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瀾生-10.後日 #靈異

第一章 https://meteor.today/article/5NYlYN   第九章 https://meteor.today/article/G8Q3N-   我見老解也不太理睬我,便不再開口說話。   又掏出了鐲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還會錯過什麼細節處,偶爾手動了下吃幾口醃菜,消緩下緊繃的神經。   「瀾生」老解喚了我一聲「過來這坐。」我抬頭看老解,一臉不解卻還是站起來,往老解的方向移動。   「你的老朋友來了,還不讓讓座!」說罷,在我靠近他時,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將我拉往他旁邊的位置上。   「還真想不通,你這一個該去冥府報到的人,不去也罷還晃悠在我們倆面前,咱倆還跟無冤無仇呀,你不去找害死你的那斯,倒還做了那斯的小狗兒?」老解講起話口氣有些差勁,後面說的倒是驚訝到我「何況,你還沒死呢!還真他媽想知道你咋辦到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從陰影之中走出一人,單手抱著一甕酒,我看著瞪大了眼,那酒甕挺沉的,至少也需兩手合抱才能拾起。   「月色這麼美,我還給你們帶了酒,老朋友之間相見,喝一杯唄!」王大智裂嘴笑著說,那牙齒白皙的我想全打掉。   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是不是腦袋瓜子有問題,一下子好像真的是我們久不見面的好友的樣子,一下子又神出鬼沒的講一些有的沒的。   「你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啊?」老解說出了我心中一直想問的話。   聽我倆的話,王大智收起了他的牙齒,微笑地望著我跟老解,一言也不發,徑直的走到我原先坐的那個位置。   這時節的吉林還是挺寒冷的,風吹來一颼颼的,直打臉上吹得生疼,阿妹吹著直哆嗦,然而王大智一點都不打算開口的意思,就這麼樣,在冷風中吹了許久。   「喝杯酒吧!」王大智道。   「大智,你說喝酒,沒碗沒杯子喝啥呢喝空氣啊!」老解眼饞的看著那壺酒。   「後日,就後日。」王大智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我不由得死盯著他。   「後日,只要你們離的開,我會寄過去。」他瞇起眼兒微笑著,笑起來特別邪氣,語音剛落他站了起來,疾速地向來時的路退去,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已不見他的身影,只剩下他當時留下的酒甕子。   我盯著那酒甕子又看向老解,問他道:「老解,你說大智他這是中邪了嘛!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他怎還能這般奔走呢!」   老解也不瞧我一眼,就盯著那酒甕咽了口水道:「他把這酒丟這兒是不是傻啊!」瞧他這眼睛,只顧著酒水。   我調侃他道:「既然他都丟這了,要不,抱回去唄?」   只見老解睜亮了他的賊眼,道一聲「好呀!好主義呀!不愧是跟了我這麼久的,不錯不錯,長智慧了!」一邊說著,一邊拍著我的背,那一下又一下,力道可真他娘的重,差點兒肺都能給他吐出來了。   想當然爾,老解是不會親自動手的,手勁這麼大,也不知是來幹啥的。   我彎下身試著抱起這壇酒,這酒卻像有人拿了膠糊黏了上去般,挪都挪不動。   我換來老解讓他試試,遭他罵了句沒用,我站在一旁,接過他手上的礦燈,看他怎麼搬。   老解搬了許久乾笑道:「嘿,這甕子確實挺沉的啊,這裡頭真的是酒嗎!」   我在老解的眼神示意下,打開了酒甕的塞子,酒香四溢,聞了聞似是沒問題的,我看向老解,老解難得的動了動他的貴手,往酒甕裡撈去。   只見他面色一僵,抽出手往衣上猛擦,急言道:「走走走,這時候出村兒還趕得上鎮裡的早市!」 我被他拉著手腕帶著走,不懂他在趕些什麼,但還是喊住了他「老頭兒等等!我們還得帶上阿妹啊!」   老解一聽,又走了回去,把大妹抱在懷裡,另一隻手拉著我,趕著路往村外一個比較熱鬧的鎮上趕去。   在路上時,我詢問了老解問什麼要這麼趕,老解說得買些大傢伙,不然沒得解。   還真的趕上了鎮裡的早市,老解先進了家五金店,買了兩把斧子和一把鋤頭,又買了三升油、兩根白燭、一罐紅墨水。   而些東西,重的都我扛,輕的歸他拿,這老賊啊!   出村時,月剛過中天,現在都已過丑時近寅時了,回到村裡也不知道要幾點了。   所以我們又買了些餅子跟茶水,以備不時之需。   老解去跟人借了間有床的屋子,歇了片刻,他說:「來這不過幾日,渾身不舒服啊!」   聽他老人家在放屁,在村裡吃好喝好的,老岳家的醃菜都被全挖出來了,陳貴家的酒,香的很,老揣身上,打開那水壺子,香味散的當我鼻子壞了嘛!   等他醒來的時間,我也打了個頓,阿妹從出村到採購的路上都在睡。   醒來時已經是未時末了,回到村裡日以西沉,回村的路上,互扯了點屁,不是很重要,便不特別贅述,比較令人驚訝的是我們昨晚升的篝火竟然到現在還在燒,誰搞的不言而喻。   老解不慌不忙地從袖口掏出他的紙與買的墨水,打開了墨水的蓋子之後便讓我手拿著。   他用牙咬破自己的中指,我瞧著他眉頭都皺起,怕不是小疼而已。   他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幫著他咬出的那小口擠出一滴血,便喚我上前些,好讓血能滴進墨水裡,我見著他滴入三滴後便停下了。   「這滴血進去有啥用勒?」我問道。   「墨水不比硃砂,硃砂驅邪,墨水勉勉強強勾得著邊兒,效用不大,但勝在它紅的啊!」老解撇了我一眼又道:「難不成你想全用老頭我的血來寫符?會死人的!」   「人的精血只有三滴,那三滴可是最有效的,接下來都沒用了。」老解跟我解釋道。   「三滴盡後呢?」我再問。   老解歪著頭想了想回應我道:「陽氣衰微,折折壽罷了。」   我有點自責,小時的不懂事,卻讓一個沒干涉到這事兒的人折了自己的壽。   老解似乎看出我的難受,拍了拍我的頭道:「傻小子,老頭我算過,能活到一百歲的呢!憂心啥呢,活那麼久,不過徒增自己的痛苦罷了!更何況……」他頓了頓又道:「你接下來可都算抵給我了呢!」隨後大笑了幾聲。   我只聽懂了他前面那句,卻聽不懂他最後的那句。   等我真正的懂了,才知道,那是命,逃不掉的。 ----- 哈囉,我又出現了 努力把這章催生出來了 中途差點不幸難產 因為硬碟壞了,我以為檔案毀了,幸好沒有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第一行 便不「再」 倒數第三行 這「章」 _ 越看越毛 而且我發現我也有點忘記劇情了 得去補一下王大智的設定哈哈

