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匿名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三章(上) "長篇連載中"

沉悶的空氣帶來一絲壓抑,偌大的和室中央,墨雨汐以標準的跪姿端坐著,微微低下頭,恭敬地開口。 『父親大人。』 坐在正對面的男人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冷峻的容顏帶著歲月的刻痕,卻依舊不減那屬於成熟男人的獨特魅力,深的將近墨色的靛藍雙眸銳利如刀鋒,一舉一動間都充斥著王者風範,以及讓人折服的強大氣場。 他,就是墨雨汐的養父,啻組六代組長,墨雨彥。 『貨呢。』 『全數銷毀。』 『嗯,沒讓我失望。』 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但墨雨彥臉上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無喜無怒,即使如此,還是讓她微微緊繃了一下身體。 無法忽略的目光在墨雨汐身上掃過一圈,最後停留在由於擦傷,被白色繃帶包裹的手臂。 發覺到這點的墨雨汐整顆心頓時懸到了最高點。 『父親大人,我…』 墨雨汐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和室的紙門外忽地傳來一陣騷動,談話被打斷,墨雨彥微微皺起眉,望向了聲音的方向,不出幾秒,門就被粗暴地打開,還伴隨著一句慌忙急躁的喊聲。 『少主!您沒事吧,我…』 後續的話語在來人看清了房內景象的瞬間嘎然而止。 墨雨汐的嘴角抽蓄了一下,無語的看著一臉“死定了”的闖入者,心中暗暗一嘆,無可奈何的轉過頭,微微朝墨雨彥欠身,低聲致歉。 『不好意思,讓父親大人見笑了。』 『沒事,我等等也有一場應酬,剩下的事等回來再說,先回去吧。』 深海色的眸裡閃過一絲異樣,但轉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墨雨彥擺了擺手,示意兩人離開。 『是。』 得到了許可的墨雨汐站起身,一邊在墨雨彥看不見的死角惡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一邊禮貌地告辭後便拽著那人的手臂走了出去。 待空間裡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時,墨雨汐終於忍無可忍的一巴掌重重拍在了他後腦杓上。 『唔!少主!』 凌月吃痛的抱著頭,抬眼望著幾乎已經氣的冒火的墨雨汐,但又自認理虧而不敢多說些什麼,兩人對視了數秒後,最終還是墨雨汐率先在那宛如大型犬的委屈目光敗下陣來,咋了咋舌。 『嘖,沒有下一次。』 聞言,凌月嘴角勾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如巨石般內斂沉穩的氣息漸漸從身上散發出來,哪還看的出方才那彷彿天要塌下來的慌亂樣子。 墨雨汐滿臉黑線的看著眼前著實像個雙重人格患者的下屬,無奈的輕嘆。 『凌月,我不是小孩子了。』 一關於她的事就亂了分寸,自己應該沒有這麼不可靠吧… 臉上的笑意霍然一僵,凌月的目光黯淡了下來,輕聲回應。 『啊,是呢…』 要在這世界存活,就得逼迫自己不斷便強,凌月感到安慰,卻也心疼著墨雨汐的成長。 他大墨雨汐六歲,卻比她早進入這世界九年,墨雨汐進入啻組那時,六代組長公務繁忙,見面的次數寥寥可數,因此,幾乎所有東西,都是由自己親自一點一滴教給她的。 然而現在,曾經需要被保護的雛兒已經長出了豐沛的羽翼。 莫名的失落感佔滿了凌月的心臟,他垂下眼,唇邊扯起一個淡淡的苦笑。 『我要先回學校,如果有事再聯絡我…凌月?凌月!?日向凌月!!』 