的錯誤。主流經濟學告訴我們,價格是靠供需曲線來決定的。所以不論這件事物實質的價值是如何,我們只要去改變他的供給或是需求,就能使他的「價格」產生「變化」。而最經典的例子,就是: 水很重要,但他其實便宜得要命。鑽石很貴,但他其實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沒什麼實用性。 而更加微妙的就在於「需求」其實描述的是抽象的心理狀態。所以當我們「主觀的」認為一件事情有價值,或是看好他的前景,就會增加我們對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物賣不賣的到好價錢,看的不是他「實質的價值」,而是「我們主觀上認不認為他有價值」。 以上是我們的第一個前提。 接下來又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常識。我們都很清楚,無論是「產品」或是「服務」,最後都會聚集到給予他「最高價格的市場」。 人人都想賺最多的錢,所以都會想找出價最高的買主脫手。我想大家應該都不會有什麼異議,這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前提。 接下來我們先來分析一下Pokemon Go的價值。我們都很清楚,Pokemon Go成功就跟其他諸如「星巴克」或是「好萊塢電影」一樣,創造最高價值的並非販賣有形的物品或是服務,而是販賣抽象的「附加價值」(Adding value)。 而販賣附加價值為什麼能夠賺到最多的錢?原因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一項前提,需求來自於主觀的價值認定。因此販賣的抽象價值只要能「感動人」,他就立刻能無中生有的增加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 而什麼樣的抽象價值能最感動人呢? 由於經濟學似乎缺乏描述抽象價值的工具,請容許我在這裡借用「倫理學」的概念來加以分析。麥金泰爾區分道德行為時,提出了「內在善」(Intrinsic good)跟「外在善」(External good)。 外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他能帶給你這件事情以外的回饋。例如:金錢、美女、名聲、地位。而內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情,這件事情本身就能帶給你的樂趣。而麥金泰爾在《美德之後》這本書中,正好舉了一個適合我們今天分析Pokemon Go的例子。 麥金泰爾舉的例子是:當一個小孩為了得到糖果而下西洋棋,這就是外在善。而當一個小孩為了享受對弈的刺激、思考戰略的快感而自發地去下西洋棋,這就是內在善。 與外在善分的是有形的資源不同,內在善的特性,便是他會隨著你進行這項活動而越來越豐富,甚至能夠感染周遭的人一起加入。而當更多人加入後,內在善的樂趣不會隨著參與者變多,而讓每個人分到的變少,反而會隨著更多人加入而互相影響,樂趣倍增。 麥金泰爾用內在善,來分析善行為什麼能感化更多人一起投入。而當我們借用這個概念來分析Pokemon Go時,我們才能知道Pokemon Go真正打動人心增加需求的,不是AR、VR或是什麼鬼的技術。這些技術都只是載體,他們乘載的核心是一種近似於內在善的價值: 人們一起走出戶外同樂的歸屬感跟共融感、朋友從遊戲競爭之間所增進的友誼、出門冒險的刺激感、認識自己城市的新鮮奇趣、透過遊戲讓人與生活的地景連結的文化感動。 Pokemon Go說穿了只是一個載體,還是一個遊戲指令功能相對於市面上各種遊戲,都頗陽春的載體。但透過這個載體,人們可以自尋樂趣,而且樂趣還會自己倍增。這才是Pokemon Go能在全球都掀起旋風的核心關鍵。 然而我們從《商業週刊》的那兩篇文章,看不到任何能幫助我們了解近似「內在善」概念的東西。相反的,這兩篇文章通篇充滿了淺薄的「外在善」價值。他只引導讀者去思考: 玩Pokemon Go可以帶給我們什麼現實上的額外紅利?可以讓我們賺更多錢、事業更成功。 然而透過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知道這種想法只會讓我們離賺錢越來越遠。因為當你能真正了解Pokemon Go的內在價值,你才能去創造一個同樣充滿了內在價值的新商品。而當你創造了價值,你自然能創造需求,讓錢追著你跑。所以我們可以看到: 當你只能看到外在價值,你就要辛苦的追著錢跑。但當你看到內在價值的時候,錢就會追著你跑。 而當你沒有真正瘋過Pokemon Go,去感受計算驛站抓寶的冒險經驗,與朋友競爭蒐集的快感,在山巔水濱抓到稀有寵物的狂喜時,你怎麼看的到這個遊戲的內在價值? 而商周這兩篇文章所傳遞出的警訊,就在於台灣社會不只看不到一個成功遊戲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他。甚至鼓吹大家放棄去體驗他的機會。而這些文章所傳遞的,就是鼓吹台灣人更加瞧不起事物的內在價值,只看他能帶來的外在好處。而鼓吹這種價值的人,卻是台灣人資部門或企業管理階層的意見領袖。 而價格既然是被人的主觀需求給決定的。我們就能知道,在這群人資主管跟企業領袖的眼中,內在價值的「價格」是不值得一提的。連帶的,能創造高超內在價值的「人才」,價格自然也會被「嚴重低估」。最後只能被逼著放棄自身的才華轉業,或是轉進到其他國家的市場。 這時根據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二項前提: 無論是「產品」或是「服務」,最後都會聚集到給予他「最高價格的市場」。 很明顯的,台灣將無法吸引或留住真正能創造產品內在價值,也就是「創造最高附加價值」的人才。 而當你無法為商品,生產出更高的附加價值時,你就自然會從產業鏈的高端墜落到低端。這就是台灣產業雖然掌握了各種先進技術,最終只會在全球分工中越來越低階的原因。這將是提升任何現實的「競爭力」都無法扭轉的必然趨勢。 所以刪掉你的Pokemon Go,去提升你的有形競爭力,真的能讓台灣經濟跟你的生活變好嗎?你恐怕應該再想想。 原文連結: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413504298662954&id=100000101935710 覺得這分析真的太強大了 但是不是因為台灣人總是見不得別人好 是不是要學會老實的承認別人的成就? 還是其實台灣媒體真的把寶可夢當成一個剛出來的遊戲了?


