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or App
每日配對一位校外同學
立即下載

LGBT板
匿名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5

她是Y 是我的國文老師 上篇連結: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4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CyQWBd?ref=ios 那個週末, 忙完事情,在路上見到了Y騎過。 只不過是一眼,但依舊認出來, 是我愛的那個人。 那假設是Y在路上見到我呢? 是會看著我走過 都還想不起來? 或者想起來 但也就這樣? 好吧 原來我也變得想得到回報了... 周一 早上就是Y的課 Y一進門說:「今天沒有考試對吧?」 「對啊 今天沒有」班上異口同聲的說謊著 我只是在旁默默笑著 Y:「欸等等 明明要考試 有人都在看了」 Y:「好啦 我先上課 看你們表現再決定考不考」 妥協 原以為是能開始快樂和平的相處 後來我才知曉 原來不是如此 上到一半 Y突然問起我們: 「你們有看到前天的彩虹嗎?」 「那天四點嗎?」那天跟我一起的朋友J問道 Y:「噢 對啊」 J:「老師妳那個時間是不是騎摩托車從圖書館經過 穿著黃色上衣?」 Y:「妳怎麼知道?妳們這樣好像變態」 J:「不是我 是他(指我)說那是老師妳 才看到的」 於是對話中得知 Y常去圖書館 體育課完 Y剛好上完操場對面棟體育班的課 我刻意放慢腳步 慢慢走著 Y:「腳這樣還可以上體育課嗎?」 溫柔的語氣 依舊是關心我的腳 :「就...能上的還是上」 我沒有雙關 不要想歪XD Y:「好噢 能上的還是上ww 那其他呢 應該很懷念跑步的感覺吧?」 :『是會懷念 但也就只能這樣吧』 Y:「祝福妳能早日恢復從前那樣」 結束這句話時 我跟Y已走到前往我班的路口 但Y的辦公室方向在另一側 此時 Y走回辦公室的方向 原來是為了跟我聊天 才走向這邊的... 有時候真的被Y小小的貼心給感動到 隔天 我非常開心的帶著公假單找Y 朋友的組別需要人手打雜 由於是Y的選修課 理所當然我自願跳出來了 :『老師~ 公假單』 Y接下單子 幫我簽名 Y:「時間怎麼沒有寫呢?」我看了看寫在上面 於是接過單子 拿到一旁改 Y:「妳來幫忙什麼呢?」 :『能幫則幫 原本選修課的事都弄完了 所以請假來幫忙』 Y:「好噢 之後成發有空可以來看 在七月初」 Y跟我聊著有關選修的事情 下午是Y的課 Y: 「你們看起來像快死了一般」 又像從前那樣吧 只是我依舊努力回答問題 放學去找Y問習作要不要交 Y:「有些人看起來用抄的 所以我也不想收回來了 畢竟這樣逼你們好像也只是壓力」 直至我離開前 聽見一句 Y:「還有人記著習作 我好感動」 能讓Y感動就好了吧 我是真心想成為讓Y在班上不那麼畏懼的動力 周四 終於到了Y的選修 原以為去打雜的我 竟變成編劇=-= Y:「劇本怎麼都R在寫,這樣要給他一點薪資吧」 「有啊」同組的朋友說 Y:「要確定欸ww 還是不然我們的帆布袋給他」 選修課真的是非常快樂 看著Y輕鬆的聊天 沒有半點拘謹 見到Y真心快樂的模樣 我也就放心了 Y在選修課的笑容果然更加燦爛 更加自在 隔天 Y督促E記得發選修粉專的文 Y:「我有看到學校粉專了 E打文要時間是因為小編都要自我介紹嗎?我今天按了粉專的讚 偷偷看了一下R的文發現的」 學校、選修粉專都算一個契機吧 至少在後來 都成了我偶爾的小小動力 很快 第二次段考即將來臨 我繼續努力的只全心唸國文 也一樣內心只在乎著國文 雖然這樣不好 但這是我唯一能在乎的事 因為代表我對Y而付出的努力是否足夠 段考 終於考完國文 原以為這樣的我寫的很順 殊不知 意外就這樣來臨了 下午 見到Y 進來為班上監考 有人問了考的如何 Y:「覺得自己有80再來問 不然我會扣十分」 沒想到 Y變得和隔壁班老師一模一樣了XD 考完了公民 去辦公室 :『老師 可以問成績嗎』 Y:「確定要問嗎?要不要再想一想?我真的會扣噢」Y暗示我 然而我一意孤行 我想相信自己的努力 也自以為是的自信著 :『確定 如果沒有80分 那被扣分也沒差別了』 原本信心足足的我 沒有卻步 Y看了一會 用一張小卡 寫了我的分數給我 我打開看"68.4" 考差了。 心態炸裂 非常非常 跟Y要了賞析 沒辦法接受事實 Y:「好啦 沒事啦 可能是寫的當下有什麼想不清楚的 下次再努力」 Y:「沒事沒事 下次再努力」 Y安慰著我 雖然有點不知所措 Y:「要不要吃葡萄? 我媽買的」 Y盡全力的告訴我沒事 後來 依舊問了Y一句想問的話 :『那老師這一個月還好嗎?』 Y:「我很好啊」 想也知道不可能... 但只能這樣吧 Y不想說 我也沒辦法強迫 在看完Y寫的考卷之後暫時離開 整理完回到辦公室 訂正我的考卷 看見Y跟S聊的很開心 而我只是在旁邊為自己搞清楚這一切的錯誤 待S離開 :『老師 可以跟妳借答案嗎』 Y:「妳確定要現在改嗎?」 :『確定』Y給了我答案 在那之後 Y還是有跟我說:「沒事啦 可能是當時真的想不清楚」 清楚感受到Y想安慰 但Y不明白 最悲哀的不是國文考差 不是成績太爛 而是感受到Y跟我的距離 其實非常的遙遠 真的 非常非常之遙遠 我總不知道該對Y說什麼 但每一份付出 都是真心誠意 『明明是那麼努力製造每一個和妳遇上的機會 , 但卻始終沒有辦法靠近妳,贏不過那些只當妳是老師的人們。』 『真的好煩 好累 好難受 好痛苦,一點一滴的距離感堆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追往妳的方向,好想這樣停下 好想和妳說再見 好想讓自己抽離,但沒有任何辦法』 回家後一整晚抒發完 我才又恢復成我自己 好啦 其實到現在回頭看來 Y選擇說沒事或許只是不希望當時的我更難過 一直都是自作多情的我 受受挫折也是活該 誰讓我只讀國文呢 哈哈 2/3過去了 逐漸感受到自己跟Y的遙遠 怎麼說呢 其實很矛盾 但這些就讓我繼續慢慢訴說吧 是的 這是後來最痛的一個意外(之一) 所以不要害怕太虐 接下來沒什麼事了 吧😂 — 「但你們班...」 『算了吧』 — R.