原 Po 回覆:

謝謝糾正 我改改 我自己打文時也要回去翻設定(

1
匿名
B2

在投票樓偷偷看到你就跑過來打聲招呼 嗨:) 不知道你放榜結果如何?總之祝順利啦

原 Po 回覆:

嗨! 老實說還在等兩間放榜 第三間目前知道是備取 我也希望凡事順利 這樣可以逃過指考🤤 覺得累累(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瀾生-10.後日 #靈異

第一章 https://meteor.today/article/5NYlYN   第九章 https://meteor.today/article/G8Q3N-   我見老解也不太理睬我,便不再開口說話。   又掏出了鐲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還會錯過什麼細節處,偶爾手動了下吃幾口醃菜,消緩下緊繃的神經。   「瀾生」老解喚了我一聲「過來這坐。」我抬頭看老解,一臉不解卻還是站起來,往老解的方向移動。   「你的老朋友來了,還不讓讓座!」說罷,在我靠近他時,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將我拉往他旁邊的位置上。   「還真想不通,你這一個該去冥府報到的人,不去也罷還晃悠在我們倆面前,咱倆還跟無冤無仇呀,你不去找害死你的那斯,倒還做了那斯的小狗兒?」老解講起話口氣有些差勁,後面說的倒是驚訝到我「何況,你還沒死呢!還真他媽想知道你咋辦到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從陰影之中走出一人,單手抱著一甕酒,我看著瞪大了眼,那酒甕挺沉的,至少也需兩手合抱才能拾起。   「月色這麼美,我還給你們帶了酒,老朋友之間相見,喝一杯唄!」王大智裂嘴笑著說,那牙齒白皙的我想全打掉。   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是不是腦袋瓜子有問題,一下子好像真的是我們久不見面的好友的樣子,一下子又神出鬼沒的講一些有的沒的。   「你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啊?」老解說出了我心中一直想問的話。   聽我倆的話,王大智收起了他的牙齒,微笑地望著我跟老解,一言也不發,徑直的走到我原先坐的那個位置。   這時節的吉林還是挺寒冷的,風吹來一颼颼的,直打臉上吹得生疼,阿妹吹著直哆嗦,然而王大智一點都不打算開口的意思,就這麼樣,在冷風中吹了許久。   「喝杯酒吧!」王大智道。   「大智,你說喝酒,沒碗沒杯子喝啥呢喝空氣啊!」老解眼饞的看著那壺酒。   「後日,就後日。」王大智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我不由得死盯著他。   「後日,只要你們離的開,我會寄過去。」他瞇起眼兒微笑著,笑起來特別邪氣,語音剛落他站了起來,疾速地向來時的路退去,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已不見他的身影,只剩下他當時留下的酒甕子。   我盯著那酒甕子又看向老解,問他道:「老解,你說大智他這是中邪了嘛!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他怎還能這般奔走呢!」   老解也不瞧我一眼,就盯著那酒甕咽了口水道:「他把這酒丟這兒是不是傻啊!」