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小說板
#連載 《對不起,這不是本推理小說》 pt7

失心瘋的獵犬   我討厭泡沫、討厭走得慢的短針、討厭英雄式的死亡、討厭繁花簇擁下的悲歌。我討厭的東西太多了,說也說不完。每當我望向自己工作桌上雜亂的一切,我就感覺到自己甚麼也不是。不是藝術的一部份、不是轉移的痛苦、不是浪漫的邂逅、不是神話中的產物。我僅僅是一個連比人類低賤的生物都稱不上的人類,不是凋零的黃花、不是正在融化的冰雪、不是藥物控制下的痲瘋病患者、不是鋼琴酒吧的聽眾、不是有錢人、不是好人。我一直認為自己失去了甚麼,或者原本就沒有甚麼,明明只想要安靜地離開人世,想要逃避機關、逃避酒家,但我無法,我的脆弱變成一股擰起的繩子,棉絮、線頭被火燒焦,發出臭味。   我一直以為我的最後會是老死,至少不是倒在火車站前餓死。有時候,我會想搬到有雪的地方去,像是北海道、芬蘭或者加拿大。但是我的英文不流利、日文也說不出兩三句日常對話。我學習外文的管道只有電視上的卡通、網路上的短片,或者盜錄的美劇。對,就像我之前說的,我沒錢。所以搬出去國外住、在國外享受生活、看雪以及等待日落都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沒錢,我的錢要拿去贖罪。贖罪?又是這詞,我對此真的不會膩呢。說道贖罪,不知道鮮奶這人到底要如何幫我贖罪呢?是回到過去阻止那男人犯下蠢事嗎?還是讓母親復活呢?抑或者讓全世界的人都變成同樣無機質的畸胎?啊啊!真是討厭,世界乾脆毀滅算了。   我看向桌上的牛肉麵,一點興趣也沒有,但老法卻像個餓死鬼一樣,不斷吞嚥,就好像這是他的最後一餐。我們做了簡單的討論,一致認為因果律手環即便出現100也不一定會死人。為甚麼呢?因為這跟鮮奶實驗的大前提相左。首先,如果因果律手環可以成功預測生死,就表示未來是確定的,無論做不做努力都沒有差別。但鮮奶的實驗很明顯,是要我們對未來做出改變,也就造成了矛盾。但是,現在不確定的是這種矛盾是不是也是種可容許的規律。如果是的話,就變成了可觀測同時不可觀測的宇宙。如果不是的話,就表示這世上有個能夠包括一切錯誤的算式,也就是真正的真理。   「所以,我到底會不會死?」誰知道呢?莫泊桑回答。在這小學生的信紙上頭,說到了真理。但是,我們還是無法預想真理究竟是甚麼,只能任由思緒不斷漂浮於海上,慢慢感受死亡。或許死亡就是真理吧,我們這次的實驗無疑是找死,尋系真正的死亡才是我們想要的,或許吧,也或許我很想活下去。   「大叔要死了嗎?從你的身體狀況來看,也不像得了絕症或者無法根治的、會立即死亡的疾病。或許會是場意外,例如被車撞死或者被殺死等等。只要確保這樣的死法不會出現,或許還有救。」般若提議老法先關在這裡一陣子,費用她會出,至少關到這場遊戲結束為止。然而,老法沒有同意。他表示如果接下來大家都出現了100,那豈不是最後剩下的那人會孤立無援嗎?他認為大家應該要同心協力面對死亡。啊啊!這種熱血讓我不禁直冒汗,這樣不是讓我沒有藉口躲在這個像是庇護所的包廂內嗎?雖然很想反駁老法,但他確實說得有理。   「說起來,真理到底是甚麼?總不可能是C000所說的,一台大型計算機吧。莫泊桑,你覺得呢?我記得你的信封上是說要找出真理,對吧?」我將一罐辣椒粉加入一盤薯條中,吃了一口,讓口腔感覺到相當不舒服。不知道該怎麼說,薯條因為冷掉的緣故,有股濃濃的油耗味,即便加了辣椒粉,也無法抵銷一絲一毫。   「所謂的真理,應該是指一種絕對不變的思想,不是人為或者非人為的作為能夠影響的。它是人類思想的最底層、不會改變的基石。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就好像懷疑一樣,我們無法懷疑『正在懷疑』這件事。