  回文
全部留言
匿名
B1

板凳仔來了!有時候真的會不知道在執著什麼XD 心疼原po一秒,感覺預告不太妙耶!

原 Po 回覆:

其實到最後也算有點麻痺了 所以我自己才會說出『算了吧』 畢竟情況是怎麼樣 我跟Y的非常清楚 這樣一點一點慢慢寫著 覺得自己跟Y的故事沒什麼糖 感謝你還願意卡板凳看我跟Y的故事😂

1
匿名
B2

哈哈,麻痺很正常XD 好哦,那我期待一下😆 沒糖才是現實呀,好看就看,反正我也不是糖派的XD 不用謝啦,嘿嘿。

1
B3

好難過 越來越想哭了啦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繼續看下去

原 Po 回覆:

別哭啦XD 接下來可能可以稍微發一兩顆小糖 我跟Y的故事雖然有點悲傷 但我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現在的我相信 雖然Y沒給我回應 但我知道她一直把我放心裡 不要哭!我會努力發一點糖的!

1
匿名
B4(原 Po)  

B2 B3 下集滾出來了 斟酌服用XD

0
B5

投入100%努力卻沒有拿到理想的分數 一定很挫折吧... 而且還考輸那些鄙視老師的人!氣氣氣氣氣! 我覺得老師每次問你的腳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關心你誒~ 能成為老師教你們班的動力 已經很棒了 沒關係你就放心撒玻璃渣吧 我們都很堅強ㄉ

原 Po 回覆:

當時真的是想放棄一切的感受😂 所以後來其實減少了自己努力的程度... 算是少數想把自己抓起來重來的一件事 Y真的是從頭問到尾 這真的讓我很感動XD 玻璃渣估計還可以撒到結束(? 但我會努力抓出幾顆糖來的

1
B6

真的不用勉強啦 照你真實的感受寫吧 讓天賦自由哈哈哈哈 玻璃渣也滿足的!