墨雨汐沒好氣的瞪了明顯心不在焉的凌月一眼,但對方顯然還處於晃神狀態,喊了幾次後都不見任何反應,使得墨雨汐不得不提高音量。 『啊?嗯…好。』 凌月從思緒中回過神,揚起頭,朝墨雨汐抱歉的笑了笑,接著不顧對方的抗議在毛茸茸的頭頂上揉了一把。 『早點回來吧。』 早上九點半,綜大學生會辦公室- 上官冽一手撐著下巴,另一手百無聊賴的旋轉著原子筆的筆桿,墨色的眼表面上雖然是盯著桌面上的文件,可思緒卻全然飄到了九霄雲外。 更正確來說,上官冽現在一門心思全都在墨雨汐身上。 『真慢…』 不滿的低語,上官冽盯著木製的大門,那眼神專注的似乎恨不得將它瞪穿一個洞來,心情也隨著分分秒秒的流逝顯得越發煩躁。 為什麼煩躁?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見墨雨汐,立刻,馬上。 就這麼過了二十分鐘,上官冽的耐心終於正式用罄,就在果斷的他站起身,打算直接出校找人時,辦公室的大門被緩緩打開了。 『墨雨…呃,韓玥?你怎麼來了?』 正要脫口而出的叫喚在認清來者時硬生生的被卡在喉嚨裡,上官冽原本還稍有好轉的神情一下子又是一沉。 『唔…會長,你不舒服嗎?』 上官冽難看的臉色頓時讓對方僵住了步伐,碧綠的大眼怯生生的看著眼前大自己兩年的學長,眼眶裡隱隱浮動著水氣,楚楚可憐的模樣只要是男人見了都會心疼。 『不,沒有,抱歉,有什麼事?』 意識到自己將不悅的情緒表現的太過於明顯,上官冽趕緊放鬆自己的面部肌肉,露出一個安慰的淺笑。 溫柔的笑容似乎有某種魔力,那女子臉頰一紅,即時收住了淚水,細小輕柔的聲線軟軟的說明著來意。 『那個…副會長出了公差,讓我來協助會長辦公。』 上官冽這才想起,溟今天以副會長的身份代替了自己出席三校聯合的學生會議,而站在他眼前的人,韓玥,則是溟下頭的幹部,大概是溟放心不下自己,指派她來幫忙的。 『是嗎,謝謝你,不過不用了,今天我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心頭湧上一股暖流,但上官冽還是委婉地拒絕了溟的好心安排,因為他今天的確有比辦公還重要的事情。 『但…會長,這是副會長交代的…』 見對方還想說服自己,上官冽淡淡一笑,語氣雖然稱的上溫柔,卻也帶上了不容置疑的強硬。 『不必麻煩了,你應該還有課不是嗎?』 『……是。』 上官冽話裡的逐客意味鮮明的就連傻子也聽的出來,韓玥緊咬住殷紅的下唇,過了數秒後才僵硬的點了點頭,乖乖的退出學生會辦公室。 綜大的學生會會長,上官冽,可說是綜大的風雲人物之首,俊美突出的五官,高大挺拔的身材,以及對任何人都溫和有禮的紳士風度,活脫脫就像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白馬王子。 而且不僅在醫學系的成績出類拔萃,運動神經更是發達,還在去年帶領著學校的男子籃球部奪下全國大賽的冠軍。 眼看著錯過了能和這麼一個優秀對象獨處的大好機會,韓玥氣憤的一跺腳,心裡越想越是不甘心。 一頭耀眼的金髮,如湖水般碧綠的眼眸,凹凸有致的體態,顯赫的家庭背景,艾雪不管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焦點,再加上靈活的交際手腕,更是讓她成為學生會裡少數的女性成員之一。 然而,一切一切的優勢,卻在上官冽面前徹底的瓦解。 兩人的交談從來不超過十句,態度平淡的跟對待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甚至有時更是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她到底哪裡不好!? 『同學,這裡是學生會辦公室嗎?』 