導致我們無法相信真理是不是真理,對的事情是不是對的事情。所以,推論到最後,這世上的真理可能是會變動的。」說了一大串,但我沒聽懂的部分太多了,只能任由莫泊桑將自己的想法任意溢出。此刻,包廂內變得黏稠無比、燈光黯淡下來的感覺似乎就像有明星要出場一樣。我的胃好痛。   「簡單來說,真理就像這盤薯條一樣,即便加了辣椒粉,油耗味依舊,這個是第一層的真理。然後說第二層,第二層就是每個人吃了感受都不一樣,這樣不變的變化性才是真理的本意。」我舉了薯條的例子,希望自己的理解沒有錯誤。但是,最終我們的問題又回到了原點,真理到底是不是一台大型計算機器。   老法變得很沉默,於是艾琳小姐姐提議要不現在就去找陳梨。現在是半夜,一般人早就睡了,但做設計的通常這時候才開始一天的行程。在這邊向所有設計師致意。為了確保我們能夠見到人,艾琳小姐姐借了老法的電話,打過去教職員工宿舍,確認陳梨並沒有睡著和離開後,我們才出發。   外頭下了陣小雨,最終我們決定全員都過去。但是,為了以防萬一,莫泊桑、布蕾克兩人在車上待命。當然,車子是般若的,她似乎在哪裡都有一輛車,今天第一次碰面就是開車來的,但那台車卻只是停在附近,沒有開回去,很是奇怪。算了,人都有些怪癖的,這不影響我們判斷她的好壞。艾琳說可以帶一些慰問品,讓陳梨的情緒緩解下來。   我們打開教師宿舍的交誼廳大門,一股灰塵的氣味撲面而來,這股味道讓人知道學校的清潔做得實在不利。交誼廳內,一個年約五十幾的老人坐在沙發的中間位置。看他的肌肉起伏、呼吸聲調,以及眼神等等,可以確認他很是健康,甚至該說健康過頭了。我們才剛想出聲,他便先開口了。   「我知道你們是為了甚麼而來,但我只不過是回收我的作品罷了。」甚麼跟甚麼?聽不太懂他要表達甚麼意思。作品?對啊!他是首飾設計師,還是金工組導師,所以他的作品肯定非常多吧。既然那枚戒指是他設計的,那他知道關於鎳球的訊息也不奇怪。我拿出金戒指,還未說出話,他就打斷我了。   「你們想知道真理,所以才找上鮮奶的,對吧?如果我說真理是不變的,我相信你們肯定無法接受,對吧?所謂的真理不只是大型計算機器,更是將人腦連接上電腦的技術,也就是所謂的電子永生技術。我們想做的是,將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接連上電腦,保持永生。然而,這些都是鮮奶透過別人告訴我的,我並不知道真假。除此之外,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鎳球的事情。為了查證,我將我的作品重新量了重量,確實與計算出來的有差距。我檢查了我手邊所有的飾品,都有一定量的差距,證明每個鎳球的大小、數量都不一樣。於是,我找了些人替我拿回其他人手中的飾品。」聽到這裡,我才知道原來李.斯坦的女兒來找那男人,不是為了自己的父親,而是為了陳梨。   「所以,我們必須把所有飾品都熔掉嗎?」老法率先發難,我還是找不到機會插話。想說甚麼但還未開口,只是歸還了戒指就耗盡了我所有力氣。此刻,我總覺得歸還戒指不是件明智的選擇。我的胃又痛了起來,好想去廁所吐出剛剛吃的所有垃圾食物。說起來,我已經好久沒吃正餐了,都是一些餅乾、糖果、零食果腹,真是不健康。   「不必。因為飾品中的訊息只是座標罷了,所有的鎳球肯定都是通向同一個地方的座標,所以只需要熔化一個即可。至於為何每個飾品中的鎳球大小、重量不同,我想是因為用來敘述的文字、語言、代碼不同,但意義是相同的。為甚麼呢?除了境外生物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又是真理又是境外生物的,真想說夠了!   「好了,下一個遊戲。