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詭徒 第八章:深交(下)

第一章: https://meteor.today/a/p38bvT?ref=android 上一章: https://meteor.today/a/VHBbr0?ref=android   「你應該聽過這則新聞吧?某個十一歲男童持刀護衛母親,導致父親當場死亡。」   我仔細回想了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當時這則新聞引起了社會轟動,很多人遊行抗議要修法,希望政府能更注重低收入戶兒童處境。原來那是他嗎?   周允開始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家很窮,“那個男人”長期失業,酗酒跟吸毒是常態了,家裡的收入全靠我媽打的零工支撐。但他……常常揍我們,媽媽她常常被打到進醫院,結果家裡的經濟就越發拮据起來。」   「我11歲的某一天,他又喝酒又吸毒,神智不清,用球棒把媽媽打到頭破血流。我很生氣又很害怕,抓著菜刀衝出來想保護她,結果殺掉了那個傢伙。」說到這裡,他略微悲傷地笑了,「我很高興那個男人再也不會威脅到我們,可是媽媽她卻用很可怕的眼神看我。」   「她說……我是殺人兇手,是惡魔、是混蛋,是不知好歹的畜牲,然後就這樣掐住我的脖子……」他舉起雙手在空氣中慢慢縮緊,「一點一滴地收緊,慢慢地、慢慢地。」   「然後,警察就闖進來了。」他微微低頭,臉上依然平靜無波,但聲音中卻有種寂寥的味道。   我很熟悉那種感覺。   那是對父母徹底死心的人會有的味道。   「鑑於我情況特殊……那時候自稱是人權團體的傢伙冒出很多來抗議,所以我沒有任何刑罰就被特別安置了,只是會有人固定來看我。」   我大概能理解。照周允的說法,他為了護衛被打到重傷的媽媽,殺了父親。法官應該會判防衛過當,而且防衛過當致死搞不好是有幾年刑期的,但是因為年紀過小,又因為母親差點掐死他的緣故,社會同情聲浪相當大,執法者無法忽視大眾的言論走向所以也只能從輕考量了。   而且說不定還有政治施壓的部分呢,我邪惡地陰謀論了一下。畢竟那時選舉快到了,遇到這麼一件社會關注的大案子,如果結果不符民意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會影響到選票。   「魔人他某部分很像那個男人,以打殺為樂,以取悅自己為優先事項。一看到他我就——」   頓了一下,他神情略微暴戾地繼續說道,「——很想讓他徹底從世界上消失。」   一口氣說完這些積壓在心底的腐朽往事,他看起來沒有變得比較輕鬆,可是怎麼說呢?雖然表情沒怎麼變,但感覺他還滿愉快的。   「難得見你那麼多話呢。不過這些事情跟我說真的好嗎?」我問他。我們也沒講過幾句話他就把這些都說了,是對我有多信任?我非常疑惑。   「我早就想跟你說了。」他平靜地笑著,「我感覺得出來。」   最後那句話其實只說了一半,但我卻明白他的意思,所謂同類能聞到同類特有的氣味。   「不過我的故事就留到下次再說吧。」我哈哈笑了幾聲,「今天的故事券已經用完嘍。」   「喂喂……」他再度對我的奇怪說詞無言以對。   我陡然大笑了起來,肆意地,笑倒在他肩上。他看看我狂笑的樣子,不一會兒也被勾得笑了起來。   我們兩個在操場上琅琅笑著,似是天空依然藍,心如曾經那般無憂。   但事實是,我們都已被過往那生鏽殘破的舊鐵絲網,割得支離破碎,血濺滿身。


  回文
全部留言
B1

未看先推

2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詭徒 第八章:深交(下)

第一章: https://meteor.today/a/p38bvT?ref=android 上一章: https://meteor.today/a/VHBbr0?ref=android   「你應該聽過這則新聞吧?某個十一歲男童持刀護衛母親,導致父親當場死亡。」   我仔細回想了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當時這則新聞引起了社會轟動,很多人遊行抗議要修法,希望政府能更注重低收入戶兒童處境。原來那是他嗎?   周允開始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家很窮,“那個男人”長期失業,酗酒跟吸毒是常態了,家裡的收入全靠我媽打的零工支撐。但他……常常揍我們,媽媽她常常被打到進醫院,結果家裡的經濟就越發拮据起來。」   「我11歲的某一天,他又喝酒又吸毒,神智不清,用球棒把媽媽打到頭破血流。我很生氣又很害怕,抓著菜刀衝出來想保護她,結果殺掉了那個傢伙。」說到這裡,他略微悲傷地笑了,「我很高興那個男人再也不會威脅到我們,可是媽媽她卻用很可怕的眼神看我。」   「她說……我是殺人兇手,是惡魔、是混蛋,是不知好歹的畜牲,然後就這樣掐住我的脖子……」他舉起雙手在空氣中慢慢縮緊,「一點一滴地收緊,慢慢地、慢慢地。」   「然後,警察就闖進來了。」他微微低頭,臉上依然平靜無波,但聲音中卻有種寂寥的味道。   我很熟悉那種感覺。   那是對父母徹底死心的人會有的味道。   「鑑於我情況特殊……那時候自稱是人權團體的傢伙冒出很多來抗議,所以我沒有任何刑罰就被特別安置了,只是會有人固定來看我。」   我大概能理解。照周允的說法,他為了護衛被打到重傷的媽媽,殺了父親。法官應該會判防衛過當,而且防衛過當致死搞不好是有幾年刑期的,但是因為年紀過小,又因為母親差點掐死他的緣故,社會同情聲浪相當大,執法者無法忽視大眾的言論走向所以也只能從輕考量了。   而且說不定還有政治施壓的部分呢,我邪惡地陰謀論了一下。畢竟那時選舉快到了,遇到這麼一件社會關注的大案子,如果結果不符民意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會影響到選票。   「魔人他某部分很像那個男人,以打殺為樂,以取悅自己為優先事項。一看到他我就——」   頓了一下,他神情略微暴戾地繼續說道,「——很想讓他徹底從世界上消失。」   一口氣說完這些積壓在心底的腐朽往事,他看起來沒有變得比較輕鬆,可是怎麼說呢?雖然表情沒怎麼變,但感覺他還滿愉快的。   「難得見你那麼多話呢。不過這些事情跟我說真的好嗎?」我問他。我們也沒講過幾句話他就把這些都說了,是對我有多信任?我非常疑惑。   「我早就想跟你說了。」他平靜地笑著,「我感覺得出來。」   最後那句話其實只說了一半,但我卻明白他的意思,所謂同類能聞到同類特有的氣味。   「不過我的故事就留到下次再說吧。」我哈哈笑了幾聲,「今天的故事券已經用完嘍。」   「喂喂……」他再度對我的奇怪說詞無言以對。   我陡然大笑了起來,肆意地,笑倒在他肩上。他看看我狂笑的樣子,不一會兒也被勾得笑了起來。   我們兩個在操場上琅琅笑著,似是天空依然藍,心如曾經那般無憂。   但事實是,我們都已被過往那生鏽殘破的舊鐵絲網,割得支離破碎,血濺滿身。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