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心愔 傻女孩..
心情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或許你的身邊有受憂鬱症所苦的朋友 要幫忙他但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我知道 但請在自己能負擔得起的狀態去陪伴他 自己的狀態不好時 只會讓自己更壓抑.3. 喔對 本來打了一堆之後想說休息一下忘記存文結果重新打了一次文... 後來又發現有東西要補所以重發一次 看到了心喑的活動 內心有個聲音叫我把這篇分享出來 算是跟她告別的方式之一吧.. 內文有點長 也有點沉重 排版不是很好請見諒._. 人物介紹 夢 也就是我 目前是個厭世高中生 是gay 所以跟女生互動比較開 可能有些人看過之前的文章0.0 (國中好朋友們) W 氣質跟外貌都很不錯的女生 自我要求很高 成績很好 但會過於逼迫自己 A  ㄎㄧㄤㄎㄧㄤ的人 該認真時很認真 哭點很低 B 笑點很低 才藝莫名的多 C 外表文靜但嘴砲起來很煞氣 D 平常會聊天但關係普通._. 國三下時因為被選上模範生 所以要在升旗典禮上台自我介紹+拉票 我午休時在教室外面想上台大概要說些什麼 W就拉了張椅子過來到我旁邊坐下 我:按怎 你睡不著喔? 但我看到他的臉色不太對勁  感覺有很重要或是很嚴肅的事情要跟我說  而我也收起平常那個北爛的口氣 我知道他等等會說出一些什麼  我相信他也知道我有接收到他的意思 W:欸夢 跟你說一件事喔... 當時我的腦中快速演繹過各種他會說出來的內容 也做好心裡建設 我:嗯 說吧 W: .... 我有重度憂鬱症 說完那句話之後W帶著無奈的笑流下眼淚 雖然我有想過W可能生病了 因為那陣子發生了一些事 再加上自己的推測 但重度這兩個字是我沒有意料到的 我:嗯...對你來說要跟我坦白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謝謝你願意跟我說.. 這句話應該對W來說很溫暖吧  更多眼淚從W眼眶中奪出 我就給他抱抱 拍拍他的背 摸摸他的頭  彼此之間沒有說話 W的頭就靠在我肩膀上 但能感覺的到W在忍住不大哭 後來W收拾好情緒之後也進去教室休息 過沒幾分鐘後也打鐘了 後來W的病情惡化 導致需要去住院休息 也沒辦法來學校考試或是上課 就算來學校也會去其他教室 避免接觸到班上同學 但應該是因為醫院儀器的原因 所以W也沒辦法帶手機進去病房 等於跟外界幾乎斷掉聯繫  他當時應該也很寂寞吧..  雖然他在醫院也是瘋狂唸書啦 認真到模擬考還是維持全班前三的可怕程度 而我還有ABCD決定在班導去醫院送東西給W的時候把每個人親手寫的卡片交給班導後轉傳給W 希望能藉由卡片知道我們很想他 也能讓他得到一些心靈慰藉 後來有一天上外堂課完後 我們的桌墊下都放了一張便條紙 我們也很有默契的去交換看彼此收到的訊息 我還記得他給我的紙條上寫著 「I'M back:D」 打到這裡想說找了一下那張紙條 但似乎不見了...反而找到一張紙條 也忘記是何時拿到的  簡單來說就是祝我們段考加油  沒記錯的話我跟ABCD幾個都有收到 再次看到那張紙條真的有點想哭... 心頭酸酸的 謝天謝地 考完了會考 大家的壓力也放鬆了許多 而W也病情好轉 變成在家休息 我們也會在群組中聊天 打電話玩你畫我猜 在暑假後期時 我 W以及ABCD約好一起去淡水老街逛逛走走 當時疫情還沒爆發 (-ι_- ) 但... 在群組內約好時心中有個不安的聲音出現 「這會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 一起 出去?」 「不可能啦~以後時間還多得是~ 怎麼可ㄋ.. .... 嗯.. 不會啦 不可能發生的吧? 他的病情都好轉了啊~ 一定還有下次的啦! 應該吧...?哈哈...」 像極了肩膀上的天使跟惡魔在講話呢.. 約好時間地點行程後 那個不安的感覺依舊在我心中徘徊不去 但到了出遊當天 看到好久不見的大家  加上一直悶在家裡好不容易可以出去  那種不安感也被我拋出九霄雲外了 當天玩的也很開心 每個都笑的跟蕭ㄅㄜˊ一樣 跟好朋友在一起的時光真的過得很快 我還記得那海洋閃爍著午後太陽光芒的場景 真的很美 因為我跟W的家如果搭捷運是往同樣方向 自然就一起坐車回家 我們坐在車廂間的角落位子 靠窗 聊著今天玩得很開心  好久沒笑的那麼瘋了 之類的話題  也沒有拿起手機各滑各的 就默默的 享受難得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光 “真正有交情的朋友即使不說話也不會尷尬” 在那時我體會到了 可能是內心的聲音在作祟吧 我突然打開手機相機 我:欸 笑一個 我要逼你跟我拍照>:) 他也很捧場的笑了 上面也有說到我們座位的位子 所以光線剛好打在我們身上 真的還滿漂亮的... 