去找這個飾品的主人。」說罷,陳梨拿出一個夾鏈袋,裏頭有個沾著血漬的吊墜。吊墜是那種可以放入照片的樣式,看起來頗具年代感。仔細一看,就能發現用東方紋路刻劃成的銜尾蛇,那是陳梨設計的飾品中頗具盛名的一環。   才剛將吊墜拿出來,老法就衝上去將其搶下。   「為甚麼你有這墜飾!回答我!」老法激動到不可自己,呼吸節奏亂了、身體因憤怒顫動、胃食道逆流、腸胃蠕動加速,這種種原因讓他的情緒在此刻斷線了。我們拉住他,要他不要對陳梨動手,好不容易他恢復了理智,才剛要開口,眼淚就流下來了。   「這枚吊墜是我送給我前妻的,即便它染上鮮血或者已經離開我眼前好幾年,我還是不會認錯。」他撫摸吊墜的花紋,打開看裏頭的相片,是老法與一名年輕女孩的合照。年輕的老法看起來非常開心,雖然肌肉緊繃的程度不如現在,但仍稱得上是一名壯漢。所以,我們剛剛拉著一名生氣的壯漢囉,真不愧是我,力氣真大。   「就像我說的,我只不過是拿回我的東西,不管是甚麼方式都可以,只要確認了那副吊墜中也有鎳球就行。無論是甚麼手段,至少我拿回了我的吊墜,並且也得到了給你們的下個任務,尋找那女人的死因。」他指了指老法手中的合照,看來他所謂的死掉的那女人就是老法的前妻無誤了。老法嘴裡唸著死了、她居然比我還早先走、我怎麼辦等等詞句,看得出來相當難過。   我想拿出包包裡的水果刀,將眼前這人渣殺死。但在我拿出刀子的那瞬間,他說出了那討人厭的名詞:河谷山機關。   「機關有教過妳要同情別人嗎?還是說,該任由感情爆發,做出衝動事呢?」他微微笑並且吞下事前藏在嘴裡的膠囊,自殺了。又一樁自殺案件,看來鮮奶似乎想隱藏甚麼,但又給予我們線索,要我們繼續追蹤下去。在這件事的盡頭,最好有個完美的解釋。不然,我會殺死妳的,混蛋。   我們將自殺的陳梨擺好坐在沙發上睡著的姿勢,這次就不報警了,因為深夜了,等警察過來實在麻煩,還有就是老法肯定很想趕快到前妻家吧。如果待在這邊又會浪費時間,所以我、艾琳小姐姐、般若三名女生留在現場做調查,而老法、布蕾克、莫泊桑三名男性則去老法前妻家中調查。   我們翻了下陳梨的口袋,找到了宿舍房間鑰匙、保險櫃鑰匙,以及電腦開機密碼。這種感覺就好像以前的FLASH小遊戲一樣,不知道這個年紀的小朋友知不知道以前的遊戲。雖然我很想問問艾琳小姐姐或者般若怎麼看待以前的遊戲,但現在是嚴肅的場合,所以專心吃帶來的濃湯味洋芋片就好。   我們找到了他的房間,401號房。裏頭相當整潔,看起來像是個有潔癖的人的房間,每一個物件、家具、擺設都經過設計,就連顏色的應用,對訪客來說也相當舒服,我給十分。般若一進來,連欣賞都不幹,便直接來到電腦前將電腦開機。等待的過程中,我們開始尋找藏起來的保險櫃。最終,在床板的下方發現了一個小空間,裏頭就放著保險櫃。正當我們心想,太好了,終於可以進行下一步之時,般若叫住了我們,要我們過來看一下。   名為遺書的文件檔,是擺在桌面的唯一檔案。裏頭說道自己和鮮奶手底下的人的對話。對話差不多是說,關於真理這台大型計算機器的可行性為0,但根據2007年、2015年、2019年以及數十份20世紀的手稿、殘卷表示,將世上所有一切統一的算式是存在的,但其表示法不是數字,而是圖案。這種圖案是種關於神學、科學、心理學,神祕學與社會學各種學科的整合,我們稱之為東方銜尾蛇,這種圖案與陳梨所設計的圖案相當相似,有參考價值。除此之外,陳梨也問到了關於鎳球的訊息。鎳球是以波塌函數作為基礎製造而成的,唯有將鎳球取出來,才能知道裡頭寫了甚麼。裏頭的訊息是在各式首飾中才形成的,而非先設計好才融入首飾之中。   真理到底是甚麼?為了獲得真理,我們必須犧牲甚麼?如果得到真理的話,就會成為神。而這項選拔的候選人,不知道是基於甚麼考慮所選擇的。不過,我可以做個推理。據說,真理的運算模式是模仿真人的,是將某些PEAK擴大數百倍後才進行自主運算。