一道清冷的嗓音突兀的摻了進來,正處於氣頭上的韓玥臭著一張臉,剛想將怒氣發洩在這個選錯時機的倒楣學生身上,抬頭,到嘴邊的罵聲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站在她面前的陌生女子氣場強烈的讓人無法忽視,冷棕色的長髮如瀑布般垂到腰際,眸裡是赤紅的顏色,有如燃燒的火焰,但深處卻是堅硬的質地,冷硬的熔岩,而此刻,那雙眼正居高臨下的盯著她,不耐煩的重複了一遍提問。 『這裡是學生會辦公室?』 『…是的,這位同學你有…等一下你想做什麼!?』 準備打開門的手腕突然被抓住,對方並沒有控制好方式和力道,塗滿了紅色指甲油的指甲掐進了肉裡,造成的半月型凹痕讓墨雨汐微微蹙起眉,冷聲道。 『放手。』 有些女人很奇怪,她們會莫名其妙的對比自己漂亮優秀甚至出身高的女人產生敵意,即使她們甚至是才剛見面的陌生人。 她是誰?為什麼要進學生會辦公室? 依會長的習慣,他從來不會讓除了學生會成員之外的人進辦公室,她和會長又是什麼關係? 一連串的疑問間,韓玥看著眼前的人越看越覺得不順眼,在怒由心起,惡生雙膽的情況下,緊抓的手不但沒放鬆,反而惡意的加重了力度。 『學生會不是像你這種閒雜人等能進去的,識相的話就快離開這裡。』 高傲的仰起頭,從小被人捧在手心上,天生的優越感更是讓她肆無忌憚,看向墨雨汐的目光是赤裸裸的輕視和睥睨。 這女人有病啊? 手上傳來的一陣陣刺痛感明白的表示對方是故意的,但墨雨汐想破了頭也想不到自己在哪裡招惹到這個神經病。 看她的樣子,大概是學生會的人吧? 也就是代表…不能出手? 墨雨汐撇了撇嘴,按耐下怒氣,在道上多年,她並不是沒吃過虧,這點侮辱她還能承受,不過… 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暗血色的眸子綻放出野獸一樣的危險光芒。 她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主,一旦耐性磨盡,就得有本事承受代價。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好看!!!!!什麼時候po下一章?

0
B2

好看好看😍😍💕

0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原創[黑道、愛情]彼岸救贖:第三章(上) "長篇連載中"

沉悶的空氣帶來一絲壓抑,偌大的和室中央,墨雨汐以標準的跪姿端坐著,微微低下頭,恭敬地開口。 『父親大人。』 坐在正對面的男人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冷峻的容顏帶著歲月的刻痕,卻依舊不減那屬於成熟男人的獨特魅力,深的將近墨色的靛藍雙眸銳利如刀鋒,一舉一動間都充斥著王者風範,以及讓人折服的強大氣場。 他,就是墨雨汐的養父,啻組六代組長,墨雨彥。 『貨呢。』 『全數銷毀。』 『嗯,沒讓我失望。』 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但墨雨彥臉上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無喜無怒,即使如此,還是讓她微微緊繃了一下身體。 無法忽略的目光在墨雨汐身上掃過一圈,最後停留在由於擦傷,被白色繃帶包裹的手臂。 發覺到這點的墨雨汐整顆心頓時懸到了最高點。 『父親大人,我…』 墨雨汐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和室的紙門外忽地傳來一陣騷動,談話被打斷,墨雨彥微微皺起眉,望向了聲音的方向,不出幾秒,門就被粗暴地打開,還伴隨著一句慌忙急躁的喊聲。 『少主!您沒事吧,我…』 後續的話語在來人看清了房內景象的瞬間嘎然而止。 墨雨汐的嘴角抽蓄了一下,無語的看著一臉“死定了”的闖入者,心中暗暗一嘆,無可奈何的轉過頭,微微朝墨雨彥欠身,低聲致歉。 『不好意思,讓父親大人見笑了。』 『沒事,我等等也有一場應酬,剩下的事等回來再說,先回去吧。』 