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短篇 教官啊( :

畢業典禮當天,陽光和煦。 在頒獎致詞唱校歌畢業歌之後,拿了證書的學生們哭著笑著,吵吵鬧鬧的畢業了。 她和朋友們在學校空地那邊聊天嬉鬧,拍照留念,一邊討論待會去哪玩去哪吃飯。 「欸欸欸是教官耶,去跟他拍照好不好?」她朋友驚呼笑著說道。 一夥人便走向教官要拍照,教官想著他們都要畢業了便答應了。 嚴重導致其他學生也紛紛要合照,吵到一些主任什麼都來了,於是乎他們來了畢業生大合照…照片放在學校網頁自行下載。 教官無奈地笑靨,拍完後叫他們趕緊離校。 …(文長到哭) 「喔喔喔喔是我親愛的數學老師,我要跟她拍照,幫我拍幫我拍。」她一陣驚喜,拉著朋友衝去攔截老師,順便要了個抱抱拍照。 「妳該不會跟很多人抱過了吧?」數學老師拍完照片疑惑問她。 「…還好吧,我只找了班導、國文老師、體育老師、某個主任、校…沒了,就這樣。」她說著說著停頓一下,笑臉回答。 她差點就說出她還找校犬抱抱… 她是聽警衛說狗狗今天早上洗過才抱的,呵呵。 「妳是在集點哦…要不去找教官他們抱一下?」老師隨便開了個玩笑,祝她畢業快樂走了。 朋友們聽到這個意見,便拉著她先去找主教要抱抱了。 乾,一群損友。 在校內誰不知道主教最兇啊。 好啦,其實主教只是臉兇,人其實還…行。 呵呵。 結果她慫了,只敢跟主教要握手,不到半秒。 超級可怕,右手僵硬火辣辣。 她絕對是個狠角色。 最後的最後,教官們來趕畢業生離校了。 他們走到校門口,再次看見我那親愛的教官。 被損友推去要抱抱拍照。 她只好一副逼不得已的站在教官面前請求擁抱。 教官保持著面無表情,耳朵紅著,用眼神對她示意。 誰理他啊,她遠大的夢想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跟教官男友公然親密。 在教官軟弱無力的拒絕下,主教開口說話。 「你就抱一下吧,她剛才已經騷擾很多老師了,不缺你一個。」 朋友們笑瘋,她一臉後怕的瞄了眼教官的臉色。 他在默默地瞪她。 … 抱幾個了? 她眼球轉了轉,偷偷比了個七。 他比著自己,比了個八,我是第八個? 她連忙搖搖頭,抱向教官的同時,小聲地說。 「你是我的,最後一個。」 … 不要吃醋嘛教官。 這才不是她的問題… 她剛才有一些是被逼的好嗎? 誰叫他們說去抱一下那個某某某老師,就請她吃飯。 好啦對不起。 在教官眼神廝殺下,她硬著頭皮在一群人的關注下,那個鏡頭前跟教官熟悉的擁抱了下。 聞到教官身上熟稔的味道,他教官服的布料,衣服上的徽章。 在很多人的驚呼連連下,其實也抱了不到幾秒,拍好了照片。 她餘光似乎見到主教的神情,感覺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她瞬間又慫了,不敢再瞧著主教。 接著在人群中離開學校時,一群人大喊教官我愛你,我也要跟你抱抱…諸如此類的表白。 教官一臉莫名其妙的笑笑叫他們滾回家。 她一瞬間差點就衝去親教官宣示主權了。 … 學校下午四點多放學,她回來學校找教官,剛好他在門口。 「嗨,教官。」她身穿淺藍色T-shiirt,粉色短褲,戴著鴨舌帽綁著馬尾,走到他身旁。 「妳怎麼在這裡?」教官訝異,警惕地跟她移開一點距離。 「…接你下班?」她嘻笑。 教官愣了下,望了眼來來往往的學生,還有馬路上的行車。 看著她欲言又止後,緩聲溫和的說。 「妳乖,快點回家吧。」 她聽聞深深地看著教官幾秒,露出有點難過的表情,眼眸上似乎帶著淚光低聲說。 「那好吧,教官掰掰。」假裝勉強的揚起嘴角笑著對他揮手。 教官看著她就這麼轉身就走,一步兩步三步。 「我快下班了,妳要等我嗎?」他脫口而出。 只見眼前的她快速地轉身,對他笑容滿面的說。 「好啊,我在隔壁便利商店等你,待會見。」她對他比了個剪刀手,從他眼前跑得無影無蹤。 教官愣在原地,過後笑了笑。 被她耍了。 … 教官換了衣服下班,走去找她。 她正坐在便利商店裡頭吃著冰棒,吃完最後一口冰轉身去丟垃圾,回眸從玻璃窗外看見教官站在那邊看著她。 他的笑意,他的溫柔神情,他的熟悉身影。 他們四目相對。 她的心臟似乎抽跳了下。 教官看著她呆呆的傻笑,她正抬起右手對著自己揮了揮。 這是打招呼,還是在道別說再見? 他被自己的想法嚇到,就這樣看著她從裡面走了過來。 她一臉活潑稚嫩的笑臉,他的手指顫了顫,摸向她頭上的帽子,看著她有點棕色的眼眸說。 「我好像沒跟妳說過。」他的聲音低啞,一如往常的溫柔。 「什麼?」 她歪頭疑惑地問。 教官臉龐靠近她,右手撫摸她的臉頰,心臟跳動著。 「xx,畢業快樂。」 他喚了她的名字,聲音輕慢地傳進她的耳裡,她的心尖。 她看著他的眼睛。 怎麼說呢? 一片汪洋上倒印著她的模樣。 她笑意。 … 車上。 「我有事要跟妳說。」教官開著車說話。 她正坐在副駕駛座把玩著教官買給她的兔子娃娃。 聽聞,手指僵了下,隨後捏了捏兔子耳朵。 該不會要說那件事吧? 她回想起前幾天那個辦公室老師說的話。 