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連載 凡風傳—第二十九章:機關城劇變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機關城內。 一個孩童正躲躲藏藏,看著凡風三人,突然喊道:「姊姊!城裡的人都瘋了!」 「小羽,見到你太好了,爺爺呢?」墨芷芸心中大石終於落下,其實整座機關城裡他最擔心的便是墨羽,其餘人都有自保手段,唯獨他這位年幼的弟弟,幸好沒出什麼大事。 墨羽搖了搖頭:「爺爺不見了,但大長老現在正在跟二長老打架。」 「帶我們去。」凡風說道,他必須要找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而在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四人一行來到大長老府邸,屋內傳來打鬥聲響同時徐庶的聲音傳來:「你何苦這般掙扎,酆都軍在這些年來已經佔了三個州郡,天下大勢已經明瞭,歸順火鬼王吧。」 「放你的狗屁,我墨家從來都不參與國政,兼愛非攻的理想全被你拋到腦後了是嗎?!」端木清泉怒道。 這時一旁射出三根銀針:「爹,二長老已經叛變,不必多費唇舌。」原來是端木襄,他手中又出現幾根銀針,向徐庶射去。 「哼,冥頑不靈!」徐庶不再多說,劍招越發凌厲,原來這些年來他早有圖謀,一直隱藏實力,此刻爆發出來竟在身周隱隱有場域的跡象。 凡風此時見著形勢不妙,提劍衝上前去,劍光流轉憑著劍意一時間竟也能與端木清泉聯手壓制徐庶。 「哼!我沒去找你你倒是先找上門來了,也罷,今日拿你的人頭祭奠我的孩兒!」徐庶見到凡風更是怒上心頭,提劍猛攻,這也使得端木清泉得到短暫的喘息。 凡風心想:「不可與之硬鬥,他強一分我便柔十分!」這時又猛然想起太極拳譜中的一句: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 說時遲 那時快,徐庶劍鋒已至,凡風卻緩閉雙眼以分毫之差巧妙的避過,又將手搭在徐庶提劍的手,繞了一圈待徐庶反應過來那劍已經往自個兒的腦門斬將過來。 徐庶心下感到非常驚訝,二話不說腦袋向後倒去躲過這劍,而凡風卻仍以自己的真氣引導徐庶的長劍,旁人不知還以為凡風在傳授徐庶劍法。 凡風此時進入空靈狀態,一舉一動顯得十分柔和,任憑徐庶如何使勁卻始終如同打在空氣之中。 「莫非……這是傳說中的太極拳?!」端木清泉在一旁已然看呆,片刻才反應過來。 凡風一舉一動渾然天成,這時猛然睜眼,趁著徐庶往自身肚子刺來之際,順勢將他手上長劍卸去,再化掌為拳一副太極虛影憑空出現沒入徐庶腹中,一陣絞痛傳來,徐庶已倒飛而去。 徐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從身後斷牆廢墟中艱難起身,此刻的他已是披頭散髮,狼狽不堪,體內氣息凌亂再提不起半點真氣。 「兒啊……看來爹爹沒法為你報仇了。」此時的徐庶跪在地上,淚水自眼眶緩緩滴落,一句話道盡蒼涼。 這時異變突起,遠處突然一聲轟響:「城內機關師聽好,願降者不殺。」 凡風聽聞暗道不好,他未曾想過入城機關這麼快就被破解,酆都鬼軍竟已破城而入。 「哼哈哈哈,元陽長老已經入城,凡風,你等著吧,我會在陰曹地府等著你的!」徐庶一聲狂笑,隨後舉劍自刎,那雙眼卻不曾閉上,似是要直盯著看凡風如何死在元陽手中。 「事不宜遲,我們快去救鉅子。」四人來到墨元朗府邸。 「爺爺!你在哪兒!」墨羽逕自跑進府內,凡風剛想阻止卻是來不及了。 「裡面被下了陣法,只進不出,別進來!」墨元朗在屋內大喊。 這時,身後傳來聲響:「你可讓我好找啊!」 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元陽,此刻的他似是有了些許不同,渾身黑氣縈繞,原來的白髮此刻卻是全黑,整個人似乎年輕了不少。 「是你?」凡風認出來眼前之人,不知何故他感到排山倒海般的壓力籠罩心頭。 元陽此時面目猙獰,不由分說就是一掌打來,「轟!」磅礴掌力朝著眾人襲來,凡風三人只得將雙臂環抱胸前護住自身,可卻仍舊不敵,一口污血吐了出來。 「這……你們二人先進去裡面,這陣法似乎可以抵擋攻擊。」凡風說著便提劍迎向前去。 墨芷芸自知無法幫上什麼忙,只能拉著凡風的手,輕聲說了一句:「一切小心。」 凡風轉身只是輕輕點了下墨芷芸鼻尖,隨即提劍刺向元陽。 元陽見狀,凌空飛起,身體附近的黑氣更加猖狂,化作一道黑色雷電劈向凡風。 