  回文
全部留言
B1

好文推

1
B2

應該轉去po迪卡! 推

0
匿名
B3(原 Po)  

抱歉現在才回QAQ B1 這分析真的太強大啦 B2 我沒有狄卡帳號幫QQ

0
匿名
B4

0
B5

身為一個陪伴朋友出門玩Pokemon Go的人,我看到所謂出門冒險的刺激感,對其他人來說是在道路活動的危機感,至於認識自己的城市,我不認為會為了抓寶而出門的人,會有多餘的注意力來認識自己的城市,和別人的互動只有討論哪裡有神奇寶貝,不會和其他人有在地的文化連結和感動,可能只有抓到快龍的悸動吧。 以我的家鄉當地最大公園來說,如果我是當地的老人,看到這麼多年輕人來到公園卻只是低頭盯著手機,心裡不會有人變多的熱鬧感,只會有無限的心酸。 當你身處在台灣迷人的山巔水濱時,居然不是好好欣賞每一分風景,走進歷史裡體會,而是拿著手機抓寶,藉著手機螢幕看風景,為什麼不用上帝給你畫素最高的眼睛還有心靈去欣賞? 以上是我以一個用心而不是用手機在家鄉穿梭探險的人的看法,對於相信Pokemon Go價值的人沒有不滿和攻擊,只是想發表自己的感覺。

1
B6

建議筆者如果想要有更深入的探討 煩請自行閱讀甚至附上商周文章連結 不做也罷 您只是一個分享者 Jerry。

1
B7

所以說台灣社會不尊重專業跟創造力的行業和人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0
匿名
B8

推有些人見不得人好 承認別人的成就也是反省的一種方式

0
B9

恩感覺就是有點用大道理去合理化自己 但不得不說這文還不錯

0
匿名
B10

其實我國根本沒有幾個人是體驗那冒險經驗 只有三分鐘熱度的蒐集快感

0
B11

文化部說要打造台灣的Pokemon Go 真的不要再出來秀下限==

0
匿名
B12

刪掉Pokemon Go ,真的會提升競爭力嗎? 別傻了,沒有PokemonGo之前也一樣沒有啊 😂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討論] 刪掉Pokemon Go,真的會提升競爭力嗎?

