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ap.article_top.title}}
{{adMap.article_top.cta}}

#新聞 俄羅斯勝利日 無法宣布勝利的普丁
時事板

|

{{ articleMoment(createdAt) }}

就輸了阿,當初急著唱衰投降的人呢?? 不就還好沒投降,直接變成奴隸 中國要謹記欸,入侵別國的下場就是這樣,別再想入侵台灣啦 過去一週,閃亮亮的俄羅斯戰車威風凜凜行駛在莫斯科主要街道特維爾大街。數千士兵在蘇聯旗幟飄揚下,穿越紅場,戰機凌越上空。一切的一切都在為5月9日的勝利日彩排,那是慶祝二戰勝利的日子。俄羅斯總統普丁將自己野蠻侵略烏克蘭的行為,描述成蘇聯對納粹德國戰爭的續章。 2022的勝利日遊行,標誌了烏克蘭戰爭的關鍵時刻,普丁可以利用這場軍事大秀作為戰地勝利的替代品,或取而代之地,利用這個時刻宣佈動員俄國儲備軍人,再加大戰爭力道。 但在這場盛事上,他什麼也沒說。 反之,當全世界等待普丁的說法,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搶了風采。澤倫斯基安排了一整天以對抗和團結為主題的政治活動。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特別飛到基輔,在那裡參加七大工業國組織(G7)線上會議,澤倫斯基則是G7特邀嘉賓。 G7會後發表聲明宣誓,「絕不能讓普丁拿下烏克蘭戰爭」,這是我們要獻給「二戰中為自由而戰」人們的承諾。 德國聯邦議院議長巴斯(Baerbel Bas)也訪問基輔。U2樂團主唱波諾與吉他手Edge與烏克蘭音樂人在作為庇護所的地鐵站表演。美國第一夫人吉兒•拜登也與烏克蘭第一夫人現身烏克蘭西部。 至於澤倫斯基,他站在被俄羅斯飛彈摧毀的建築前拍了影片。拍攝的前一天,俄軍轟炸了東邊一所學校,在其中避難的60多人因此喪生。 穿著「我是烏克蘭人」T恤的澤倫斯基說,「黑暗再度降臨烏克蘭,非黑即白」,「邪惡重返,穿著不同的制服,喊著不同的口號,目的卻是相同」。 拿1987年地圖,打2022年的仗 俄羅斯原先計畫這場戰爭會像閱兵似的,閃電地劈向基輔,72小時解決,乾淨俐落。但在過了72天之後,演繹的是軍事失敗。沒有任何一件事,照著俄羅斯原本的計畫走。烏克蘭軍方取得的俄軍作戰圖,描摹了俄軍理想的戰車進軍基輔路線。烏克蘭國安會秘書長丹尼洛夫(Oleksiy Danilov)表示,俄軍手握的28頁地圖是根據1987年地形所繪製的,圖上的交叉口早已不復存在。 廣告 俄軍在交叉口轉錯了彎,結果到了首都基輔附近的中產階級城鎮布查(Bucha),並在當地犯下戰爭罪行。 如果俄羅斯的領導人認為,這類暴力可以擊潰烏克蘭人的決心,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烏克蘭東部的俄語城市成為抵抗的堡壘。被俄羅斯夷為平地的港口城市馬立波(Mariupol),作戰獨立支隊「亞速營」(Azov Battalion)持續控制亞速鋼鐵廠。5月8日,俄羅斯的砲擊如雨般打在鋼鐵廠,亞速營依然得以透過世界首富馬斯克的「星鏈」(Starlink)衛星網路系統,在廠內開了記者會。 亞速軍團一名情報官薩莫伊連科(Ilya Samoilenko)說,「我們化不可能為可能,不可能這件事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我們想說,別讓我們的努力變白費」。 儘管失誤不少,俄羅斯還是控制了連結克里米亞半島的地上走廊通道。戰前掌握烏東頓巴斯三分之一地區,如今也擴大到了80%。 烏克蘭則在第二大城市米達列斯發動反攻,逼得俄軍再向後退往邊界。為了抵擋烏克蘭軍隊攻勢,俄軍甚至炸毀三座橋樑,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分析,「敵軍一般只有在判斷,短期內不會嘗試過河發動攻擊時,才會炸掉橋樑」。 俄羅斯也佔領或封鎖了烏克蘭多個海港。戰前,烏克蘭九成的鋼鐵和糧食是靠船出口,如今只能另尋管道。但俄國難以讓海港人心悅臣服,儘管在5月6日宣佈開放居民申請俄國護照,但採取行動的居民少之又少。在威脅、逮捕和暴力鄉向下,海港城鎮抗議佔領的示威不斷。 有鑑於普丁對俄國媒體的掌控,他當然可以在勝利日宣佈勝利,然後另一面繼續消磨烏克蘭。俄國軍力強大,但看似無勇無謀,軍心渙散。烏克蘭眾志成城,但官員指出,已經沒有大量火力可以在多個戰線前沿發動大規模反攻。 澤倫斯基幕僚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表示,歐美承諾提供中、長程砲擊系統,只是武器到位的很慢。「時間很寶貴,我們想要拯救我們的英雄,而不是死後才榮耀他們」。 烏克蘭的反攻有其極限,烏軍不太可能收復2月24日以來失去的所有家園,但他們確實有希望逼迫俄軍停止攻擊,就如同2月、3月在基輔北部的成就一般。 普丁如今難以拿下整個頓巴斯,更遑論恢復由黑海延伸到亞速海的所謂新俄羅斯 (Novorossiya)。在勝利日什麼都沒說的普丁,無疑面臨了一個戰略上的失敗。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1105