只見凡風手中長劍再次放掉,側身躲過那道閃電,再以另一手接起長劍,縱身一躍,遊龍劍法瞬間便使將出來,同時陣陣龍吟之聲從凡風體內響起,劍勢瞬間化作一道金龍虛影擊向元陽。 就算是實力大漲後的元陽亦不敢小覷這一擊,身後黑氣化作兩條黑蛇,猛然咬向凡風。 說時遲那時快,一龍二蛇瞬間纏鬥在一塊,天色漸漸昏暗,二人的戰鬥竟已經可以牽動天地,底下磚瓦散落,昔日繁華的機關城此刻卻已是煙塵瀰漫,氣浪席捲整座城池,人們無不四處逃竄,有些無辜者更是死於非命。而這也讓府內的墨元朗臉色凝重。 「凡風怕是要敗了。」墨元朗緩緩道出了這一句話。 墨芷芸著急問道:「怎麼說?」 「二人雖然看上去是平分秋色,可你看那老者,戰鬥至今,臉不紅氣不喘,可再看凡風,氣息紊亂,顯然是拼盡全力,若長期下來,凡風必敗。」墨元朗負手看著空中二人。凡風當然也有注意到這一點,但此刻的他別無選擇。 此時,元陽冷哼一聲,抬手抓向金龍,僅一剎那,虛影破碎,凡風嘴角滲出鮮血,徑直從天上掉落。 元陽嘴角揚起,黑氣又化作一隻大手將凡風抓住:「哼哈哈哈,你也會有這一天,明年的今天我會親自到你墳頭上香的。」言罷,元陽開始出力。 凡風只覺得全身痠痛,骨頭紛紛錯位,從手臂開始慢慢到胸腔,直至五臟六腑也開始緩緩滲血。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 「這次……閻王真的要召見我了嗎……?」 「其實也無妨,我本來就孑然一身,無牽無掛,若能就此死去……好像也不錯……」 「可是……芷芸怎麼辦……我還沒來得及給她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還沒……來得及帶她遊山玩水……不行,我不能死!」 凡風經過短暫昏迷,突然雙目圓睜,氣息陡然上升,渾身升起凌厲劍氣,體內的一絲劍意在此刻激發。 周身黑色巨手瞬間被劍氣衝散,短暫活動筋骨,爆骨音不斷響起,凡風忍著劇痛,硬是將骨頭移回原位,冷汗已然佈滿全身,可他硬是不發出叫喊。 「今日,吾必斬汝於劍下。」 下一章: #連載 凡風傳—第三十章:滅殺劍意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QBQB1_?openExternalBrowser=1&ref=ios&utm_source=meteorApp


  回文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凡風傳—第二十九章:機關城劇變

機關城內。 一個孩童正躲躲藏藏,看著凡風三人,突然喊道:「姊姊!城裡的人都瘋了!」 「小羽,見到你太好了,爺爺呢?」墨芷芸心中大石終於落下,其實整座機關城裡他最擔心的便是墨羽,其餘人都有自保手段,唯獨他這位年幼的弟弟,幸好沒出什麼大事。 墨羽搖了搖頭:「爺爺不見了,但大長老現在正在跟二長老打架。」 「帶我們去。」凡風說道,他必須要找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而在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四人一行來到大長老府邸,屋內傳來打鬥聲響同時徐庶的聲音傳來:「你何苦這般掙扎,酆都軍在這些年來已經佔了三個州郡,天下大勢已經明瞭,歸順火鬼王吧。」 「放你的狗屁,我墨家從來都不參與國政,兼愛非攻的理想全被你拋到腦後了是嗎?!」端木清泉怒道。 這時一旁射出三根銀針:「爹,二長老已經叛變,不必多費唇舌。」原來是端木襄,他手中又出現幾根銀針,向徐庶射去。 「哼,冥頑不靈!」徐庶不再多說,劍招越發凌厲,原來這些年來他早有圖謀,一直隱藏實力,此刻爆發出來竟在身周隱隱有場域的跡象。 凡風此時見著形勢不妙,提劍衝上前去,劍光流轉憑著劍意一時間竟也能與端木清泉聯手壓制徐庶。 「哼!我沒去找你你倒是先找上門來了,也罷,今日拿你的人頭祭奠我的孩兒!」徐庶見到凡風更是怒上心頭,提劍猛攻,這也使得端木清泉得到短暫的喘息。 凡風心想:「不可與之硬鬥,他強一分我便柔十分!」這時又猛然想起太極拳譜中的一句: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 說時遲 那時快,徐庶劍鋒已至,凡風卻緩閉雙眼以分毫之差巧妙的避過,又將手搭在徐庶提劍的手,繞了一圈待徐庶反應過來那劍已經往自個兒的腦門斬將過來。 徐庶心下感到非常驚訝,二話不說腦袋向後倒去躲過這劍,而凡風卻仍以自己的真氣引導徐庶的長劍,旁人不知還以為凡風在傳授徐庶劍法。 凡風此時進入空靈狀態,一舉一動顯得十分柔和,任憑徐庶如何使勁卻始終如同打在空氣之中。 