她抿唇蹙眉。 教官有小孩,所以他結婚了? 不對照那句話的邏輯,一般人會直接說「你沒機會啦,教官都結婚還有小孩了。」 不會只說都有小孩了。 所以…教官單親? 她之前看過教官的身份證,配偶欄是空的。 剛好紅燈停下來,天空飄起雨。 「怎麼不說話?」教官問道,轉頭看向她。 「你要說什麼?」她反問他,並且看了教官一眼,心緊張的揪起來。 教官不敢再看著她了,盯視前方的馬路,手用力的抓緊方向盤,沉重的身軀,無力感說話。 「我的…事情。」他沒辦法簡單描述出來。 「那…你說吧。」這氣氛太沉重了吧,她好害怕。 「嗯…找個地方說比較好吧。」他語氣疑惑,他的手指有節奏的點了點方向盤。 「去哪?」她笑笑問,說話還要找地方啊,要不要乾脆看個風水。 咳,嚴肅點。 「我沒想到耶,妳想去哪?」他眼睛盯視著前方馬路,她整個人側靠在副駕駛座正大光明看著教官。 她想到了什麼,笑顏。 「教官教官,你跟我唸一次。」 「什麼?」 「我家的貓會翻跟斗,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她的笑臉猖狂。 教官聽聞後,一臉問號的快速看她一眼說。 「…什麼東西?我家沒有貓。」他疑惑,一臉呆樣,腦筋卡住。 「快唸啦。」她撒嬌笑語。 教官沉默了幾秒,說。 「我家的貓會翻跟斗,妳要不要去我家看看?」 「好啊。」她甜蜜回答。 「…」他無言以對。 「這是網路上的梗啦。」她頓了下,繼續說。 「教官啊,你要多看看網路時事,這樣我們之間才不會有代溝。」她嘻皮笑臉的說。 「妳嫌我老了嗎?」教官無奈地微笑了下,腦子混亂。 「沒事,我就喜歡你老。」她抱緊懷裡的兔子娃娃。 教官的心臟在淌血,忽然間想到了什麼。 「等等,妳要去我家?」他驚愕。 「…對啊。」她理所當然的回答。 「妳,要,去,我,家?」他重覆再說了一次。 「嘿啊,怎麼了?」 她看著教官,認真說。 教官腦袋混亂中,欲言又止。 「不是,這…不好吧? 妳一個女生,要去我家?」他激動到臉都紅了,開始流汗。 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好笑,教官反應超激烈。 「怎麼?你要對我做什麼嗎?」她曖昧的問教官。 「不是,我…只是覺得…不妥。」教官斟酌的回答。 「真不愧是教官,值得鼓勵,我要去你家。」 「欸欸妳,換個地方吧?那個…」教官語無倫次,雖然如此,但還是開車去他家。 到家,停好車,下車,她拉住教官,在他耳邊輕聲說。 「如果真有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估計會是我先開始的。」 「所以啊,衣服穿好,包緊一點。」 她輕笑,不知道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教官無奈地看她。 他和她坐在沙發上,她喝著飲料,聽著教官說。 「我先跟妳說…對不起,不要嫌我噁心…如果不能接受,妳要離開什麼都好。」 「對不起。」 「我有一個女兒,跟妳年紀相仿…」 … 教官,自述。 國中。 他放在桌子左上角的娃娃被推倒。 他抬眼看向坐在前面的女生,她一臉嘻笑。 「不要推他,這是我兄弟。」他認真的對她說,將娃娃擺好。 她看著娃娃呆呆的樣子,實在談不上有多可愛,於是乎伸手將他再次推倒。 「欸!」他喊話,將娃娃擺好。 同時女孩又伸手要推娃娃,兩人的手,一個在娃娃的肚子,一個在娃娃的背後。 娃娃不寬,手指碰到了一起。 他動作一滯,手不著痕跡的縮回來。 她不在意的將娃娃推倒,躺在桌面上,看著天花板。 他皺眉頭古怪的看著她,只見她莫名其妙的一直笑。 他不知道有什麼好笑的,但是她的笑似乎會傳染,亦或是她的笑聲好笑。 他看著她也跟著笑了。 … 「餒,這題怎麼寫?」前面的女生轉過頭來拿著她自己的簿子,手指指著題目。 他嗯了聲,拿筆開始教她。 真奇怪,他很認真的教她題目,卻會不知不覺中聊起天來。 聊到老師喊了他的名字叫他討論小聲一點。 他乖乖地聽話,聲音放小放輕,儘管他並不認為自己聲音很大聲。 「欸欸欸,這題這題,教我教我。」她喊他,他回過神來,她嘴角淺淺的酒窩笑意。 這時的他才發現她早已將椅子轉向面對他問問題。 … 朋友,她是我朋友。 畢業前發了畢業紀念冊,教室座位早已換了好幾輪,他和她的座位離得遠遠的。 「哈囉!」他嚇到轉頭看向她,只見她一如往常的笑臉,窗外的陽光剛好灑落在她的身上。 她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光的,很漂亮。 頭髮變成棕金色,眼瞳成了橘黃色調,笑容似太陽般奪目,耀眼的無法直視。 「幹嘛?」他視線移到她手上的畢業紀念冊,按捺住心口的跳動,裝作平靜的問。 「幫我牽。」她將紀念冊拿給他,遞給他奇異筆。 他沒有接過筆,反而看著桌上的紀念冊滿滿的同學簽名,問了一句。 「為什麼給我簽?」 「噗,這什麼問題?因為你是我朋友啊。」她嘻笑回答,直接伸手將奇異筆塞到他的手裡的時候停住,盯著他的手。 