這樣,不只是將人變成數據化永生的可能性大增,更可能創造神,也就是五維生物。根據科技奇點理論,要此技術普遍可能還需要數十年,但依照這項研究所指示的方向前進,最長不用十個月即可到達奇點的科技水平。   最後,神是甚麼?根據維基百科,神是種超自然性的至高存在,具有宗教方面的意義。但是,這是不對的。所謂的神即是境外生物,或者五維以上的生物。既然我們無法改變身體的構成,變成境外生物。那麼,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感官強化至五維生物層面,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也就是將我們的視野提升到上帝、佛祖、阿拉等等人物的水平上頭。所以,就是量產聖人嗎?我很好奇如果這世界充滿聖人,會發生甚麼事。   最後,我問到鮮奶組織的人,為甚麼選擇我?他們告訴我,並不是鮮奶選擇了我,而是世界。這一切都是遵照一個偉大的意志來執行的,這段話也間接證明了將視野提升到另一個階段是可行的,並且已經有人做到了。所以,現在的階段只不過是仿製第一個成功的案例。但是,他們不清楚的是究竟選擇人選的標準為何。所以才導致了這一齣鬧劇。現在,我們唯一的做法就是跟著鮮奶所思所想走,因為她可能是這世上唯一最接近真理的人類。她需要刺激,改變她的視野水平,進而成為真理之母。所以,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鮮奶想要超越真理。超越真理後,要做甚麼?這點除了她以外的人,不得而知。   因此,我做出了個假設:世界要毀滅了。這是我唯一能夠想到的,需要超越真理層面的人的大事件。而這個時間點很有可能就是2045年的科技奇點。


  回文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對不起,這不是本推理小說》 pt7

失心瘋的獵犬   我討厭泡沫、討厭走得慢的短針、討厭英雄式的死亡、討厭繁花簇擁下的悲歌。我討厭的東西太多了,說也說不完。每當我望向自己工作桌上雜亂的一切,我就感覺到自己甚麼也不是。不是藝術的一部份、不是轉移的痛苦、不是浪漫的邂逅、不是神話中的產物。我僅僅是一個連比人類低賤的生物都稱不上的人類,不是凋零的黃花、不是正在融化的冰雪、不是藥物控制下的痲瘋病患者、不是鋼琴酒吧的聽眾、不是有錢人、不是好人。我一直認為自己失去了甚麼,或者原本就沒有甚麼,明明只想要安靜地離開人世,想要逃避機關、逃避酒家,但我無法,我的脆弱變成一股擰起的繩子,棉絮、線頭被火燒焦,發出臭味。   我一直以為我的最後會是老死,至少不是倒在火車站前餓死。有時候,我會想搬到有雪的地方去,像是北海道、芬蘭或者加拿大。但是我的英文不流利、日文也說不出兩三句日常對話。我學習外文的管道只有電視上的卡通、網路上的短片,或者盜錄的美劇。對,就像我之前說的,我沒錢。所以搬出去國外住、在國外享受生活、看雪以及等待日落都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沒錢,我的錢要拿去贖罪。贖罪?又是這詞,我對此真的不會膩呢。說道贖罪,不知道鮮奶這人到底要如何幫我贖罪呢?是回到過去阻止那男人犯下蠢事嗎?還是讓母親復活呢?抑或者讓全世界的人都變成同樣無機質的畸胎?啊啊!真是討厭,世界乾脆毀滅算了。   我看向桌上的牛肉麵,一點興趣也沒有,但老法卻像個餓死鬼一樣,不斷吞嚥,就好像這是他的最後一餐。我們做了簡單的討論,一致認為因果律手環即便出現100也不一定會死人。為甚麼呢?因為這跟鮮奶實驗的大前提相左。首先,如果因果律手環可以成功預測生死,就表示未來是確定的,無論做不做努力都沒有差別。