但... 那大概是她最後一張的合照了吧... 後來我的站到了 我拿好身上的東西之後往車門走去 我:掰掰('ω') W:拜拜~ 在我出車門之前 應該是出自於一點點的不安吧? 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他一眼 或許是因為記憶會騙人... 所以那個畫面才那麼美麗吧? 但我絕對沒有記錯的是那陽光灑在她身上的場景 真的好美好美... 黑色的長髮反射著太陽光 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顯得更亮麗 揮著手跟我道別 那景象彷彿一幅灌入靈魂的畫 我真的很難形容那種感覺... 升上高中的我們還是會在那個群組靠北老師或同學 或是分享自己的蠢事 (例如我開學第一天就遲到的白痴事) 但從W的文字中能明顯感覺他過得很不好 但實際狀況如何我也無法得知 只知道他很無助 很焦慮 很難過 很想..離開.. 也推測病情也因為開學而逐漸加重 我也有主動找他 試著傾聽他的感受 但.. 負擔著實有點重@@ 雖然還可以消化 但憂鬱症.. 只要一發病  陷入情緒的漩渦後真的很棘手 我既不是專業的諮商師或心理師 也沒有辦法治療他的病或是舒緩他的痛苦 我只是他的好朋友 能做的也只有傾聽... 高中生活過了一段時間 W有時也會發一些負面的限動在摯友裡 某天 累了一天的我看到了她的限動 字很小 因為W那陣子常常發類似的東西 我也沒有太驚訝 但我知道那些字打了什麼... 可是我真的沒有那個能量再去關心他 畢竟...自顧不暇的情況下去幫助他人是不太明智的行為 (但我當時或許該莽撞一點..) 即使心中突然閃過找他談談的念頭 嗯.. 說真的 當時的我真的很害怕 很累 也不敢面對 所以選擇了逃避 滑走了那篇限動 在我某天回家打開IG時 A傳來了訊息 平常的聊天內容大多都是打屁聊天 但... 這次不同 雖然內容有點忘記了 但傳來的是一個女高中生學生輕生的新聞 當下看到的心情... 其實意外的平靜... 腦袋有點空白 用剩下的理性把新聞文章看完  分析新聞中的線索後 推測有可能是他 但還不確定名字 那不確定的幾天 一部分感性的我彷彿被封鎖起來 很難過 也很慌張 但就是沒有想要哭的感覺 可是又要在學校上課... 所以選擇去輔導處找一個信任的老師談談抒發情緒 但仍舊哭不出來  當時的我很恨自己到底為什麼哭不出來 但是難過的情緒依舊卡在我心裡頭.... 大概在某天下午的某堂下課吧 有點忘記是如何得知的 但確定那個學生是W沒錯了... 我彷彿像失了魂一樣 最後一節課是英文課  我完全不記得那節課上了什麼 後來又找了一次輔導老師 剛開始抒發情緒時依舊哭不出來  但講到以前一起聊天的時光、她靠在我身上哭、還有最後在捷運上道別時 眼淚流下來了 (打到這裡我又哭了一次呢..) 我當時哭到沒辦法好好說話 因為一直換氣 老師也遞給我衛生紙擦眼淚 「終於...哭出來...了啦....喔又...嗚...」 直接大洪水湧上來 哭不出來聽起來很奇怪 我當時也是這樣覺得@@ 還很苦惱... 最後因為疫情再加上個人因素所以也沒辦法去看她最後一面... 於是寫了封信給她  雖然在我寫的時候他可能就在旁邊看完了 還順便嘴砲我不小心寫錯字呢XDD 等疫情過去之後我絕對會再去看你的! 希望你不要嫌我太晚才來探望你Ó_Ò 感謝你看完了這個有夠長的文章 其實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希望故事大部分都能看得懂啦._. 如果身旁有憂鬱症的朋友...真的要多陪陪他 憂鬱症絕對不是想開心就開心的 所以也絕對不要跟他說加油 樂觀一點就好 這感覺就像你腸胃炎想拉肚子 然後旁邊有人跟你說:加油 不要去想肚子痛就好 ?__? 看我還不把你扁死 有人可能會覺得有些畫面真的很像在演戲時才會發生的場景 但我得說那些都是真的...  確實可能因為記憶而美化了一部分 不過... 誰的記憶是完全準確的呢? 而且有些情況下我的人生也很像演戲 不過是喜劇就是了... by因為開學所以很想睡覺但上課不能睡覺所以有時候其中一隻眼睛會ㄆㄧㄚˊ掉的夢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匿名