1
發表留言

請先登入!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5

她是Y 是我的國文老師 上篇連結: #les 老師,我只要妳好就好了-4 - Meteor https://meteor.today/a/CyQWBd?ref=ios 那個週末, 忙完事情,在路上見到了Y騎過。 只不過是一眼,但依舊認出來, 是我愛的那個人。 那假設是Y在路上見到我呢? 是會看著我走過 都還想不起來? 或者想起來 但也就這樣? 好吧 原來我也變得想得到回報了... 周一 早上就是Y的課 Y一進門說:「今天沒有考試對吧?」 「對啊 今天沒有」班上異口同聲的說謊著 我只是在旁默默笑著 Y:「欸等等 明明要考試 有人都在看了」 Y:「好啦 我先上課 看你們表現再決定考不考」 妥協 原以為是能開始快樂和平的相處 後來我才知曉 原來不是如此 上到一半 Y突然問起我們: 「你們有看到前天的彩虹嗎?」 「那天四點嗎?」那天跟我一起的朋友J問道 Y:「噢 對啊」 J:「老師妳那個時間是不是騎摩托車從圖書館經過 穿著黃色上衣?」 Y:「妳怎麼知道?妳們這樣好像變態」 J:「不是我 是他(指我)說那是老師妳 才看到的」 於是對話中得知 Y常去圖書館 體育課完 Y剛好上完操場對面棟體育班的課 我刻意放慢腳步 慢慢走著 Y:「腳這樣還可以上體育課嗎?」 溫柔的語氣 依舊是關心我的腳 :「就...能上的還是上」 我沒有雙關 不要想歪XD Y:「好噢 能上的還是上ww 那其他呢 應該很懷念跑步的感覺吧?」 :『是會懷念 但也就只能這樣吧』 Y:「祝福妳能早日恢復從前那樣」 結束這句話時 我跟Y已走到前往我班的路口 但Y的辦公室方向在另一側 此時 Y走回辦公室的方向 原來是為了跟我聊天 才走向這邊的... 有時候真的被Y小小的貼心給感動到 隔天 我非常開心的帶著公假單找Y 朋友的組別需要人手打雜 由於是Y的選修課 理所當然我自願跳出來了 :『老師~ 公假單』 Y接下單子 幫我簽名 Y:「時間怎麼沒有寫呢?」我看了看寫在上面 於是接過單子 拿到一旁改 Y:「妳來幫忙什麼呢?」 :『能幫則幫 原本選修課的事都弄完了 所以請假來幫忙』 Y:「好噢 之後成發有空可以來看 在七月初」 Y跟我聊著有關選修的事情 下午是Y的課 Y: 「你們看起來像快死了一般」 又像從前那樣吧 只是我依舊努力回答問題 放學去找Y問習作要不要交 Y:「有些人看起來用抄的 所以我也不想收回來了 畢竟這樣逼你們好像也只是壓力」 直至我離開前 聽見一句 Y:「還有人記著習作 我好感動」 能讓Y感動就好了吧 我是真心想成為讓Y在班上不那麼畏懼的動力 周四 終於到了Y的選修 原以為去打雜的我 竟變成編劇=-= Y:「劇本怎麼都R在寫,這樣要給他一點薪資吧」 「有啊」同組的朋友說 Y:「要確定欸ww 還是不然我們的帆布袋給他」 選修課真的是非常快樂 看著Y輕鬆的聊天 沒有半點拘謹 見到Y真心快樂的模樣 我也就放心了 Y在選修課的笑容果然更加燦爛 更加自在 隔天 Y督促E記得發選修粉專的文 Y:「我有看到學校粉專了 E打文要時間是因為小編都要自我介紹嗎?