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二章(上) "長篇連載中"

“磅!” 凌晨五點,一聲有如爆破般的轟然炸響從上官冽家的廚房裡傳出,完美的破壞了本該寧靜祥和的早晨,而身為罪魁禍首的上官冽正一臉錯愕的瞪著手裡破了一個洞的鐵鍋,沒錯,你沒看錯,破了一個洞。 至於原因,請讓我們先回顧到昨天晚上- 『靠,我腦子抽了什麼風…』 好不容易將墨雨汐送進客房後,上官冽一回到房間就將自己狠狠摔進了柔軟的床鋪裡,抬起右手遮住了雙眼,顯得無比鬱悶。 原本打算替墨雨汐包紮完後就送她回去的,可就在真的得知她要離開的那一瞬間,他居然萌生出了不想讓她走的念頭,鬼使神差的半威脅半哄騙把她留了下來,還與她訂下來那樣的交易。 雖然可行,但事後想想應該有其他更周全保險的辦法,他上官冽做事什麼時候這麼不經大腦了。 肯定會被溟笑話吧,這擺明挖了坑給自己跳啊… 上官冽在床上翻來覆去,愈想愈覺得煩躁,今天之內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大腦根本來不及消化吸收。 於是乎,壓力過大的情況下,上官冽毫不意外的,失眠了。 墨色的眸不耐地瞪著天花板,即使疲憊的身體正叫囂著抗議,但意識卻清醒的過分,嘗試數次入睡無果後,上官冽索性坐起身,轉頭看了眼鬧鐘。 嘖,四點整…即使睡的著也沒什麼用了啊... 不如…來做早餐? 傷患都吃什麼?白粥嗎? 也是,受了傷就應該吃清淡點,不過...該怎麼做啊? 我們親愛的學生會會長頓時陷入了有史以來最為巨大的難題。 如果你向司徒溟問起上官冽的廚藝,他先是會打一個冷顫,然後簡潔明瞭的告訴你: 糟糕透頂。 身為屬於全國頂尖的綜合大學的學生會會長,上官冽每天要處理的文件數量甚至可以媲美跨國公司的總裁,如果不是有司徒溟的幫忙,恐怕要吃個飯喘口氣的時間也少的可憐。 想當然爾,連休息的時間都嚴重不足,怎麼會有心思去下廚開灶。 可上官冽其實也曾經想過去學些基本的烹調手法,避免哪天開外賣的店家全部倒閉自己餓死在家裡。 不過初次的嘗試就讓他踢到了大大的鐵板。 煮飯不知道要加水不說,炒菜時還忘了放油,錯把鹽加成了糖,甚至把水煮蛋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種種狀況下來,端出的成品連他自己也不敢恭維,在事後則是被司徒溟笑了整整半年,以愛惜生命的理由被勒令禁止進入廚房。 於是,上官冽徹徹底底的成了個標準的外食族。 不過,人是健忘的。 事隔好幾年後的今天,上官冽全然忘記了當時自己的下場,準備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自己動手操作一次。 雖然長期沒有進入廚房,但烹調的材料還可以算是應有盡有,原因在於司徒溟擔心自家的竹馬一忙起來就忘了吃飯,總會不定時的到上官冽家裡擔任臨時廚師,防止對方因壞習慣染上胃病。 『我記得…要放油對吧?』 上官冽努力回憶著溟在很久以前教給他的做菜方法,一手打開了瓦斯爐,另一手拿著一瓶橄欖油慢慢的往鍋裡傾倒… 金黃澄澈的液體以穩定的速度增加著,直到將近有三分之一的橄欖油都進了鍋內,上官冽才認為滿意的點點頭,蓋上瓶蓋,走到冰箱去準備其他的食材。 油夠了...米的話應該是一杯吧? 上官冽稍稍思考了一秒鐘,接著用兩百四十毫升的量杯裝滿了白米,一股腦的全往油鍋裡放。 『我操!怎麼全焦了!?』 白淨的米粒由於油溫過高,在下鍋後不到一分鐘就迅速變黑,上官冽心下一驚,大腦飛快的運轉了起來。 現在怎麼辦!?降溫?倒水嗎?水能降溫吧? 思及此,上官冽果斷的拿過一旁的礦泉水瓶,想也沒想的倒進了鍋裡- “磅!” 