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連載 凡風傳—第三十二章:正式接任
小說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正文:   這時牢房外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墨家,一炷香的時間開城投降,否則城破人亡。」   那是一股男人的聲音,聽著是那麼平淡,可說出來的話卻令人咋舌。   來者正是宇文帝,此時他站在飛天凶獸上,黃金甲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璀璨奪目,面具下的眼神凌厲卻帶著一絲看不見的憂傷。   很快一炷香時間過去,城內卻遲遲未有人應聲,宇文帝不再多等,一劍劃去,地面竟出現一道溝壑,定睛望去能瞧見許多屍首,死去的都還算幸運,活下來的都將帶著一輩子的陰影活著。   「爹!爹你怎麼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打破這份寂靜,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壯年,此時雙目無神的倒在地上,往下看去,只能說是一團血肉模糊,只可憐那小女孩小小年紀便要面對這殘忍一幕。   一時之間無數的恐慌言論沸騰起來,無數人看著天邊那抹人影,有的謾罵、有的驚慌、有的失神的跪在地上。   就在這時,三道人影從三個方位凌空飛起:「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宇文帝。」宇文帝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始終未曾正眼看過三人。   三人對視一眼,為首的提著長槍衝上前去。長槍劃破天際,一道流光刺向宇文帝,宇文帝只不過抬手間便以雙指夾住槍尖。   另一人見狀不由分說衝向宇文帝,掄拳便要砸向宇文帝面門,宇文帝依舊一副雲淡風輕,只是抬起另一手穩穩的接住這拳,而在拳掌想碰之際,一道氣浪爆炸開來,狂風呼嘯席捲城內百姓,方才那小女孩站不住身子,就要被吹飛,這時一人突然出現才將小女孩穩住身形。   說時遲那時快,第三人提著大刀從後方就要劈向宇文帝,可是就在他身外一尺突然停住,一層薄膜若隱若現,那模樣好似雞蛋外面那層薄膜般脆弱,可卻又實實在在的擋住這攻擊。   「大哥哥,謝謝你……」小女孩仍舊在哭泣,只不過從嚎啕大哭變成啜泣,那哽咽的模樣實在令人心疼。   「大哥哥替你殺了他好不好?」凡風摸著女孩的頭,輕聲問道。   小女孩並未作答,只是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凡風,或許他不知道凡風說的話,但直覺卻讓她不自覺地輕輕點頭。   凡風只是微微一笑,轉而看向天空,嚴肅的神色取代方才的微笑,定睛凝視天空,那三人正從天空中落下,胸前都有著一道劍痕。   「墨家無人,今日便將爾等送入史冊。」宇文帝不屑的說著,抬手又是一劍斬去。   剎那間,劍氣縱橫,化作一彎新月衝向地面,就在眾人閉眼準備迎接死亡之際,突然一陣狂風拂面,睜眼一看,一人身著黑衣,隻身擋在他們面前,與那劍氣相抗衡。霎時間氣浪滾滾,無數雷霆在雲中湧動,轟轟之聲不絕於耳。   宇文帝早已發現凡風,卻不曾將他放在心上,直至此時他才正視眼前這人,他這一斬並不像看上去那般輕鬆,實際上其中蘊含他的劍意,雖不是最強一擊,卻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抵擋。   「有意思,既然來了,就別讓我失望。」宇文帝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凡風此時手臂已然被震得有些麻痹,可他卻不能鬆手,身後便是墨家殘餘子民,若他鬆手,恐怕墨家真將不復存在,而他也將愧對手中的鉅子劍。   也多虧是鉅子劍在手,若是普通凡兵,此時早已不知斷成幾節,過不多時,凡風氣息陡然上升,手腕一翻,那劍氣轟然而散。滅殺劍意此時終於動用。   兩人落地後只是相視,眨眼間便互相衝向對方,一時之間難分軒輊,只瞧得天空中兩道流光撞在一起後又分開,又一次碰撞,又一次分開,而每次碰撞就必定爆出氣浪,煙塵滾滾早已看不清二人身影,而就在飛沙走石間,二人再次對撞,隨後分開,然而這次分開後氣浪消散,可以看見凡風嘴角溢著鮮血,單手持劍怒目瞪視著宇文帝。   