但鮮奶的實驗很明顯,是要我們對未來做出改變,也就造成了矛盾。但是,現在不確定的是這種矛盾是不是也是種可容許的規律。如果是的話,就變成了可觀測同時不可觀測的宇宙。如果不是的話,就表示這世上有個能夠包括一切錯誤的算式,也就是真正的真理。   「所以,我到底會不會死?」誰知道呢?莫泊桑回答。在這小學生的信紙上頭,說到了真理。但是,我們還是無法預想真理究竟是甚麼,只能任由思緒不斷漂浮於海上,慢慢感受死亡。或許死亡就是真理吧,我們這次的實驗無疑是找死,尋系真正的死亡才是我們想要的,或許吧,也或許我很想活下去。   「大叔要死了嗎?從你的身體狀況來看,也不像得了絕症或者無法根治的、會立即死亡的疾病。或許會是場意外,例如被車撞死或者被殺死等等。只要確保這樣的死法不會出現,或許還有救。」般若提議老法先關在這裡一陣子,費用她會出,至少關到這場遊戲結束為止。然而,老法沒有同意。他表示如果接下來大家都出現了100,那豈不是最後剩下的那人會孤立無援嗎?他認為大家應該要同心協力面對死亡。啊啊!這種熱血讓我不禁直冒汗,這樣不是讓我沒有藉口躲在這個像是庇護所的包廂內嗎?雖然很想反駁老法,但他確實說得有理。   「說起來,真理到底是甚麼?總不可能是C000所說的,一台大型計算機吧。莫泊桑,你覺得呢?我記得你的信封上是說要找出真理,對吧?」我將一罐辣椒粉加入一盤薯條中,吃了一口,讓口腔感覺到相當不舒服。不知道該怎麼說,薯條因為冷掉的緣故,有股濃濃的油耗味,即便加了辣椒粉,也無法抵銷一絲一毫。   「所謂的真理,應該是指一種絕對不變的思想,不是人為或者非人為的作為能夠影響的。它是人類思想的最底層、不會改變的基石。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就好像懷疑一樣,我們無法懷疑『正在懷疑』這件事。導致我們無法相信真理是不是真理,對的事情是不是對的事情。所以,推論到最後,這世上的真理可能是會變動的。」說了一大串,但我沒聽懂的部分太多了,只能任由莫泊桑將自己的想法任意溢出。此刻,包廂內變得黏稠無比、燈光黯淡下來的感覺似乎就像有明星要出場一樣。我的胃好痛。   「簡單來說,真理就像這盤薯條一樣,即便加了辣椒粉,油耗味依舊,這個是第一層的真理。然後說第二層,第二層就是每個人吃了感受都不一樣,這樣不變的變化性才是真理的本意。」我舉了薯條的例子,希望自己的理解沒有錯誤。但是,最終我們的問題又回到了原點,真理到底是不是一台大型計算機器。   老法變得很沉默,於是艾琳小姐姐提議要不現在就去找陳梨。現在是半夜,一般人早就睡了,但做設計的通常這時候才開始一天的行程。在這邊向所有設計師致意。為了確保我們能夠見到人,艾琳小姐姐借了老法的電話,打過去教職員工宿舍,確認陳梨並沒有睡著和離開後,我們才出發。   外頭下了陣小雨,最終我們決定全員都過去。但是,為了以防萬一,莫泊桑、布蕾克兩人在車上待命。當然,車子是般若的,她似乎在哪裡都有一輛車,今天第一次碰面就是開車來的,但那台車卻只是停在附近,沒有開回去,很是奇怪。算了,人都有些怪癖的,這不影響我們判斷她的好壞。艾琳說可以帶一些慰問品,讓陳梨的情緒緩解下來。   我們打開教師宿舍的交誼廳大門,一股灰塵的氣味撲面而來,這股味道讓人知道學校的清潔做得實在不利。交誼廳內,一個年約五十幾的老人坐在沙發的中間位置。看他的肌肉起伏、呼吸聲調,以及眼神等等,可以確認他很是健康,甚至該說健康過頭了。我們才剛想出聲,他便先開口了。   「我知道你們是為了甚麼而來,但我只不過是回收我的作品罷了。」甚麼跟甚麼?聽不太懂他要表達甚麼意思。作品?對啊!他是首飾設計師,還是金工組導師,所以他的作品肯定非常多吧。既然那枚戒指是他設計的,那他知道關於鎳球的訊息也不奇怪。