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詩文板
#散文 休將白髮唱黃雞

文很長,但是我很用心寫。 這是學測前那一陣子我有感而發寫下的文章。 希望能有人認真看然後告訴我感想。 -- 我們為何存活?誰問了一句。 生命有什麼意義? 是僅僅如曇花般的一現即逝? 抑或是勁風颯過吹落的一葉枯朽? 是古人所言「何不秉燭遊」的及時行樂? 還是現今忙碌生活中個人冷落的汲汲營營? 我沒有答案。 我不是萬里蒼穹之上縱貫古今的神仙; 不是無邊大地之下看破生死的冥者; 我只是生命之樹上的一寸枝椏, 與他人無什不同,活不過幾十年的寒冬。 沒有答案,但人總是會去追尋, 追尋存在的理由、目的。 有人說多半便是及時行樂吧! 把握當下, 把如白駒過隙般轉瞬間即失去的光陰利用得毫無遺憾,將生命的水杯填滿,飽和。 Kobe Bryant說過一句話:「我從不想與其他人一般過平凡的生活,我到這世界走一遭不是為了平庸。」 他們所言有其道理,但似缺少了什麼, 像碧藍的天被烏雲遮蔽的一隅, 像一堵高牆上細長蜿蜒的一縷罅隙。 為什麼? 既已在時代的篇章中留下七彩絢爛的塗鴉, 為何仍有一處留白? 是被殘缺的自我中心蒙蔽? 還是單純只因我們的生命無法完全? 有人說要貢獻社會、幫助人、造就人; 像張載所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是何其遠大的志向、何等廣闊的胸懷? 能讓人的心像冰雪初融的一片肥沃、 含苞待放的幾瓣鮮美, 被一股貫徹心扉的溫暖喚醒、薰陶, 與難以屬言的情感,欲辯已忘言。 以一己之力改變世界, 像一圈圈擴散的漣漪,觸及他人,成長自己,他們說,如此生命便具意義。 但,又像哪裡走偏。 像在繁花葳蕤的路途上走向落木無邊的小徑,像在星火熠熠中揀選一束成灰的蠟炬, 在轉身後餘留一抹惆悵; 是為了他人不顧自我嗎? 我們能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嗎? 很難,我想。 我們是茫茫滄海中的一粟, 寄於天地間之蜉蝣, 連自身存在的原因都未曾發掘, 更遑論其尺寸的拿捏? 對於生命創始成終的意義,我們是無知的。 C.S.Lewis曾嘗試闡明其中原因: 螞蟻不曉立體的概念、世間生物不諳永恆; 當我們處於較低的空間時, 對於高於我們的概念一無所知。 因我們只是缺角雪花般不完美的個體, 不僅能力有限,思考同樣貧乏。 至少我們有自由意志,能有自己的抉擇。 有人說。 是的,我們的確有自由: 在轍亂旗靡的時空, 世間似乎不具備一種普世價值, 人各有志,各行己路: 烈日下不羈的狂嘯、 徐風中和煦的謳歌、 陰寒地上孤獨的囈語; 追逐初春飛舞的蟲蝶、 嗅遍盛夏清芳的綠草、 撿拾晚秋林中飄落的枯葉, 抑或是在深寒的冬,挖掘堆積的雪。 這是我們對自己性命僅有的自主, 對生活的微小自由。 然而,縱然有數十年的自由, 最後仍歸於一途: 沒有知覺、沒有氣息、沒有一切。 誠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中的吶喊: 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 一切的原因與根本在轉瞬即逝的年歲面前變得如朝晨碎散的浪白一般脆弱, 如黃昏嫋嫋雲煙般的不可觸及, 令人窒息的如鯁在喉。 也許其實一切都沒有意義。 也許萬物隨時而生,依時而存,同時而滅; 只是一連串意外般的化學反應早就了生命的誕生, 而我們只是出現、存在、消失, 出於塵土也歸於塵土。 如此一來倒也輕巧: 不必憂慮、不必追尋、 只要在浮沉間渡過了七八十個年頭, 便能敷衍地交差了事。 毋須邁出痠軟的雙腿去尋訪, 毋須抬起沉重的頭顱去眺望。 但這樣毫無意義。 若火苗不是為了燎原,何必點燃? 若存在沒有意義,那世間的徘徊流連, 也只是空。 不如在起初便將那點微光捏息, 不受這餘下時光的折磨。 若我們存留真不為了什麼, 沒有凜冬之中微暖的朝陽, 沒有怒潮中一葉起落的扁舟, 那麼一切風雨中的苟延殘喘是為了什麼? 或許沒有絕對的意義。 或許是徐志摩對自身美好特質的拜獻: 「我拜獻、拜獻我胸肋間的熱、管裡的血、靈性裡的光明」; 或許是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捨己; 或許是蘇軾的「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的逍遙: 並非汲汲營營的急功近利, 也不是漫無目的的坐吃山空, 而是在看破的瀟灑中前行。 或許,生命的意義便是對自己內在的探索; 或許是在於他人對於自己付出的反饋; 而或許, 其實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對那意義的追尋。 https://i.imgur.com/tyC4kRX.jpg 來個天空。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散文 休將白髮唱黃雞