B1 {{commentMoment( "2022-02-18T06:03:50.015Z" )}}

朋友因為生病而離開這個世界真的是件很難過的事,但這一切是他的選擇。 所以,祝他在另一個世界能開開心心的吧! 題外話,我看到你的開頭,我差點以為你是我網友www

朋友因為生病而離開這個世界真的是件很難過的事,但這一切是他的選擇。 所以,祝他在另一個世界能開開心心的吧! 題外話,我看到你的開頭,我差點以為你是我網友www
喔天啊我忘記回來開米特沒想到這麼多回應oao 對這是他的選擇... 我也只能祝她開心qq 至少不用受憂鬱症所苦..
原 Po 回覆:

喔天啊我忘記回來開米特沒想到這麼多回應oao 對這是他的選擇... 我也只能祝她開心qq 至少不用受憂鬱症所苦..

2
B2 {{commentMoment( "2022-02-18T09:05:25.823Z" )}}

100mb參加獎請簽收! (拍拍

100mb參加獎請簽收! (拍拍
收到了~感謝~
原 Po 回覆:

收到了~感謝~

1

匿名

B3 {{commentMoment( "2022-02-18T12:04:41.960Z" )}}

辛苦了,抱一個,你們都辛苦了。 不管是過去未來現在,曾為了對方傾盡自己全力,曾擁有過很開心的一段回憶,就很棒了。 至少想起他來的時候,回憶是美的 至少在他陷入低潮的時候,你曾一直陪在他身邊 要是你到他倒下前還是不顧自己感受,一股腦地一直在他身邊吸收負面情緒,他才會更擔心你呢。 有時候吧,或許離開才是對他來說真正的解脫,因為僅只是活著,對他們來說都好累好累。 要好起來不是不行,但也是需要個三年五年,有些人是真的等不起,也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了。 他已經負責任地走完了這條路,雖然結束的方式不太理想,但某方面來說也算是走到了自己定下的一個終點吧。 祝福他可以在另一個世界過得更好更好,不再哭泣就好。 對他來說,你一定是個很棒的朋友吧。別想那麼多了,快快樂樂地繼續走下去,才是他想在你身上看見的呀。 畢竟在低潮的時候曾有你的陪伴,對他來說是件幸福的事情。