我拿出金戒指,還未說出話,他就打斷我了。   「你們想知道真理,所以才找上鮮奶的,對吧?如果我說真理是不變的,我相信你們肯定無法接受,對吧?所謂的真理不只是大型計算機器,更是將人腦連接上電腦的技術,也就是所謂的電子永生技術。我們想做的是,將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接連上電腦,保持永生。然而,這些都是鮮奶透過別人告訴我的,我並不知道真假。除此之外,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鎳球的事情。為了查證,我將我的作品重新量了重量,確實與計算出來的有差距。我檢查了我手邊所有的飾品,都有一定量的差距,證明每個鎳球的大小、數量都不一樣。於是,我找了些人替我拿回其他人手中的飾品。」聽到這裡,我才知道原來李.斯坦的女兒來找那男人,不是為了自己的父親,而是為了陳梨。   「所以,我們必須把所有飾品都熔掉嗎?」老法率先發難,我還是找不到機會插話。想說甚麼但還未開口,只是歸還了戒指就耗盡了我所有力氣。此刻,我總覺得歸還戒指不是件明智的選擇。我的胃又痛了起來,好想去廁所吐出剛剛吃的所有垃圾食物。說起來,我已經好久沒吃正餐了,都是一些餅乾、糖果、零食果腹,真是不健康。   「不必。因為飾品中的訊息只是座標罷了,所有的鎳球肯定都是通向同一個地方的座標,所以只需要熔化一個即可。至於為何每個飾品中的鎳球大小、重量不同,我想是因為用來敘述的文字、語言、代碼不同,但意義是相同的。為甚麼呢?除了境外生物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又是真理又是境外生物的,真想說夠了!   「好了,下一個遊戲。去找這個飾品的主人。」說罷,陳梨拿出一個夾鏈袋,裏頭有個沾著血漬的吊墜。吊墜是那種可以放入照片的樣式,看起來頗具年代感。仔細一看,就能發現用東方紋路刻劃成的銜尾蛇,那是陳梨設計的飾品中頗具盛名的一環。   才剛將吊墜拿出來,老法就衝上去將其搶下。   「為甚麼你有這墜飾!回答我!」老法激動到不可自己,呼吸節奏亂了、身體因憤怒顫動、胃食道逆流、腸胃蠕動加速,這種種原因讓他的情緒在此刻斷線了。我們拉住他,要他不要對陳梨動手,好不容易他恢復了理智,才剛要開口,眼淚就流下來了。   「這枚吊墜是我送給我前妻的,即便它染上鮮血或者已經離開我眼前好幾年,我還是不會認錯。」他撫摸吊墜的花紋,打開看裏頭的相片,是老法與一名年輕女孩的合照。年輕的老法看起來非常開心,雖然肌肉緊繃的程度不如現在,但仍稱得上是一名壯漢。所以,我們剛剛拉著一名生氣的壯漢囉,真不愧是我,力氣真大。   「就像我說的,我只不過是拿回我的東西,不管是甚麼方式都可以,只要確認了那副吊墜中也有鎳球就行。無論是甚麼手段,至少我拿回了我的吊墜,並且也得到了給你們的下個任務,尋找那女人的死因。」他指了指老法手中的合照,看來他所謂的死掉的那女人就是老法的前妻無誤了。老法嘴裡唸著死了、她居然比我還早先走、我怎麼辦等等詞句,看得出來相當難過。   我想拿出包包裡的水果刀,將眼前這人渣殺死。但在我拿出刀子的那瞬間,他說出了那討人厭的名詞:河谷山機關。   「機關有教過妳要同情別人嗎?還是說,該任由感情爆發,做出衝動事呢?」他微微笑並且吞下事前藏在嘴裡的膠囊,自殺了。又一樁自殺案件,看來鮮奶似乎想隱藏甚麼,但又給予我們線索,要我們繼續追蹤下去。在這件事的盡頭,最好有個完美的解釋。不然,我會殺死妳的,混蛋。   我們將自殺的陳梨擺好坐在沙發上睡著的姿勢,這次就不報警了,因為深夜了,等警察過來實在麻煩,還有就是老法肯定很想趕快到前妻家吧。