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短文 劍客對決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這個村子,有會打架的男人,也有會殺人的男人。 有兩個人男人, 自認為最強的男人。 一個叫春森, 幫派裡的老大,說話嚼著檳郎。 一個叫足, 懷抱武士精神的青年,隨身帶著劍鞘,劍鞘裡有一把黑色的劍。 如果有兩個最強,就不是真正的最強。 如果是真正的最強,就必須證明,自己無人能敵。 所以,這兩個男人,有一個必須死。 他們約在黃昏後的朱鵲橋下,只有兩個人,只有劍與劍的廝殺。 那天,挑戰是由春森提起的。 足住在五坪大的房間裡。 有一張雙人床,那是他與他的劍的床。 還有一個大衣櫃,裡面卻沒有衣服,只有幾把劍。那是爺爺留給他的。 足的爺爺是日本的武士, 死後的遺產就只有那些意志尚未消滅的靈魂傾注於劍中。 房裡的燈是黃色的,有些昏暗。 足坐在木椅上,閉著眼睛沉思下個禮拜與春森的對決。 這場戰鬥,是打不贏的。 足心裡有數,他想著,春森與其他幫派對砍的經驗太多,而自己, 卻從未殺過人,何況砍人。 小時候,聽過不少爺爺的故事。 所謂的武士精神,足在清楚不過了。 而劍客與劍客之間的對決,足想像過不下千萬遍,一刀一劍劃過的痕跡, 身體應該側身閃避或起身跳躍,他早已熟悉。 在他的腦袋裡,他從未被砍到。 但,那是想像中的武士。 走在街上,足正去雜貨店買些零食回家。 眼前,三個彪形大漢大搖大擺的擋住了他的去路。 三個人,三個敵意,三個麻煩人物。 一個刺蝟頭, 一個手臂刺青, 一個戴著墨鏡。 看起來,便不是什麼好貨。 「喂,小子,閃一邊去!」旁邊最小的刺蝟頭男人,含著煙,說。 「……」足沒有看他一眼,轉身走人。 「哎喲,」刺蝟頭男人追上去,「你膽子真不小啊!」,擋住足的路。 吐掉煙後,刺蝟頭男人把手上的棒球棍拿到肩上,說: 「怎麼樣,討打是不是啊?」 「我身上有劍。」足淡淡地道。 「哈哈哈,有劍又怎樣?」後面兩個男人的那個刺青男笑了。 「好吧,我給你一個機會。」刺蝟頭男人也笑了,丟下球棍說。 他說道:「來,砍我!你敢砍我,我就放你走」 「我的劍是正義的劍。」足說, 「而我的正義,就是砍掉比我強的男人。」 「這樣啊!那麼你來跟我打好了。」突然,墨鏡男說話了。 他走上前,站在足歸前面,用低沉的嗓音說著。 他手上沒有武器,身上卻有股霸氣, 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是老大。而且是最強的老大。 因為, 刺蝟頭和刺青男都沉默了, 那是他們對墨鏡男的最佳敬意與服從。 彷彿這瞬間的一切,都由墨鏡男掌控。 足的背後有股涼意。 「別說我欺負你,」墨鏡男說, 「下禮拜的這天,就六點,朱鵲橋下。」 他的聲音竟有種嘶吼的溫柔,不會很激烈,卻讓你覺得毛骨悚然。 因為,足的身體已經熱了起來, 他知道這場戰鬥,必須死一個人,而這個人,絕對不能是自己。 「好。」足歸說,聲音有些顫慄不過幾乎聽不見。 聽不見的,還有足緊張又雀躍的心跳。 「走吧!」墨鏡男和他的同夥說著, 他轉身後的背影,還是不停的釋放燃燒後的殺意。足感受到了。 「我叫春森,混沌幫的老大。」墨鏡男,春森說。 「我叫足。」 又吹來一陣寒風。 不過,那只是春森點頭示意而已。 足身上那把黑色的劍,還沒沾過血,還沒砍過人。 不過,他即將要砍。 砍的是幫派的老大,砍一劍,不,不只一劍,說不定要數千數萬劍。 刀不停砍,瘋狂的砍,必須直到有人死掉為止。 房裡,夜色已鋪上天空。 足還沒有睡,晚風從窗外吹入,而他沸騰的血液也還沒睡。 那把黑色的刀,也還沒有睡。 「如果,我沒有殺過生命,我能打贏春森嗎?」足問自己。 「不能。」 「如果,我的劍從未沾染過血,能夠打贏春森嗎?」 「不可能。」 「倘若我拔劍砍人,傷及無辜,便可能挽回我的命嗎?」 「是的。」足心裡默默的肯定,他知道,自己跟死神已經脫離不了關係。 殺人的方式很多種, 可以用槍, 可以用毒, 可以用拳頭。 但這裡的男人,不用子彈,不用毒藥,不用手腳。 他們只用劍,代表劍客精神的,劍。 這一天,朱鵲橋邊,橘紅色的夕陽渲染河水。 其實水是沒有顏色的,大海之所以藍,是映照藍天的藍; 現在, 水之所以紅,是映照西下的夕陽。 水之所以不是鮮紅色的,則是因為這場決鬥還尚未開始。 所以沒有腥味,沒有銳利的劍割過肉體的痛楚,沒有最強的戰鬥。 這時候的寧靜不代表和平,只意謂著發酵的殺機蠢蠢欲動。 這時,安靜無聲, 沒有清晨的鳥叫, 沒有夜半的蟬鳴, 這時段以及這地方,有的恐怕有只是路過人的腳步聲而已。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文 劍客對決

