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心情板
匿名
#心情 名為科聯會的加害者

今天開始我變得更害怕與別人對話 一個小組織裡,主要十六個人,分別是兩個班的成員 我是一個班的一位領導人,也就是會長 不能說會長最辛苦 但是要記清所有大小事 善後底下的人做不好的事 聚集除自已外的七個人討論事情 過程中只有兩三個人發表意見 其他都潛水當幽靈人口 感覺大家都很不積極 幹部難道就為了一個頭銜嗎 活動搞不清楚現在辦的活動在幹什麼 全程都是我代活動職想送舊 當然也有兩三個幹部幫我想了不少 公關、器材、總務,怎麼感覺怪怪的,活動呢? 我是被會長耽誤的活動嗎 從之前迎新開始到今天 好幾個人都跟我說 「妳要硬起來啦不要被別班壓榨」 「妳要兇一點啊」 「那妳跟他們講就好啦」 「阿妳要跟他講啊」 大家總是像指責我一樣對我說跟上面差不多的話 我知道我自身不敢表達是我的問題 可是我的感覺是沒有人要幫我 大家只出一張嘴 好像講了事情就會變好 沒有人願意陪我去解決事情 覺得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因為我是會長 可當初不是你們選我出來的嗎? 那為什麼我提出要求是每個人都是別過頭 「反正人很多不會是我啦」的心態 像是今天中午要找人去試玩遊戲 結果幹部底下的組員有人說她今天不想去 所以呢…?我就想去嗎? 最後還要我用求的 今天我跟一些人去找學長姐拍送舊要用的影片 我主要是是輔佐他們 怕他們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從旁協助 但是學長姐都出來了卻沒有人要去告知他們 我發現那些人眼神掃向我 似乎要我做點什麼 後來還是我被推出來 但其實是負責拍攝的人要自己去跟學長姐說可以開始錄了 事前也是我去找他們班班長說好 可是今天他們班長一開始聽到時是一臉 「原來是今天啊!」對,她忘了 總之她急匆匆找了人來讓我們採訪 可是我發現有些學長姐看起來很不爽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剛考完統測有些人心情不好 我感到很內疚沒有想到這點 但很感謝他們班長就換掉那些人找別的來 在拍攝過程中我在旁邊看著 但是心裡卻都是覺得自己這個會長當的很不稱職 不論是處理事情或是跟別人溝通 尤其是聽到其中一位學姐說 「我覺得我們班長辦活動很厲害很有想法」 頓時覺得自己很渺小 當選會長的那刻 想著可以藉此改善自己與人交談的問題 然而我發現我在科聯裡的這段時間 好像變得更嚴重了 送舊就在下禮拜段考結束當周五 我覺得好疲憊很無力 我今天在學校差點哭了 但是我覺得身為會長哭是很懦弱的事 心裡告訴腦袋這本來就是自己應該做的事 唉 只是覺得自己更不敢跟人說話了 好像越來越封閉自己的想法 好像有人拿著刀抵住我的脖子讓我隨時處在精神緊繃 是因為科聯會 還是那些漠視、無視我所承受的壓力的同學。 放張卯咪 https://i.imgur.com/tjWpYZI.jpg 這段在科聯會的時間我累了,心裡全想著交接退幹,但我記得之後的高二選出來後,我們高三還有事情要忙。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情 名為科聯會的加害者

今天開始我變得更害怕與別人對話 一個小組織裡,主要十六個人,分別是兩個班的成員 我是一個班的一位領導人,也就是會長 不能說會長最辛苦 但是要記清所有大小事 善後底下的人做不好的事 聚集除自已外的七個人討論事情 過程中只有兩三個人發表意見 其他都潛水當幽靈人口 感覺大家都很不積極 幹部難道就為了一個頭銜嗎 活動搞不清楚現在辦的活動在幹什麼 全程都是我代活動職想送舊 當然也有兩三個幹部幫我想了不少 公關、器材、總務,怎麼感覺怪怪的,活動呢? 我是被會長耽誤的活動嗎 從之前迎新開始到今天 好幾個人都跟我說 「妳要硬起來啦不要被別班壓榨」 「妳要兇一點啊」 「那妳跟他們講就好啦」 「阿妳要跟他講啊」 大家總是像指責我一樣對我說跟上面差不多的話 我知道我自身不敢表達是我的問題 可是我的感覺是沒有人要幫我 大家只出一張嘴 好像講了事情就會變好 沒有人願意陪我去解決事情 覺得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因為我是會長 可當初不是你們選我出來的嗎? 那為什麼我提出要求是每個人都是別過頭 「反正人很多不會是我啦」的心態 像是今天中午要找人去試玩遊戲 結果幹部底下的組員有人說她今天不想去 所以呢…?我就想去嗎? 最後還要我用求的 今天我跟一些人去找學長姐拍送舊要用的影片 我主要是是輔佐他們 怕他們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從旁協助 但是學長姐都出來了卻沒有人要去告知他們 我發現那些人眼神掃向我 似乎要我做點什麼 後來還是我被推出來 但其實是負責拍攝的人要自己去跟學長姐說可以開始錄了 事前也是我去找他們班班長說好 可是今天他們班長一開始聽到時是一臉 「原來是今天啊!」對,她忘了 總之她急匆匆找了人來讓我們採訪 可是我發現有些學長姐看起來很不爽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剛考完統測有些人心情不好 我感到很內疚沒有想到這點 但很感謝他們班長就換掉那些人找別的來 在拍攝過程中我在旁邊看著 但是心裡卻都是覺得自己這個會長當的很不稱職 不論是處理事情或是跟別人溝通 尤其是聽到其中一位學姐說 「我覺得我們班長辦活動很厲害很有想法」 頓時覺得自己很渺小 當選會長的那刻 想著可以藉此改善自己與人交談的問題 然而我發現我在科聯裡的這段時間 好像變得更嚴重了 送舊就在下禮拜段考結束當周五 我覺得好疲憊很無力 我今天在學校差點哭了 但是我覺得身為會長哭是很懦弱的事 心裡告訴腦袋這本來就是自己應該做的事 唉 只是覺得自己更不敢跟人說話了 好像越來越封閉自己的想法 好像有人拿著刀抵住我的脖子讓我隨時處在精神緊繃 是因為科聯會 還是那些漠視、無視我所承受的壓力的同學。 放張卯咪 https://i.imgur.com/tjWpYZI.jpg 這段在科聯會的時間我累了,心裡全想著交接退幹,但我記得之後的高二選出來後,我們高三還有事情要忙。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