如果待在這邊又會浪費時間,所以我、艾琳小姐姐、般若三名女生留在現場做調查,而老法、布蕾克、莫泊桑三名男性則去老法前妻家中調查。   我們翻了下陳梨的口袋,找到了宿舍房間鑰匙、保險櫃鑰匙,以及電腦開機密碼。這種感覺就好像以前的FLASH小遊戲一樣,不知道這個年紀的小朋友知不知道以前的遊戲。雖然我很想問問艾琳小姐姐或者般若怎麼看待以前的遊戲,但現在是嚴肅的場合,所以專心吃帶來的濃湯味洋芋片就好。   我們找到了他的房間,401號房。裏頭相當整潔,看起來像是個有潔癖的人的房間,每一個物件、家具、擺設都經過設計,就連顏色的應用,對訪客來說也相當舒服,我給十分。般若一進來,連欣賞都不幹,便直接來到電腦前將電腦開機。等待的過程中,我們開始尋找藏起來的保險櫃。最終,在床板的下方發現了一個小空間,裏頭就放著保險櫃。正當我們心想,太好了,終於可以進行下一步之時,般若叫住了我們,要我們過來看一下。   名為遺書的文件檔,是擺在桌面的唯一檔案。裏頭說道自己和鮮奶手底下的人的對話。對話差不多是說,關於真理這台大型計算機器的可行性為0,但根據2007年、2015年、2019年以及數十份20世紀的手稿、殘卷表示,將世上所有一切統一的算式是存在的,但其表示法不是數字,而是圖案。這種圖案是種關於神學、科學、心理學,神祕學與社會學各種學科的整合,我們稱之為東方銜尾蛇,這種圖案與陳梨所設計的圖案相當相似,有參考價值。除此之外,陳梨也問到了關於鎳球的訊息。鎳球是以波塌函數作為基礎製造而成的,唯有將鎳球取出來,才能知道裡頭寫了甚麼。裏頭的訊息是在各式首飾中才形成的,而非先設計好才融入首飾之中。   真理到底是甚麼?為了獲得真理,我們必須犧牲甚麼?如果得到真理的話,就會成為神。而這項選拔的候選人,不知道是基於甚麼考慮所選擇的。不過,我可以做個推理。據說,真理的運算模式是模仿真人的,是將某些PEAK擴大數百倍後才進行自主運算。這樣,不只是將人變成數據化永生的可能性大增,更可能創造神,也就是五維生物。根據科技奇點理論,要此技術普遍可能還需要數十年,但依照這項研究所指示的方向前進,最長不用十個月即可到達奇點的科技水平。   最後,神是甚麼?根據維基百科,神是種超自然性的至高存在,具有宗教方面的意義。但是,這是不對的。所謂的神即是境外生物,或者五維以上的生物。既然我們無法改變身體的構成,變成境外生物。那麼,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感官強化至五維生物層面,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也就是將我們的視野提升到上帝、佛祖、阿拉等等人物的水平上頭。所以,就是量產聖人嗎?我很好奇如果這世界充滿聖人,會發生甚麼事。   最後,我問到鮮奶組織的人,為甚麼選擇我?他們告訴我,並不是鮮奶選擇了我,而是世界。這一切都是遵照一個偉大的意志來執行的,這段話也間接證明了將視野提升到另一個階段是可行的,並且已經有人做到了。所以,現在的階段只不過是仿製第一個成功的案例。但是,他們不清楚的是究竟選擇人選的標準為何。所以才導致了這一齣鬧劇。現在,我們唯一的做法就是跟著鮮奶所思所想走,因為她可能是這世上唯一最接近真理的人類。她需要刺激,改變她的視野水平,進而成為真理之母。所以,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鮮奶想要超越真理。超越真理後,要做甚麼?這點除了她以外的人,不得而知。   因此,我做出了個假設:世界要毀滅了。這是我唯一能夠想到的,需要超越真理層面的人的大事件。而這個時間點很有可能就是2045年的科技奇點。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