「莫非……這是傳說中的太極拳?!」端木清泉在一旁已然看呆,片刻才反應過來。 凡風一舉一動渾然天成,這時猛然睜眼,趁著徐庶往自身肚子刺來之際,順勢將他手上長劍卸去,再化掌為拳一副太極虛影憑空出現沒入徐庶腹中,一陣絞痛傳來,徐庶已倒飛而去。 徐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從身後斷牆廢墟中艱難起身,此刻的他已是披頭散髮,狼狽不堪,體內氣息凌亂再提不起半點真氣。 「兒啊……看來爹爹沒法為你報仇了。」此時的徐庶跪在地上,淚水自眼眶緩緩滴落,一句話道盡蒼涼。 這時異變突起,遠處突然一聲轟響:「城內機關師聽好,願降者不殺。」 凡風聽聞暗道不好,他未曾想過入城機關這麼快就被破解,酆都鬼軍竟已破城而入。 「哼哈哈哈,元陽長老已經入城,凡風,你等著吧,我會在陰曹地府等著你的!」徐庶一聲狂笑,隨後舉劍自刎,那雙眼卻不曾閉上,似是要直盯著看凡風如何死在元陽手中。 「事不宜遲,我們快去救鉅子。」四人來到墨元朗府邸。 「爺爺!你在哪兒!」墨羽逕自跑進府內,凡風剛想阻止卻是來不及了。 「裡面被下了陣法,只進不出,別進來!」墨元朗在屋內大喊。 這時,身後傳來聲響:「你可讓我好找啊!」 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元陽,此刻的他似是有了些許不同,渾身黑氣縈繞,原來的白髮此刻卻是全黑,整個人似乎年輕了不少。 「是你?」凡風認出來眼前之人,不知何故他感到排山倒海般的壓力籠罩心頭。 元陽此時面目猙獰,不由分說就是一掌打來,「轟!」磅礴掌力朝著眾人襲來,凡風三人只得將雙臂環抱胸前護住自身,可卻仍舊不敵,一口污血吐了出來。 「這……你們二人先進去裡面,這陣法似乎可以抵擋攻擊。」凡風說著便提劍迎向前去。 墨芷芸自知無法幫上什麼忙,只能拉著凡風的手,輕聲說了一句:「一切小心。」 凡風轉身只是輕輕點了下墨芷芸鼻尖,隨即提劍刺向元陽。 元陽見狀,凌空飛起,身體附近的黑氣更加猖狂,化作一道黑色雷電劈向凡風。 只見凡風手中長劍再次放掉,側身躲過那道閃電,再以另一手接起長劍,縱身一躍,遊龍劍法瞬間便使將出來,同時陣陣龍吟之聲從凡風體內響起,劍勢瞬間化作一道金龍虛影擊向元陽。 就算是實力大漲後的元陽亦不敢小覷這一擊,身後黑氣化作兩條黑蛇,猛然咬向凡風。 說時遲那時快,一龍二蛇瞬間纏鬥在一塊,天色漸漸昏暗,二人的戰鬥竟已經可以牽動天地,底下磚瓦散落,昔日繁華的機關城此刻卻已是煙塵瀰漫,氣浪席捲整座城池,人們無不四處逃竄,有些無辜者更是死於非命。而這也讓府內的墨元朗臉色凝重。 「凡風怕是要敗了。」墨元朗緩緩道出了這一句話。 墨芷芸著急問道:「怎麼說?」 「二人雖然看上去是平分秋色,可你看那老者,戰鬥至今,臉不紅氣不喘,可再看凡風,氣息紊亂,顯然是拼盡全力,若長期下來,凡風必敗。」墨元朗負手看著空中二人。凡風當然也有注意到這一點,但此刻的他別無選擇。 此時,元陽冷哼一聲,抬手抓向金龍,僅一剎那,虛影破碎,凡風嘴角滲出鮮血,徑直從天上掉落。 元陽嘴角揚起,黑氣又化作一隻大手將凡風抓住:「哼哈哈哈,你也會有這一天,明年的今天我會親自到你墳頭上香的。」言罷,元陽開始出力。 凡風只覺得全身痠痛,骨頭紛紛錯位,從手臂開始慢慢到胸腔,直至五臟六腑也開始緩緩滲血。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 「這次……閻王真的要召見我了嗎……?」 「其實也無妨,我本來就孑然一身,無牽無掛,若能就此死去……好像也不錯……」 「可是……芷芸怎麼辦……我還沒來得及給她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還沒……來得及帶她遊山玩水……不行,我不能死!」 凡風經過短暫昏迷,突然雙目圓睜,氣息陡然上升,渾身升起凌厲劍氣,體內的一絲劍意在此刻激發。 周身黑色巨手瞬間被劍氣衝散,短暫活動筋骨,爆骨音不斷響起,凡風忍著劇痛,硬是將骨頭移回原位,冷汗已然佈滿全身,可他硬是不發出叫喊。 「今日,吾必斬汝於劍下。」 下一章: #連載 凡風傳—第三十章:滅殺劍意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QBQB1_?openExternalBrowser=1&ref=ios&utm_source=meteorApp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