辛苦了,抱一個,你們都辛苦了。 不管是過去未來現在,曾為了對方傾盡自己全力,曾擁有過很開心的一段回憶,就很棒了。 至少想起他來的時候,回憶是美的 至少在他陷入低潮的時候,你曾一直陪在他身邊 要是你到他倒下前還是不顧自己感受,一股腦地一直在他身邊吸收負面情緒,他才會更擔心你呢。 有時候吧,或許離開才是對他來說真正的解脫,因為僅只是活著,對他們來說都好累好累。 要好起來不是不行,但也是需要個三年五年,有些人是真的等不起,也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了。 他已經負責任地走完了這條路,雖然結束的方式不太理想,但某方面來說也算是走到了自己定下的一個終點吧。 祝福他可以在另一個世界過得更好更好,不再哭泣就好。 對他來說,你一定是個很棒的朋友吧。別想那麼多了,快快樂樂地繼續走下去,才是他想在你身上看見的呀。 畢竟在低潮的時候曾有你的陪伴,對他來說是件幸福的事情。
我們真的經歷蠻多的... 每次都要聊超久w 中間也好幾次想說要不要放棄他 不想理他 因為真的好累 心理負擔也好重 但還是想要努力把它拉起來 但.___.
原 Po 回覆:

我們真的經歷蠻多的... 每次都要聊超久w 中間也好幾次想說要不要放棄他 不想理他 因為真的好累 心理負擔也好重 但還是想要努力把它拉起來 但.___.

1

匿名

B4 {{commentMoment( "2022-02-18T12:06:53.786Z" )}}

我是 B3 , 一個回覆打太長分成兩次。 真的辛苦了,我之前也陪過有類似情況的朋友,到後面真的自己狀況也會變差, 有時不去理會那些對方的負面訊息是必要的 雖然對方狀況不好,但若自己也跟著陷進去就更糟糕了,這樣反而以後會更不想去聽對方狀態差時說的話。 謝謝你留給憂鬱症朋友的溫暖與陪伴, 祝福你未來能想抓住的人事物,完成想完成的夢想。 讓他看見你活得到很好,並且沐浴在陽光之下。

我是 B3 , 一個回覆打太長分成兩次。 真的辛苦了,我之前也陪過有類似情況的朋友,到後面真的自己狀況也會變差, 有時不去理會那些對方的負面訊息是必要的 雖然對方狀況不好,但若自己也跟著陷進去就更糟糕了,這樣反而以後會更不想去聽對方狀態差時說的話。 謝謝你留給憂鬱症朋友的溫暖與陪伴, 祝福你未來能想抓住的人事物,完成想完成的夢想。 讓他看見你活得到很好,並且沐浴在陽光之下。
嗯... 也有去找輔導老師談過負擔太多的問題 也是一樣選擇先關掉通知之類的 但...還是多少有點自責那天把他的限動滑掉... 但..事情也過了 就接受目前現況吧:/ 至少目前已經放下了 當初哭得不要不要的XDD
原 Po 回覆:

嗯... 也有去找輔導老師談過負擔太多的問題 也是一樣選擇先關掉通知之類的 但...還是多少有點自責那天把他的限動滑掉... 但..事情也過了 就接受目前現況吧:/ 至少目前已經放下了 當初哭得不要不要的XDD

0
B5 {{commentMoment( "2022-02-21T10:17:39.339Z" )}}

心病難醫,人心難解

心病難醫,人心難解
0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心愔 傻女孩..