而宇文帝這邊也沒好到哪去,黃金甲早已是傷痕累累,原本對稱在襯肩上的獅頭只剩一邊,另一邊被他拿在手上,稍微抹去嘴角的血漬後說道:「你是第一個破我黃金甲的人,你有資格讓我記住你的名字。」   凡風聽到這話,嘴角微微上揚,他並不是笑自己能讓對方記住,而是在笑世上竟有如此狂妄的人,但他卻是個好對手。   「我是墨家鉅子,凡風。」   「好一個墨家鉅子。」宇文帝言罷,轉身飛起而那頭飛天神獸靈性十足的剛好在宇文帝的腳下飛去駝住了他,不過眨眼之間,宇文帝已成了天邊的黑點。   這時,一旁的人們已穩定了情緒,紛紛集結了過來,他們方才可聽得真切,眼前這人竟敢自稱墨家鉅子。   「你是何人,竟敢冒用我們鉅子稱號?!」一個老者拄著拐杖怒斥道。   一旁群眾聽完紛紛跟著老人怒斥,有的甚至拿了雞蛋青菜等物就要砸了過來。   凡風並不打算多做解釋,只是將鉅子劍高高舉起。群眾看到木劍頓時愣住,一時間空氣都靜的好像凝固一樣。   「諸位不要驚慌,鉅子之位我的確禪讓給了凡風。」這時,墨元朗的聲音響起,三個人影從暗處走了出來。   「步兵營,徐遠山參見鉅子!」方才那老者見到墨元朗出現,放下拐杖就要下跪,墨元朗在這時也突然閃身到老者面前,將之扶起。   「墨門中人從不行禮。」墨元朗說道。   「鉅子方才說已傳位給此人,是否屬實?」徐遠山目光如炬直盯著凡風。   「不錯,此人先前統領五萬軍士連破鬼軍二十餘萬,足見其謀,後有酆都長老率三萬鬼軍進我城中大肆屠殺,也是此子一人斬元陽 破鬼軍,足見其勇,今日他更是以一人之力保墨家無恙。如今我已年老,是該退位讓賢了。」   墨元朗言罷,眾人看向凡風的眼神不再有任何不滿鄙視,取而代之的是敬畏,只因這些事跡他們通通知曉,不過是因為方才圖遭巨變才未曾想起。   凡風見著眼前所有人對他的態度轉變,心中不禁感嘆墨元朗如此深謀遠慮,原來早在他讓自己從軍之時便已算好要讓自己接手墨家。   「參見鉅子!」殘存子民僅餘四、五十人,可此時他們所喊出的聲響卻能讓人振聾發聵。   墨芷芸也在一旁也跟著大喊,恐怕此時最開心的人便是她了。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目前沒有留言,快來搶頭香!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連載 凡風傳—第三十二章:正式接任

正文: 這時牢房外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墨家,一炷香的時間開城投降,否則城破人亡。」 那是一股男人的聲音,聽著是那麼平淡,可說出來的話卻令人咋舌。 來者正是宇文帝,此時他站在飛天凶獸上,黃金甲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璀璨奪目,面具下的眼神凌厲卻帶著一絲看不見的憂傷。 很快一炷香時間過去,城內卻遲遲未有人應聲,宇文帝不再多等,一劍劃去,地面竟出現一道溝壑,定睛望去能瞧見許多屍首,死去的都還算幸運,活下來的都將帶著一輩子的陰影活著。 「爹!爹你怎麼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打破這份寂靜,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壯年,此時雙目無神的倒在地上,往下看去,只能說是一團血肉模糊,只可憐那小女孩小小年紀便要面對這殘忍一幕。 一時之間無數的恐慌言論沸騰起來,無數人看著天邊那抹人影,有的謾罵、有的驚慌、有的失神的跪在地上。 就在這時,三道人影從三個方位凌空飛起:「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宇文帝。」宇文帝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始終未曾正眼看過三人。 三人對視一眼,為首的提著長槍衝上前去。長槍劃破天際,一道流光刺向宇文帝,宇文帝只不過抬手間便以雙指夾住槍尖。 另一人見狀不由分說衝向宇文帝,掄拳便要砸向宇文帝面門,宇文帝依舊一副雲淡風輕,只是抬起另一手穩穩的接住這拳,而在拳掌想碰之際,一道氣浪爆炸開來,狂風呼嘯席捲城內百姓,方才那小女孩站不住身子,就要被吹飛,這時一人突然出現才將小女孩穩住身形。 