深海色的眸裡閃過一絲異樣,但轉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墨雨彥擺了擺手,示意兩人離開。 『是。』 得到了許可的墨雨汐站起身,一邊在墨雨彥看不見的死角惡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一邊禮貌地告辭後便拽著那人的手臂走了出去。 待空間裡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時,墨雨汐終於忍無可忍的一巴掌重重拍在了他後腦杓上。 『唔!少主!』 凌月吃痛的抱著頭,抬眼望著幾乎已經氣的冒火的墨雨汐,但又自認理虧而不敢多說些什麼,兩人對視了數秒後,最終還是墨雨汐率先在那宛如大型犬的委屈目光敗下陣來,咋了咋舌。 『嘖,沒有下一次。』 聞言,凌月嘴角勾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如巨石般內斂沉穩的氣息漸漸從身上散發出來,哪還看的出方才那彷彿天要塌下來的慌亂樣子。 墨雨汐滿臉黑線的看著眼前著實像個雙重人格患者的下屬,無奈的輕嘆。 『凌月,我不是小孩子了。』 一關於她的事就亂了分寸,自己應該沒有這麼不可靠吧… 臉上的笑意霍然一僵,凌月的目光黯淡了下來,輕聲回應。 『啊,是呢…』 要在這世界存活,就得逼迫自己不斷便強,凌月感到安慰,卻也心疼著墨雨汐的成長。 他大墨雨汐六歲,卻比她早進入這世界九年,墨雨汐進入啻組那時,六代組長公務繁忙,見面的次數寥寥可數,因此,幾乎所有東西,都是由自己親自一點一滴教給她的。 然而現在,曾經需要被保護的雛兒已經長出了豐沛的羽翼。 莫名的失落感佔滿了凌月的心臟,他垂下眼,唇邊扯起一個淡淡的苦笑。 『我要先回學校,如果有事再聯絡我…凌月?凌月!?日向凌月!!』 墨雨汐沒好氣的瞪了明顯心不在焉的凌月一眼,但對方顯然還處於晃神狀態,喊了幾次後都不見任何反應,使得墨雨汐不得不提高音量。 『啊?嗯…好。』 凌月從思緒中回過神,揚起頭,朝墨雨汐抱歉的笑了笑,接著不顧對方的抗議在毛茸茸的頭頂上揉了一把。 『早點回來吧。』 早上九點半,綜大學生會辦公室- 上官冽一手撐著下巴,另一手百無聊賴的旋轉著原子筆的筆桿,墨色的眼表面上雖然是盯著桌面上的文件,可思緒卻全然飄到了九霄雲外。 更正確來說,上官冽現在一門心思全都在墨雨汐身上。 『真慢…』 不滿的低語,上官冽盯著木製的大門,那眼神專注的似乎恨不得將它瞪穿一個洞來,心情也隨著分分秒秒的流逝顯得越發煩躁。 為什麼煩躁?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見墨雨汐,立刻,馬上。 就這麼過了二十分鐘,上官冽的耐心終於正式用罄,就在果斷的他站起身,打算直接出校找人時,辦公室的大門被緩緩打開了。 『墨雨…呃,韓玥?你怎麼來了?』 正要脫口而出的叫喚在認清來者時硬生生的被卡在喉嚨裡,上官冽原本還稍有好轉的神情一下子又是一沉。 『唔…會長,你不舒服嗎?』 上官冽難看的臉色頓時讓對方僵住了步伐,碧綠的大眼怯生生的看著眼前大自己兩年的學長,眼眶裡隱隱浮動著水氣,楚楚可憐的模樣只要是男人見了都會心疼。 『不,沒有,抱歉,有什麼事?』 意識到自己將不悅的情緒表現的太過於明顯,上官冽趕緊放鬆自己的面部肌肉,露出一個安慰的淺笑。 溫柔的笑容似乎有某種魔力,那女子臉頰一紅,即時收住了淚水,細小輕柔的聲線軟軟的說明著來意。 『那個…副會長出了公差,讓我來協助會長辦公。』 上官冽這才想起,溟今天以副會長的身份代替了自己出席三校聯合的學生會議,而站在他眼前的人,韓玥,則是溟下頭的幹部,大概是溟放心不下自己,指派她來幫忙的。 『是嗎,謝謝你,不過不用了,今天我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心頭湧上一股暖流,但上官冽還是委婉地拒絕了溟的好心安排,因為他今天的確有比辦公還重要的事情。 