「欸欸欸,我現在才發現你的手好好看哦。」 他不自在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把奇異筆拿過來簽名。 「順便寫個日期,哦你字真好看。」 她又稱讚了他,他耳垂逐漸泛紅。 … 國中畢業後的假期,幾個朋友出去玩。 他和她也包括在內,聊個天吃個飯出去玩。 「欸你之後高中讀哪裡?」 他回答了她。 「哦哇,讚喔跟我一樣。」她拍拍他的肩膀,結拜兄弟似的。 「什麼啊…」他笑了。 … 班級名單。 她上網查著她的班級,忽然發現他們同班了。 「哦嘿,兄弟我們同班欸,開心嗎?」她傳訊息給他。 「…是要開心什麼?」他疑惑。 「…」她無言的看著手機螢幕上他發過來的訊息。 這時候該說他是直男還是木頭? 她想了想,放棄繼續傳訊息,傳了一個讚給他,自行體會。 他還是很疑惑,看著貼圖上的大姆哥比讚,他跟著傳給她一個讚。 她看著螢幕上跳出來的訊息,他真的是…,嘖。 … 高中開學日前,她拜託他早上打電話叫她起床,然後一起買早餐進校門。 一是因為她醒不來,二是因為她買早餐需要有人幫她選,三是她怕自己迷路找不到教室。 一早醒來開學日,該死煩躁的手機鈴聲響起,她真是怕了這鈴聲,接起。 「喂,醒來了嗎?」手機傳來他的聲音。 「嗯…我好睏,好想睡。」她聲音黏在一起,不清不楚的,說完還打了個哈欠。 「妳不是還要化妝嗎?快一點,不然我就先去學校了。」 「靠腰,等等我,你別走啊。」她突然間猛然清醒,拉開棉被快速收拾好自己和東西,出門。 … 「欸你頭髮翹起來了。」她指著他的頭髮跟他說。 他摸了摸頭毛,卻還是像彈簧似的壓了又彈回來,依然故我的翹。 「沒事沒事,我有髮夾我幫你。」她從口袋拿出髮夾要夾他頭髮。 「欸不要,不要夾我頭髮。」他看著那大紅色髮夾倒退好幾步,連忙拒絕。 「不要怕嘛,來來來我幫你拯救它。」她嘻笑大步靠近他,想將髮夾給他夾住翹髮固定。 「不要,離我遠一點。」他看著她一副不懷好意。 他跑,她追,親密無間。 「欸你們認識哦?」有同學見他們嬉鬧問道。 「廢話,我們情侶欸。」她隨口大聲回答,抓準時機夾住他的翹髮,不翹了。 「…妳剛剛說什麼?」他愕然,抓著她的手腕說。 「我們情侶啊?」她單純的臉,一副理所當然說。 「我…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他驚訝嚇呆的問她。 「嘿兄弟,我們年紀不小,沒在跟你先告白再交往,我們早就確定關係啦。」 她一如既往的笑顏,此時此刻印在他的腦海中,無法抹滅。 … 高二夏季,她邀我去她家開的書店。 滿滿的櫃子,滿滿的書,書香正濃。 我跟她走到櫃檯前,她跟櫃檯的人伸手,那人便從櫃檯底下拿了個香水瓶。 她自在的手指按著噴頭往身上噴香水,見我在一旁看著她,她隨手我一噴。 我嚇到往後退好幾步,她和櫃檯的姊姊笑了。 她叫我跟著她上樓,我跟了上去。 我實在是不應該去的。 … 樓梯上去,打開門,一道走廊,旁邊很多房間,上面都是木頭地板,很乾淨整齊。 看起來有點日式,她快步走了過去,我連忙跟上,到了一個房門前,她脫了鞋擺在門外,我同她把鞋子放在一旁。 裡頭正對著一扇窗戶,不寬不大的房間,櫃子上擺滿了書籍,左邊的牆是個櫃子,兩個灰色的沙發垂直擺放,中間一個矮圓桌。 我疑惑看她,她坐上沙發從桌底拿出撲克牌和棋子,邀我一起玩。 玩了好一會兒,她不知道從哪弄來冰涼的果汁一起喝了。 過後她說她睏了,我聽聞正要起身下樓離開回家,她要我拿旁邊櫃上的書看,半小時後叫她醒來。 我覺得莫名其妙,看著她躺在那個沙發背對我側躺睡下。 我猶豫了下,起身拿書看。 有些書還不錯看,有些書…有點兒童不宜,看一眼我就臉紅心跳加速,快速闔上書塞回櫃子裡,偷瞄一眼還在睡的她。 找到一本正經八百有趣熱血的書,好多集數,我盤坐在地上看得正意猶未盡的時候,被桌上的手機鈴聲嚇一跳,我剛才設定的鬧鐘。 轉頭望她。 沙發上的女孩慵懶地翻了身,睜開眼睛臉正對著我甜笑了一下,我的臉頰泛紅,想起剛才那本書上的圖畫。 我還沒開口說話,她突然間坐起身,潔白的雙手,摸向身上的白色襯衫扣子,由上而下解開將襯衫脫下放一旁。 裡頭是一件米白色的背心… 我回神撇開視線,轉身繼續看漫畫書。 突然間一個身軀貼在背上,這陌生的感覺使我起雞皮疙瘩,渾身僵硬發熱。 我緩緩地轉頭看向下巴靠在自己右肩上的她,正要開口問她在幹嘛時,她嬌嗔地笑意說。 「噓。」一聲音,他的心臟快速地跳動著,眼皮顫了顫,抿唇不語不動。 她一雙手摸向我的身軀,在我的身上遊走徘徊,我手一鬆,書本掉在地板,她一聲不吭,我不敢說話緊繃著身子。 她在幹嘛?她要幹嘛? 後腰的衣襬被掀了起來,我眼前瞪大看著眼前的書櫃,耳邊凝聚在她的動作細碎聲響。 她的手輕柔地摸著我的肌膚,我呼吸不自覺地沉重,身上微微顫抖著… 我吞嚥口水,臉色一變,臉頰耳瓣脖頸緋紅,她親吻著我的背脊,一點一滴。 她再次貼在我的背上,那觸感更加明顯,她在我的右耳輕聲細語。 「我想要跟你?♡/^!:)」她的吸氣吐氣蔓延我的耳,我的肩,我的所有。 