說時遲那時快,第三人提著大刀從後方就要劈向宇文帝,可是就在他身外一尺突然停住,一層薄膜若隱若現,那模樣好似雞蛋外面那層薄膜般脆弱,可卻又實實在在的擋住這攻擊。 「大哥哥,謝謝你……」小女孩仍舊在哭泣,只不過從嚎啕大哭變成啜泣,那哽咽的模樣實在令人心疼。 「大哥哥替你殺了他好不好?」凡風摸著女孩的頭,輕聲問道。 小女孩並未作答,只是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凡風,或許他不知道凡風說的話,但直覺卻讓她不自覺地輕輕點頭。 凡風只是微微一笑,轉而看向天空,嚴肅的神色取代方才的微笑,定睛凝視天空,那三人正從天空中落下,胸前都有著一道劍痕。 「墨家無人,今日便將爾等送入史冊。」宇文帝不屑的說著,抬手又是一劍斬去。 剎那間,劍氣縱橫,化作一彎新月衝向地面,就在眾人閉眼準備迎接死亡之際,突然一陣狂風拂面,睜眼一看,一人身著黑衣,隻身擋在他們面前,與那劍氣相抗衡。霎時間氣浪滾滾,無數雷霆在雲中湧動,轟轟之聲不絕於耳。 宇文帝早已發現凡風,卻不曾將他放在心上,直至此時他才正視眼前這人,他這一斬並不像看上去那般輕鬆,實際上其中蘊含他的劍意,雖不是最強一擊,卻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抵擋。 「有意思,既然來了,就別讓我失望。」宇文帝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凡風此時手臂已然被震得有些麻痹,可他卻不能鬆手,身後便是墨家殘餘子民,若他鬆手,恐怕墨家真將不復存在,而他也將愧對手中的鉅子劍。 也多虧是鉅子劍在手,若是普通凡兵,此時早已不知斷成幾節,過不多時,凡風氣息陡然上升,手腕一翻,那劍氣轟然而散。滅殺劍意此時終於動用。 兩人落地後只是相視,眨眼間便互相衝向對方,一時之間難分軒輊,只瞧得天空中兩道流光撞在一起後又分開,又一次碰撞,又一次分開,而每次碰撞就必定爆出氣浪,煙塵滾滾早已看不清二人身影,而就在飛沙走石間,二人再次對撞,隨後分開,然而這次分開後氣浪消散,可以看見凡風嘴角溢著鮮血,單手持劍怒目瞪視著宇文帝。 而宇文帝這邊也沒好到哪去,黃金甲早已是傷痕累累,原本對稱在襯肩上的獅頭只剩一邊,另一邊被他拿在手上,稍微抹去嘴角的血漬後說道:「你是第一個破我黃金甲的人,你有資格讓我記住你的名字。」 凡風聽到這話,嘴角微微上揚,他並不是笑自己能讓對方記住,而是在笑世上竟有如此狂妄的人,但他卻是個好對手。 「我是墨家鉅子,凡風。」 「好一個墨家鉅子。」宇文帝言罷,轉身飛起而那頭飛天神獸靈性十足的剛好在宇文帝的腳下飛去駝住了他,不過眨眼之間,宇文帝已成了天邊的黑點。 這時,一旁的人們已穩定了情緒,紛紛集結了過來,他們方才可聽得真切,眼前這人竟敢自稱墨家鉅子。 「你是何人,竟敢冒用我們鉅子稱號?!」一個老者拄著拐杖怒斥道。 一旁群眾聽完紛紛跟著老人怒斥,有的甚至拿了雞蛋青菜等物就要砸了過來。 凡風並不打算多做解釋,只是將鉅子劍高高舉起。群眾看到木劍頓時愣住,一時間空氣都靜的好像凝固一樣。 「諸位不要驚慌,鉅子之位我的確禪讓給了凡風。」這時,墨元朗的聲音響起,三個人影從暗處走了出來。 「步兵營,徐遠山參見鉅子!」方才那老者見到墨元朗出現,放下拐杖就要下跪,墨元朗在這時也突然閃身到老者面前,將之扶起。 「墨門中人從不行禮。」墨元朗說道。 「鉅子方才說已傳位給此人,是否屬實?」徐遠山目光如炬直盯著凡風。 「不錯,此人先前統領五萬軍士連破鬼軍二十餘萬,足見其謀,後有酆都長老率三萬鬼軍進我城中大肆屠殺,也是此子一人斬元陽 破鬼軍,足見其勇,今日他更是以一人之力保墨家無恙。如今我已年老,是該退位讓賢了。」 墨元朗言罷,眾人看向凡風的眼神不再有任何不滿鄙視,取而代之的是敬畏,只因這些事跡他們通通知曉,不過是因為方才圖遭巨變才未曾想起。 凡風見著眼前所有人對他的態度轉變,心中不禁感嘆墨元朗如此深謀遠慮,原來早在他讓自己從軍之時便已算好要讓自己接手墨家。 「參見鉅子!」殘存子民僅餘四、五十人,可此時他們所喊出的聲響卻能讓人振聾發聵。 墨芷芸也在一旁也跟著大喊,恐怕此時最開心的人便是她了。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