回顧結束 上官冽此時無比慶幸,自己極有先見之明的在倒水前事先關掉了火源,否則他恐怕真的會炸了整個廚房。 但…現在要怎麼辦? 無奈的看了一眼手裡壽終正寢的鐵鍋,再看了看腳前滿地的油漬,上官冽頓時感到頭痛不已。 好險他閃的快,不然以油的高溫和濺起的面積來看,動作一慢少說也會被燙掉好幾層皮。 早餐肯定是做不成了,他還是認命去外面買吧。 『不過不知道墨雨汐起床了沒…』 嘴裡喃喃低語著,剛剛那麼大的騷動,大概百分之九十的機率已經被吵起來了吧… 『上官冽!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但任誰在睡夢中被吵醒誰都不會樂意,尤其是墨雨汐這種有嚴重起床氣的吵我睡覺會死星人,要是不小心吵醒她的話不是先被揍一頓再拖出去就是先拖出去再被揍一頓。 『呃…沒什麼,昨晚還好嗎…?』 掩飾般的將鐵鍋往身後一藏,上官冽臉上的表情活像是做錯事被大人逮到的小孩,乾澀的唇角生硬地扯出一個笑容,話裡透著莫名的心虛。 『那是什麼?』 『什麼什麼?』 墨雨汐翻了一個白眼,在剛起床的低血糖籠罩下,她並沒有多少耐心,理智勉強按耐住往對方腦袋送上一槍的衝動,可語氣卻越見火爆。 『上官冽,不要再讓我問第二次!』 『………』 看著墨雨汐愈發陰沉的臉色,上官冽內心警鈴頓時大響,艱難的吞下一口唾沫,對方身上散發的危險殺氣頓時讓他有種小命不保的預感。 不是吧…墨雨汐難道是認真的!? 好吧看來小豹子的禁忌又多了一條。 在心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上官冽認命的垂下頭,不情不願的將手上“戰績慘烈”的鐵鍋拿到了墨雨汐面前。 『…上官冽,這是什麼?』 『鍋子。』 『我當然知道這是鍋子!我是問為什麼它會破了一個洞!』 理智線瞬間斷裂,墨雨汐幾乎是氣急敗壞地吼了出聲,漂亮的深紅色眼眸直直射出好似要將他大卸八塊的瞠怒目光,讓上官冽背後更是冷汗涔涔。 『唔…這個嘛…』 飄忽不定的視線就是不願落到墨雨汐的身上,正當上官冽還在腦袋裡胡亂拼湊著能夠開脫的理由時,墨雨汐一個跨步向前,冷眸惡狠狠的一瞪 『上官…唔呃!』 盛怒之下沒留意到滿地濺出的油漬,平面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再配上滑膩的橄欖油,讓墨雨汐登時踉蹌了下,身體一輕,剎時因慣性往後栽倒,眼看後腦勺就要和硬實的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上官冽墨色的雙眼倏地瞪大,下意識的反應比思維還要快上一步,伸出手精准的扣住墨雨汐的腰際,往懷裡一按,接著一個俐落的轉身,自己充當了人肉墊背被壓在了地上。 沉重的鈍響顯示了撞擊的力度,上官冽悶哼了一聲,卻顧不得身題上的疼痛,劈頭就問。 『沒事吧?傷口有裂開嗎?』 墨雨汐眨眨眼,沉默了一會兒,咬著唇小幅度的搖了搖頭。 不過幾秒的反應時間,這傢伙就被自己當成了墊背,毫無怨言。 印象中的她從來沒有那麼狼狽過,再糟糕的情況之下,淡漠的表情從來沒有鬆動過一分。 她從來不覺得這世界有多麼的豐富多彩,相反的,她的世界非灰即黑,權力,暴力和金錢永遠是地下世界的主旋律,人與人的相處不過是等價的利益交換,虛偽的嘴臉她看過太多,諂媚的笑容後是堪比美杜莎的惡毒。 但他不一樣 雖然帶她回來的手段差勁了些,但到底是為了她好,幫她上藥,讓她留宿,還得忍受自己的脾氣,甚至剛才... 下唇傳來一陣刺痛,墨雨汐在不知不覺間咬破了唇瓣,一股鮮血的鏽味在嘴裡瀰漫開來。 或許,能稍微相信他一點? 至少,在那張臉上,她找不出一絲一毫的不懷好意。