  回文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adMap.article_bottom.cta}}
{{adMap.article_bottom.title}}
{{adMap.article_bottom.content}}

全部留言

匿名

B1 {{commentMoment( "2022-05-11T14:39:15.470Z" )}}

啊啊啊

啊啊啊
蝦??
原 Po 回覆:

蝦??

1
B2 {{commentMoment( "2022-05-13T06:56:27.343Z" )}}

想當初擊退納粹的蘇聯 再想想現在走向納粹化的俄羅斯 俄羅斯真是丟蘇聯的臉啊

想當初擊退納粹的蘇聯 再想想現在走向納粹化的俄羅斯 俄羅斯真是丟蘇聯的臉啊
真的,自己變成另外一個恐怖的納粹
原 Po 回覆:

真的,自己變成另外一個恐怖的納粹

1


登入後發表留言






確定要刪除此文章?
#新聞 俄羅斯勝利日 無法宣布勝利的普丁

就輸了阿,當初急著唱衰投降的人呢?? 不就還好沒投降,直接變成奴隸 中國要謹記欸,入侵別國的下場就是這樣,別再想入侵台灣啦 過去一週,閃亮亮的俄羅斯戰車威風凜凜行駛在莫斯科主要街道特維爾大街。數千士兵在蘇聯旗幟飄揚下,穿越紅場,戰機凌越上空。一切的一切都在為5月9日的勝利日彩排,那是慶祝二戰勝利的日子。俄羅斯總統普丁將自己野蠻侵略烏克蘭的行為,描述成蘇聯對納粹德國戰爭的續章。 2022的勝利日遊行,標誌了烏克蘭戰爭的關鍵時刻,普丁可以利用這場軍事大秀作為戰地勝利的替代品,或取而代之地,利用這個時刻宣佈動員俄國儲備軍人,再加大戰爭力道。 但在這場盛事上,他什麼也沒說。 反之,當全世界等待普丁的說法,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搶了風采。澤倫斯基安排了一整天以對抗和團結為主題的政治活動。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特別飛到基輔,在那裡參加七大工業國組織(G7)線上會議,澤倫斯基則是G7特邀嘉賓。 G7會後發表聲明宣誓,「絕不能讓普丁拿下烏克蘭戰爭」,這是我們要獻給「二戰中為自由而戰」人們的承諾。 德國聯邦議院議長巴斯(Baerbel Bas)也訪問基輔。U2樂團主唱波諾與吉他手Edge與烏克蘭音樂人在作為庇護所的地鐵站表演。美國第一夫人吉兒•拜登也與烏克蘭第一夫人現身烏克蘭西部。 至於澤倫斯基,他站在被俄羅斯飛彈摧毀的建築前拍了影片。拍攝的前一天,俄軍轟炸了東邊一所學校,在其中避難的60多人因此喪生。 穿著「我是烏克蘭人」T恤的澤倫斯基說,「黑暗再度降臨烏克蘭,非黑即白」,「邪惡重返,穿著不同的制服,喊著不同的口號,目的卻是相同」。 拿1987年地圖,打2022年的仗 俄羅斯原先計畫這場戰爭會像閱兵似的,閃電地劈向基輔,72小時解決,乾淨俐落。但在過了72天之後,演繹的是軍事失敗。沒有任何一件事,照著俄羅斯原本的計畫走。烏克蘭軍方取得的俄軍作戰圖,描摹了俄軍理想的戰車進軍基輔路線。烏克蘭國安會秘書長丹尼洛夫(Oleksiy Danilov)表示,俄軍手握的28頁地圖是根據1987年地形所繪製的,圖上的交叉口早已不復存在。 廣告 俄軍在交叉口轉錯了彎,結果到了首都基輔附近的中產階級城鎮布查(Bucha),並在當地犯下戰爭罪行。 如果俄羅斯的領導人認為,這類暴力可以擊潰烏克蘭人的決心,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烏克蘭東部的俄語城市成為抵抗的堡壘。