這個村子,有會打架的男人,也有會殺人的男人。 有兩個人男人, 自認為最強的男人。 一個叫春森, 幫派裡的老大,說話嚼著檳郎。 一個叫足, 懷抱武士精神的青年,隨身帶著劍鞘,劍鞘裡有一把黑色的劍。 如果有兩個最強,就不是真正的最強。 如果是真正的最強,就必須證明,自己無人能敵。 所以,這兩個男人,有一個必須死。 他們約在黃昏後的朱鵲橋下,只有兩個人,只有劍與劍的廝殺。 那天,挑戰是由春森提起的。 足住在五坪大的房間裡。 有一張雙人床,那是他與他的劍的床。 還有一個大衣櫃,裡面卻沒有衣服,只有幾把劍。那是爺爺留給他的。 足的爺爺是日本的武士, 死後的遺產就只有那些意志尚未消滅的靈魂傾注於劍中。 房裡的燈是黃色的,有些昏暗。 足坐在木椅上,閉著眼睛沉思下個禮拜與春森的對決。 這場戰鬥,是打不贏的。 足心裡有數,他想著,春森與其他幫派對砍的經驗太多,而自己, 卻從未殺過人,何況砍人。 小時候,聽過不少爺爺的故事。 所謂的武士精神,足在清楚不過了。 而劍客與劍客之間的對決,足想像過不下千萬遍,一刀一劍劃過的痕跡, 身體應該側身閃避或起身跳躍,他早已熟悉。 在他的腦袋裡,他從未被砍到。 但,那是想像中的武士。 走在街上,足正去雜貨店買些零食回家。 眼前,三個彪形大漢大搖大擺的擋住了他的去路。 三個人,三個敵意,三個麻煩人物。 一個刺蝟頭, 一個手臂刺青, 一個戴著墨鏡。 看起來,便不是什麼好貨。 「喂,小子,閃一邊去!」旁邊最小的刺蝟頭男人,含著煙,說。 「……」足沒有看他一眼,轉身走人。 「哎喲,」刺蝟頭男人追上去,「你膽子真不小啊!」,擋住足的路。 吐掉煙後,刺蝟頭男人把手上的棒球棍拿到肩上,說: 「怎麼樣,討打是不是啊?」 「我身上有劍。」足淡淡地道。 「哈哈哈,有劍又怎樣?」後面兩個男人的那個刺青男笑了。 「好吧,我給你一個機會。」刺蝟頭男人也笑了,丟下球棍說。 他說道:「來,砍我!你敢砍我,我就放你走」 「我的劍是正義的劍。」足說, 「而我的正義,就是砍掉比我強的男人。」 「這樣啊!那麼你來跟我打好了。」突然,墨鏡男說話了。 他走上前,站在足歸前面,用低沉的嗓音說著。 他手上沒有武器,身上卻有股霸氣, 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是老大。而且是最強的老大。 因為, 刺蝟頭和刺青男都沉默了, 那是他們對墨鏡男的最佳敬意與服從。 彷彿這瞬間的一切,都由墨鏡男掌控。 足的背後有股涼意。 「別說我欺負你,」墨鏡男說, 「下禮拜的這天,就六點,朱鵲橋下。」 他的聲音竟有種嘶吼的溫柔,不會很激烈,卻讓你覺得毛骨悚然。 因為,足的身體已經熱了起來, 他知道這場戰鬥,必須死一個人,而這個人,絕對不能是自己。 「好。」足歸說,聲音有些顫慄不過幾乎聽不見。 聽不見的,還有足緊張又雀躍的心跳。 「走吧!」墨鏡男和他的同夥說著, 他轉身後的背影,還是不停的釋放燃燒後的殺意。足感受到了。 「我叫春森,混沌幫的老大。」墨鏡男,春森說。 「我叫足。」 又吹來一陣寒風。 不過,那只是春森點頭示意而已。 足身上那把黑色的劍,還沒沾過血,還沒砍過人。 不過,他即將要砍。 砍的是幫派的老大,砍一劍,不,不只一劍,說不定要數千數萬劍。 刀不停砍,瘋狂的砍,必須直到有人死掉為止。 房裡,夜色已鋪上天空。 足還沒有睡,晚風從窗外吹入,而他沸騰的血液也還沒睡。 那把黑色的刀,也還沒有睡。 「如果,我沒有殺過生命,我能打贏春森嗎?」足問自己。 「不能。」 「如果,我的劍從未沾染過血,能夠打贏春森嗎?」 「不可能。」 「倘若我拔劍砍人,傷及無辜,便可能挽回我的命嗎?」 「是的。」足心裡默默的肯定,他知道,自己跟死神已經脫離不了關係。 殺人的方式很多種, 可以用槍, 可以用毒, 可以用拳頭。 但這裡的男人,不用子彈,不用毒藥,不用手腳。 他們只用劍,代表劍客精神的,劍。 這一天,朱鵲橋邊,橘紅色的夕陽渲染河水。 其實水是沒有顏色的,大海之所以藍,是映照藍天的藍; 現在, 水之所以紅,是映照西下的夕陽。 水之所以不是鮮紅色的,則是因為這場決鬥還尚未開始。 所以沒有腥味,沒有銳利的劍割過肉體的痛楚,沒有最強的戰鬥。 這時候的寧靜不代表和平,只意謂著發酵的殺機蠢蠢欲動。 這時,安靜無聲, 沒有清晨的鳥叫, 沒有夜半的蟬鳴, 這時段以及這地方,有的恐怕有只是路過人的腳步聲而已。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