  回文
全部留言
B1

喔喔😏 不解釋😏 原po加油 我覺得好看😆

0
匿名
B2(原 Po)  

B1 謝謝,每次都有看到你的留言真的好感動😭

0
B3

讚哦,原Po 好看欸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二章(上) "長篇連載中"

“磅!” 凌晨五點,一聲有如爆破般的轟然炸響從上官冽家的廚房裡傳出,完美的破壞了本該寧靜祥和的早晨,而身為罪魁禍首的上官冽正一臉錯愕的瞪著手裡破了一個洞的鐵鍋,沒錯,你沒看錯,破了一個洞。 至於原因,請讓我們先回顧到昨天晚上- 『靠,我腦子抽了什麼風…』 好不容易將墨雨汐送進客房後,上官冽一回到房間就將自己狠狠摔進了柔軟的床鋪裡,抬起右手遮住了雙眼,顯得無比鬱悶。 原本打算替墨雨汐包紮完後就送她回去的,可就在真的得知她要離開的那一瞬間,他居然萌生出了不想讓她走的念頭,鬼使神差的半威脅半哄騙把她留了下來,還與她訂下來那樣的交易。 雖然可行,但事後想想應該有其他更周全保險的辦法,他上官冽做事什麼時候這麼不經大腦了。 肯定會被溟笑話吧,這擺明挖了坑給自己跳啊… 上官冽在床上翻來覆去,愈想愈覺得煩躁,今天之內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大腦根本來不及消化吸收。 於是乎,壓力過大的情況下,上官冽毫不意外的,失眠了。 墨色的眸不耐地瞪著天花板,即使疲憊的身體正叫囂著抗議,但意識卻清醒的過分,嘗試數次入睡無果後,上官冽索性坐起身,轉頭看了眼鬧鐘。 嘖,四點整…即使睡的著也沒什麼用了啊... 不如…來做早餐? 傷患都吃什麼?白粥嗎? 也是,受了傷就應該吃清淡點,不過...該怎麼做啊? 我們親愛的學生會會長頓時陷入了有史以來最為巨大的難題。 如果你向司徒溟問起上官冽的廚藝,他先是會打一個冷顫,然後簡潔明瞭的告訴你: 糟糕透頂。 身為屬於全國頂尖的綜合大學的學生會會長,上官冽每天要處理的文件數量甚至可以媲美跨國公司的總裁,如果不是有司徒溟的幫忙,恐怕要吃個飯喘口氣的時間也少的可憐。 想當然爾,連休息的時間都嚴重不足,怎麼會有心思去下廚開灶。 可上官冽其實也曾經想過去學些基本的烹調手法,避免哪天開外賣的店家全部倒閉自己餓死在家裡。 不過初次的嘗試就讓他踢到了大大的鐵板。 煮飯不知道要加水不說,炒菜時還忘了放油,錯把鹽加成了糖,甚至把水煮蛋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種種狀況下來,端出的成品連他自己也不敢恭維,在事後則是被司徒溟笑了整整半年,以愛惜生命的理由被勒令禁止進入廚房。 於是,上官冽徹徹底底的成了個標準的外食族。 不過,人是健忘的。 事隔好幾年後的今天,上官冽全然忘記了當時自己的下場,準備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自己動手操作一次。 雖然長期沒有進入廚房,但烹調的材料還可以算是應有盡有,原因在於司徒溟擔心自家的竹馬一忙起來就忘了吃飯,總會不定時的到上官冽家裡擔任臨時廚師,防止對方因壞習慣染上胃病。 『我記得…要放油對吧?』 上官冽努力回憶著溟在很久以前教給他的做菜方法,一手打開了瓦斯爐,另一手拿著一瓶橄欖油慢慢的往鍋裡傾倒… 金黃澄澈的液體以穩定的速度增加著,直到將近有三分之一的橄欖油都進了鍋內,上官冽才認為滿意的點點頭,蓋上瓶蓋,走到冰箱去準備其他的食材。 油夠了...米的話應該是一杯吧? 上官冽稍稍思考了一秒鐘,接著用兩百四十毫升的量杯裝滿了白米,一股腦的全往油鍋裡放。 『我操!怎麼全焦了!?』 白淨的米粒由於油溫過高,在下鍋後不到一分鐘就迅速變黑,上官冽心下一驚,大腦飛快的運轉了起來。 現在怎麼辦!?降溫?倒水嗎?水能降溫吧? 