之後我便沒了理智。 … 在那天之後,她跟我提分手了。 我雖然不可置信,很是難過但還是答應了。 我知道,她是不會希望我挽留她的。 挽留她,她會變臉,會…變得不像我認識的她一樣。 雖然說是分手,但偶爾還是會聯絡。 畢竟同校同年級不同班,遇到會打招呼的那種,遇到困難會幫助的那種。 我知道在那之後她和別人交往了。 我知道她變了,又或是她本來就是這樣的。 … 老師在臺上宣布她休學了,一些雜言雜語說著什麼亂搞男女關係。 一部分的同學轉頭看向他,而他瞪大眼睛,臉色蒼白,一無所知的樣子。 這天是他們分手後一個月。 他放學後拿手機播打她的電話,聽著耳邊的嘟嘟聲。 「喂?」是她熟悉的聲音。 「妳為什麼休學了?」他問。 「啊…你沒聽說過嗎?不知道原因嗎?」她的語氣非常平靜,跟他此時完全相反。 「我不知道。」 「因為啊,我懷孕了。」她說。 他聽見這句話,眼皮顫動,眼睛和嘴巴張大,腦袋一片空白。 「妳…」 「放心啦,我家人很開明的,他們沒生氣罵我打我什麼的。」 「那我…要做什麼嗎?」他呆呆地問,手掌握緊手機。 「哦我爸說啦,孩子你養。」 「…什麼?什麼意思?」他驚呆的問。 「唉,意思就是…」她嘆口氣,她說。 「孩子我生,你養。」 「為什麼?」他問,他不明白。 「還能為什麼?你的孩子你養啊,怎麼了?」 她語氣平淡的厲害,他心臟怦怦的跳得厲害。 你的孩子你養。 什麼? 「這不也是妳的嗎?」他呆愣的說。 「嘖,你怎麼聽不懂,以後我還要跟別人交往跟別人結婚,墮胎不好傷身體,你的孩子當然給你養啊。」 「好啦,就這樣子了,你跟你家人說一聲,孩子生了之後我再聯絡你啊,掰。」 「那個,孩子幾個月了?」他在她掛電話前問道。 「一個月多,放心啦,這是你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對,我是因為懷孕才跟你分手的,當然也包括我沒感情了。」 … 所以說,她後來退學,是因為那件事情。 然後呢?完了。 別人說年少輕狂,做什麼事情都正常。 可是我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 我很害怕。 我知道錯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把我供出來。 雖然她態度對我仍舊不好,甚至根本沒有再見過面。 後來,把孩子和一張她和孩子的合照一同送來給我了。 我家人當然很生氣,但是事情畢竟發生了,他們沒有責罵我就是了。 事情變得這麼平淡的過去了。 我心裡反而很不平衡。 我覺得我應該被罵的,我應該要被懲處的。 後來,由於我爸是軍人,他叫我打起精神,去讀軍校。 反正我本來也沒有什麼目標,去了軍校我說不定就能夠放下這件事了。 後來去考教官,當了這間學校的教官。 … 每天醒來,看著自己的孩子叫著自己爸爸,感覺好奇怪。 明明我還年輕,明明我也還是個孩子吧。 醒醒吧我,接受現實很難嗎? 真的很難,在我開始注意到她的時候,我卻莫名放下了。 我真的我不應該這樣,我想問我自己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要這樣做。 喜歡的人跟自己女兒差不多歲數…一般人接受的了嗎? 他也有懷疑過他是不是只是喜歡這個年紀的女生而已。 但是他很確定,他不是。 他是真的喜歡她,愛她。 就算她做了什麼一般人無法接受的事情,他還是能夠一如既往的對待她。 反而啊,他不敢,他不敢讓她知道自己的事情。 怕她厭惡他,怕她嫌棄他。 他在做了好幾晚噩夢,醒來後看見女兒一臉擔心的叫著他爸爸,握住他的手關心他。 他那時心裡有點絕望,絕望到把自己當作十六歲,對著前面的女生問說。 「如果我喜歡上一個跟妳年紀相仿的女生,妳會不會嫌我噁心?」 他那時的表情肯定很慘烈,肯定會讓年紀輕輕的孩子產生陰影。 但他就是這麼狠心的問了。 但是沒想到,眼前的她拍了拍他的臉頰說話。 「爸爸,你現在清醒嗎?不管你喜歡誰,那是你的自由,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我的看法呀。」 「爸爸加油。」說完後,女兒對他笑了一下。 就像16歲那年的她的微笑,多麼善良,多麼輕易滲入他的心臟。 他淚崩了,他哭了,不停地對自己女兒說著謝謝還摻雜著更多的對不起,而她抱著他拍著他的背,無聲的安慰著。 他在想,他到底是做了什麼,為什麼他做那麼多壞事卻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責罵他? 為什麼他可以一次一次的原諒? 他有什麼資格? 他又有什麼資格去得到她的喜歡? 他沒有資格的吧? 他算什麼東西? 他從頭到尾都還是個小孩子在哭鬧。 他早該成長了,他早該清醒了。 不要再活在16歲了。 醒過來吧他。 … 好像被我寫爛了…對不起(三跪九叩 就就就bug一大堆…怎麼寫怎麼怪嘛 可以寫到第五篇完結對吧? 那個啊 最近超忙的, 很久才發是人之常情嘿∪・ω・∪


