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詩文板

年華似水 回憶似水 泡皺白皙 沖淡喜怒 欹著河口茄苳 誰能想見幽谷瀑布的磅礡 死水沉潭 只能讓活水挹注 看一眼的瞬間 誰會想見你曾經 排進汙垢 倒進荒土 層層黃泥染了塵 工廠惡意糟蹋 清也無妨 濁也無妨 逕讓蒸乾 乾枯 枯竭 漫沙揚天 誰曾記得 清泉的沁涼? 誰曾記得 夾岸細柳垂? 既然已是泥上人 何必成俑替死魂 紅巾拉起慧眼識 投筆從戎作檄文 回憶溫柔人心 不想溫柔了 就只能選擇抹煞 徹底刪除 因為也無人願意瞭解 熔了鎖 鑰匙也缺少留著的意義 扔了 只是為更自由換上一層心安理得 如果 相遇 不是在這裡 會有怎樣結果? 如果... ... 這裡又會... ... 序曲響起 只為終章而演奏 華麗音符視被作嘈嘈喧囂 當沒了音符 這喧囂將振耳欲聾 而沉重的腳步 是他唯一的伴奏 這裡有些時候總容不下一群人呢 受夠了臆測汙蔑 爭端婞執 毀謗騷擾 蜚語詬病 惡言謾罵 與無知充斥蔓延擴散傳染 或許我該仔細審度 究竟我是守護以往一直憧憬的詩文版 還是meteor上另一個頭版呢 ? BY 在氾濫與乾涸中抉擇的 瑬殤


  回文
全部留言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B2

殤大 不要把事情想得這麼嚴重 有言曰 退一步海闊天空 雖然我是不知道你們之前發生過什麼 可是從你的文可以看得出你是一個熱愛文學的人 你難道忍心因為一時的不順就放棄文學嗎? 這樣不符合你創作的初衷吧 我也很喜歡你的文章 也 希望往後可以看到更多你在詩文版才思的發揮

0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B4

你想守護是一件事,但群眾想不想被你守護、想被誰守護、認為什麼選擇才是「守護」又是另一件事了。 我不太認識你,只在某些事上對你稍微知道一點,所以我個人並不喜歡你也不討厭你(單純描述我的感受,無意冒犯)。想說的是,雖然我也不一定認為你的作法是對是錯(畢竟事情的好壞大家感受不同),但我相信你想守護是真的。 大概懂你文末的無奈。 然後同意一樓。

4
B5

啊、補充一點…第一段希望你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不是嫌棄你qq

0
B6(原 Po)  

B1 我是很黑暗啊 可是我一直努力要讓這裡充滿光明 至少少一點黑暗 莫名一直被拉出來戰 戰的理直氣壯的 我也只能先把自己邊緣了啊 靜靜之時常常有被拖出來 或許彼此都把這個虛擬的地域看的過重了吧 若真可雲淡風輕 就更能釋懷些吧 B2 我還有未來四年可以一直接觸呢 其實覺得053的文學造詣真的超猛噠 畢竟我屬於文貴新創的那派呢 😅 周杰倫的歌好聽詞也美~ 不過如果能自己成為另一個方文山或許更棒哦 至於之前的事情 或許自己也忘了吧 哎 B3 小心變成下一個我 B4 我能懂妳的意思 目的一致卻常因手段而造成紛擾 等我敬重的墨然退休了 我應該就不會這麼雞婆去守護了 我的事情的話 嗯我以前是有見過你 但畢竟妳未嘗跟我促膝 未嘗真正認識我 未嘗走進一個人的思考模式 我的做法 我的某些事 我的評價 如果是透過第三方得知 應不甚客觀不是嗎 ? 至少我能確定 我在公開論壇上是不會隨便說別人87 雖* 之類不太雅觀的用語啦 謝謝你們 或許比起靜我更需要一個硬幣 決定未來的方向 也許看太重 也許真如口中所謂屁孩的恐怖主義 無妨 我是我 不是別人心中口中的我 對吧 我也無法命令你們從本人這裡開始認識起 或是從旁人口中來瞭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與看法 過多不干自己的抹黑我堅信是無用的 知道看到這裡似乎效用顯箸呢 …… 或許我的政策意欲擴大了權力行使 但從之前我被挖出來之後 我是真正這裡的獨裁者嗎 ? 某些人黑的開心我也未嘗用一貫的做法反擊 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告訴我自己畏懼著她而不敢表明支持 難道 所謂友誼的框架是可以壓榨個人自由意志 乃至凌駕 操控人心嗎 ? 這樣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獨裁者? 或許我也應該再次感謝她 讓我看清這裡另一個問題 另一個我違常注意甚至之前不以為意的面向 所謂的關係霸凌

4
留言已被刪除

本留言就像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B8

雖然我覺得你應該沒懂我的第一段,但我也不好意思公開解釋哈哈哈哈。 我認同你的回覆。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年華似水 回憶似水 泡皺白皙 沖淡喜怒 欹著河口茄苳 誰能想見幽谷瀑布的磅礡 死水沉潭 只能讓活水挹注 看一眼的瞬間 誰會想見你曾經 排進汙垢 倒進荒土 層層黃泥染了塵 工廠惡意糟蹋 清也無妨 濁也無妨 逕讓蒸乾 乾枯 枯竭 漫沙揚天 誰曾記得 清泉的沁涼? 誰曾記得 夾岸細柳垂? 既然已是泥上人 何必成俑替死魂 紅巾拉起慧眼識 投筆從戎作檄文 回憶溫柔人心 不想溫柔了 就只能選擇抹煞 徹底刪除 因為也無人願意瞭解 熔了鎖 鑰匙也缺少留著的意義 扔了 只是為更自由換上一層心安理得 如果 相遇 不是在這裡 會有怎樣結果? 如果... ... 這裡又會... ... 序曲響起 只為終章而演奏 華麗音符視被作嘈嘈喧囂 當沒了音符 這喧囂將振耳欲聾 而沉重的腳步 是他唯一的伴奏 這裡有些時候總容不下一群人呢 受夠了臆測汙蔑 爭端婞執 毀謗騷擾 蜚語詬病 惡言謾罵 與無知充斥蔓延擴散傳染 或許我該仔細審度 究竟我是守護以往一直憧憬的詩文版 還是meteor上另一個頭版呢 ? BY 在氾濫與乾涸中抉擇的 瑬殤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