或許你的身邊有受憂鬱症所苦的朋友 要幫忙他但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我知道 但請在自己能負擔得起的狀態去陪伴他 自己的狀態不好時 只會讓自己更壓抑.3. 喔對 本來打了一堆之後想說休息一下忘記存文結果重新打了一次文... 後來又發現有東西要補所以重發一次 看到了心喑的活動 內心有個聲音叫我把這篇分享出來 算是跟她告別的方式之一吧.. 內文有點長 也有點沉重 排版不是很好請見諒._. 人物介紹 夢 也就是我 目前是個厭世高中生 是gay 所以跟女生互動比較開 可能有些人看過之前的文章0.0 (國中好朋友們) W 氣質跟外貌都很不錯的女生 自我要求很高 成績很好 但會過於逼迫自己 A ㄎㄧㄤㄎㄧㄤ的人 該認真時很認真 哭點很低 B 笑點很低 才藝莫名的多 C 外表文靜但嘴砲起來很煞氣 D 平常會聊天但關係普通._. 國三下時因為被選上模範生 所以要在升旗典禮上台自我介紹+拉票 我午休時在教室外面想上台大概要說些什麼 W就拉了張椅子過來到我旁邊坐下 我:按怎 你睡不著喔? 但我看到他的臉色不太對勁 感覺有很重要或是很嚴肅的事情要跟我說 而我也收起平常那個北爛的口氣 我知道他等等會說出一些什麼 我相信他也知道我有接收到他的意思 W:欸夢 跟你說一件事喔... 當時我的腦中快速演繹過各種他會說出來的內容 也做好心裡建設 我:嗯 說吧 W: .... 我有重度憂鬱症 說完那句話之後W帶著無奈的笑流下眼淚 雖然我有想過W可能生病了 因為那陣子發生了一些事 再加上自己的推測 但重度這兩個字是我沒有意料到的 我:嗯...對你來說要跟我坦白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謝謝你願意跟我說.. 這句話應該對W來說很溫暖吧 更多眼淚從W眼眶中奪出 我就給他抱抱 拍拍他的背 摸摸他的頭 彼此之間沒有說話 W的頭就靠在我肩膀上 但能感覺的到W在忍住不大哭 後來W收拾好情緒之後也進去教室休息 過沒幾分鐘後也打鐘了 後來W的病情惡化 導致需要去住院休息 也沒辦法來學校考試或是上課 就算來學校也會去其他教室 避免接觸到班上同學 但應該是因為醫院儀器的原因 所以W也沒辦法帶手機進去病房 等於跟外界幾乎斷掉聯繫 他當時應該也很寂寞吧.. 雖然他在醫院也是瘋狂唸書啦 認真到模擬考還是維持全班前三的可怕程度 而我還有ABCD決定在班導去醫院送東西給W的時候把每個人親手寫的卡片交給班導後轉傳給W 希望能藉由卡片知道我們很想他 也能讓他得到一些心靈慰藉 後來有一天上外堂課完後 我們的桌墊下都放了一張便條紙 我們也很有默契的去交換看彼此收到的訊息 我還記得他給我的紙條上寫著 「I'M back:D」 打到這裡想說找了一下那張紙條 但似乎不見了...反而找到一張紙條 也忘記是何時拿到的 簡單來說就是祝我們段考加油 沒記錯的話我跟ABCD幾個都有收到 再次看到那張紙條真的有點想哭... 心頭酸酸的 謝天謝地 考完了會考 大家的壓力也放鬆了許多 而W也病情好轉 變成在家休息 我們也會在群組中聊天 打電話玩你畫我猜 在暑假後期時 我 W以及ABCD約好一起去淡水老街逛逛走走 當時疫情還沒爆發 (-ι_- ) 但... 在群組內約好時心中有個不安的聲音出現 「這會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 一起 出去?」 「不可能啦~以後時間還多得是~ 怎麼可ㄋ.. .... 嗯.. 不會啦 不可能發生的吧? 他的病情都好轉了啊~ 一定還有下次的啦! 應該吧...?哈哈...」 像極了肩膀上的天使跟惡魔在講話呢.. 約好時間地點行程後 那個不安的感覺依舊在我心中徘徊不去 但到了出遊當天 看到好久不見的大家 加上一直悶在家裡好不容易可以出去 那種不安感也被我拋出九霄雲外了 當天玩的也很開心 每個都笑的跟蕭ㄅㄜˊ一樣 跟好朋友在一起的時光真的過得很快 我還記得那海洋閃爍著午後太陽光芒的場景 真的很美 因為我跟W的家如果搭捷運是往同樣方向 自然就一起坐車回家 我們坐在車廂間的角落位子 靠窗 聊著今天玩得很開心 好久沒笑的那麼瘋了 之類的話題 也沒有拿起手機各滑各的 就默默的 享受難得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光 “真正有交情的朋友即使不說話也不會尷尬” 在那時我體會到了 可能是內心的聲音在作祟吧 我突然打開手機相機 我:欸 笑一個 我要逼你跟我拍照>:) 他也很捧場的笑了 上面也有說到我們座位的位子 所以光線剛好打在我們身上 真的還滿漂亮的... 