文很長,但是我很用心寫。 這是學測前那一陣子我有感而發寫下的文章。 希望能有人認真看然後告訴我感想。 -- 我們為何存活?誰問了一句。 生命有什麼意義? 是僅僅如曇花般的一現即逝? 抑或是勁風颯過吹落的一葉枯朽? 是古人所言「何不秉燭遊」的及時行樂? 還是現今忙碌生活中個人冷落的汲汲營營? 我沒有答案。 我不是萬里蒼穹之上縱貫古今的神仙; 不是無邊大地之下看破生死的冥者; 我只是生命之樹上的一寸枝椏, 與他人無什不同,活不過幾十年的寒冬。 沒有答案,但人總是會去追尋, 追尋存在的理由、目的。 有人說多半便是及時行樂吧! 把握當下, 把如白駒過隙般轉瞬間即失去的光陰利用得毫無遺憾,將生命的水杯填滿,飽和。 Kobe Bryant說過一句話:「我從不想與其他人一般過平凡的生活,我到這世界走一遭不是為了平庸。」 他們所言有其道理,但似缺少了什麼, 像碧藍的天被烏雲遮蔽的一隅, 像一堵高牆上細長蜿蜒的一縷罅隙。 為什麼? 既已在時代的篇章中留下七彩絢爛的塗鴉, 為何仍有一處留白? 是被殘缺的自我中心蒙蔽? 還是單純只因我們的生命無法完全? 有人說要貢獻社會、幫助人、造就人; 像張載所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是何其遠大的志向、何等廣闊的胸懷? 能讓人的心像冰雪初融的一片肥沃、 含苞待放的幾瓣鮮美, 被一股貫徹心扉的溫暖喚醒、薰陶, 與難以屬言的情感,欲辯已忘言。 以一己之力改變世界, 像一圈圈擴散的漣漪,觸及他人,成長自己,他們說,如此生命便具意義。 但,又像哪裡走偏。 像在繁花葳蕤的路途上走向落木無邊的小徑,像在星火熠熠中揀選一束成灰的蠟炬, 在轉身後餘留一抹惆悵; 是為了他人不顧自我嗎? 我們能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嗎? 很難,我想。 我們是茫茫滄海中的一粟, 寄於天地間之蜉蝣, 連自身存在的原因都未曾發掘, 更遑論其尺寸的拿捏? 對於生命創始成終的意義,我們是無知的。 C.S.Lewis曾嘗試闡明其中原因: 螞蟻不曉立體的概念、世間生物不諳永恆; 當我們處於較低的空間時, 對於高於我們的概念一無所知。 因我們只是缺角雪花般不完美的個體, 不僅能力有限,思考同樣貧乏。 至少我們有自由意志,能有自己的抉擇。 有人說。 是的,我們的確有自由: 在轍亂旗靡的時空, 世間似乎不具備一種普世價值, 人各有志,各行己路: 烈日下不羈的狂嘯、 徐風中和煦的謳歌、 陰寒地上孤獨的囈語; 追逐初春飛舞的蟲蝶、 嗅遍盛夏清芳的綠草、 撿拾晚秋林中飄落的枯葉, 抑或是在深寒的冬,挖掘堆積的雪。 這是我們對自己性命僅有的自主, 對生活的微小自由。 然而,縱然有數十年的自由, 最後仍歸於一途: 沒有知覺、沒有氣息、沒有一切。 誠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中的吶喊: 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 一切的原因與根本在轉瞬即逝的年歲面前變得如朝晨碎散的浪白一般脆弱, 如黃昏嫋嫋雲煙般的不可觸及, 令人窒息的如鯁在喉。 也許其實一切都沒有意義。 也許萬物隨時而生,依時而存,同時而滅; 只是一連串意外般的化學反應早就了生命的誕生, 而我們只是出現、存在、消失, 出於塵土也歸於塵土。 如此一來倒也輕巧: 不必憂慮、不必追尋、 只要在浮沉間渡過了七八十個年頭, 便能敷衍地交差了事。 毋須邁出痠軟的雙腿去尋訪, 毋須抬起沉重的頭顱去眺望。 但這樣毫無意義。 若火苗不是為了燎原,何必點燃? 若存在沒有意義,那世間的徘徊流連, 也只是空。 不如在起初便將那點微光捏息, 不受這餘下時光的折磨。 若我們存留真不為了什麼, 沒有凜冬之中微暖的朝陽, 沒有怒潮中一葉起落的扁舟, 那麼一切風雨中的苟延殘喘是為了什麼? 或許沒有絕對的意義。 或許是徐志摩對自身美好特質的拜獻: 「我拜獻、拜獻我胸肋間的熱、管裡的血、靈性裡的光明」; 或許是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捨己; 或許是蘇軾的「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的逍遙: 並非汲汲營營的急功近利, 也不是漫無目的的坐吃山空, 而是在看破的瀟灑中前行。 或許,生命的意義便是對自己內在的探索; 或許是在於他人對於自己付出的反饋; 而或許, 其實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對那意義的追尋。 https://i.imgur.com/tyC4kRX.jpg 來個天空。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