  回文
全部留言
B1(原 Po)  

完結的時候 女主18歲 教官32歲 女兒15歲

原 Po 回覆:

看不懂就問吧 盲點重重∪・ω・∪

3
匿名
B2

欸好好看ㄛ

原 Po 回覆:

真的假的 我要愛你個三生三世(滾

0
匿名
B3

我覺得好好看喔

原 Po 回覆:

好感動 你才好好看 祝你一覺到天亮 做好夢 (???

0
B4

好喜歡qwq

原 Po 回覆:

我好喜歡你♡╯з╰♡♡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短篇 教官啊( :

畢業典禮當天,陽光和煦。 在頒獎致詞唱校歌畢業歌之後,拿了證書的學生們哭著笑著,吵吵鬧鬧的畢業了。 她和朋友們在學校空地那邊聊天嬉鬧,拍照留念,一邊討論待會去哪玩去哪吃飯。 「欸欸欸是教官耶,去跟他拍照好不好?」她朋友驚呼笑著說道。 一夥人便走向教官要拍照,教官想著他們都要畢業了便答應了。 嚴重導致其他學生也紛紛要合照,吵到一些主任什麼都來了,於是乎他們來了畢業生大合照…照片放在學校網頁自行下載。 教官無奈地笑靨,拍完後叫他們趕緊離校。 …(文長到哭) 「喔喔喔喔是我親愛的數學老師,我要跟她拍照,幫我拍幫我拍。」她一陣驚喜,拉著朋友衝去攔截老師,順便要了個抱抱拍照。 「妳該不會跟很多人抱過了吧?」數學老師拍完照片疑惑問她。 「…還好吧,我只找了班導、國文老師、體育老師、某個主任、校…沒了,就這樣。」她說著說著停頓一下,笑臉回答。 她差點就說出她還找校犬抱抱… 她是聽警衛說狗狗今天早上洗過才抱的,呵呵。 「妳是在集點哦…要不去找教官他們抱一下?」老師隨便開了個玩笑,祝她畢業快樂走了。 朋友們聽到這個意見,便拉著她先去找主教要抱抱了。 乾,一群損友。 在校內誰不知道主教最兇啊。 好啦,其實主教只是臉兇,人其實還…行。 呵呵。 結果她慫了,只敢跟主教要握手,不到半秒。 超級可怕,右手僵硬火辣辣。 她絕對是個狠角色。 最後的最後,教官們來趕畢業生離校了。 他們走到校門口,再次看見我那親愛的教官。 被損友推去要抱抱拍照。 她只好一副逼不得已的站在教官面前請求擁抱。 教官保持著面無表情,耳朵紅著,用眼神對她示意。 誰理他啊,她遠大的夢想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跟教官男友公然親密。 在教官軟弱無力的拒絕下,主教開口說話。 「你就抱一下吧,她剛才已經騷擾很多老師了,不缺你一個。」 朋友們笑瘋,她一臉後怕的瞄了眼教官的臉色。 他在默默地瞪她。 … 抱幾個了? 她眼球轉了轉,偷偷比了個七。 他比著自己,比了個八,我是第八個? 她連忙搖搖頭,抱向教官的同時,小聲地說。 「你是我的,最後一個。」 … 不要吃醋嘛教官。 這才不是她的問題… 她剛才有一些是被逼的好嗎? 誰叫他們說去抱一下那個某某某老師,就請她吃飯。 好啦對不起。 在教官眼神廝殺下,她硬著頭皮在一群人的關注下,那個鏡頭前跟教官熟悉的擁抱了下。 聞到教官身上熟稔的味道,他教官服的布料,衣服上的徽章。 在很多人的驚呼連連下,其實也抱了不到幾秒,拍好了照片。 她餘光似乎見到主教的神情,感覺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她瞬間又慫了,不敢再瞧著主教。 接著在人群中離開學校時,一群人大喊教官我愛你,我也要跟你抱抱…諸如此類的表白。 教官一臉莫名其妙的笑笑叫他們滾回家。 她一瞬間差點就衝去親教官宣示主權了。 … 學校下午四點多放學,她回來學校找教官,剛好他在門口。 「嗨,教官。」她身穿淺藍色T-shiirt,粉色短褲,戴著鴨舌帽綁著馬尾,走到他身旁。 「妳怎麼在這裡?」教官訝異,警惕地跟她移開一點距離。 「…接你下班?」她嘻笑。 教官愣了下,望了眼來來往往的學生,還有馬路上的行車。 看著她欲言又止後,緩聲溫和的說。 「妳乖,快點回家吧。」 她聽聞深深地看著教官幾秒,露出有點難過的表情,眼眸上似乎帶著淚光低聲說。 「那好吧,教官掰掰。」假裝勉強的揚起嘴角笑著對他揮手。 教官看著她就這麼轉身就走,一步兩步三步。 「我快下班了,妳要等我嗎?」他脫口而出。 只見眼前的她快速地轉身,對他笑容滿面的說。 「好啊,我在隔壁便利商店等你,待會見。」她對他比了個剪刀手,從他眼前跑得無影無蹤。 教官愣在原地,過後笑了笑。 被她耍了。 … 教官換了衣服下班,走去找她。 她正坐在便利商店裡頭吃著冰棒,吃完最後一口冰轉身去丟垃圾,回眸從玻璃窗外看見教官站在那邊看著她。 他的笑意,他的溫柔神情,他的熟悉身影。 他們四目相對。 她的心臟似乎抽跳了下。 教官看著她呆呆的傻笑,她正抬起右手對著自己揮了揮。 這是打招呼,還是在道別說再見? 他被自己的想法嚇到,就這樣看著她從裡面走了過來。 她一臉活潑稚嫩的笑臉,他的手指顫了顫,摸向她頭上的帽子,看著她有點棕色的眼眸說。 「我好像沒跟妳說過。」他的聲音低啞,一如往常的溫柔。 「什麼?」 她歪頭疑惑地問。 教官臉龐靠近她,右手撫摸她的臉頰,心臟跳動著。 「xx,畢業快樂。」 