最近Pokemon Go在世界各地爆紅之後,行政院要求將文化部加入科技會報,希望能夠將文化結合科技,打造出屬於台灣的Pokemon Go。然而我們要是分析一下最近《商業週刊》所刊出的兩篇文章: 《3個理由別再玩「寶可夢」了...獵頭觀察:上班也想玩,代表你自律性不夠!》 《就算抓滿「寶可夢」,難道你就能脫貧翻身?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只有鈔票才是真的!》 看看瀰漫在這兩篇文章中的錯誤意識,就可以知道台灣要做出Pokemon Go這種世界級的遊戲根本妄想。甚至我們也可以從中看出台灣的產業升級為何會失敗。 在進入分析之前,我們必須要先清楚兩個分析的前提。 馬克斯在《剩餘價值學說史》一書中,有一段相當重要,但很少被人注意到的見解。他批評亞當斯密的學說,認為亞當斯密錯誤的混同了商品的「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市場機制決定的「價格」,其實只代表了「交換價值」。而「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有時會相符,但在很多時候雙方也會有很大的落差。 如果我們拿比較現實的例子來比喻。例如一碗麵一開始只賣30元,過一陣子漲到40元。表面上他賣到了更多的價錢,代表這碗麵的價值好像增加了。然而實際上,這碗麵能帶給你的飽足感跟營養從頭到尾都沒變。所以這碗麵的「實質價值」是不變的,變動的只有這碗麵的「交換價值」。 這兩種價值間的微妙差異,可以提醒我們注意到一種坊間存在的錯誤迷思。這個錯誤在於: 市場可以客觀的評價一件事物的價值,因此一件事物的價值可以從他的價格(人的話則是薪水)來斷定。 然而這個想法很明顯是錯誤的。甚至傳承自亞當斯密的主流經濟學,也指出了這樣的錯誤。主流經濟學告訴我們,價格是靠供需曲線來決定的。所以不論這件事物實質的價值是如何,我們只要去改變他的供給或是需求,就能使他的「價格」產生「變化」。而最經典的例子,就是: 水很重要,但他其實便宜得要命。鑽石很貴,但他其實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沒什麼實用性。 而更加微妙的就在於「需求」其實描述的是抽象的心理狀態。所以當我們「主觀的」認為一件事情有價值,或是看好他的前景,就會增加我們對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物賣不賣的到好價錢,看的不是他「實質的價值」,而是「我們主觀上認不認為他有價值」。 以上是我們的第一個前提。 接下來又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常識。我們都很清楚,無論是「產品」或是「服務」,最後都會聚集到給予他「最高價格的市場」。 人人都想賺最多的錢,所以都會想找出價最高的買主脫手。我想大家應該都不會有什麼異議,這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前提。 接下來我們先來分析一下Pokemon Go的價值。我們都很清楚,Pokemon Go成功就跟其他諸如「星巴克」或是「好萊塢電影」一樣,創造最高價值的並非販賣有形的物品或是服務,而是販賣抽象的「附加價值」(Adding value)。 而販賣附加價值為什麼能夠賺到最多的錢?原因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一項前提,需求來自於主觀的價值認定。因此販賣的抽象價值只要能「感動人」,他就立刻能無中生有的增加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 而什麼樣的抽象價值能最感動人呢? 由於經濟學似乎缺乏描述抽象價值的工具,請容許我在這裡借用「倫理學」的概念來加以分析。麥金泰爾區分道德行為時,提出了「內在善」(Intrinsic good)跟「外在善」(External good)。 外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他能帶給你這件事情以外的回饋。例如:金錢、美女、名聲、地位。