『但…會長,這是副會長交代的…』 見對方還想說服自己,上官冽淡淡一笑,語氣雖然稱的上溫柔,卻也帶上了不容置疑的強硬。 『不必麻煩了,你應該還有課不是嗎?』 『……是。』 上官冽話裡的逐客意味鮮明的就連傻子也聽的出來,韓玥緊咬住殷紅的下唇,過了數秒後才僵硬的點了點頭,乖乖的退出學生會辦公室。 綜大的學生會會長,上官冽,可說是綜大的風雲人物之首,俊美突出的五官,高大挺拔的身材,以及對任何人都溫和有禮的紳士風度,活脫脫就像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白馬王子。 而且不僅在醫學系的成績出類拔萃,運動神經更是發達,還在去年帶領著學校的男子籃球部奪下全國大賽的冠軍。 眼看著錯過了能和這麼一個優秀對象獨處的大好機會,韓玥氣憤的一跺腳,心裡越想越是不甘心。 一頭耀眼的金髮,如湖水般碧綠的眼眸,凹凸有致的體態,顯赫的家庭背景,艾雪不管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焦點,再加上靈活的交際手腕,更是讓她成為學生會裡少數的女性成員之一。 然而,一切一切的優勢,卻在上官冽面前徹底的瓦解。 兩人的交談從來不超過十句,態度平淡的跟對待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甚至有時更是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她到底哪裡不好!? 『同學,這裡是學生會辦公室嗎?』 一道清冷的嗓音突兀的摻了進來,正處於氣頭上的韓玥臭著一張臉,剛想將怒氣發洩在這個選錯時機的倒楣學生身上,抬頭,到嘴邊的罵聲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站在她面前的陌生女子氣場強烈的讓人無法忽視,冷棕色的長髮如瀑布般垂到腰際,眸裡是赤紅的顏色,有如燃燒的火焰,但深處卻是堅硬的質地,冷硬的熔岩,而此刻,那雙眼正居高臨下的盯著她,不耐煩的重複了一遍提問。 『這裡是學生會辦公室?』 『…是的,這位同學你有…等一下你想做什麼!?』 準備打開門的手腕突然被抓住,對方並沒有控制好方式和力道,塗滿了紅色指甲油的指甲掐進了肉裡,造成的半月型凹痕讓墨雨汐微微蹙起眉,冷聲道。 『放手。』 有些女人很奇怪,她們會莫名其妙的對比自己漂亮優秀甚至出身高的女人產生敵意,即使她們甚至是才剛見面的陌生人。 她是誰?為什麼要進學生會辦公室? 依會長的習慣,他從來不會讓除了學生會成員之外的人進辦公室,她和會長又是什麼關係? 一連串的疑問間,韓玥看著眼前的人越看越覺得不順眼,在怒由心起,惡生雙膽的情況下,緊抓的手不但沒放鬆,反而惡意的加重了力度。 『學生會不是像你這種閒雜人等能進去的,識相的話就快離開這裡。』 高傲的仰起頭,從小被人捧在手心上,天生的優越感更是讓她肆無忌憚,看向墨雨汐的目光是赤裸裸的輕視和睥睨。 這女人有病啊? 手上傳來的一陣陣刺痛感明白的表示對方是故意的,但墨雨汐想破了頭也想不到自己在哪裡招惹到這個神經病。 看她的樣子,大概是學生會的人吧? 也就是代表…不能出手? 墨雨汐撇了撇嘴,按耐下怒氣,在道上多年,她並不是沒吃過虧,這點侮辱她還能承受,不過… 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暗血色的眸子綻放出野獸一樣的危險光芒。 她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主,一旦耐性磨盡,就得有本事承受代價。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