他喚了她的名字,聲音輕慢地傳進她的耳裡,她的心尖。 她看著他的眼睛。 怎麼說呢? 一片汪洋上倒印著她的模樣。 她笑意。 … 車上。 「我有事要跟妳說。」教官開著車說話。 她正坐在副駕駛座把玩著教官買給她的兔子娃娃。 聽聞,手指僵了下,隨後捏了捏兔子耳朵。 該不會要說那件事吧? 她回想起前幾天那個辦公室老師說的話。 她抿唇蹙眉。 教官有小孩,所以他結婚了? 不對照那句話的邏輯,一般人會直接說「你沒機會啦,教官都結婚還有小孩了。」 不會只說都有小孩了。 所以…教官單親? 她之前看過教官的身份證,配偶欄是空的。 剛好紅燈停下來,天空飄起雨。 「怎麼不說話?」教官問道,轉頭看向她。 「你要說什麼?」她反問他,並且看了教官一眼,心緊張的揪起來。 教官不敢再看著她了,盯視前方的馬路,手用力的抓緊方向盤,沉重的身軀,無力感說話。 「我的…事情。」他沒辦法簡單描述出來。 「那…你說吧。」這氣氛太沉重了吧,她好害怕。 「嗯…找個地方說比較好吧。」他語氣疑惑,他的手指有節奏的點了點方向盤。 「去哪?」她笑笑問,說話還要找地方啊,要不要乾脆看個風水。 咳,嚴肅點。 「我沒想到耶,妳想去哪?」他眼睛盯視著前方馬路,她整個人側靠在副駕駛座正大光明看著教官。 她想到了什麼,笑顏。 「教官教官,你跟我唸一次。」 「什麼?」 「我家的貓會翻跟斗,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她的笑臉猖狂。 教官聽聞後,一臉問號的快速看她一眼說。 「…什麼東西?我家沒有貓。」他疑惑,一臉呆樣,腦筋卡住。 「快唸啦。」她撒嬌笑語。 教官沉默了幾秒,說。 「我家的貓會翻跟斗,妳要不要去我家看看?」 「好啊。」她甜蜜回答。 「…」他無言以對。 「這是網路上的梗啦。」她頓了下,繼續說。 「教官啊,你要多看看網路時事,這樣我們之間才不會有代溝。」她嘻皮笑臉的說。 「妳嫌我老了嗎?」教官無奈地微笑了下,腦子混亂。 「沒事,我就喜歡你老。」她抱緊懷裡的兔子娃娃。 教官的心臟在淌血,忽然間想到了什麼。 「等等,妳要去我家?」他驚愕。 「…對啊。」她理所當然的回答。 「妳,要,去,我,家?」他重覆再說了一次。 「嘿啊,怎麼了?」 她看著教官,認真說。 教官腦袋混亂中,欲言又止。 「不是,這…不好吧? 妳一個女生,要去我家?」他激動到臉都紅了,開始流汗。 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好笑,教官反應超激烈。 「怎麼?你要對我做什麼嗎?」她曖昧的問教官。 「不是,我…只是覺得…不妥。」教官斟酌的回答。 「真不愧是教官,值得鼓勵,我要去你家。」 「欸欸妳,換個地方吧?那個…」教官語無倫次,雖然如此,但還是開車去他家。 到家,停好車,下車,她拉住教官,在他耳邊輕聲說。 「如果真有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估計會是我先開始的。」 「所以啊,衣服穿好,包緊一點。」 她輕笑,不知道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教官無奈地看她。 他和她坐在沙發上,她喝著飲料,聽著教官說。 「我先跟妳說…對不起,不要嫌我噁心…如果不能接受,妳要離開什麼都好。」 「對不起。」 「我有一個女兒,跟妳年紀相仿…」 … 教官,自述。 國中。 他放在桌子左上角的娃娃被推倒。 他抬眼看向坐在前面的女生,她一臉嘻笑。 「不要推他,這是我兄弟。」他認真的對她說,將娃娃擺好。 她看著娃娃呆呆的樣子,實在談不上有多可愛,於是乎伸手將他再次推倒。 「欸!」他喊話,將娃娃擺好。 同時女孩又伸手要推娃娃,兩人的手,一個在娃娃的肚子,一個在娃娃的背後。 娃娃不寬,手指碰到了一起。 他動作一滯,手不著痕跡的縮回來。 她不在意的將娃娃推倒,躺在桌面上,看著天花板。 他皺眉頭古怪的看著她,只見她莫名其妙的一直笑。 他不知道有什麼好笑的,但是她的笑似乎會傳染,亦或是她的笑聲好笑。 他看著她也跟著笑了。 … 「餒,這題怎麼寫?」前面的女生轉過頭來拿著她自己的簿子,手指指著題目。 他嗯了聲,拿筆開始教她。 真奇怪,他很認真的教她題目,卻會不知不覺中聊起天來。 聊到老師喊了他的名字叫他討論小聲一點。 他乖乖地聽話,聲音放小放輕,儘管他並不認為自己聲音很大聲。 「欸欸欸,這題這題,教我教我。」她喊他,他回過神來,她嘴角淺淺的酒窩笑意。 這時的他才發現她早已將椅子轉向面對他問問題。 … 朋友,她是我朋友。 畢業前發了畢業紀念冊,教室座位早已換了好幾輪,他和她的座位離得遠遠的。 「哈囉!」他嚇到轉頭看向她,只見她一如往常的笑臉,窗外的陽光剛好灑落在她的身上。 她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光的,很漂亮。 頭髮變成棕金色,眼瞳成了橘黃色調,笑容似太陽般奪目,耀眼的無法直視。 「幹嘛?」他視線移到她手上的畢業紀念冊,按捺住心口的跳動,裝作平靜的問。 「幫我牽。」她將紀念冊拿給他,遞給他奇異筆。 他沒有接過筆,反而看著桌上的紀念冊滿滿的同學簽名,問了一句。 