思及此,上官冽果斷的拿過一旁的礦泉水瓶,想也沒想的倒進了鍋裡- “磅!” 回顧結束 上官冽此時無比慶幸,自己極有先見之明的在倒水前事先關掉了火源,否則他恐怕真的會炸了整個廚房。 但…現在要怎麼辦? 無奈的看了一眼手裡壽終正寢的鐵鍋,再看了看腳前滿地的油漬,上官冽頓時感到頭痛不已。 好險他閃的快,不然以油的高溫和濺起的面積來看,動作一慢少說也會被燙掉好幾層皮。 早餐肯定是做不成了,他還是認命去外面買吧。 『不過不知道墨雨汐起床了沒…』 嘴裡喃喃低語著,剛剛那麼大的騷動,大概百分之九十的機率已經被吵起來了吧… 『上官冽!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但任誰在睡夢中被吵醒誰都不會樂意,尤其是墨雨汐這種有嚴重起床氣的吵我睡覺會死星人,要是不小心吵醒她的話不是先被揍一頓再拖出去就是先拖出去再被揍一頓。 『呃…沒什麼,昨晚還好嗎…?』 掩飾般的將鐵鍋往身後一藏,上官冽臉上的表情活像是做錯事被大人逮到的小孩,乾澀的唇角生硬地扯出一個笑容,話裡透著莫名的心虛。 『那是什麼?』 『什麼什麼?』 墨雨汐翻了一個白眼,在剛起床的低血糖籠罩下,她並沒有多少耐心,理智勉強按耐住往對方腦袋送上一槍的衝動,可語氣卻越見火爆。 『上官冽,不要再讓我問第二次!』 『………』 看著墨雨汐愈發陰沉的臉色,上官冽內心警鈴頓時大響,艱難的吞下一口唾沫,對方身上散發的危險殺氣頓時讓他有種小命不保的預感。 不是吧…墨雨汐難道是認真的!? 好吧看來小豹子的禁忌又多了一條。 在心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上官冽認命的垂下頭,不情不願的將手上“戰績慘烈”的鐵鍋拿到了墨雨汐面前。 『…上官冽,這是什麼?』 『鍋子。』 『我當然知道這是鍋子!我是問為什麼它會破了一個洞!』 理智線瞬間斷裂,墨雨汐幾乎是氣急敗壞地吼了出聲,漂亮的深紅色眼眸直直射出好似要將他大卸八塊的瞠怒目光,讓上官冽背後更是冷汗涔涔。 『唔…這個嘛…』 飄忽不定的視線就是不願落到墨雨汐的身上,正當上官冽還在腦袋裡胡亂拼湊著能夠開脫的理由時,墨雨汐一個跨步向前,冷眸惡狠狠的一瞪 『上官…唔呃!』 盛怒之下沒留意到滿地濺出的油漬,平面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再配上滑膩的橄欖油,讓墨雨汐登時踉蹌了下,身體一輕,剎時因慣性往後栽倒,眼看後腦勺就要和硬實的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上官冽墨色的雙眼倏地瞪大,下意識的反應比思維還要快上一步,伸出手精准的扣住墨雨汐的腰際,往懷裡一按,接著一個俐落的轉身,自己充當了人肉墊背被壓在了地上。 沉重的鈍響顯示了撞擊的力度,上官冽悶哼了一聲,卻顧不得身題上的疼痛,劈頭就問。 『沒事吧?傷口有裂開嗎?』 墨雨汐眨眨眼,沉默了一會兒,咬著唇小幅度的搖了搖頭。 不過幾秒的反應時間,這傢伙就被自己當成了墊背,毫無怨言。 印象中的她從來沒有那麼狼狽過,再糟糕的情況之下,淡漠的表情從來沒有鬆動過一分。 她從來不覺得這世界有多麼的豐富多彩,相反的,她的世界非灰即黑,權力,暴力和金錢永遠是地下世界的主旋律,人與人的相處不過是等價的利益交換,虛偽的嘴臉她看過太多,諂媚的笑容後是堪比美杜莎的惡毒。 但他不一樣 雖然帶她回來的手段差勁了些,但到底是為了她好,幫她上藥,讓她留宿,還得忍受自己的脾氣,甚至剛才... 下唇傳來一陣刺痛,墨雨汐在不知不覺間咬破了唇瓣,一股鮮血的鏽味在嘴裡瀰漫開來。 或許,能稍微相信他一點? 至少,在那張臉上,她找不出一絲一毫的不懷好意。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