但... 那大概是她最後一張的合照了吧... 後來我的站到了 我拿好身上的東西之後往車門走去 我:掰掰('ω') W:拜拜~ 在我出車門之前 應該是出自於一點點的不安吧? 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他一眼 或許是因為記憶會騙人... 所以那個畫面才那麼美麗吧? 但我絕對沒有記錯的是那陽光灑在她身上的場景 真的好美好美... 黑色的長髮反射著太陽光 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顯得更亮麗 揮著手跟我道別 那景象彷彿一幅灌入靈魂的畫 我真的很難形容那種感覺... 升上高中的我們還是會在那個群組靠北老師或同學 或是分享自己的蠢事 (例如我開學第一天就遲到的白痴事) 但從W的文字中能明顯感覺他過得很不好 但實際狀況如何我也無法得知 只知道他很無助 很焦慮 很難過 很想..離開.. 也推測病情也因為開學而逐漸加重 我也有主動找他 試著傾聽他的感受 但.. 負擔著實有點重@@ 雖然還可以消化 但憂鬱症.. 只要一發病 陷入情緒的漩渦後真的很棘手 我既不是專業的諮商師或心理師 也沒有辦法治療他的病或是舒緩他的痛苦 我只是他的好朋友 能做的也只有傾聽... 高中生活過了一段時間 W有時也會發一些負面的限動在摯友裡 某天 累了一天的我看到了她的限動 字很小 因為W那陣子常常發類似的東西 我也沒有太驚訝 但我知道那些字打了什麼... 可是我真的沒有那個能量再去關心他 畢竟...自顧不暇的情況下去幫助他人是不太明智的行為 (但我當時或許該莽撞一點..) 即使心中突然閃過找他談談的念頭 嗯.. 說真的 當時的我真的很害怕 很累 也不敢面對 所以選擇了逃避 滑走了那篇限動 在我某天回家打開IG時 A傳來了訊息 平常的聊天內容大多都是打屁聊天 但... 這次不同 雖然內容有點忘記了 但傳來的是一個女高中生學生輕生的新聞 當下看到的心情... 其實意外的平靜... 腦袋有點空白 用剩下的理性把新聞文章看完 分析新聞中的線索後 推測有可能是他 但還不確定名字 那不確定的幾天 一部分感性的我彷彿被封鎖起來 很難過 也很慌張 但就是沒有想要哭的感覺 可是又要在學校上課... 所以選擇去輔導處找一個信任的老師談談抒發情緒 但仍舊哭不出來 當時的我很恨自己到底為什麼哭不出來 但是難過的情緒依舊卡在我心裡頭.... 大概在某天下午的某堂下課吧 有點忘記是如何得知的 但確定那個學生是W沒錯了... 我彷彿像失了魂一樣 最後一節課是英文課 我完全不記得那節課上了什麼 後來又找了一次輔導老師 剛開始抒發情緒時依舊哭不出來 但講到以前一起聊天的時光、她靠在我身上哭、還有最後在捷運上道別時 眼淚流下來了 (打到這裡我又哭了一次呢..) 我當時哭到沒辦法好好說話 因為一直換氣 老師也遞給我衛生紙擦眼淚 「終於...哭出來...了啦....喔又...嗚...」 直接大洪水湧上來 哭不出來聽起來很奇怪 我當時也是這樣覺得@@ 還很苦惱... 最後因為疫情再加上個人因素所以也沒辦法去看她最後一面... 於是寫了封信給她 雖然在我寫的時候他可能就在旁邊看完了 還順便嘴砲我不小心寫錯字呢XDD 等疫情過去之後我絕對會再去看你的! 希望你不要嫌我太晚才來探望你Ó_Ò 感謝你看完了這個有夠長的文章 其實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希望故事大部分都能看得懂啦._. 如果身旁有憂鬱症的朋友...真的要多陪陪他 憂鬱症絕對不是想開心就開心的 所以也絕對不要跟他說加油 樂觀一點就好 這感覺就像你腸胃炎想拉肚子 然後旁邊有人跟你說:加油 不要去想肚子痛就好 ?__? 看我還不把你扁死 有人可能會覺得有些畫面真的很像在演戲時才會發生的場景 但我得說那些都是真的... 確實可能因為記憶而美化了一部分 不過... 誰的記憶是完全準確的呢? 而且有些情況下我的人生也很像演戲 不過是喜劇就是了... by因為開學所以很想睡覺但上課不能睡覺所以有時候其中一隻眼睛會ㄆㄧㄚˊ掉的夢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