我今天按了粉專的讚 偷偷看了一下R的文發現的」 學校、選修粉專都算一個契機吧 至少在後來 都成了我偶爾的小小動力 很快 第二次段考即將來臨 我繼續努力的只全心唸國文 也一樣內心只在乎著國文 雖然這樣不好 但這是我唯一能在乎的事 因為代表我對Y而付出的努力是否足夠 段考 終於考完國文 原以為這樣的我寫的很順 殊不知 意外就這樣來臨了 下午 見到Y 進來為班上監考 有人問了考的如何 Y:「覺得自己有80再來問 不然我會扣十分」 沒想到 Y變得和隔壁班老師一模一樣了XD 考完了公民 去辦公室 :『老師 可以問成績嗎』 Y:「確定要問嗎?要不要再想一想?我真的會扣噢」Y暗示我 然而我一意孤行 我想相信自己的努力 也自以為是的自信著 :『確定 如果沒有80分 那被扣分也沒差別了』 原本信心足足的我 沒有卻步 Y看了一會 用一張小卡 寫了我的分數給我 我打開看'68.4' 考差了。 心態炸裂 非常非常 跟Y要了賞析 沒辦法接受事實 Y:「好啦 沒事啦 可能是寫的當下有什麼想不清楚的 下次再努力」 Y:「沒事沒事 下次再努力」 Y安慰著我 雖然有點不知所措 Y:「要不要吃葡萄? 我媽買的」 Y盡全力的告訴我沒事 後來 依舊問了Y一句想問的話 :『那老師這一個月還好嗎?』 Y:「我很好啊」 想也知道不可能... 但只能這樣吧 Y不想說 我也沒辦法強迫 在看完Y寫的考卷之後暫時離開 整理完回到辦公室 訂正我的考卷 看見Y跟S聊的很開心 而我只是在旁邊為自己搞清楚這一切的錯誤 待S離開 :『老師 可以跟妳借答案嗎』 Y:「妳確定要現在改嗎?」 :『確定』Y給了我答案 在那之後 Y還是有跟我說:「沒事啦 可能是當時真的想不清楚」 清楚感受到Y想安慰 但Y不明白 最悲哀的不是國文考差 不是成績太爛 而是感受到Y跟我的距離 其實非常的遙遠 真的 非常非常之遙遠 我總不知道該對Y說什麼 但每一份付出 都是真心誠意 『明明是那麼努力製造每一個和妳遇上的機會 , 但卻始終沒有辦法靠近妳,贏不過那些只當妳是老師的人們。』 『真的好煩 好累 好難受 好痛苦,一點一滴的距離感堆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追往妳的方向,好想這樣停下 好想和妳說再見 好想讓自己抽離,但沒有任何辦法』 回家後一整晚抒發完 我才又恢復成我自己 好啦 其實到現在回頭看來 Y選擇說沒事或許只是不希望當時的我更難過 一直都是自作多情的我 受受挫折也是活該 誰讓我只讀國文呢 哈哈 2/3過去了 逐漸感受到自己跟Y的遙遠 怎麼說呢 其實很矛盾 但這些就讓我繼續慢慢訴說吧 是的 這是後來最痛的一個意外(之一) 所以不要害怕太虐 接下來沒什麼事了 吧😂 — 「但你們班...」 『算了吧』 — R.

檢舉文章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