「為什麼給我簽?」 「噗,這什麼問題?因為你是我朋友啊。」她嘻笑回答,直接伸手將奇異筆塞到他的手裡的時候停住,盯著他的手。 「欸欸欸,我現在才發現你的手好好看哦。」 他不自在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把奇異筆拿過來簽名。 「順便寫個日期,哦你字真好看。」 她又稱讚了他,他耳垂逐漸泛紅。 … 國中畢業後的假期,幾個朋友出去玩。 他和她也包括在內,聊個天吃個飯出去玩。 「欸你之後高中讀哪裡?」 他回答了她。 「哦哇,讚喔跟我一樣。」她拍拍他的肩膀,結拜兄弟似的。 「什麼啊…」他笑了。 … 班級名單。 她上網查著她的班級,忽然發現他們同班了。 「哦嘿,兄弟我們同班欸,開心嗎?」她傳訊息給他。 「…是要開心什麼?」他疑惑。 「…」她無言的看著手機螢幕上他發過來的訊息。 這時候該說他是直男還是木頭? 她想了想,放棄繼續傳訊息,傳了一個讚給他,自行體會。 他還是很疑惑,看著貼圖上的大姆哥比讚,他跟著傳給她一個讚。 她看著螢幕上跳出來的訊息,他真的是…,嘖。 … 高中開學日前,她拜託他早上打電話叫她起床,然後一起買早餐進校門。 一是因為她醒不來,二是因為她買早餐需要有人幫她選,三是她怕自己迷路找不到教室。 一早醒來開學日,該死煩躁的手機鈴聲響起,她真是怕了這鈴聲,接起。 「喂,醒來了嗎?」手機傳來他的聲音。 「嗯…我好睏,好想睡。」她聲音黏在一起,不清不楚的,說完還打了個哈欠。 「妳不是還要化妝嗎?快一點,不然我就先去學校了。」 「靠腰,等等我,你別走啊。」她突然間猛然清醒,拉開棉被快速收拾好自己和東西,出門。 … 「欸你頭髮翹起來了。」她指著他的頭髮跟他說。 他摸了摸頭毛,卻還是像彈簧似的壓了又彈回來,依然故我的翹。 「沒事沒事,我有髮夾我幫你。」她從口袋拿出髮夾要夾他頭髮。 「欸不要,不要夾我頭髮。」他看著那大紅色髮夾倒退好幾步,連忙拒絕。 「不要怕嘛,來來來我幫你拯救它。」她嘻笑大步靠近他,想將髮夾給他夾住翹髮固定。 「不要,離我遠一點。」他看著她一副不懷好意。 他跑,她追,親密無間。 「欸你們認識哦?」有同學見他們嬉鬧問道。 「廢話,我們情侶欸。」她隨口大聲回答,抓準時機夾住他的翹髮,不翹了。 「…妳剛剛說什麼?」他愕然,抓著她的手腕說。 「我們情侶啊?」她單純的臉,一副理所當然說。 「我…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他驚訝嚇呆的問她。 「嘿兄弟,我們年紀不小,沒在跟你先告白再交往,我們早就確定關係啦。」 她一如既往的笑顏,此時此刻印在他的腦海中,無法抹滅。 … 高二夏季,她邀我去她家開的書店。 滿滿的櫃子,滿滿的書,書香正濃。 我跟她走到櫃檯前,她跟櫃檯的人伸手,那人便從櫃檯底下拿了個香水瓶。 她自在的手指按著噴頭往身上噴香水,見我在一旁看著她,她隨手我一噴。 我嚇到往後退好幾步,她和櫃檯的姊姊笑了。 她叫我跟著她上樓,我跟了上去。 我實在是不應該去的。 … 樓梯上去,打開門,一道走廊,旁邊很多房間,上面都是木頭地板,很乾淨整齊。 看起來有點日式,她快步走了過去,我連忙跟上,到了一個房門前,她脫了鞋擺在門外,我同她把鞋子放在一旁。 裡頭正對著一扇窗戶,不寬不大的房間,櫃子上擺滿了書籍,左邊的牆是個櫃子,兩個灰色的沙發垂直擺放,中間一個矮圓桌。 我疑惑看她,她坐上沙發從桌底拿出撲克牌和棋子,邀我一起玩。 玩了好一會兒,她不知道從哪弄來冰涼的果汁一起喝了。 過後她說她睏了,我聽聞正要起身下樓離開回家,她要我拿旁邊櫃上的書看,半小時後叫她醒來。 我覺得莫名其妙,看著她躺在那個沙發背對我側躺睡下。 我猶豫了下,起身拿書看。 有些書還不錯看,有些書…有點兒童不宜,看一眼我就臉紅心跳加速,快速闔上書塞回櫃子裡,偷瞄一眼還在睡的她。 找到一本正經八百有趣熱血的書,好多集數,我盤坐在地上看得正意猶未盡的時候,被桌上的手機鈴聲嚇一跳,我剛才設定的鬧鐘。 轉頭望她。 沙發上的女孩慵懶地翻了身,睜開眼睛臉正對著我甜笑了一下,我的臉頰泛紅,想起剛才那本書上的圖畫。 我還沒開口說話,她突然間坐起身,潔白的雙手,摸向身上的白色襯衫扣子,由上而下解開將襯衫脫下放一旁。 裡頭是一件米白色的背心… 我回神撇開視線,轉身繼續看漫畫書。 突然間一個身軀貼在背上,這陌生的感覺使我起雞皮疙瘩,渾身僵硬發熱。 我緩緩地轉頭看向下巴靠在自己右肩上的她,正要開口問她在幹嘛時,她嬌嗔地笑意說。 「噓。」一聲音,他的心臟快速地跳動著,眼皮顫了顫,抿唇不語不動。 她一雙手摸向我的身軀,在我的身上遊走徘徊,我手一鬆,書本掉在地板,她一聲不吭,我不敢說話緊繃著身子。 她在幹嘛?她要幹嘛? 後腰的衣襬被掀了起來,我眼前瞪大看著眼前的書櫃,耳邊凝聚在她的動作細碎聲響。 她的手輕柔地摸著我的肌膚,我呼吸不自覺地沉重,身上微微顫抖著… 我吞嚥口水,臉色一變,臉頰耳瓣脖頸緋紅,她親吻著我的背脊,一點一滴。 她再次貼在我的背上,那觸感更加明顯,她在我的右耳輕聲細語。 「我想要跟你?♡/^!:)」她的吸氣吐氣蔓延我的耳,我的肩,我的所有。 