被俄羅斯夷為平地的港口城市馬立波(Mariupol),作戰獨立支隊「亞速營」(Azov Battalion)持續控制亞速鋼鐵廠。5月8日,俄羅斯的砲擊如雨般打在鋼鐵廠,亞速營依然得以透過世界首富馬斯克的「星鏈」(Starlink)衛星網路系統,在廠內開了記者會。 亞速軍團一名情報官薩莫伊連科(Ilya Samoilenko)說,「我們化不可能為可能,不可能這件事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我們想說,別讓我們的努力變白費」。 儘管失誤不少,俄羅斯還是控制了連結克里米亞半島的地上走廊通道。戰前掌握烏東頓巴斯三分之一地區,如今也擴大到了80%。 烏克蘭則在第二大城市米達列斯發動反攻,逼得俄軍再向後退往邊界。為了抵擋烏克蘭軍隊攻勢,俄軍甚至炸毀三座橋樑,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分析,「敵軍一般只有在判斷,短期內不會嘗試過河發動攻擊時,才會炸掉橋樑」。 俄羅斯也佔領或封鎖了烏克蘭多個海港。戰前,烏克蘭九成的鋼鐵和糧食是靠船出口,如今只能另尋管道。但俄國難以讓海港人心悅臣服,儘管在5月6日宣佈開放居民申請俄國護照,但採取行動的居民少之又少。在威脅、逮捕和暴力鄉向下,海港城鎮抗議佔領的示威不斷。 有鑑於普丁對俄國媒體的掌控,他當然可以在勝利日宣佈勝利,然後另一面繼續消磨烏克蘭。俄國軍力強大,但看似無勇無謀,軍心渙散。烏克蘭眾志成城,但官員指出,已經沒有大量火力可以在多個戰線前沿發動大規模反攻。 澤倫斯基幕僚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表示,歐美承諾提供中、長程砲擊系統,只是武器到位的很慢。「時間很寶貴,我們想要拯救我們的英雄,而不是死後才榮耀他們」。 烏克蘭的反攻有其極限,烏軍不太可能收復2月24日以來失去的所有家園,但他們確實有希望逼迫俄軍停止攻擊,就如同2月、3月在基輔北部的成就一般。 普丁如今難以拿下整個頓巴斯,更遑論恢復由黑海延伸到亞速海的所謂新俄羅斯 (Novorossiya)。在勝利日什麼都沒說的普丁,無疑面臨了一個戰略上的失敗。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1105

檢舉{{reportFloor? '留言B'+reportFloor: '文章'}}
檢舉{{'回覆B'+reportFloor+'留言'}}
附件說明
插入圖片

請點文字方塊右下角的 插入圖片,或直接插入 imgur 圖片網址。

https://i.imgur.com/8wlRxfM.png
輸入
顯示

插入 Youtube 影片

直接將影片網址貼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zfOyW0ZMo
輸入
顯示

分享 Meteor 文章

直接將文章網址貼上。

https://meteor.today/article/8ZgvtS
輸入
您即將進入之文章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麻煩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一樣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閱讀,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離開
回覆 B{{reply.floor}}