而內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情,這件事情本身就能帶給你的樂趣。而麥金泰爾在《美德之後》這本書中,正好舉了一個適合我們今天分析Pokemon Go的例子。 麥金泰爾舉的例子是:當一個小孩為了得到糖果而下西洋棋,這就是外在善。而當一個小孩為了享受對弈的刺激、思考戰略的快感而自發地去下西洋棋,這就是內在善。 與外在善分的是有形的資源不同,內在善的特性,便是他會隨著你進行這項活動而越來越豐富,甚至能夠感染周遭的人一起加入。而當更多人加入後,內在善的樂趣不會隨著參與者變多,而讓每個人分到的變少,反而會隨著更多人加入而互相影響,樂趣倍增。 麥金泰爾用內在善,來分析善行為什麼能感化更多人一起投入。而當我們借用這個概念來分析Pokemon Go時,我們才能知道Pokemon Go真正打動人心增加需求的,不是AR、VR或是什麼鬼的技術。這些技術都只是載體,他們乘載的核心是一種近似於內在善的價值: 人們一起走出戶外同樂的歸屬感跟共融感、朋友從遊戲競爭之間所增進的友誼、出門冒險的刺激感、認識自己城市的新鮮奇趣、透過遊戲讓人與生活的地景連結的文化感動。 Pokemon Go說穿了只是一個載體,還是一個遊戲指令功能相對於市面上各種遊戲,都頗陽春的載體。但透過這個載體,人們可以自尋樂趣,而且樂趣還會自己倍增。這才是Pokemon Go能在全球都掀起旋風的核心關鍵。 然而我們從《商業週刊》的那兩篇文章,看不到任何能幫助我們了解近似「內在善」概念的東西。相反的,這兩篇文章通篇充滿了淺薄的「外在善」價值。他只引導讀者去思考: 玩Pokemon Go可以帶給我們什麼現實上的額外紅利?可以讓我們賺更多錢、事業更成功。 然而透過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知道這種想法只會讓我們離賺錢越來越遠。因為當你能真正了解Pokemon Go的內在價值,你才能去創造一個同樣充滿了內在價值的新商品。而當你創造了價值,你自然能創造需求,讓錢追著你跑。所以我們可以看到: 當你只能看到外在價值,你就要辛苦的追著錢跑。但當你看到內在價值的時候,錢就會追著你跑。 而當你沒有真正瘋過Pokemon Go,去感受計算驛站抓寶的冒險經驗,與朋友競爭蒐集的快感,在山巔水濱抓到稀有寵物的狂喜時,你怎麼看的到這個遊戲的內在價值? 而商周這兩篇文章所傳遞出的警訊,就在於台灣社會不只看不到一個成功遊戲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他。甚至鼓吹大家放棄去體驗他的機會。而這些文章所傳遞的,就是鼓吹台灣人更加瞧不起事物的內在價值,只看他能帶來的外在好處。而鼓吹這種價值的人,卻是台灣人資部門或企業管理階層的意見領袖。 而價格既然是被人的主觀需求給決定的。我們就能知道,在這群人資主管跟企業領袖的眼中,內在價值的「價格」是不值得一提的。連帶的,能創造高超內在價值的「人才」,價格自然也會被「嚴重低估」。最後只能被逼著放棄自身的才華轉業,或是轉進到其他國家的市場。 這時根據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二項前提: 無論是「產品」或是「服務」,最後都會聚集到給予他「最高價格的市場」。 很明顯的,台灣將無法吸引或留住真正能創造產品內在價值,也就是「創造最高附加價值」的人才。 而當你無法為商品,生產出更高的附加價值時,你就自然會從產業鏈的高端墜落到低端。這就是台灣產業雖然掌握了各種先進技術,最終只會在全球分工中越來越低階的原因。這將是提升任何現實的「競爭力」都無法扭轉的必然趨勢。 所以刪掉你的Pokemon Go,去提升你的有形競爭力,真的能讓台灣經濟跟你的生活變好嗎?你恐怕應該再想想。 原文連結: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413504298662954&id=100000101935710 覺得這分析真的太強大了 但是不是因為台灣人總是見不得別人好 是不是要學會老實的承認別人的成就? 還是其實台灣媒體真的把寶可夢當成一個剛出來的遊戲了?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