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短文 咒

學校那荒涼的圖書館裡,我慢慢沿著日本翻譯小說的書櫃仔細尋找要借閱的書。 「友川浩、東野圭吾…。」食指一一滑過每列殘破老舊的標題,突然驚覺自己愛上的日本翻譯小說是那麼的多。從荒腔走板到人生道理,從溫潤恬淡到驚悚魅人。 「三四郎…夏目漱石…。」夏目漱石?我停下搜索的目光,思考自己是從何處耳聞這個熟悉的筆名。 好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了,卻總是覺得才發生在幾天前而已。每每夜半連線至交友軟體上,他恰好在我的後一秒上線。 「今天的月色美嗎?」一天,螢幕後的他捎來訊息,而我看向窗外的夜空。 「美吧。今天好像是十五號呢。」軟鍵盤收起又打開,對方迅速傳了一個表情符號過來。一個彎彎的笑眼和遮住半邊臉的手。 困惑也大神經的我馬上就忘掉了這個突然的對話,轉而聊起那幾個夜裡數都數不清的垃圾話題。 記得有人說過,交友軟體只是尋找暫時慰藉的出口,無論是心靈還是間接的肉體。大多時候是沒什麼交集,就只是在某個有緣分的時間點中相遇,遙遠而意外的坦誠。 我不否認我們只是缺少陪伴,大概是因為人類是群居動物,無法耐住無止境的孤獨。但我也想辯駁,認為交友軟體能夠給予我們的更多。 因此,我常常問對方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玩交友軟體?」 「今天的月色應該很美吧。」一次難免陷入尷尬的窘境時,我偶然說起。很美吧。如果是我問了對方,我應該是希望能聽到月色很美的答案。 又是一個彎彎笑眼和手遮住半邊臉的表情符號從他那端寄了過來。我微笑,仍然不察異樣,我想他若是收到這個答案肯定會很高興的。 「不會好奇為什麼我一直問你月色美不美的問題嗎?」會好奇啊但是,這不就是一個問句嗎?就像是我常常問你來玩這個的目的是甚麼一樣的問句而已吧。 「根據每日頭條的短文資料,今晚的月色真美是來自夏目漱石在學校當英文老師時給學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譯,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時男主角情不自禁說出的I love you翻譯成日文。」谷歌姊姊理直氣壯的回答我。 夏目漱石。 我的視線掃過一整排的夏目漱石翻譯小說,手依然停在那本三四郎上,心裡一陣糾結於要不要拿起來翻翻。 是不是很難過?會不會很痛苦?我的意識徘徊在過去久久不肯離去,還停留在那晚我無力的辯解和無可奈何中。 「因為我要找女朋友。」他回答了我的問題。 「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屏息後我謹慎的敲下、遞出。 「今天的月色不美了嗎?」晌久後,又是個擾人的問句。 「…」 夏目漱石。 我避開他全部的作品後,忽然覺得這一區已經沒有我想看的書了。 總是會疼痛,但我仍舊一昧的習慣逃避。關於和我有一個季節之緣份的他,最後回到了陌生人的身份,成為我的交友軟體史上最美麗的傷疤。 我還是縮手了,連視線也是。可能要等我熟讀過圖書館裡的每一本書,再等新的一批進館後,在印上「作者:夏目漱石」的書本淘汰的前幾天。 我才又會站在這一櫃前,怔怔望向那排排像下了咒讓我無法靠近的日本翻譯小說,回想曾經的你,以及不曾真正美麗過的月色。 ******************************** 還是和之前一樣,寫到剩下五分之一時,就沒辦法遏止不斷湧出的情緒。我的小說仍停留在輪迴的自虐和歉意的感情之中,無法勇敢前進。 記得有人說過,寫小說是要把自己帶入那個角色中,才能做到仔細描繪心境的地步,但又要讓自己跳出,以客觀不失公正的節奏帶動整體的步調。 而這依然是我打字時,矛盾掙扎的點。 我還真不敢去碰夏目漱石的書了。連在網上搜尋資料看到三四郎時,心也會莫名的隱隱作痛。 謝謝看完故事的你。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回文
全部留言
B1

喜歡你的文(*¯︶¯*)

原 Po 回覆:

謝謝你😂😂 我很喜歡在你的廢文下面留 噢你也在這裡嗎😂😂😂

1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文 咒

學校那荒涼的圖書館裡,我慢慢沿著日本翻譯小說的書櫃仔細尋找要借閱的書。 「友川浩、東野圭吾…。」食指一一滑過每列殘破老舊的標題,突然驚覺自己愛上的日本翻譯小說是那麼的多。從荒腔走板到人生道理,從溫潤恬淡到驚悚魅人。 「三四郎…夏目漱石…。」夏目漱石?我停下搜索的目光,思考自己是從何處耳聞這個熟悉的筆名。 好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了,卻總是覺得才發生在幾天前而已。每每夜半連線至交友軟體上,他恰好在我的後一秒上線。 「今天的月色美嗎?」一天,螢幕後的他捎來訊息,而我看向窗外的夜空。 「美吧。今天好像是十五號呢。」軟鍵盤收起又打開,對方迅速傳了一個表情符號過來。一個彎彎的笑眼和遮住半邊臉的手。 困惑也大神經的我馬上就忘掉了這個突然的對話,轉而聊起那幾個夜裡數都數不清的垃圾話題。 記得有人說過,交友軟體只是尋找暫時慰藉的出口,無論是心靈還是間接的肉體。大多時候是沒什麼交集,就只是在某個有緣分的時間點中相遇,遙遠而意外的坦誠。 我不否認我們只是缺少陪伴,大概是因為人類是群居動物,無法耐住無止境的孤獨。但我也想辯駁,認為交友軟體能夠給予我們的更多。 因此,我常常問對方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玩交友軟體?」 「今天的月色應該很美吧。」一次難免陷入尷尬的窘境時,我偶然說起。很美吧。如果是我問了對方,我應該是希望能聽到月色很美的答案。 又是一個彎彎笑眼和手遮住半邊臉的表情符號從他那端寄了過來。我微笑,仍然不察異樣,我想他若是收到這個答案肯定會很高興的。 「不會好奇為什麼我一直問你月色美不美的問題嗎?」會好奇啊但是,這不就是一個問句嗎?就像是我常常問你來玩這個的目的是甚麼一樣的問句而已吧。 「根據每日頭條的短文資料,今晚的月色真美是來自夏目漱石在學校當英文老師時給學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譯,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時男主角情不自禁說出的I love you翻譯成日文。」谷歌姊姊理直氣壯的回答我。 夏目漱石。 我的視線掃過一整排的夏目漱石翻譯小說,手依然停在那本三四郎上,心裡一陣糾結於要不要拿起來翻翻。 是不是很難過?會不會很痛苦?我的意識徘徊在過去久久不肯離去,還停留在那晚我無力的辯解和無可奈何中。 「因為我要找女朋友。」他回答了我的問題。 「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屏息後我謹慎的敲下、遞出。 「今天的月色不美了嗎?」晌久後,又是個擾人的問句。 「…」 夏目漱石。 我避開他全部的作品後,忽然覺得這一區已經沒有我想看的書了。 總是會疼痛,但我仍舊一昧的習慣逃避。關於和我有一個季節之緣份的他,最後回到了陌生人的身份,成為我的交友軟體史上最美麗的傷疤。 我還是縮手了,連視線也是。可能要等我熟讀過圖書館裡的每一本書,再等新的一批進館後,在印上「作者:夏目漱石」的書本淘汰的前幾天。 我才又會站在這一櫃前,怔怔望向那排排像下了咒讓我無法靠近的日本翻譯小說,回想曾經的你,以及不曾真正美麗過的月色。 ******************************** 還是和之前一樣,寫到剩下五分之一時,就沒辦法遏止不斷湧出的情緒。我的小說仍停留在輪迴的自虐和歉意的感情之中,無法勇敢前進。 記得有人說過,寫小說是要把自己帶入那個角色中,才能做到仔細描繪心境的地步,但又要讓自己跳出,以客觀不失公正的節奏帶動整體的步調。 而這依然是我打字時,矛盾掙扎的點。 我還真不敢去碰夏目漱石的書了。連在網上搜尋資料看到三四郎時,心也會莫名的隱隱作痛。 謝謝看完故事的你。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