瞧他這眼睛,只顧著酒水。   我調侃他道:「既然他都丟這了,要不,抱回去唄?」   只見老解睜亮了他的賊眼,道一聲「好呀!好主義呀!不愧是跟了我這麼久的,不錯不錯,長智慧了!」一邊說著,一邊拍著我的背,那一下又一下,力道可真他娘的重,差點兒肺都能給他吐出來了。   想當然爾,老解是不會親自動手的,手勁這麼大,也不知是來幹啥的。   我彎下身試著抱起這壇酒,這酒卻像有人拿了膠糊黏了上去般,挪都挪不動。   我換來老解讓他試試,遭他罵了句沒用,我站在一旁,接過他手上的礦燈,看他怎麼搬。   老解搬了許久乾笑道:「嘿,這甕子確實挺沉的啊,這裡頭真的是酒嗎!」   我在老解的眼神示意下,打開了酒甕的塞子,酒香四溢,聞了聞似是沒問題的,我看向老解,老解難得的動了動他的貴手,往酒甕裡撈去。   只見他面色一僵,抽出手往衣上猛擦,急言道:「走走走,這時候出村兒還趕得上鎮裡的早市!」 我被他拉著手腕帶著走,不懂他在趕些什麼,但還是喊住了他「老頭兒等等!我們還得帶上阿妹啊!」   老解一聽,又走了回去,把大妹抱在懷裡,另一隻手拉著我,趕著路往村外一個比較熱鬧的鎮上趕去。   在路上時,我詢問了老解問什麼要這麼趕,老解說得買些大傢伙,不然沒得解。   還真的趕上了鎮裡的早市,老解先進了家五金店,買了兩把斧子和一把鋤頭,又買了三升油、兩根白燭、一罐紅墨水。   而些東西,重的都我扛,輕的歸他拿,這老賊啊!   出村時,月剛過中天,現在都已過丑時近寅時了,回到村裡也不知道要幾點了。   所以我們又買了些餅子跟茶水,以備不時之需。   老解去跟人借了間有床的屋子,歇了片刻,他說:「來這不過幾日,渾身不舒服啊!」   聽他老人家在放屁,在村裡吃好喝好的,老岳家的醃菜都被全挖出來了,陳貴家的酒,香的很,老揣身上,打開那水壺子,香味散的當我鼻子壞了嘛!   等他醒來的時間,我也打了個頓,阿妹從出村到採購的路上都在睡。   醒來時已經是未時末了,回到村裡日以西沉,回村的路上,互扯了點屁,不是很重要,便不特別贅述,比較令人驚訝的是我們昨晚升的篝火竟然到現在還在燒,誰搞的不言而喻。   老解不慌不忙地從袖口掏出他的紙與買的墨水,打開了墨水的蓋子之後便讓我手拿著。   他用牙咬破自己的中指,我瞧著他眉頭都皺起,怕不是小疼而已。   他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幫著他咬出的那小口擠出一滴血,便喚我上前些,好讓血能滴進墨水裡,我見著他滴入三滴後便停下了。   「這滴血進去有啥用勒?」我問道。   「墨水不比硃砂,硃砂驅邪,墨水勉勉強強勾得著邊兒,效用不大,但勝在它紅的啊!」老解撇了我一眼又道:「難不成你想全用老頭我的血來寫符?會死人的!」   「人的精血只有三滴,那三滴可是最有效的,接下來都沒用了。」老解跟我解釋道。   「三滴盡後呢?」我再問。   老解歪著頭想了想回應我道:「陽氣衰微,折折壽罷了。」   我有點自責,小時的不懂事,卻讓一個沒干涉到這事兒的人折了自己的壽。   老解似乎看出我的難受,拍了拍我的頭道:「傻小子,老頭我算過,能活到一百歲的呢!憂心啥呢,活那麼久,不過徒增自己的痛苦罷了!更何況……」他頓了頓又道:「你接下來可都算抵給我了呢!」隨後大笑了幾聲。   我只聽懂了他前面那句,卻聽不懂他最後的那句。   等我真正的懂了,才知道,那是命,逃不掉的。 ----- 哈囉,我又出現了 努力把這章催生出來了 中途差點不幸難產 因為硬碟壞了,我以為檔案毀了,幸好沒有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