之後我便沒了理智。 … 在那天之後,她跟我提分手了。 我雖然不可置信,很是難過但還是答應了。 我知道,她是不會希望我挽留她的。 挽留她,她會變臉,會…變得不像我認識的她一樣。 雖然說是分手,但偶爾還是會聯絡。 畢竟同校同年級不同班,遇到會打招呼的那種,遇到困難會幫助的那種。 我知道在那之後她和別人交往了。 我知道她變了,又或是她本來就是這樣的。 … 老師在臺上宣布她休學了,一些雜言雜語說著什麼亂搞男女關係。 一部分的同學轉頭看向他,而他瞪大眼睛,臉色蒼白,一無所知的樣子。 這天是他們分手後一個月。 他放學後拿手機播打她的電話,聽著耳邊的嘟嘟聲。 「喂?」是她熟悉的聲音。 「妳為什麼休學了?」他問。 「啊…你沒聽說過嗎?不知道原因嗎?」她的語氣非常平靜,跟他此時完全相反。 「我不知道。」 「因為啊,我懷孕了。」她說。 他聽見這句話,眼皮顫動,眼睛和嘴巴張大,腦袋一片空白。 「妳…」 「放心啦,我家人很開明的,他們沒生氣罵我打我什麼的。」 「那我…要做什麼嗎?」他呆呆地問,手掌握緊手機。 「哦我爸說啦,孩子你養。」 「…什麼?什麼意思?」他驚呆的問。 「唉,意思就是…」她嘆口氣,她說。 「孩子我生,你養。」 「為什麼?」他問,他不明白。 「還能為什麼?你的孩子你養啊,怎麼了?」 她語氣平淡的厲害,他心臟怦怦的跳得厲害。 你的孩子你養。 什麼? 「這不也是妳的嗎?」他呆愣的說。 「嘖,你怎麼聽不懂,以後我還要跟別人交往跟別人結婚,墮胎不好傷身體,你的孩子當然給你養啊。」 「好啦,就這樣子了,你跟你家人說一聲,孩子生了之後我再聯絡你啊,掰。」 「那個,孩子幾個月了?」他在她掛電話前問道。 「一個月多,放心啦,這是你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對,我是因為懷孕才跟你分手的,當然也包括我沒感情了。」 … 所以說,她後來退學,是因為那件事情。 然後呢?完了。 別人說年少輕狂,做什麼事情都正常。 可是我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 我很害怕。 我知道錯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把我供出來。 雖然她態度對我仍舊不好,甚至根本沒有再見過面。 後來,把孩子和一張她和孩子的合照一同送來給我了。 我家人當然很生氣,但是事情畢竟發生了,他們沒有責罵我就是了。 事情變得這麼平淡的過去了。 我心裡反而很不平衡。 我覺得我應該被罵的,我應該要被懲處的。 後來,由於我爸是軍人,他叫我打起精神,去讀軍校。 反正我本來也沒有什麼目標,去了軍校我說不定就能夠放下這件事了。 後來去考教官,當了這間學校的教官。 … 每天醒來,看著自己的孩子叫著自己爸爸,感覺好奇怪。 明明我還年輕,明明我也還是個孩子吧。 醒醒吧我,接受現實很難嗎? 真的很難,在我開始注意到她的時候,我卻莫名放下了。 我真的我不應該這樣,我想問我自己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要這樣做。 喜歡的人跟自己女兒差不多歲數…一般人接受的了嗎? 他也有懷疑過他是不是只是喜歡這個年紀的女生而已。 但是他很確定,他不是。 他是真的喜歡她,愛她。 就算她做了什麼一般人無法接受的事情,他還是能夠一如既往的對待她。 反而啊,他不敢,他不敢讓她知道自己的事情。 怕她厭惡他,怕她嫌棄他。 他在做了好幾晚噩夢,醒來後看見女兒一臉擔心的叫著他爸爸,握住他的手關心他。 他那時心裡有點絕望,絕望到把自己當作十六歲,對著前面的女生問說。 「如果我喜歡上一個跟妳年紀相仿的女生,妳會不會嫌我噁心?」 他那時的表情肯定很慘烈,肯定會讓年紀輕輕的孩子產生陰影。 但他就是這麼狠心的問了。 但是沒想到,眼前的她拍了拍他的臉頰說話。 「爸爸,你現在清醒嗎?不管你喜歡誰,那是你的自由,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我的看法呀。」 「爸爸加油。」說完後,女兒對他笑了一下。 就像16歲那年的她的微笑,多麼善良,多麼輕易滲入他的心臟。 他淚崩了,他哭了,不停地對自己女兒說著謝謝還摻雜著更多的對不起,而她抱著他拍著他的背,無聲的安慰著。 他在想,他到底是做了什麼,為什麼他做那麼多壞事卻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責罵他? 為什麼他可以一次一次的原諒? 他有什麼資格? 他又有什麼資格去得到她的喜歡? 他沒有資格的吧? 他算什麼東西? 他從頭到尾都還是個小孩子在哭鬧。 他早該成長了,他早該清醒了。 不要再活在16歲了。 醒過來吧他。 … 好像被我寫爛了…對不起(三跪九叩 就就就bug一大堆…怎麼寫怎麼怪嘛 可以寫到第五篇完結對吧? 那個啊 最近超忙的, 很久才發是人之常情嘿∪・ω・∪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